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蝶舞妃扬:恋殇

更新时间:2019-12-24 17:46:01

蝶舞妃扬:恋殇 已完结

蝶舞妃扬:恋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冷魅兮 分类:女生 主角:卓周世安 人气:

冷魅兮新书《蝶舞妃扬:恋殇》由冷魅兮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卓周世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个月儿,我刚刚只是在跟你开玩笑罢了。宠妃就宠妃,不过要做大的,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第一个男人。”舞落翊厚着脸皮黏了上去。白祈轩不高兴了,“月儿,别忘了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他已经是过去式了。”“姓白的,想打架是吧?告诉你,我不杀你是给月儿面子,惹急了我我一定让你在这个世上消失。”舞落翊恐吓道。“哼!倚老卖老,没戏。”白祈轩拉着北河月的左手。敢说他老,这小子不想活了。“小心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段时间后,风波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周世安的伤早就好了,这段时间洛离是寸步不离,邵雨是看着眼里,对周世安也不是那么的不冷不热了,也会互相寒暄。周世安和洛离的感情是愈发的要好,说起话也放的很开。

趴在桌子的周世安嘴角露出了微微的笑意,此时服务员正好敲门进来了,周世安也从回忆中脱离了出来,去洗手间洗过脸后,结账付过款就开车离开了碧水红竹。

开车来到了鹰扬国际,他酒量很好,毕竟是经常应酬的酒桶,所以开起车来也还是四平八稳。到了公司之后就直接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一位身穿一身雪白的白领制服,裙子不高不低,黑色的丝袜遮着纤细的美腿,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身体显得愈发挺拔,真是所谓的“S”型曲线,俗话说的就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往上,脖子白皙而修长,头发微微卷起,略带一点黄色,仅仅是一个背景,就得到了周世安85分的高分评价,他知道面前的这位美女是一个懂得生活和保养的人。

“美女”听到开门声,放下手中的那份资料,不用猜她都知道不敲门就进来的一定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而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就一定是周世安了,她转过身来伸出手对着周世安说:“周世安,好久不见!”面前这位美女转过身的刹那,周世安愣了一秒,他实在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碰过这么一个让他以前咬牙切齿的女人,不过周世安马上就恢复了过来,一脸的惊喜并握住她的指尖部分:“是好久不见了,怎么说也有七八年了吧,幸会!”原来这位美女就是以前喜欢阻止他和洛离之间好事的邵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变,连性格也是。”邵雨叹息一声,想起了以前高中无忧无虑的时光和现在勾心斗角的生活,一脸落寞。周世安知道她想起了往事,也不打扰她,倒了一杯咖啡给邵雨,咖啡当然是上好的咖啡,不然也拿不出手给这位从高中就让他望尘莫及的女性。邵雨闻了闻咖啡的清香,表情由原来的落寞转为一脸的陶醉。说:“茶没学会喝,咖啡倒是喝了不少,这几年光靠咖啡提神了,喝着喝着就习惯了,也渐渐的喜欢上了咖啡。”

周世安耸了耸肩,表示理解,这几年他也是这么过来的,除了和洛离的度蜜月的那段时间,他的一天的睡眠时间和吃饭时间加起来不超过6个小时,每天都拼命的努力努力再努力,正是因为这种刻苦的精神,所以他的工作成绩格外优异。也正因如此,鹰扬国际才把他挖了过来。到了鹰扬,因为和洛离的离婚,他更加不要命了,没有别的理由,只是想通过工作来麻醉自己,让自己不再想念和洛离的每段快乐的时光。两人突然之间沉默了下来,还是邵雨率先打破这种沉默说:“我来是特地找你来的,理由呢是这么多年没见,我一听说你在这边就马上过来想请你吃个饭,你觉得这个理由充分吗?”周世安无奈的一笑,她还是老样子,说话总是不给别人拒绝的借口,因此周世安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说地方吧。”邵雨略扬起头想着去哪个地方,顿时修长的脖子分外显眼,皮肤都快要滴出水来似得,周世安惊叹一声,果然是大家族出来的女人啊,保养得就是不一样。周世安也仅仅是赞赏的目光看着而已,要说其他的想法他还真没有。邵雨想破了脑袋终于想到了一个地方:“我们去上岛吧,听一个朋友说那个地方还不错。”“上岛?”周世安不明白邵雨的意图,重复了一遍,他知道那是一个情侣餐厅,他和洛离以前经常去过,的确不错,菜品很好,服务人员的态度也上佳。“怎么有问题吗?”

邵雨惊疑的问道“没有,上岛就上岛吧,晚上六点见。”周世安按下心中的疑问答应到。“那好,我就先走了,到时候不见不散。”邵雨见周世安答应了下来,就迈着步子,滴滴嘟嘟的踩着高跟鞋就出去了。周世安皱眉,他不明白此时邵雨的到来并且出人意料的要去上岛请吃饭的原因何在?难道仅仅是因为老朋友之间几年没见?事出反常必有妖,周世安不是没有被坑过,所以他分外的小心翼翼。但是他想来想去都不明白邵雨的目的何在。“走一步看一步吧,到时候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了。”周世安想着。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5点半,看了一下午资料的周世安揉了揉太阳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拿起外套准备去上岛赴约。五点五十八分,他不急不缓的到达了目的地,他受了洛离的影响每次赴约的时候既不快一步也从没迟过到。早已经在等候的邵雨微不可觉的看了看自己的江诗丹顿手表,点了点头,她不喜欢迟到了男生,不管他有多优秀,她知道再优秀的男人如果没有时间观念,那么他的失败一定不远。说白了,她不欣赏那种因为细节失败的男性。她认为自己的男人尽管输也要像项羽那样,自刎于乌江。周世安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邵雨的身边,说:“久等了,真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邵雨知道路上堵车什么的都是假话,只是减轻她的不满而已,当然她也不揭破,略微一笑:“我也是刚到,正好,你要吃点什么?”周世安摆了摆手:“你点吧,这种情况当然是女士优先,不然该有人笑话我不解风情了。”

说完周世安戏谑特意看了一眼漂亮的服务员,服务员当然知道在说她,脸一红,也没说话,静静的看着那位出色的女性,等着她点菜。这家上岛是一家西餐厅,所以邵雨随便点了一些牛排之类,要了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示意服务员可以离开了。邵雨并不说话,只是一脸带着可爱的笑意看着周世安,这把周世安看毛了,周世安忐忑的说道:“我脸上长花了吗你这么看?”邵雨摇了摇头,保持这那个姿势接着看,周世安紧张的左顾右盼,他并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月场的男人,不然洛离也找不到理由和他离婚,但是被这样一个漂亮的女性紧紧的盯着,不管是谁的心里都会发毛的。周世安终于等到了救世主的到了,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了,邵雨也收起了侵略性颇大的目光,等到服务员拿起酒瓶示意这瓶酒并没有开封,邵雨点了点头让服务员开启红酒,她接过已经开好的红酒给周世安和自己都到了一杯,当然是四分满,这是红酒的正统喝法,摇了摇酒杯,和周世安碰了一杯一饮而尽,颇为豪迈。周世安看着邵雨这么豪爽当然不能装熊,也一饮而尽。随即邵雨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他把酒喷了出来。

“我已经结婚了,但是我不爱他。”周世安努力的消化这个消息,却分析不出来说这句话的原因,他用餐巾擦了擦嘴装过随意的问了一句:“为什么?”邵雨也没把结婚当回事,淡淡地说了一句:“被家里人逼得。”周世安表示理解,大家族的女性很少有能挣脱出这个魔障的,这也是大家族女人最悲哀的原因,就是婚姻永远是是政治或者利益的牺牲品。

邵雨又倒了一杯一口气喝掉,白皙的脸已经微微泛红,显得更加妩媚,她本来就是将自己的不加掩饰的体现出来的,所以她的美没有任何的做作,这也是让周世安不讨厌她的原因之一。他本来是想劝邵雨少喝点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让他多喝点也好。邵雨自顾自笑着说:“我就不说我老公的名字了,免得你自卑,呵呵。”

周世安也不以为意,世界上比他牛逼的人海了去了,每一个都得嫉妒那自己到死都嫉妒不完。周世安端起酒杯和邵雨碰了一个,这次邵雨并没有一饮而尽,而是细细的品了一口,说:“你知不知道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喜欢过你?”周世安一愣,他从没想过她这样一个骄傲的孔雀会喜欢他这样一个穷小子,看着周世安的表情,邵雨似乎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略微得意的大笑:“骗你的,怎么可能?要是喜欢我当然会把你从离儿的手上抢过来。”周世安悄悄的松了口气,要是真的喜欢的话他还真受不了邵雨这种赤裸裸的诱惑,他毕竟是小地方出来的人,见过的世面当然比不上从小就生活在象牙塔的高端的邵雨,邵雨见到周世安悄悄的拍了拍胸口,心想:“实在是太雏了。

难怪离儿和他离婚,这样的男人怎么看都是经不住诱惑的。”邵雨看酒喝的差不多了,两人的酒劲也上来了,何况中午周世安还喝了不少,所以邵雨装作不经意的问:“你们公司怎么样?听我一个朋友说你们公司近期有大动作?”周世安一惊,正题来了,他整理了下思路说道:“大动作谈不上,只是略微收购了一下宏翔的股份,避免宏翔的股价一降再降,这是我向卓总提议的,毕竟我和离儿还有那么一段关系,不想看她的公司倒闭。”邵雨心中鄙视了一下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过脸上还是醉意朦胧的样子,:“哦,我还以为你们要强行将宏翔拿掉呢,看来我的情报有误啊?”

“没有的事,如果真要强行收购宏翔,以鹰扬的财力,不成问题。”邵雨暗自一笑,“如果有李家的帮忙当然是不成问题,但是李家不表态,卓靖富也没办法一口气吞下宏翔,人心不足蛇吞象,但是卓靖富是个聪明人,他不会把自己撑死。但是如果他身边的人煽风点火加把油,李家再适时表示自己愿意出资,那么李家吞并鹰扬的时候也就不远了。”邵雨忍着不耐继续问道:“如果吃下了宏翔,鹰扬国际一定能再上一个台阶,你们董事长怎么不趁此机会动手呢?”周世安微微一笑,大致明白了邵雨的意图,不过他仅仅知道邵雨是催促他向董事长加快吞并宏翔的步伐,尽管这件事圈内人都了然,但是谁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讲,这不得不让周世安提起一万个小心,说道:“我让董事长收购宏翔的股票没错,但是是为了保住宏翔,并不是为了吃掉它,何况离儿还在那个公司呢,这个事我说不出来。”邵雨知道自己从周世安的口中套不出什么话来,所以也就算了,话题一转:“周世安,你觉得我漂亮吗?”

“当然。”周世安喝了一口酒想也不想的就答了出来。“和洛离比呢?”邵雨妩媚的看了周世安一眼意思不言而喻,周世安猪哥一样看着邵雨,但是灵台清明,答道:“想听真话吗?”邵雨白了他一眼说道:“算了,不解风情的男人!”邵雨也不觉得自己勾引失败有多丢人,要是周世安那么勾引的话,他也不会死追洛离十年了。他经不住诱惑是真,但是他仅仅是身体上的而不是精神上的,要想他从精神上背叛洛离,那简直比登天还难,邵雨看了他一眼,含有深意的问了一句:“你和离儿为什么离婚啊?”周世安眼神黯了下去,伤心的说了一句:“我对不起她,背叛了他!”邵雨张着嘴巴,似乎不相信周世安会背叛洛离,邵雨疑惑但带着些爱美的问了一句:“身体上的?”周世安似乎不好意思,红着脸,不知道是由于酒精的作用还是害羞的表情,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对邵雨的回答。

邵雨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是她还是不死心,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几次了?”周世安似乎受不了这种暧昧的逼问,不自然的扭了扭身体,还是答道:“一次。”“一次就离婚了?离儿也真是的,男人吗?管不住自己裤裆的那玩意一次两次也是可以原谅的嘛,为什么非要离婚呢?这么好的男人上哪找去?”邵雨自言自语,似乎又是对周世安说的,周世安也没表态,是他对不起离儿的,不关她的事,他真的一点怪她的意思也没有,只是恨自己而已!邵雨见吃的差不多对周世安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晚上出来已经快八点,夜色已经完整笼罩了整个城市,但是霓虹灯让城市又进入了另外一片光明。邵雨和周世安并排而走,邵雨看着黝黑的天空对着周世安说:“康德说过:‘有两种事物,我们愈是沉思,愈感到它们的崇高与神圣,愈是增加虔敬与信仰,这就是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可是当这星空蒙上灰垢烟尘不再璀璨,道德还有依旧被顶礼膜拜的理由吗?”周世安似乎也想到了自己在学校时黄鹤梁跋扈和刚步入社会时同事恶心的嘴脸,颇为认同邵雨的话。

邵雨见他点了点头,转过脸俏皮的对着周世安说:“在我看来,离儿和你离婚真是她的一大损失呢?要是我没结婚的话,我可能就嫁给你了。”周世安自从知道了邵雨不自禁表达出来的目的,他就决定这样的女人还是少惹为妙,不介意那什么做资本就是为了讨男人欢心的男人要么不是妓女,就一定是妖精,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周世安不想死,更不想死在女人的肚皮上,所以对于邵雨的话信三分,保留两分,另外的五分就当是听了一个和他毫无相关的闲言。邵雨见周世安不吃那这一套,心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事得一步一步做,饭要一口一口吃。所以她也不在意,对着周世安说道:“天凉了,你送我回去吧。”周世安点点了头,对邵雨说:“好,你住哪?”邵雨说:“上车的时候再告诉你。”周世安让邵雨在这边等自己取车,很快周世安将自己的本田开过来送邵雨回家,邵雨不想让周世安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李万鑫的老婆。所以她让周世安开车将他带到她的另外一个别墅,下车后,邵雨还调笑着对周世安说:“要不上去坐坐,我老公今晚不会回来的?”周世安赶紧缩了缩头,马上发动车子对着邵雨道:“老子马上就去交党费。”邵雨咯咯一笑,心想:“还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