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极品贴身兵王

更新时间:2019-06-10 16:07:07

极品贴身兵王 连载中

极品贴身兵王

来源:微小宝 作者:江山与美人 分类:其他 主角:陈可欣燕荆 人气:

《极品贴身兵王》作者:江山与美人,其他类型小说,主角:陈可欣燕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只要套路深,女神也倾心!是男人就挺直脊梁,是爷们就昂起胸膛,是好汉就染血向前!活就活他个顶天立地,活就活他个酣畅淋漓,活就活他个遍地红颜!看,神神秘秘的小侦探,带着漂漂亮亮的美女们,踏着狼烟打滚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可欣火急火燎的来到河阳市人民医院,一路冲到了急诊科,透过治疗室的窗口看到了初音。这妞可能是患有多动症,左手背挂着吊针,身子歪歪斜斜的翘着二郎腿,晶莹如玉的脚趾上挑了一双人字拖,在那颠来颤去,显然极不耐烦。   初音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堪堪覆盖住大腿根的牛仔短裤,一副亮银色的墨镜被推到了脑门上。别看她年龄不大,但一张网红脸,身材比例极为协调,整个人都洋溢着青春的小泡泡,惹得周围几个小伙不住的往她身上瞄。   “初音,你怎么样?”陈可欣快步来到她的跟前,满脸的自责。   “欣姐,你总算来啦,快点给小爷玩会儿你的手机!”初音好像见着救星一般。   “消停点!”陈可欣脸色一沉:“告诉欣姐,到底伤在了哪里,严不严重?”   “就是擦破点皮,医生说怕破伤风。”初音扬起手臂,她手肘的部位贴着一块绷带,看样子的确不重。   “初音,看清楚是谁动的手了吗?”暗中松口气的同时,陈可欣声音阴沉到几乎能滴出水来。林少群伤害自己也就算了,如果初音、于倩倩这些人出现什么意外,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动手,什么动手?”初音一脸懵逼,嘟囔着嘴道:“都是小爷倒霉,我王者农药连赢三把,差一颗星就要上黄金啦,谁知道遇上了两个挂机的坑货,听好,两个,是两个!两个二逼从进游戏开始就站在那不动,这游戏还特么的怎么玩?”   初音咬牙切除,似乎恨不能将两个挂机的玩家生吞活剥。   “说重点!”陈可欣满头黑线。这个叫做王者农药的游戏是把初音祸害惨了,竟连生命安危都不顾了。   “什么重点?哦,你说车祸啊!”初音拍了拍脑门:“我寻思去买个早餐,吃饱喝足跟这群坑货再战!脑子里就想着怎么报仇啦,稍微没注意,就走到了马路边上!”   “我/日哦,欣姐,你是不知道,当时那辆破车好像疯了一样,冲着我碾压过来!”初音的声音里终于带了点紧张的气息:“要不是右边冲出来一个骑电动车的女司机撞在了车头上,小爷没准就挂啦!”   “后来呢?”   “女司机都被撞飞啦,不过她爬起来之后还有力气跟那货对骂呢!后来她报了警,又给老公打了电话。”初音晃动着二郎腿:“也活该开车的那货找死,女司机的老公就是交警队的,当场扣了车,然后警察也到了,非要把我送到医院输液。”   陈可欣听得心惊肉跳,如果不是那突然杀出来的女司机,恐怕初音就不是擦破皮这么简单了。   “就算没有女司机,对方也不敢乱来。”陈可欣心乱如麻,燕荆在一旁安慰道:“从整个局势上看,林少群是在敲山震虎。”   “咦?你这个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怂货竟然回来啦?是不是良心发现……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林少群?敲山震虎?”初音年龄小但脑子灵光,瞪大了眼睛道:“我日哦,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姓林的,想要派人杀小爷?”   “谈不到杀人,充其量是吓唬,警告。利用你们的安危对欣姐施压,不得不说,林少群这招很高明,正好抓住了欣姐的痛点。”燕荆笑呵呵双手抄兜儿,三言两语便洞悉了关键。   “初音,这张卡你拿着。”陈可欣沉默了片刻,轻笑道:“这段时间你们工作也累了,卡里面有点钱,密码是我生日,你们离开河阳,出去走走。”   “欣姐,你搞毛线啊?”陈可欣说得轻松写意,初音却一把拍开她的手掌:“你当小爷是傻子啊!你现在生死攸关,让我拿着你最后这点家当跑路?小爷没那么不讲义气!”   陈可欣还想再劝,初音故意扭头跟她置气,燕荆也从后面拉住了她的胳膊,轻摇了摇头。   “欣欣,你们都在这儿?”正僵持着,身后传来于倩倩的声音,她手里拿着一个未开封的手机盒子,递给初音:“给,你要的苹果7P。”   “于姐,你最好啦!”初音兴高采烈的接过,恨不能上去亲她一口。   “倩倩,你怎么了?”初音沉浸在新手机的喜悦当中没注意,但陈可欣却一眼发现,从来都注意妆容的于倩倩脸上沾染了几块污渍,头发上,身上还弥漫着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早上出门的时候忘了关煤气,失火了。”于倩倩声音平静。   “你都没有开火做饭的习惯,怎么会忘关煤气?”陈可欣整颗心都跌入了谷底,不仅是初音,于倩倩也遭遇了意外,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掌控。   于倩倩摇头轻笑,根本不多解释,说起了不相干的另外一件事:“我联系到了我哥,他说少则三天,最迟七天,就会请人过来。”   “倩倩,宝森哥已经洗心革面,你……不应该把他牵扯进来。”陈可欣脸色黯然。   “有我盯着呢,不会有事。”于倩倩拉着陈可欣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只要我哥的朋友到达,所有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陈可欣轻点了点头,愁容似乎舒展了不少。   “于姐,你哥哥叫于宝森?是在滇云省讨生活?”骤一听到于倩倩提到哥哥,燕荆忽然插话。   “嗯。”于倩倩看了燕荆一眼,讳莫如深。   “难怪了。”燕荆轻敲了敲脑袋,终于知道为什么遇到事情之后,于倩倩始终能波澜不惊了。   滇云是华夏各朝各代治安最差的省份之一,暴利的毒品生意更是让不少渴望一夜暴富的年轻人涌向这里,火拼,杀戮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传闻,12年前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手持一条生锈的铁棍,打得道上群雄无策,百混臣服。   仅仅用了2年时间,这位年轻人就一跃成为滇云省雄踞一方的大鳄,“铁棍恶来”凶名赫赫。他的飞速崛起必然会触及其他势力的利益,于是,短暂的辉煌过后,一条新闻成为了报纸的头版头条:滇云打黑初见成效,主犯于宝森落网。   “燕子,你怎么了?”见燕荆沉思不说话,陈可欣主动握住他的手掌。   “欣姐,天大安保的人还没到吗?”铁棍恶来固然凶猛,但早已过了打打杀杀的年代,燕荆还是相信自己的手段。   “我通知他们来这儿。”陈可欣这才想起,根本没有告知程三金签约地点。   一瓶吊针打完,从早上开始滴水未进的初音嚷嚷着要去吃饭,正好程三金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陈可欣便带着他们出了急诊,准备离开。   等他们出来,一眼便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嚣张的停在了医院门口,一位身穿正装的男子靠着车身抽烟。医院的保安以及路过的巡警都看到了这一幕,但竟没有人劝他离开。   “呵,陈总,我还以为你躲在医院里面不出来了呢!”看到陈可欣之后,正装男子面色不屑,看了看初音,又看了看于倩倩:“啧啧,御姐萝莉,陈总手下果然都是高档货!喏,你说,这么漂亮的美人要是死于意外,是不是可惜了?”   “赵无策!”陈可欣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她忘不了赵无策那可恨的嘴脸,更忘不了他在自己脑袋上扣掉的一盆酸菜鱼:“有什么手段冲我一个人来,别伤害我的人!”   “冲着你,我这不是来了吗?”赵无策随手将烟蒂弹飞,嚣张跋扈:“林少开出三个条件,也给了你三天时间,陈总迟迟不开口回话是怎么个意思?难道是非得等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陈总才肯跪舔林少脚趾?”   “你特么放屁!”陈可欣等人都沉得住气,倒是初音跳脚道:“几条臭鱼烂虾也敢开车撞小爷!再碰我们一根手指试试,不把你们打回娘胎回炉重造,小爷就不姓叶!”   “小萝莉口气倒是不小。”毕竟年龄、身份差距在那摆着,赵无策啐了一口并不跟初音斗嘴:“陈总,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现在上车,当面跟林少解释清楚,或许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不然的话……”   “大白天的就敢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赵没辙,你的狗胆越来越大啊。”赵无策话音未落,一辆丰田霸道稳稳停下,程三金手里拎着档案袋,开口打断。   “我以为谁家的狗没拴好在这乱咬,原来是个穷逼。”赵无策跟程三金隶属两个不同的势力,平日里也有不少交集,因此一开口便是冷嘲热讽。   “穷逼总比没辙强,有时候真佩服你妈,怎么给你取这样一个名字?无策就是没辙,遇事儿没辙,不知道林少群留你这样的废物在身边搞什么飞机。”程三金嘴上更不吃亏,赵无策正要反唇相讥,但车里陆续又下来五个壮汉,让他把话生生的吞了回去。   “陈总,这是合同,您过目一下,如果没问题就在这里签字。”程三金来到陈可欣跟前,笑容可掬。   “没问题。”林少群已经派人逼到门口,还看毛线啊看。陈可欣果断签字,燕荆也顺势将6万块钱递给程三金。   “现在是11点27分,陈总,合同正式生效。”拿了钱,程三金笑的更灿烂。   “程穷逼,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五个壮汉都走到陈可欣身旁,其中那个叫做杨磊的他也认识,竟然是天大安保最牛叉的S级保镖,赵无策有些恼了:“天大安保是想蹚这浑水?”   “可别乱扣帽子。”程三金转身,笑道:“天大安保接受陈可欣陈总的委托,未来24小时之内保护她的人身安全,这是公司正常的业务范畴。你没辙吧?”   “少给我找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赵无策怒目圆睁:“这个时候涉足青牛区,方雅分明是在试探林少的底线!是不是太平日子过久了,找揍?”   “话我已经说清楚,随你怎么想。”程三金也不跟他争辩:“总之,陈总是我们VIP客户,但凡有人敢威胁她的人身安全,我们就不能袖手旁观。你要是不爽,过来试试?”   “你!”赵无策顿时语塞,他就是个文弱军师,试毛线啊试!   “又没辙了吧?都说了,你那名字不吉利,赶紧让你妈重新取个,嘿!”   “程穷逼,今天算你有种!”天大安保插手青牛,这种事情不是赵无策能够决断:“咱们走着瞧,看谁能笑到最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