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不放手

更新时间:2019-12-27 00:24:37

爱不放手 已完结

爱不放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翔黄 分类:女生 主角:陈曦李 人气:

《爱不放手》为翔黄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陈曦掀开被子,因为她闻到了豆浆的香味儿。 “哎呦!您老人家还会磨豆浆呀!难得呀,我得尝尝!” 饭桌上摆着两碗豆浆,还是热的,泡沫还堆在一边,碟里有酱菜还有北方特色面点——馒头、油条、包子。 李修齐也坐下来,揉揉发酸的脖子说:“我哪会磨呀,楼下新开了一家店,在那儿买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任易辰也只能是陈曦的哥哥,即使没有血缘关系,陈曦也不允许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所以她要离开,在任易辰身边待得越久,她就越觉得自己是在犯罪,她能想到如果任空知道她暗恋任易辰的话肯定会气个半死,任空在自己儿子身上寄予厚望,他将来的儿媳妇也已一定是能够在事业上帮助任易辰的显赫人物,而不是一个资质平庸的无父无母的孤儿。

陈曦也想开始一段恋情忘了任易辰,但是无论如何心里就是放不下那个沉静的少年,那个自己青涩的初恋。

现在,他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他要自己回家,他要自己在他手下工作,掩埋了许久的感情重新冲撞着心房,可是,陈曦却没有开始的勇气。

“易辰哥哥,”陈曦低着头说,“你跟任叔叔说,我会找时间去看望他!”

任易辰有点失望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为什么不自己跟他说?”

陈曦依旧低着头:“易辰哥哥,请你不要为难我!”

“为难你?”任易辰不解其意,“我倒不知道,让你看望一个对你有养育之情的老人有什么为难?”

陈曦不想和他讨论,因为从来没有占过上风,他可是谈判的好手,要不然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异军突起成为可以和异格集团实力相抗衡的新企业。

“就这样说定了!”任易辰起身准备离开,“出院那天我来接你,好好养病吧!”

任易辰还是那样,只不过陈曦已经明白,任易辰已经对她拿出了极大的耐性,以前他从来不会说这么多话。

陆甜甜还是天天给陈曦讲何熙彦各种各样的先进事迹,在哪个知名医学杂志上发表了文章,有某个知名电视台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拒绝了第多少个美眉的邀请,不眠不休两天两夜救活了一个生死边缘的病人

陈曦开始关注何熙彦,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帅哥,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一口珍珠一样洁白的牙让陈曦自惭形秽,从此陈曦学会了笑不露齿。何熙彦的皮肤也很白,细嫩光滑比女孩子还要好,陈曦的皮肤也不错,只是因为生病所以没有多少血色。何熙彦比李修齐绅士,李修齐剑眉入鬓凤眼斜飞,何熙彦眉清目秀俊朗英武;他比罗警官温柔,罗威正目若鹰隼棱角分明,何熙彦目光温和线条柔美;他又比任易辰随和,任易辰冷峻淡漠咄咄逼人,何熙彦满面春风自然风流,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够吸引所有的目光追随。

估计何熙彦早就被瞩目惯了,所以盯着他看的陈曦并没有引起他多大的注意,很认真的为她检查各项指标,是任易辰吩咐的,要将她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挨个检查一遍,还好陈曦没有深追究,但是心里很难受,她想,任易辰一定是想检查一下她有没有传染病,有没有精神病,有没有神经病

陈曦没有准备好面见任叔叔,所以她准备逃,她明知道“龙子会”的人不会轻易放过她,她还是瞅准时机溜了,因为她觉得面对绑匪比面对任易辰更加让她自然。所以,等到任易辰来接她的时候,陆甜甜告诉他,陈曦已经出院了。

陈曦的房子被任易辰退回去了,也不能回公司上班了,为了躲任易辰,她也没有去找方薇,茫然站在飞机场看着电子屏幕发呆,然后就看见了李修齐,西装革履的李修齐。

李修齐也很诧异在这里见到陈曦:“小曦,你怎么在这儿?”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陈曦见到老朋友分外高兴,“你不是被调到总部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修齐坐下来说:“我来谈一个项目,一会儿坐飞机回上海,你呢?”

陈曦摇摇头,她无处可去可是也不想回到任家。

李修齐接着问:“我听说你出了一些事,现在怎么样了?”

陈曦笑笑:“都过去了,而且在医院里一饱眼福!”

李修齐信了她:“你说何熙彦?”

“你怎么知道?”

李修齐抿嘴一笑:“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帅哥医生,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不愿意听到医院两个字!”

陈曦幽幽叹了一口气:“对哦,我特殊!”

李修齐大概不忙着赶时间,说话也是慢悠悠的:“我听说你辞职了,为什么?”

陈曦眉头一皱:“不是我自愿辞职的,是任易辰在我还在医院的时候让我丢了工作又无家可归的!”

“任易辰?”李修齐略一思忖,“他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曦如实以告,将所有的苦水都倒出来,心里舒服多了,可是对于未来还是一筹莫展,李修齐当机立断,决定让陈曦跟他一起去异格总部。陈曦知道了他的身份,明白两个人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像朋友一样说说笑笑了,而且李修齐要结婚了,总要避嫌的。

“谁说我要结婚了?”李修齐笑着问,“你听谁说我要结婚了?”

陈曦回答:“任易辰说的!”

李修齐再笑:“大概是他弄错了,是李治平要订婚!”

“啊?”陈曦瞪大了眼睛,“董事长要订婚了?”

李修齐伸出一只胳膊搭过她的肩膀:“别伤心了!我知道你对李治平有非分之想,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就节哀吧!”

“滚!”陈曦打落他的手,“你才有非分之想!我那天不过陈述了一下咱们董事长的才华,让你找个榜样好好努力,谁知道他是你哥哥,你倒好,还跟我装傻充愣!”

李修齐咯咯一笑:“好!是我不好!那,跟我去上海吧!反正你也不想回任家!”

陈曦点点头,除了李修齐,没有别人可以求助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可以躲避任易辰。

下了飞机就看见一辆豪车停在李修齐跟前,陈曦仔细打量了一番,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没想到就停在她面前,锃光瓦亮气势非凡。上车之后,李修齐先把陈曦安顿在自己暂时不住的一栋房子里,那里的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就是没有女孩子用的东西,所以李修齐给了陈曦一张卡,让她自己去买,一开始陈曦还推辞,当李修齐说等她发了工资连利息一并还上的时候,陈曦就真的不客气了。

陈曦从医院里出来,行李箱还是任易辰给她退房的时候收拾好后带到医院里的,她也没看里面有什么东西,如今打开一看,不仅要佩服任易辰的细心,衣服叠的很仔细,女孩子用的东西放的也很小心,码得整整齐齐像是严阵以待的士兵,陈曦耸耸肩,她知道任易辰一向如此,就像他的书房,书很多但是一点都不乱,陈曦曾经跑到他的书房去借书,他头也不抬,告诉陈曦在第几书架第几层从左往右数第几本,果然就在那里。任易辰有三个书架,整整占了三面墙,每个书架的每一层都放满了书,也不尽是中外名著,还有好多他小时候看过的漫画书,学习用的习题书,他专业领域用的各种参考书,还有他订阅的各种杂志,一丝不苟的排列在两米多高的书架上,书背朝外,各种各样的字体标明了书名,有的字只是简单的黑色,有些不是,在阳光下还会反光,人坐在其中,仿佛置身浩瀚海洋之中,自由自在的畅游,无拘无束的幻想。

李修齐走了,偌大的房子只剩下陈曦一个人。陈曦知道上海的房价很贵很贵,但是李修齐却拥有这样一个独立的房子,从布置来看应该没有旁人住过,因为这里所有的摆设跟李修齐住在自己对面的那所房子摆设都差不多,典型的单身住所。

陈曦将行李放在客房,她本不打算久住,但是李修齐却不同意她到外面去租房子,理由就是怕不安全,而且李修齐保证这里不会有旁人打扰。陈曦里里外外参观了一下,环境倒是十分优雅安静,客厅的落地窗外就是一大片草坪,有自动喷水阀张开伞一样的水面洒在草叶之上,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好像隐约可以看见一道彩虹,晶莹的水珠反射着太阳光照进人眼,灵动可爱,瞬间滚下草叶落到土壤里,销声匿迹。

陈曦睡了一个午觉,梦里听到有个单调的声音响个不停,忽然警醒,那是电话的声音,起身寻找电话的位置,就在床头柜上,陈曦没敢接,它也响个不停,最后陈曦只当没听见,跑到客厅里看电视去了,她不知道李修齐什么时候回来,自己也不敢出门,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一直到天黑,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的叫,跑到厨房里一看,干净的可以照见人影,冰箱几乎就是个摆设,空空如也,正没办法呢,她听见了门锁转动的声音。

李修齐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个塑料袋,陈曦立马送上一个大大的拥抱,她的鼻子告诉她,塑料袋里面有她最爱的宫保鸡丁。估计李修齐再来晚一点,她又会饿得胃疼,只好到医院里品尝药片的味道了。

李修齐把饭递到陈曦手里,然后脱下外套说:“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是你打的电话呀!”陈曦接过塑料袋放到厨房里,找盘子装好,动作娴熟的就像在这里住了很久,毕竟在李修齐那里蹭了许多时日的免费早午晚餐,对于他一成不变的摆设很是熟悉。

李修齐换了一身家居服,坐下来说:“不是我还有谁?本想问问你要吃些什么,你不接电话我就只好随便买了一点!”

陈曦把盘子摆上餐桌说:“这些就很好啊!你吃了没有?”

李修齐大概是累了,向后靠在沙发背上说:“我吃过了!”

陈曦品尝着精美的菜肴,鸡肉丁香喷喷的,虽然不是刚炒出来的,但还是那么又嚼劲,汤汁也没有走味,非常正宗的手艺,十分考验功底的做法。吃货也分好几种,陈曦是最底层,好吃就行,最高层的吃的就是手艺,李修齐的生活也够精细的。

“好好吃哦!”陈曦没听到回音,抬头看李修齐,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电视里还放着节目,屏幕上的的色彩在他的脸上不断变换,难掩疲惫之色,但是嘴角微有笑意。

陈曦轻轻地收拾好碗筷,把电视关上,到他的卧室里拿了一条毯子给他盖上,大概是动作太大,李修齐醒了。

李修齐睁开惺松动的眼,许久才在陈曦的脸上找到焦点,陈曦抱歉地笑笑说:“到你的卧室去睡吧!”

李修齐没有说话,温柔的目光是陈曦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伸出一只手揉了揉陈曦的头发,顺势抚上了她的后脑,陈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锁在怀里亲吻起来,他轻巧的叩开陈曦的牙关,柔软的舌头趁虚而入,另一只手不知不觉间滑进了她的睡衣。

陈曦被吻得忘了思考,当她觉察背上有一只手在靠近内衣的时候,开始试着挣扎,可是她已经没有了挣扎的空间,她的两只手隔在两人之间快要被挤扁了。李修齐越吻越激烈,竟然开始轻轻地咬,陈曦的扭动激发了他的征服欲,手触到内衣的边缘刚想去解,却觉得唇上一阵刺痛,连忙松开了陈曦。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对方,陈曦唇上微微泛着光,脸上还有未退的红晕,李修齐迷恋地看着她,忘了唇上的痛,陈曦却立即跑到客房从里面锁上了门。李修齐觉察到自己失态,连忙去敲门。

“小曦!你别生气!是我不好!你开门好不好?”

良久,陈曦的声音从门里传来:“时间不早了,我想睡了,你也去休息吧!”

李修齐没再坚持:“好,你早点睡,明天人力资源部会接到我的通知,你下个星期就可以上班了!”

又是许久,闷闷的声音传来:“谢谢!”

李修齐只觉得一阵眩晕,但随即又恢复正常,跑到浴室里冲澡,换上了睡衣倒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唇上还有陈曦的咬痕,触手上去有些微的疼痛。陈曦倚在门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到外面一切安静了,她才挪到床边坐下,用手捂着胸口,那里有一颗怦怦乱跳的心,那是对任易辰芳心暗动之后第一次跳得这么厉害。摸摸自己的脸颊,还在发烫。

从来,陈曦只是把李修齐当做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有时候还可以当做心情不好时候的出气筒,就是没想过和他有什么越轨的行为,或者是她太粗心,没有看到李修齐的心意。陈曦搂着枕头坐在床上,以前她不知道李修齐是什么富家子弟,所以心理上没有差距,可是现在不一样,李修齐是李衍的二少爷,异格集团董事长李治平的亲弟弟,声名显赫身价不菲。

陈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之后打开门,房子里还是静悄悄的,她是换掉了睡衣才出来的,没见到李修齐,却看到客厅的几上有一张字条,被手机压着。

小曦:

我要去开会,早餐我叫了外卖,在厨房里,你醒来后记得吃。我大概晚上会回来,白天你去添置一些自己要用的东西,不要乱跑,手机给你用,不要不接我电话!

李修齐

陈曦欣慰的笑笑,拿起手机,打开电话薄一看,里面只有李修齐一个号码。收起字条和手机,到厨房里一看,果然放着快餐盒子,手指放上去还能感受到未散去的温度。

房子的钥匙在陈曦到这所房子来的第一天就从李修齐那里拿到了,李修齐怕她再丢,特意塞到她包的内袋里,细密的针脚仿佛昨天刚刚缝好的,钥匙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像是熟睡的婴儿。

陈曦做好防晒措施才出门,包里有李修齐为她坐出租车准备的零钱,几个大超市的名字都是李修齐提前告诉她的,所以一路上没遇到太多困难。以前欺负李修齐欺负的心安理得,现在花他的钱却有一种负罪感,但一想到最后反正还是要还他的,反而没多少负担了。虽然知道像李修齐这样的身份,他的卡里肯定有不少余额,但是陈曦没有大手大脚的习惯,买东西从来都是挑最实惠的买。

琳琅满目的商品充斥着眼球,尤其是化妆品专柜那里各种产品更是目不暇接,导购小姐舌灿莲花,她们说的天花乱坠,无奈陈曦根本不买账,她知道无论多好的牌子总会有许多不知名的重金属伤害着皮肤,所以她选化妆品很慎重,导购小姐十分羡慕她的皮肤,给她推荐的也都是些保湿防晒一类的产品,但是价格真的不敢恭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