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更新时间:2019-06-24 13:42:57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已完结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妖火 分类:女生 主角:顾念微宫暮云 人气:

《神棍狂妃:邪王宠翻天》作者:妖火,女生类型小说,主角:顾念微宫暮云,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能够断生死、掌前程、点龙穴、相风水、懂幻术、辨阴阳……十项全能阴阳大师,一觉睡醒竟被人押着去成亲!前有邪魅王爷围堵,后有渣爹毒姐陷害,好在,吃饭的本事还在。顾念微小手一挥,收王爷,踩渣渣,一路招蜂引蝶,一路嚣张狂妄,在异世界混得风生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宫暮云缓缓起身,学着顾念微的样子落在草地上,然后,两个人,将坐垫在草地上轮回着踩,走出去了好远,直到确定附近没有他们的脚印之后,顾念微这才将几个坐垫全部收起来,用尽全力丢到了山坡下。 宫暮云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眼底的新奇之意也是越来越浓。 呵呵,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居然懂得反追踪术?他这一次遭难,还真是长了见识! 宫暮云唇角逸出一丝玩味的笑意,寸步不离地跟上了顾念微。 “丫头,你,到底是什么人?”宫暮云这一次,对顾念微是真得有些好奇了。 顾念微顿住身子,回头瞥了他一眼,“现在问这个,有意思么?等咱们活着走出这大山再说吧!” 宫暮云轻呵一声,“有意思啊!至少,咱们要是死在了这大山里,我得知道跟我一块埋骨的人是谁吧?” 顾念微瞪了宫暮云一眼,随即眼底却是浮出几丝讥诮之意,“你说的也对!”顿了一顿,她慢条斯理地又说,“不过,谁说我一定会跟你埋骨在此?你要死是你的事,我可还没有活够呢!” 冷着脸甩下这句话,顾念微头也不回地朝前走。 时近正午,阳光碎金一般洒下来。顾念微那决然而去的身影,居然有几丝飘逸与狂傲之气。多年之后,当宫暮云回忆起今日的画面时,心底还是会莫名地感觉到震撼。 在他的认知里,世间女子本该是柔弱如水的,而顾念微的出现,彻底地打破了他的认知。这个女子我行我素,率性而为,潇洒恣意,特立独行。他活了整整十八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子。 宫暮云的唇角不自觉地再次飞上笑意,轻轻咳嗽了一声,却是撑着病体追了上去,“喂,小丫头,别生气么!” 一向孤傲自大的宫暮云,居然开始伏低做小,跟顾念微不断地示好! 顾念微却是不理,这个男人长得好看是好看,但是配了一张臭嘴,总是惹她不高兴。 “小丫头……”宫暮云连着叫了好几声,顾念微只是不理,反而是越走越快。 宫暮云伸出手,想要说什么,但顾念微这般冷脸相对,他骨子里的倔强也被激了起来。看顾念微越走越快,他索性也就闭了嘴,再不肯发出一声声响。 “咳咳咳咳……”宫暮云一叠声的咳嗽,在顾念微越走越快的时候传了过来。 顾念微顿住了身子,霍然回身,便瞧见宫暮云身形有些踉跄,摇摇欲坠。 顾念微心里一叹,向回走了几步,斜乜着眼睛看他,“走不了了?” 宫暮云脸色有些难看,薄唇一启,冷道,“放心,我不会拖你后腿。” 顾念微轻哼了一声,到底也没有继续硬着心肠将宫暮云丢在后面,上前两步,二话不说将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我扶你。” 女子的身材娇小,宫暮云的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相当于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可是,她却一声不吭,扶着他,踉踉跄跄就往前走。 宫暮云脸上闪过一抹异样的情绪,本想傲娇一下推开顾念微,然而,顾念微却是毫不客气地训斥道,“要想活命,就老实一点儿!” 宫暮云脸色黑如锅底,却终究是没有傲娇,老老实实地任由顾念微扶着往前走。 “我叫宫暮云。”宫暮云低缓的声音,徐徐入耳,宛然似蛊。 顾念微嗯了一声,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宫暮云剑眉微微一拧。难道说,眼前这个小女子,压根就不是知道宫姓在这东华之国意味着什么? 不得不说,宫暮云真相了,作为一个只有三天穿越史的穿越人士,顾念微对这个未知的世界的确是知之甚少。除了知道自己是被丞相府当成代嫁给召回的,她甚至连当朝皇帝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作为一个风水大师,顾念微在逃生方面有着自己独有的方式。她所选择的方位,便是那些宜居之位,风水俱佳。所以,在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搀扶着宫暮云踉踉跄跄走出了十几里山路后,竟是意外地在山脚下发现了一户农家。 农家人大多质朴,经年累月也见不到几个外乡人,所以,当顾念微搀扶着宫暮云来到农家院的篱笆墙外,脆生生地叫门时,农家老乡就热络地招呼着两个人进院里去。 顾念微倒是无所谓,随遇而安,而宫暮云却是紧紧皱起了眉头。农家院很寒酸,寒酸到家徒四壁,这样的地方,连他府上的柴房都不如。可是,他今晚,却必须要寄宿在这里。 顾念微是个看得开的,知道自己目前处境不妙,人家肯收留他们,已经是他们的造化,所以,对待农家夫妇很是客气,跟农家大婶坐在热坑上聊着天。 大雨之后,到处都很潮湿,可是,这农家的热炕头却干燥爽利,非常舒服。 “小娘子,你们小两口,这是被暴雨给截住了吧?”大婶很慈祥,话语间满是关切。 顾念微眨巴了眨巴眼睛,小两口?敢情,人家把她和宫暮云当成了两口子? 顾念微脸色有些红,摆着手正要否认,宫暮云却是轻咳了一声,缓缓道,“老嫂子说得对,这两日大雨,道路湿滑,我们的马车翻到了山沟里,我们两个,也是险险地捡回了一条命……” 看宫暮云那微微泛着不正常红色的脸和顾念微脑袋上缠着的纱布,农家大婶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哦,我懂!你们是瞒着家里,偷偷跑出来的吧?” 顾念微嘴角抽了抽,这位农家大婶倒是颇具现代那些狗仔八卦之风,她是哪只眼睛看出来,她和宫暮云是私——奔呢? 顾念微脸上别扭的表情却让农家大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小姑娘,您这情郎可病的不轻,要不要我们帮忙去请郎中?” 顾念微心头一动,却笑着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读过医书,粗通药理,他这病,我就能瞧好。” 顾念微可不能让这位农家大婶去请什么郎中,万一郎中没有请来,把追兵给招来,岂非不美? 农家大婶天生淳朴,没有那么多心眼,听顾念微这么一说,双眼立刻就冒出了仰慕的光芒,“小姑娘,你真得会看病?哟,这可真是了不得,女娃子有这样的本事,真是,真是……那句话怎么说来?” 农家大婶扭头看向自家的老头子,眼神里有着异样的神采。 农家大叔瞥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说,“巾帼不让须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