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如果可以爱你

更新时间:2020-05-08 04:25:24

如果可以爱你 已完结

如果可以爱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杰范 分类:女生 主角:纪庄园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杰范的原创小说《如果可以爱你》,主角纪庄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她来到他身边,却又小心翼翼将自己层层包裹,可是没想到他的冷漠跟霸道,竟然在慢慢融化她的心,偏偏这时候,她又意外得知他的秘密,左右为难,冷瓷风,我真的能爱上你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面前这个年龄还小,却将大人说话语气学得有模有样的艾玛,纪未眠会心微笑,没有白天时候的层层

伪装,也没有太多时候强忍着委屈的退让,见艾玛一直在站着,纪未眠赶紧说:现在这里只有你跟我两

个人,你暂时忘掉我的身份,也忘掉你自己的身份,反正菜品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不如你坐下来陪

我一起吃吧?

这可不行!不行!要知道主仆有别,这可是冷氏庄园最忌讳的大事,虽然现在这附近没人,可是很快就

会有保安巡逻经过,被别人看见我不懂规矩就惨了。看出纪未眠眼神里的失落,艾玛继续解释说:更何

况,主人们的食材大厨都选用的是最顶级,大多都是从国外进口,由此听摘菜的大婶说起价钱,吓都能把

我吓死了。

艾玛故意添加的浮夸表情,逗得纪未眠不断大笑,从来都不知道艾玛竟然还有逗人开心这方面的特殊技能。

书房落地窗后,早在纪未眠含泪离开始就完全在没心思工作的冷瓷风,也刚好看到这一幕,他被她脸上真

实的笑容感染,冷峻的嘴角也不禁渐渐上扬,可仅仅只持续几秒钟,他的拳头就紧握的咯咯作响。

纪未眠,原来你在所有人面前都能笑得这么真实,唯独在我面前,就只能用敷衍的微笑打发?看来先前我

对你的确太过放肆,才养成你这样不分尊卑的头脑!

随手按下红木桌下特意安置的开关,保安队长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门外,请问冷先生有什么吩咐?

女佣艾玛违背庄园条例,私自将餐点端到花园,罚独自一人将整个花园清扫干净,不准任何人帮助,否

则惩罚加倍!鹰眸触碰到拿到明亮的足以能够照亮最阴沉世界的笑容,他继续说:至于纪未眠,吩咐她

洗干净后在房间等我!

好的。

按照他的吩咐,保安队长很快来到笑声不断的小花园,将冷瓷风先前的命令重复一番后,先前的欢声笑语

戛然而止,艾玛恐惧的低着头,两只小手不断撕扯着衣角,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纪未眠见状赶紧将她护在

身后,迎上一米九多的保安队长,颤抖的说:

菜品是我端的,到小花园吃晚餐也是我的主意,艾玛是冷总裁吩咐伺候我左右,才被迫留下,如果有什

么不满的话完全可以惩罚我,不要牵连上无辜的人。

很抱歉,这次惩罚是冷先生直接下达的命令,没人能够反抗冷先生的话。负责传话的保安队长向艾玛投

去一记怜悯的眼神,不忘提醒道:另外,还请纪小姐尽快回房沐浴更衣,不要让我为难。

为难?是啊!因她而起已经让很多人觉得为难,现在,他竟然连这栋庄园唯一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都不肯

放过,究竟怎样他才能满意?难道就像秘书说的,要低下头承认是个弱者,被他肆意凌辱一翻才能善罢甘

休?

艾玛别怕,事情是因我而起,我一定不会让你无辜受到牵连的。挣脱开艾玛的手,她朝书房的位置跑去

,可是那扇门好像早就猜到她会道来似的,早已经大大的敞开。

跑上楼时,他正伸手将落地窗帘拉紧,仿佛对她的到来并没觉得意外,指着桌上事前遣人泡好的姜茶,面

无表情,喝掉!不然你将不会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纪未眠想拒绝,可面前那张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耳畔响起秘书的忠告,她犹豫着,还是将味道浓郁

得姜茶慢吞吞喝下,辣辣的口感在刮过喉咙,有种想吐的感觉。

听从你的指令我喝光光了,现在你能听我想说的话了吗?将空掉的玻璃杯放在他眼前,看他放下忙碌的

纸笔,似乎是在默许她开口讲话后,她才重新调整思绪,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柔且能被接受。

我想请你高抬贵手取消对艾玛的惩罚。虽然我的要求可能听起来有些荒唐跟幼稚,可今晚的事情因我而

起,艾玛只是看见我哭有些担心,为了安慰我才会偷偷纵容我去小花园用晚餐,我并不知道这样也能触犯

冷氏庄园的规矩,如果你心里怒火难消,就将一切的惩罚都转移到我身上,不要牵连无辜的人可以吗?

她已经尽量避免浑身防御的尖刺被他发现,将尊严压低,如果冷瓷风能不再像之前那样针对她,那她宁愿

留在这里的每天都夹着尾巴做人。

可,愿望明显只能在梦境中才会实现,他摊开手掌,瞪着她,鹰眸闪烁着深不可测的光晕,你是在埋怨

我让你流泪却不懂得安慰,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女佣给你的温情?

不!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想埋怨你的意思。双腿猛地后退,直到退到房门才停止,看着他脸上满是危险的

讯号,她大着胆继续说:就像你说的,整个冷氏庄园里里外外所有人都靠你养活,我也不除外,只是再

跋扈的主人也偶尔会原谅调皮捣蛋的宠物,不是

她只顾在脑海里编造词汇,竟不知他何时离开红木卓,俊朗魁梧的高大躯体将瘦小的她死死裹在阴影下,

依然是这样居高临下的压迫感,纪未眠甚至都感到快要窒息,可偏偏冷瓷风仍不断压近她,逼问着:怎

么想都不会觉得像你这样浑身是刺的人会轻易缴械投降,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你在演戏对不对?

近在咫尺的喘息让她浑身敏感的颤抖,她拧眉,再找不出任何适当的词汇来形容头顶这个矛盾丛生的男人

,他想要的服软,她做了,可为什么仍旧达不到他的满意?

你的不说话是代表默认?他仍在不断咄咄逼人的压近,见她清秀的小脸渐渐泛红,他的呼吸也在一点点

变得粗重,甚至连他本人都没有察觉。

纪未眠有些晕眩,这个男人不知擦了哪个牌子的古龙水,香味传到鼻息间总有种让人莫名其妙安心的感觉

,似乎只要是跟他在一起,不管她闯下多大的祸,这个男人都会帮她扛着,诺大的地球,她能够随心所欲

的任性生活,不需要有任何顾虑。

两人的距离在逐渐缩近,她不在排斥,静静等待着那好闻的古龙水味道将她整个包围,就在两人情谊朦胧

时,砰!书房的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似乎还带着感染人心的笑,可是那笑容很快在看到书房里两人暧

昧的姿势后,定格在脸上。

瓷,瓷风哥哥,你们?

来人正是参加完聚会刚刚连夜赶回来的冷舞怜,她手里还捧着一堆大大小小的礼物盒子,像是专门上楼来

想找冷瓷风炫耀一番,可是没想到进门后看到的竟是这样一幕!

纪未眠第一个反应就是用尽全力将整压在自己身上的冷瓷风推开,然后赶紧逃掉,可是大门正被一身眼里

装束的冷舞怜挡着,她出不去,只能尴尬的站在原地,紧紧低着头。

你先出去吧。似乎看出她的羞涩,冷瓷风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紧接着说:回房后别急着睡觉,如果

你不想让无辜的艾玛受惩罚的话。

一番看似云淡风轻的威胁,却让纪未眠除了举手投降之外再找不到别的办法,她一言不发,只感觉脸红到

了脖子,可是在经过冷舞怜身边时,一道恶毒,仿佛是想扑上去将她撕成两半的眼神,让她浑身打个机灵。

她顺着眼神看去,冷舞怜美艳高贵的脸上满是不屑,瓷风哥哥不是都让你出去了!你还赖在这里干嘛?

真是厚脸皮!

纪未眠皱皱眉,在她的催促下只能加快脚步,走了出去,之后身后那扇门就很明显被人用力的关上。

她早就习惯冷舞怜这种傲慢的态度,大概她是真的很喜欢哪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不然也不会将她

当成是眼中钉,肉中刺,像她这样有自信的女人,有什么错呢?

她前脚刚回到房间,敲门声就立马响起,她脸滚烫,边想难道冷舞怜这么快就走了?边犹犹豫豫的打开门。

纪小姐,晚安。

门外恭恭敬敬站着神情有些沧桑的徐姐,她手里正端着一碗新煮的面,见纪未眠开门后,她脸上明显有些

不自然,直到纪未眠指着她端着的那碗面,语气轻轻的问:听说二小姐刚参加完聚餐回来,相比也吃过

晚餐,那这碗面是给我的吗?

是,是的。徐姐勉强笑笑,将热乎的面递给纪未眠,我听艾玛说纪小姐还没用晚餐,所以我在想如果

纪小姐不嫌弃的话,就请用吧。

为什么要嫌弃啊?纪未眠将面接下,嗅着那熟悉的香味,眼泪在眼眶中不断打转,母亲活着的时候也

常常很喜欢帮刚下晚自习的我煮面,仔细算算,她过世这么多年,也就没人在肯帮我煮面吃了。

真的吗?如果纪小姐喜欢的话我煮面的手艺还算不差,可以经常住了帮你送来。她说着,一向严肃的脸

上竟然露出难得的笑容,就好像是得到夸奖的小孩子般,可是很快,她似乎有些不安的看了看书房的方向

,见到那扇门还紧闭着后,她脸色才稍稍缓和些。

纪未眠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压低些声音安慰道:徐姐你放心,今晚的事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提起,我

想二小姐大概也快要从冷总裁的书房出来,倒是别给你添加麻烦才好。

纪小姐你真的很通情达理,真的很抱歉我从前那样对你,可是你竟然不计前嫌在冷先生面前帮我讲话,

我,我真的不知道用哪种方式向你表达感谢才好?看着纪未眠微笑的脸,徐姐激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握着她的手,久久不能撒开。

她想,她大概能了解徐姐宁愿跪下苦求冷瓷风,也无论如何都不想离开冷氏庄园的原因,并不是这里的工

资要比外面高得多,更不是她不舍得从管家的位置上离开,而是对这里一种难以舍弃的心情,为庄园奉献

上一辈子的青春,早已将它看成是家园,有哪会有人愿意抛下家园离开?

思索片刻,见纪未眠心情还不坏,徐姐小声说:纪小姐,我知道我做为个下人没有资格对主人评头论足

,可是你别看二小姐现在恃宠而骄,处处针对你,可是她从前并不是这样的,唉,同样都是女人,希望纪

小姐你能多多理解我们二小姐,都是命苦,爱上并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啊!

她果然猜测的不错,冷舞怜是对冷瓷风那个不解风情的冷漠男人情有独钟,想起从书房走出来时冷舞怜瞪

她的眼神,如果不说是针对情敌,又有谁能相信?

纪未眠嘴角泛起的微笑有些怜悯的苦涩,或许他只是怕外界人将跟她的关系说成是乱说,所以才分明心

知肚明,却从来不敢正视她的心意吧。说着,她心里竟然有种想是打翻五味陈醋,酸酸的很不舒服。

并不是这样的,冷先生从小就把二小姐当成是亲生妹妹看待,十几年来从没变过,我是看着他们兄妹长

大的,也最了解冷先生的性格,他只是看起来让人很难接近,其实心还是很软的,不然那天怎么会因为纪

小姐的几句话就减轻对我的惩罚?

是像徐姐说的这样吗?他看似阴险危险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脆弱的心?可如果真的是这样,又为什么每

次除了想各式各样的办法折磨她,却从没表现出柔软的一面呢?

徐姐!你真是年纪大忘事快了是不是?这么快就忘记我给你的警告,跑到别人面前摇尾乞怜?看来上次

真的就应该让瓷风哥哥赶你出庄园,省的再没记性!

徐姐跟纪未眠正聊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连讽带刺的嘲笑,徐姐踌躇在原地不知所措,生怕惹恼冷舞

怜生气。

纪未眠眉头紧皱,虽然实在忍受不了她这样骄纵的大小姐脾气,可转念一想徐姐的话,她将手里的面藏在

身后,慢慢吸满一口气,帮徐姐解释说:二小姐请别误会,徐姐向来都是跟你站在统一战线,依照我能

够考上律师专业的智商分析,就算她真的像二小姐说的那样跟我摇尾乞怜,我又怎可能真的既往不咎,不

是吗?

话说完,徐姐向她投一记感激的目光,似乎是在感谢她为了能帮她解释清楚,甚至不惜涂黑自己。

可是冷舞怜仍有些不信,还想继续对峙的时候,冷瓷风拧开书房门走出来,鹰眸满是不悦,这么晚了一

个个都还这么有精神不回去睡觉,是不是嫌庄园太清闲,想从明天开始起到集团上班?体验生活?

才没有,是纪小姐硬要拉我睡前聊聊天,对不对啊?纪小姐!冷舞怜说话时虽然是在笑,可纪未眠却在

那笑容里品尝出满满的敌意。

不再继续成为这场战争无辜牺牲的炮灰,她静静留下我先睡了后,转身走回到房间,冷舞怜呢?一方面

担心会惹冷瓷风生气,一方面纪未眠走了她留下也没有敌人能吵,唤回徐姐后,也百般无聊的走了。

纪未眠回房后,还没等仔细品尝徐姐送来的那碗面,门就被人拧开,就算不看她也能猜出来人的身份,于

是干脆自顾用筷子拨拉着纠缠不清的面,想让它能快些凉。

不过才半小时不见你就学乖,还知道给我做宵夜吃?进门后,冷瓷风便一屁股坐在纪未眠所在的沙发上

,抢过她手里的筷子,津津有味的开吃,全然不顾一天没进食,肚子早已经饿的乱叫的她。

算了!她准备离开他所在的沙发,喝杯水先顶顶饥饿的时候,纤细的手腕却忽然被他一把抓住,她一个不

稳整个人都摔倒在他怀里,神情狼狈,偏偏他竟然笑很开心,如果不是手里还有筷子的话,恐怕就要直接

拍手叫好了。

干嘛啊!

因为饥饿而产生的怒气被他故意而为之的动作彻底激怒,可是当她抬头准备瞪他的时候,眼前出现的竟然

是面!再看冷瓷风,正尽量不看起来太明显的挑起一口面条,放在她嘴边,语气冷冷的说:吃掉!

先是喝姜茶,现在是吃面条,分明是能够很温柔表达的话语,为什么他就非得选择听起来最冷漠,最让人

疏远的态度来说?

发什么呆!要是你还不张嘴的话,今晚就准备饿肚子吧!似乎是被纪未眠定的有些不习惯,先前的笑脸

瞬间变得冷漠,干脆将面碗整个贴到她脸上,鹰眸满是嫌弃,该死!都被你弄脏,光着看着就觉得有够

恶心,剩下的你还是自己吃光吧!

他一定是看她饿了,所以才故意将剩下的半碗面给她吃,纪未眠这样坚定地认为!不然只是面碗贴着她的

脸,又不是碗里的面,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心里暖呼呼地吃着面,他则边嘟囔着:徐姐最近手艺变差,边仿佛很自然地躺到她的小床上,甚至连

拖鞋都没脱,很快便传来一阵很均匀的呼吸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