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鬼术大宗师

更新时间:2019-11-07 06:00:42

鬼术大宗师 连载中

鬼术大宗师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黎照临 分类:其他 主角:陈陈凡 人气:

火爆新书《鬼术大宗师》是黎照临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陈陈凡,书中主要讲述了:走过南,闯过北,骨灰坛里喝过水。装过神,弄过鬼,还与女尸亲过嘴。翻过窗、跳过墙,更跟猛鬼开过房。采过阴,补过阳,生平最喜鬼压床。我叫陈凡,是个怪胎,刚满月的时候,爷爷把我送给了一个成熟美艳的鬼姐姐。长大以后,我绞尽脑汁要上她,她却憋着心思想吃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章美艳无双

一溜烟似的跑回去,心里头高兴得厉害,要知道,这种事情虽然听得很多,可陈光斗嫌陈凡小,从不带陈凡去,这一次有机会,可得好好见见世面。

正抱着枕头开心呢,忽觉后背一紧,陈凡回过头去,却给那看不见的小姐姐在后面拍了一下。陈凡知道,这妞儿肯定是在提醒陈凡,时候差不多了,该练功了。

心里头多少有些不情愿,可陈凡还是下了地,又从柜子里头把蒲团取了出来。

蒲团有锅盖大小,是干草编的。

坐在蒲团上,又在右上角的地方点了一炉香。

陈凡掰着大腿摆了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双手虚抱于腹前,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意守丹田。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虚空甯宓,浑然无物。无有相生,难以相成。份与物忘,同乎混涅。天地无涯,万物齐一。飞花落叶,虚怀若谷。千般烦忧,才下心头。即展眉头,灵台清幽。心无挂碍,意无所执。解心释神,莫然无魂。水流心不惊,云在意具迟,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

在默默地念诵了几遍口诀之后,整个人都陷到了一种近乎虚无的轻快感觉里。

陈凡坐在星空下,四周灵气环绕,吸气时四周的灵气自皮肤毛孔灌入体内,呼气时,体内的浊气又从毛孔出被尽数拱出,只等周身内外一片清明,此时双手高举,分开,于胸前抄抱再随着周身气血缓缓地压入丹田气海,如此反复,做了九次,腹部处一团滚热。

这功夫,叫混元功,是陈光斗最早教陈凡的一种功夫,算起来,从陈凡六岁的时候开始练,到如今,已经练了十年了,还小的时候,练这个没什么感觉,也就是有样学样,摆弄着而已,可现如今,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浓烈的热气在体内乱窜,呼吸吐纳时,那内息,更是极为明显。

可这功夫除了健体强身以外,好像没有什么用处,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天天让自己弄这个。

心里头想着,攥着拳头轻叹一声。

其实陈凡可以明显地感觉到,练功是好事儿,因为每次练完,都感觉通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

可话说回来,也不知道这功夫是怎么一回事,只要躺在炕头儿上睡一觉,这感觉,便没了,仿佛间,苦心积攒的这点功力都在半睡不醒的时候给人掏了去。

打开灯,从屋子里出来,在院子里的井台边儿上打了一点凉水,陈凡拿着毛巾在院子里搓洗起来。搓着搓着,忽然想起小姐姐的事儿,陈凡赶紧倒了盆子里的水把那筒尸泥取了出来。

几天不弄,那尸泥有点干了,臭味儿更重,重得闻一下就恶心了好一阵子。

陈凡搓了一个小泥球在手里,对着眼皮抹了两下。跟以前差不多,这玩意抹在眼皮上,就感觉紧巴巴的,略难受。

陈凡看看身后的位置,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回转身扫视屋里,同样没有看到小姐姐的影子。

唉。

可能真的是方法不对吧。

有些气馁地低下头,陈凡抄起毛巾到外面,本想到井台边儿上把眼皮上的尸泥擦干净,却不想,刚一出来,就看见院中正对的大门上,正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红衣,很像新娘子的打扮,她背对着陈凡坐在大门上方的横沿上,正微仰着头,看着天上挂着的月亮。

她有点瘦,胳膊很白,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下来,只在脖颈的位置用红色的头绳随意捆着。

从陈凡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那拄着横梁的一一只白皙袖长的手,手腕上的三颗镯子,还有,就是那,纤瘦却不失婀娜的体态。

她没有发现陈凡,就那么坐在那里,陈凡揉着毛巾看着她纤细的腰身,一时间,竟看得痴了。

这就是陈凡的小姐姐吗?

单看身形,真真的要比王二蛋的女人出色许多。

只是她背对着陈凡,看不清长相。

陈凡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叫她一声,又怕她回过头来吓自己一跳。

正犹豫着,她侧身扭头,一眼看了过来!

陈凡一个哆嗦,差点坐在地上,短暂的恐惧之后,却看到了一张面无血色的脸!

卧槽!这完全不是一个女鬼应有的样子!

这绝逼是一个美人!

一个超级无敌大美人!

虽然只瞥了一眼,可陈凡敢确定,在自己的前半生中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一张脸!

她的下巴略尖,是比较标准的瓜子脸,弯弯的黛眉略微上翘,鼻梁高挺,嘴很小,眉宇间三道红纹呈花瓣儿状,诡异而精致。

她的脸上没有血色,也没有表情,回头看时,离着很远就能感觉到骨子里透出来的冷漠!

可偏偏,这清冷的气质下却生的是一张美艳妖娆的脸!

这女人太迷人了。

相比之下,王二蛋的女人竟也变得粗陋起来。

冰肌玉骨,冷艳绝俗。

恐怕这世界上再没有什么形容词能够形容她了。

陈凡怔怔地看着她的眼睛,动也动不了了。女人眨了下眼睛,那长长的睫毛陈凡竟看得很清楚。陈凡发现,她的瞳孔是红色的,星空下,正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这真的是女鬼吗?还有这么好看的女鬼吗?

陈凡张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女人愣了一下,身形一闪,噗地一下便闪到了陈凡的跟前。

陈凡完全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身子一抖,靠在窗台上。

女人更诧异,她扶着膝盖,弯下身子,不单一脸好奇地凑将过来,还直勾勾地看着陈凡的眼睛。

距离太近了,瞧得陈凡一阵脸红,他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再女孩子面子脸红,可他错了,他呼吸急促,心砰砰跳,竟然糊里糊涂地生出一种心怀鹿撞的感觉……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冲过去,想要将她搂住,却不想,“砰”地一下,她炸开了!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瞬间没了,她变成了一团翻滚着的红色烟雾缥缈而散,转瞬间就没了影子!

“诶?”

完全弄不懂眼前出现的是怎样一副情形,陈凡一脸懵逼地看着四周,正惊异间,后脑勺给人狠狠地拍了一下,“小色鬼!”

“姐姐!”转头看她,陈凡开心得不得了,却不想,回头这一看,身后的位置空空如也。

她不见了,里出外进地找了大半天,说什么都找不到。

陈凡的眼皮上挂着尸泥,依然看不到她!

陈凡知道,她是故意躲着他,把自己藏了起来。

可他也基本确定,这女人正如王二蛋说的,是阴物!尸泥是通阴的手段,能看到阴物,却看不到阳神,所以,他这小姐姐必是鬼魅邪祟无疑,可同样是鬼魅,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陈凡以为自己会害怕,可现在他完全不怕了,他在想,如果每个女鬼都像她一样,那这个世界简直是太美好了。

正美个滋儿地看着四周,突觉不对,他猛回头看一侧的墙头儿,正看见一个鬼娃娃正歪着脑袋看着他!

四目相对,陈凡一哆嗦,还没等陈凡退出多远,门灯打开,陈光斗从屋里出来了,“臭小子,还不睡!”

“诶!马上就睡!”陈凡说着,抹掉眼皮上的泥巴,又去井边洗了洗脸,转头看时,正看见陈光斗拿着一个袋子正对着墙头的位置扔粗盐,那小东西也不见了。

“爷爷你干嘛呢?”

“没你事儿,进屋睡觉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