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我给女鬼堕胎

更新时间:2021-10-20 22:01:28

我给女鬼堕胎 已完结

我给女鬼堕胎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东吴先生 分类:其他 主角:恩林锁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东吴先生的原创小说《我给女鬼堕胎》,主角恩林锁,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那天晚上,我正准备把诊所关掉,突然一个女人要把帮她拿掉这个孩子,可是这个女人却是我的母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四章 酒徒

我听到秦曼这样说,哪里还敢耽搁,掏出手机交给秦曼。

秦曼拨了几个号码,我之前试过,这手机直接按是按不了按键的,不过秦曼似乎是先按了几个指令,才开始拨号,但是她按得太快,一下子我没有看清。

秦曼和酒徒交谈的内容很简单,甚至连地址都没有交代,秦曼只是说她这里出现了冥火虫,让酒徒过来处理一下,我脑海里浮现的是酒徒醉醺醺的样子,耳朵挂着个电话,一想起来就感觉不是很靠谱。

秦曼挂了电话,将手机又还给我,我这才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发光的虫子叫冥火虫?”

秦曼点点头说道:“恩,这东西很久没出现了,我也只是第二次见。“

“第二次?“我疑惑道。

“渝北无人村事件,一夜之间整个村子的人全部消失,那时候我就跟着师父到那里见过,不过去的时候发现一些残留的冥火虫残骸而已,活体还是第一次见。“秦曼表情肃穆的说道。

但是我心里却是惊涛骇浪,身为一个业余的灵异写手,自然对一些奇异的事情也会很感兴趣,渝北无人村事件,也是略有耳闻的,可是在网上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是开启异次元空间被吸走了,有的说是海市蜃楼,也有说是某些神秘组织策划的事情,因为在事件发生的一个星期后,那整个村子化为一片虚无,只剩下一片灰烬。

我却是没想到那事件竟然是和刚刚见到,那小虫子有关,突然感觉骨头有些发痒,一想到被这些虫子黏上,尸骨无存,立马觉着全身不适。

“这东西怎么来的?“我打心底有了些兴趣,问道。

秦曼也没有不耐烦,继续说道:“冥火虫其实就是我们常见的腐肉上的蛆虫,冥火虫属于变异体,在一些久远些的墓穴,运气不好也是会遇上的,古时候一些达官贵人死之后,会让自己后代修一座墓,为了不让死者尸身过快腐烂,后人会往死者身体中灌入水银或者木脂,灌入木脂的尸身时间长了脂质也会消融,那时尸体腐烂,就会出现蛆虫,蛆虫在吞噬腐肉的同时,把残留的木脂吞入,而一些特殊的木脂会让这些虫变异,那荧光是常年沾染木脂,木脂吸收光源的结果。“

我大概能明白了,所以点了点头,虽然骇人听闻些,但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不过……“秦曼话语一转,说道:”一般这种尸身都是密封好的,冥火虫也没办法挣脱棺材的,不知道是怎么跑出来的……“

我听到秦曼的疑惑,也只能看着,因为我真是一无所知。

秦曼又检查了一下这具尸体,但一只手稳稳按在刚刚割开的皮层胶合的地方,没有松开。

又过了几分钟,楼梯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赫然就是上次在会议室见到的那个酒徒,不过此时却是让我有些木讷,因为还不是酒徒一个人上来,手里还搂着一个女人,看起来酒徒像是从什么风花雪月的场所过来的,表情还挺不情愿,但满身的酒味却是不变的。

秦曼看见酒徒身边那个无干事情,胸口大开的女人,没说什么,倒是那个女人看见地上的王锦龙的尸体,立马怒气冲冲地冲酒徒喊了声表态,接着就登登登踩着高跟鞋下楼去了。

酒徒倒是一脸茫然,我也是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场景,觉着有些好笑。

酒徒此时的样子也是有些滑稽,身上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也没有扣上扣子,里面是一件背心,原本应该是白色的,此时成了黄色,还有几摊黑渍,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不过扎眼的还是手里那瓶红星二锅头,这要是瓶马爹利呀,还搭,这一下子屌丝气质扑面而来了。

酒徒摸了摸鼻子,蹲下身到秦曼身边,秦曼顺势把那尸身已经剖开的肚皮揭开,我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这一看到还是感觉头皮嗡的一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那在尸身里面的冥火虫似乎不是很喜欢空气,或灯光,一下子原本迅速的蠕动,这下都停了下来,身上的荧光也没刚揭开那么亮。

这些萤火虫是萎了,可是有个人却是兴奋了,这个人就是刚来的奇葩,酒徒。

那酒徒满脸胡茬,但是眼睛却是发亮了,嘴里啧个不停,喃喃说道:“竟然真是这小东西,先说好这些小玩意儿全部归我了……”

说着,酒徒不知道从哪里,似乎是背后一掏,一个小葫芦竟然就取了出来。

秦曼似乎早猜到,但也没说什么,只是说道:“这些冥火虫还是幼体,快点解决掉,要是一散开,这是个祸患。”

酒徒倒是漫不经心,从兜里抓了一把东西出来,我本以为是钞票还是什么,结果酒徒竟然掏出一把符纸,大多是黄色,还有几张蓝色,紫色的也有一张,上面的墨迹都不同。

我一向觉着那些道士什么的高人,应该是衣袖一挥,几张符纸腾空而出,然后嘴里念念有道,急急如玉令,千军万马来相见,麻利麻利哄,然后顿时风云变色,哗啦啦的气势,哪里像此时的酒徒,说着还用手指伸到舌头上,沾了沾口水,捏了一张蓝色的符纸出来,要不是他手上的不是钞票,我还真觉着是哪个乞丐在数自己今天的收入呢。

带着分外鄙夷的心思,看酒徒接下来要做什么。

酒徒喝了口二锅头,接着又从口袋里取了把打火机出来,我刚纳闷,这酒徒又是喝酒这下难不成还要抽烟?

不过幸好没有,酒徒将蓝色符纸轻轻地放到那尸身的肚膛中,那里面的冥火虫很迅速的避开这张符纸,这倒是让我有些兴趣,但接着我连忙退后几步。

因为酒徒突然在自己的面前打起火,接着一口酒喷了出去,顿时火随着酒雾喷涌而去,火直接涌向那肚膛之中。

我去,耍杂技呀!!

我此时后背已经靠在了桌子上,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

火焰一碰到那蓝色的符纸,那符纸立刻就被点燃,顿时蓝色的火焰燃烧起来,火焰一下覆满里面,看不清那些冥火虫此时如何。

酒徒这火足足喷了有十多秒,我不知道酒徒这嘴巴到底装了多少二锅头,不过瞥见倒在地上的那个二锅头瓶,才赫然发现刚刚酒徒走进来时,酒瓶里还有大半瓶,此时竟然见底了。

我还没来得及诧异酒徒怎么一口把那么多二锅头都含进嘴里,那炫目的蓝色火焰慢慢的小了下来,很快就停了下来。

而当蓝色火焰消失,那蓝色的符纸也消失了,留下一整张完整的纸灰,酒徒把纸灰捡了出来,里面的那些冥火虫却是发生了变化,那些冥火虫身上原本泛着荧光的表皮,此时却是被烧焦一般,凝了一层黑色的物质,盖住了,要不是基本都还有稍微的动弹,我真以为都被烧焦了。

酒徒也不觉着恶心,直接就下手在死者的肚子里捡起了那些小虫子,貌似还在挑着,一只一只的往刚刚那个小葫芦装。

虽然是被火烧了一会,可是那血淋淋,残缺不全的内脏就在那里,酒徒竟然就风淡云轻地捡起了那些小虫子,我感觉就像那些变态电影里那些变态罪犯,徒手就掏进了别人的肚子里,脸上还一脸微笑,此时酒徒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子都在抽搐,秦曼虽然已经很淡定,但也是看了酒徒两眼,明显也有些不适然。

我和秦曼就站在旁边看着酒徒一只一只往葫芦里抓冥火虫,大概抓了有三四十只,剩下的基本都没有怎么动弹,酒徒这才很潇洒的起身,走到洗手间洗了个手才走出来。

“火化了就行了……“酒徒也没说啥,抛下一句,就下楼离开了,留下一个空的二锅头酒瓶,倒在地上,我只能目送酒徒离开,不过心里对酒徒的印象却是有些难以形容了。

接下来并没有什么,简单收拾一下,秦曼和伊晴说了几声,就走出门准备离开,我也是准备跟上去,但秦曼却是坐上车,伸出头冲我说一句,你自己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接着便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怎么没回去?”我背后突然响起一声,回头一看是,是伊晴。

“额……”我总不能说被人扔下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伊晴和她的那些警员估计也是要离开,尸体已经被抬上白车,两辆警车也跟着离开。

“上我们的车吧,正好有些事想问问你。”伊晴扬手让我上她的警车,我愣了一秒,但还是跟上,要不然这地方真没出租车搭。

“去喝一杯?“我一上车,伊晴的声音便响起了。

“额,去哪儿喝?”我还是有些诧异伊晴竟然会邀我和咖啡的,毕竟我和伊晴连朋友都说不上,所以迟疑了一下。

车窗并没有关上,晚风迎着脸,吹拂过来,刚刚脑子稍微有些的混乱,此时也清醒了过来。

“警局……”伊晴声音轻缓的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