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腹黑邪王:庶女狂妃

更新时间:2019-08-20 23:47:08

腹黑邪王:庶女狂妃 已完结

腹黑邪王:庶女狂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只之初酱 分类:女生 主角:祁子夜顾轻歌 人气:

新书《腹黑邪王:庶女狂妃》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只之初酱,主角祁子夜顾轻歌,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把火,烧毁了未央宫,焚了顾轻歌的身,却烧不尽她的恨。借尸还魂重活一世,她从南苑国皇后变成相府受尽欺凌的四小姐凌初九,她步步心机,斗嫡母,毁相府,剑指昔日火烧未央宫的宠妃。祁子夜曾经问顾轻歌,今生要的究竟是什么?顾轻歌说:我要的不过是这天下易主。他说好,却几乎倾尽了所有。她曾在祁子修这堵南墙上撞得头破血流,如今重活一世,不必她再往前一步,祁子夜终究会一步一步来到她的面前,一如当初执念的她一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圣旨已下,相府与恭王府的联姻关乎皇家的脸面,下官自然是诚心诚意,下官对所有的女儿一视同仁,王爷能看中小女,便是小女的福分,怜妃娘娘对这件婚事也很关注。”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说话滴水不漏,既拿皇上来压恭王,暗示恭王要收敛,又表了自己的诚意。 怜妃一直反对将凌清漾嫁入恭王府,恭王心知肚明,如果恭王还一意孤行的话,那就是得罪了怜妃和相府。 他虽然重视凌清漾,但她毕竟未成气候,失去虽然可惜,但他还有凌涟漪那个争气的女儿,只要凌涟漪还是皇贵妃,相府就不会倒。 凌清漾闻言几乎要晕过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像珠子一般往下落,难道她的命真的那么苦吗? 如果……如果…… 凌清漾越是打量恭王,心中的悲戚便更甚,若是嫁给残了双腿的男人,一定会变成整个京城的笑柄,以前羡慕她的那些女人,一定会在背后嘲笑她。 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凌清漾失控的甩开了柳氏的手,平素的温柔尽失,狠声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这样的男人。” 说完便哭着跑出了大厅。 “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女儿,丢人。”凌天气得拂袖,指着柳氏吹胡子瞪眼。 凌天此人将相府的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凌清漾此举无疑是在恭王的面前打了他的脸。 不过,这岂是一句丢人可以抹平的? 柳氏陪着笑脸,又担忧凌清漾做傻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张脸都涨成猪肝色。 初九倒是没料到凌清漾这般沉不住气,心思再深沉也不过是个小女生,这也好,狠狠打了凌天的脸。 “原来这就是京城享誉盛名的相府小姐,本王今日算是见识了,不过,相爷不解释一下三小姐的意思吗?” 祁子熠清淡淡的一句,气得凌天差点背过去,以前圆滑游走于百官之间,八面玲珑的恭王去哪里了啊。 更令他头疼的是,他现在是有口说不清。 凌初九挑眉,以前怎么没发现祁子熠是这么腹黑的人,这刀补得太精彩了。 凌天理亏,却只能哑巴吃黄连,除了连连赔罪什么也说不出。 奶奶的,他当上丞相之后,几时这么憋屈过? “不过……”祁子熠的话又将众人的心提了起来,特别凌天,生怕他又说出什么对付相府的话。 他实在有些承受不住恭王的毒舌了,什么温润如玉,贤德恭良,都是骗人的。 祁子熠却只是伸手指向凌初九,“本王看她就很好,虽是庶出,比嫡女顺眼多了。” 凌天只是愣了一下,便拱手道:“小女初……王爷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稍后下官便进宫向皇上上奏这件喜事。” 凌天的迫不及待,众人的惊愕,凌初九都视而不见,她只觉得讽刺,凌天连自己女儿名字都记不住,他的良心不会痛吗?前提是,他得有良心。 祁子熠没有回答,只静静的看着凌初九,一闪而过的迷茫,随后,便恢复了正常,至少她很‘有趣’,这样的女子,或许值得。 凌初九却是理了理衣裙,盈盈朝祁子熠行了一礼,她必须让凌天知道凌初九的存在,这只是第一步,让凌天注意到了她。 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对祁子熠的期望很高,毕竟,要扳倒祁子修,光靠自己一个人不行,祁子熠便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只不过,现在的自己没有任何资本与祁子熠交易。 祁子熠本就高深莫测,如今更甚,他就在自己的面前,却看不透他的心思,而且,心中无缘由的异样感。 “如此,也好。”祁子熠一句话,便将这件事情定了下来。 凌天总觉得他忽略了什么,然而,事情的顺利让他欣喜,这样他就能保住凌清漾,只要凌初九肯配合,他便能顺利将棋子放到恭王府。 不过,这件事情也由不得她不配合。 若是祁子熠坚持选择凌清漾,凌清漾抗旨不尊,至少能将婚事给退了,若是她答应了,怎么也比选了自己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庶女划算多了。 为什么要主动顺了凌天的计划? “相爷,夫人,不好了,小姐想不开自杀了。”凌清漾的贴身丫鬟小绿带着哭腔,奔进了大厅。 “相爷,皇兄那边就有劳你了,本王累了,就先回恭王府了。” 祁子熠拱手告辞,将时间交给凌天‘处理家事’,凌天打发凌初九送祁子熠出去,便带着柳氏急匆匆往凌清漾的房间而去。 祁子熠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凌初九也不说话,一路沉默,直到了相府的大门处。 “三个月,本王很期待你能不能活到那时候。”上了马车,祁子熠居高临下看着凌初九。 虽然,祁子修想早日将人安排进恭王府,但也没那么容易。 相府与恭王的婚期定在三个月之后。 这算是战书吗? 凌初九勾唇皮笑肉不笑,道:“王爷放心,初九本就是野草一般,生命力强着呢,绝不会如您所愿。”无论如何,她一定会活下去的。 她的身子很瘦弱,眼神异常坚毅,这样的眼神让祁子熠又有些恍惚,仿佛那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野草吗?真是有趣的比喻。 “很好,本王拭目以待。”扔下这句话,祁子熠便放下了帘子。 恭王府的马车渐渐远离了相府,马车上,一直沉默跟在祁子熠身后的男人,阴沉着脸开口道:“你怎么能擅作主张?如果主上……” 话还没说完,一把锋利的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祁子熠不复方才的模样,浑身散发着煞气,冷冷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他将刀收回,那男人的汗缓缓滴下,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祁子熠闭上了眼睛,第一次违抗那个人的安排,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啦? 他自嘲一笑,或许是因为那个叫凌初九的女人让他想起了某个女人,那个唯一给过他温暖却再也不会出现的女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