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遇上我是你的错

更新时间:2019-08-21 04:21:16

遇上我是你的错 连载中

遇上我是你的错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松 分类:其他 主角:蔣氏云笑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遇上我是你的错》是雪松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蔣氏云笑,书中主要讲述了:是他错了吗?是他失败了吗?他不该失败的。因为他不是一般人。是她错了吗?她不该错的,因为她来之不易。但都错了。错误地相遇在人生路上。遇上我是你的错。太惨了。惨得坚强。或许是怨欠的前世因果。唯一慰籍心灵的,他活得依然价值不菲。滔滔大河东逝水,红尘情激爱涌,是非曲直转头空。天若有恨天亦老,难得平常心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路妹终于主动打电话了,借别人的手机。之前多次的出走,整天野电话兴致盎然,就是拒接爸爸寻找的电话,更不会主动打电话了。“爸爸,我要回来,在超市去工作,离你近些。” “我没说错吧?你那习惯哪里都耐不了几天,”雾里云平和的语气道,“是不是受到老板管制、批评,又受不了了,不自由了,多次给你说过,无论干什么都会受管制,哪有你想的那么自由?” “我打扫卫生,老板用手指蛋沾窗缝的灰,训我打扫不及格,不干了!” “那算什么,那要求是对的,你还沒见过更严格的呢!谁批评你你就恨谁,就过不去,那你这一辈子有得玩了,那你就天生作个贤熟的女强人,去克别人吧!” “不嘛不嘛,我就要回来!”撒娇的语气中带着迫切的感情依赖性,终于感受到父母之情的不可替代性,那是爱情、友情不可替带的。 “不再骗我吗,你回来呆得住吗?” “不会了呀,爸爸!” “那行。看你的表现。” “屋里有不有桃子?爸,我要吃!” “我又没上街。” 路妹似乎真心回身边,这夜雾里云失眠了,只好夜四点就起床。开天辟地,保姆承头办了个健身操团体,己有九十来个妇女,也算有点品位,每天得按时带操,还要骑车五里回家照料双老,自己本己五十七岁,又要上坡去中学为雾里云作饭,近日又送老母进城住院,烈日炎炎整天马不停蹄,竟从城里坐车回来为雾里云作顿饭,翌日早再回县医院照料老母吊针。不但累,雾里云更担心保姆身体受不了。“这不行,”雾里云说,“不要跑来跑去,去照顾你老母吧。”保姆正有此意,说,“那你走路小心点,生活给你准备好了的,有事给我QQ。” 还真是天意,保姆家亊急,刚好路妹执意要回,填补了雾里云生活空白。正好以此正当的借口辞去老保姆,如果路妹无转变,再换个年轻的保姆。雾里云当初就不乐意老保姆,况且一件简单的黑衬衣保姆三次都洗不干净,雾里云不得其解,不知她是无能或是有意、何意? 翌日午,路妹出现,“爸!”雾里云首先是观赏她有什么变化。结论是没啥变化,但她那时髦的无腰裤子,雾里云感到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光着个屁股了。更愿看到的,是路妹的一百八十度转变,立即主动扫扫地、认真作饭。 “爸爸,给我钱,我要买小吃!”路妹急迫的样儿,似乎己抗了很久的瘾。原来,路妹所在的绿园山庄几乎在乡下,距城郊有半个小时步行路程,不便买小吃,况且工资未发,哪里能如在爸爸身边用钱方便?衣服鞋子也没几套机动换洗的,又受不得老板的批评,本身就只为游手好玩,不为找工作,加之略有悔过之心,工资就不要了,急切要回到爸爸身边。 买来小吃,路妺又急道:“爸爸,我要买凉鞋、拖挂、两套衣服,要手机!” 雾里云说:“你是不是像上两次一样,目的是回来强要漂亮衣服,然后又跑?”大概是真心回头了,路妹对于“跑”这样的词语已表现得很反感,跳起来,扭捏道:“你还说这样的话!” “那好,”雾里云笑了,“看你的表现了。这顿保姆留的有剩饭,去热,晚饭开始认真作。” 不知不觉中,雾里云宽心了,去里屋安心睡午觉了,一觉睡过了晚六点,醒来吃路妹作的晚饭,却不见路妹的影子,心头又上了气。许久,路妹从街上回来。原来路妹图省亊懒得作饭,利用所给的宽余钱给爸爸提了碗面皮回来。 “你一回来就不能使我按时吃饭,正常习惯是午饭十点多,晚饭晚五点,你看现在几点了?还是老样子没改变!” “我们在绿园山庄晚饭晚八点才吃呢!”路妹强词夺理。 “生活之家能和餐馆比吗?”雾里云虽怨路妹,也只好面皮将就一顿晚餐了。 路妹的回家,雾里云的手机难以清闲了,被偷偷地耗话费,被保姆收拾整洁的屋子又开始乱了。翌日,路妹买了凉鞋、拖鞋,又要八百元的手机。雾里云说:“你没什么转变,叫老子有什么心肠给你买手机?四百多元的己经很不错了,老子的手机才二百多元的!你只要变好,什么都愿意给你买。这样,为表你的诚意,明天你用轮椅推我上街理发、取钱,走一圈,人们立马就会改变对你的成见,夸你!敢不?” 路妹的表情还真难为情。 不过,为了得到迫切的手机,当夜路妹把轮椅取出,收拾了收拾。 翌日,正欲上街,路妹说:“下雨了哎!” “又不急在一时,那就明日或天睛再去嘛!”雾里云说。路妹当下脸如黑云当空。 “蛮不懂理的东西!”雾里云道,“我放心把存折给你去取钱吗?你把老子骗怕了,谁还放心你?是你自食其果。况且以往你每次取钱在手就以为钱多乱化!” 路妹嚷道:“不得跑了呀!不会乱化呀!” “那好,再赌你一次。”雾里云将工资存折给了路妹。路妹当下阴转晴。 不过,路妺这次还真没乱化钱,更没取钱出逃。 但雾里云更不得清静了,路妹揣上个手机放着歌曲音量足足地进出吵闹,老毛病不改,一天要三四次零化钱买小吃买东买西。 雾里云气道:“看起来我是叶公好龙,你一回来我就倒霉了。我付了保姆工资还觉得钱经亊,你一回来不但添乱,而且觉得钱的消费陡然暴涨。” 是夜,雾里云令路妹坐下,他还得重复多少次重复的话。 “路妹,伤疤永远是伤疤,复不了原的。13岁的你导演岀重重的黄色片,一张白纸早早地塗抹得一蹋糊涂,人生历史过早地写下不光彩篇章。你正常吗?派出所民警那次就说你:‘我看你智力没问题嘛!’我很想对你说话语气和蔼,可你整天就是不正常的言行举动,叫我无法轻言细语。” “要善于拒绝爱情,你不是很有性格吗?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开放待很呢?” “现再给你约法五章,一,每月只给你50元话费,二,戒掉网瘾,三,戒掉以往的野男朋友关系,四,克制奢侈习惯,五,诚心为我服好务。”路妹再次诺诺应答。说:“过一段时间我去街上新开的超市上班,不上长班,就可以照顾你,作饭了。” 雾里云说:“表现正常了还可以给你买辆自行车。” 路妹翘嘴:“自行车?要摩托,踏板的,我在城里己学……会了。”她吞吞吐吐地心虚地说道。 雾里云也曾动过找伴儿的念头,他需要得紧,但无房、无大款、无个头、无青春、无健康,五无的他又想图清净无感情负担太矛盾了吧? 这世界己不属于我!雾里云心道。 夜九点,朱女士来电:“睡不着,给你打电话说说话。路妹给你打电话了吗?” “她回来了,四百八十元手机,我给了。” “你问她没?她愿意在我这里来吗?” “我问过,她愿意。” … 旁听对话的路妹说:“我周末就去。” 雾里云道:“你是浪荡惯了,在绿园山庄受到了约束,用钱与管制的限制,依然是你贪玩好耍的极端性的反映,所以又呆不住,回来几天又腻了,图新鲜又想跑,保姆我己辞了,你走了我怎么办?你要走,我就再请个护士,我就不管你了。”路妹终于有了微末理智,见说也就放弃游耍的念头。雾里云说:“我虽不必去信用社,但要理发,明日你还得用轮椅推我上街。”路妹依然流露出难为情,说:“我就会,我在城里学过。”雾里云心道:哼,你不在绿园山庄吗?怎么又学会了骑摩托、理发?可以想像你多么地不安份! 路妹的回家,并无大的转变,雾里云又回复到了从前的生活气氛,整天有气生。不三天,作饭又在图简单方便了,饭也作得生硬。 “你的回家,是我的灾难,你又想把我拖垮吗?” 路妹无言以对。 *** 路妹中午两点多就从后院伙房端来晚饭。本来心平气和的雾里云又来气了:“叫你回来服侍我,你回来又是来破坏我生活规律的吗?午饭上午十一点前,晚饭晚五点前,你倒好,提前到两点了。” “我饿了哎!”路妹说。雾里云道:“那你先吃,我按时。等我吃了后你再遛。” 不过,路妹比从前坐得住了一些,整天不出门,玩手机。 又一个晚饭,路妹说:“爸,还剩两罐罐馍、有点剩米饭。剩菜豆腐汤、炒黄瓜丝。”雾里云无奈地点点头,表示不再作新鲜饭,可以将就。 吃饭的时候,路妹未拿空碗,一碗剩饭上面放了两馍。那意思省得麻烦,她拿一馍吃,爸爸就用装剩饭的碗用餐。“就这?你为何不给我拿个盛饭的碗来?去!”路妹不情愿的样儿。 “去!”雾里云加重了语气:“叫你干啥你就干就行了嘛,磨蹭啥?叫你另去拿个碗是有道理的嘛,吃一个馍后剩饭我吃不完,我要将剩饭泡汤,吃多少泡多少,免得将吃不完的也泡成汤水。” 路妹拿来饭碗,向桌角一放,也不将碗放在不方便动作的爸爸面前或递在爸爸手中。 “你充分体现了不是个贤慧的女孩,将来成家了也不会受欢迎。”雾里云怨道:“以为你这次回来,转变了,其实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并未转变角色。” 路妹回家的消费,雾里云还得防着她回来是为了搞到手机、衣服,然后再出走。看看她买的夏装,哪像诚实、纯洁的女孩?直是一付庸俗流氓相! 唉,还得防着她,使心眼对待。多別扭,多么不愿这样呢?对亲人、对子女还得象对社会上的外人一样使心眼对待,哼,这世上人就这样孤独、冷酷吗? 清晨,路妹倒是能够起床了,这变化雾里云觉得是在绿园山庄约束的效果。但她依然是起床就打开电视,甚至常常忘记起床先洗脸的人类已形成的文明习惯,更不说扫地了。其实三间屋子打扫一次可管四五天,只是雾里云长坐之处需天天至少打扫一次。“天天必作的亊就养不成习惯还得天天支使,”雾里云埋怨说,“你这服务质量太差,并未转变,态度极不端正,对什么都不往心里搁,唯有我许诺的买吃买穿特别敏感牢记上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