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我的冥妻大人是90后

更新时间:2019-11-24 11:16:32

我的冥妻大人是90后 已完结

我的冥妻大人是90后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迷惘书童 分类:其他 主角:凤鸳李晗 人气:

火爆新书《我的冥妻大人是90后》是迷惘书童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凤鸳李晗,书中主要讲述了:考驾照的时候,我不小心撞翻了拉死人的灵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32章:奇怪的夜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还沉侵在那古古曼童眨眼的恐怖记忆里。

而这时,李文涛也开始做起了翻译,看着我平静的解释了起来,“梁生,降头大师说你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不能进他的房间!”

不干净的东西……那不就是降头吗?

我怔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说:“涛哥,你问问降头大师,不干净的东西是不是我身上的降头?”

李文涛点了点头,开始和小康说了起来。说了几句之后,小康又虔诚的跪在了地上,恭敬的和降头大师做起了交流。

“笨蛋!”李白白了我一眼,小声的骂了一句。

我刚想问怎么回事时,只见那降头大师依旧闭目的摇了摇头,声音低沉的说了几句。

言毕之后,李文涛又开始翻译给我听了,“降头大师说,要想进来,先要把脖子上的佛牌给摘了。”

李文涛这么一说我才猛然的想了起来,白天的时候,李晗故意带我到请佛的店里面,让阿姨给了我一个神秘的鬼牌。

而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这个降头大师的虚实。

明白过来的我,立即把目光转向了李晗。李晗笑了笑,点头示意我取下佛牌。

我连忙取下佛牌,放到了地上。而随着我刚把佛牌一取下来之后,我就看到那佛牌里面忽然飘出来一道飘渺的身影。

我当即就诧异了,因为这漂浮出来的竟然是一道女鬼的鬼魂。这女鬼的鬼魂漂浮在空中,眼神温柔的看着我,好像把我当成了主人一般。

同一时间,那盘腿而坐的降头大师,突然猛的敲了一下骷髅头木鱼。随即,我们都听到了一声刺耳的声音,而这漂浮在空中的女鬼顿时烟消云散。

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网上会有很多人说,泰国的佛牌还有古曼童,不要轻易去请。因为多数时候,请了就送不回去了。

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也是这样的道理。

见这佛牌里的女鬼烟消云散了,李晗才笑着说:“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谁知,那降头大师还是点了点头,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

就在降头大师说话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观察李晗的表情,随着降头大师的话一说完,我就看到李晗的表情开始变的沉重起来。

我心里也是有点急了,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李晗又好像不想让李文涛知道她会泰语的想法,所以我只得去问李文涛。

“涛哥,降头大师怎么说?”

李文涛脸色也是沉了下来,伤神的说:“降头大师说,你身上还有不干净的东西,还是不能让你进去!”

卧槽……这降头大师,太特么会装逼了。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继而换作笑脸问:“涛哥,是不是我身上的降头术?”

李文涛平静的笑了笑,摇头说:“不是……”

而就在我都已经完全蒙圈的时候,那里面的降头大师猛然的站了起来,眼睛也是突兀的睁开了。

我这才发现,这降头大师的眼睛一片漆黑,没有眼仁儿,给人一种瘆的慌的感觉。

只见他慢慢的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敲骷髅头的木鱼,嘴里还念念有词。

骷髅头木鱼发出来的声音很难听,也很刺耳,我听在心里只觉得浑身抖不舒服。

这种情况差不多持续了几秒钟之后,降头大师才点点头,示意我们进去。

李文涛平静的脸上也舒展开了笑容,说:“大师说可以让我们进去了……”

我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才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一进去之后,李文涛就解释了起来,“刚才大师说梁生的身后跟着一个鬼,但不是佛牌里面那种道行低的小鬼,所以大师才没有让你们进来。”

额……我身后跟着一个鬼?

我也是有点糊涂了,我记得几乎所有的鬼魂都在槐树村给解决了。可现在降头大师为何还说我身后跟着一个鬼,而这鬼也不是佛牌里面的小鬼。

那到底是谁呢?

我快速的思考了起来,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才猛然想到了她!

而这时,李文涛又继续说了起来,“大师说已经把跟着你的鬼给驱走了,现在不会在来找你了……”

我见李文涛说话的时候对降头大师也是很恭敬,我也只得装作很感激的样子,说了一句谢谢。

李晗乐了一下,才对李文涛说:“李文涛,你现在直接和他说我们来的目的,至于钱不是问题。”

李文涛点点头,说:“好的,大小姐。”

言罢,李文涛才对降头大师说我们此行的目的。降头大师听的很认真,偶尔皱皱眉,偶尔点点头。

李文涛说完之后,又从他的衣服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屋里的灯光很黑暗,我只能看到上面有一串零。

看来,李晗家族确实很有钱。

而那降头大师看到支票之后,黑漆漆的眼睛好像顿时有了光彩一般。只见他收起了支票,点了点头。

李文涛见降头大师点头了,这才高兴的说:“梁生,你有救了,降头大师答应帮你解降。”

我嘿嘿一笑,这特么用钱就能解决的事情,还搞得这么神秘。看来,所谓的神秘大师,在钱的面前,都尼玛是骗子。

但毕竟有求于人,我也不能把嘲讽放在脸上。还是只得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不停的说着谢谢。

反观李晗,她则是满脸不屑,好像对这神秘的大师,也是不屑。

这时,降头大师才走到了我的面前,开始打量起我来了。在我的身边转了一圈之后,又翻了翻我的眼皮,摸了摸我的额头。

这才开始说了起来,随着他的话一说完之后,李文涛又开始翻译了起来,“梁生,大师说你身上的降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一道很普通的降头邪术。但是现在不能帮我解降,大师让我们在这里留宿一晚,他晚上准备一下,明早帮我解降!”

不知道为啥,我很不详细你这个所谓的降头大师,总觉得他好像是一个江湖术士一般。因为,我记得弩哥说过,我中的是飞头将,连他也没有办法。

我知道弩哥那逆天的实力,连他都觉得很困难。可是到了眼前的降头大师面前,却变成了普通的降头。

我把目光转向了李晗,想听听她的想法。而李晗此时的表情却是很淡定,平静的点了点头。

我见李晗也同意了,只得点头说好。

之后,小康便带我们到后面的房子去休息了。后面的房子是标准的木房子,搭建的很简单,是用木头支起来矗立在半空中的。

我知道南洋这些人修建房子的原理,把房子立在半空,是为了防止虫蚁蛇兽。

房子的墙壁则全是不木头,而房子的下方则是用木板挡住了,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

小康带着我们走进来之后,便指了指其中的一间房间,示意我和李晗去睡那间房。

而李晗也没有拒绝,反倒是饶有深意的笑了笑,挽着我的胳膊热情的走进了房间。

进去之后,我才发现里面的设施也很简陋,只有一张木板床。

李晗伸了伸懒腰,打着哈欠的说:“好困啊,我先睡觉了。”

李晗的声音很大声,好像故意要李文涛和小康听见。

我刚要说话,李晗立马捂住了我的嘴巴,在我耳边小声的说:“装睡觉!”

我不知道李晗的意思,也只得配合的说了一句,“亲爱的,我们早点睡吧。”

我的声音带着一丝暧昧,可却被李晗狠狠的踩了一脚。我不敢发出声音,疼的我眼泪水都流出来了。

和李晗一躺在床上之后,这姑娘就假装抱住了我。而且,她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两团小棉絮,直接给我塞进了鼻孔里。

紧接着,李晗又悄悄翻身起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边,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条很细的线,好像是鱼线一样。

李晗把线缠在了门锁上,接着慢慢把线放了过来,然后拴在了我的手指上。这样一来,只要有人开门,我就能第一时间知道。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晗才重新回到了床上,和我挨着一起睡了。这姑娘倒也没心没肺的,躺下来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睡得很香。

我知道这姑娘一直像个爷们一样独立,内心其实很疲累,也很脆弱。我看着熟睡中的李晗,很美,也很安静。

而我自己却不敢睡过去,我担心睡死了,有人进来不知道。

李晗外面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心却很细。我见她如此认真,自己偶尔也能猜到一些事情要发生。

可是,一直等到夜里十二点过后,周围还是很安静。可是我却已经困的不行了,眼皮重的已经抬不起来了。

果然,几秒钟过后,我也睡了过去。

然而……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总感觉自己的耳根子和脖子的地方很冷凉,好像有人在我耳边吹凉气一般。

我猛的惊醒过来,一睁开眼,一道影子顿时就在我眼前消失了。

这熟悉的身影,我知道是谁。

看来,她是想要保护我!

而就在这时,我感觉套在我手上的顺子开始便紧了,好像有人在开门。

我心中一惊,连忙朝房间大门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那大门的缝隙处,有一支小竹筒正慢慢的从门缝里伸了进来。

而小竹筒慢慢的从门缝伸进来之后,那门也是慢慢的被撑开了,我顿时也感受到了拴在我手指上的红绳越来越紧了。

同时,我也看到那小竹筒里,正慢慢的渗出了一圈圈的烟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