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BOSS是个吸血鬼妞,我盯你很久了!

更新时间:2019-11-29 11:41:30

BOSS是个吸血鬼妞,我盯你很久了! 已完结

BOSS是个吸血鬼妞,我盯你很久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美男不胜 分类:女生 主角:鱼小暖小姐 人气:

主角叫鱼小暖小姐的小说是《BOSS是个吸血鬼妞,我盯你很久了!》,它的作者是美男不胜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四无女青年鱼小暖真的踩了狗屎运!影视公司竟然给她那么好个职位,另“配”一个美人老板!    真的踩狗屎运了啊?闻闻,舔舔……啊……是真的……囧……    咦?这个老板为何那么神秘,背后居然有着那么多的秘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哇,美国呐!”

站在美国的土地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的鱼小暖兴奋的叫道。

“搞不懂笨蛋高兴个什么。”

白俊秀低声嘀咕。

这时,大胡子机长问白俊秀:

“少爷,按照计划,我们两个就在这里进行燃油的充能和固定停留了?”

“好好休息,等确定出发时间后,我会通知你们。”

誒——

看到大胡子机长和他的助手朝白俊秀鞠了一躬,然后离开的背影时,鱼小暖有些惊讶。

那两个人不跟他们一起么?噢对了,都忘记问白俊秀这次带她出国究竟是要做什么了。

“我们是要去到哪里做什么事吗?那个……我接下来负责要工作的部分具体是什么?”鱼小暖问白俊秀。

“你以为——我带你来,是要你做什么事?”白俊秀反问了一句。

“……”鱼小暖惊恐的看着白俊秀,没话可说。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白俊秀有些崩溃的吼道,“难道你是在担心我会对你出手吗?”

“那你刚才那句话是在说什么?”鱼小暖反驳道。

由不得她不胡思乱想吧,那样暧昧的一句话,听起来真的很有问题誒。尤其是两个人的身份是上司和下属,现在又是孤男寡女,身在异国他乡,怎么样看上去都像是在玩偷情那种桥段啊。

当初她就不应该那么毫无戒备的答应出国这种事吧。奇怪,当初听文不俩说要出国时候,她怎么一点儿都没有怀疑白俊秀的坏心呢。

“拜托!我可能对你这样的家伙出手吗?请你给我正常一点思考问题!”白俊秀盯着鱼小暖的眼睛,恶狠狠的说道。

“噢——可是你又不说叫我来干嘛,凭什么让我不乱想。”鱼小暖小小声的抱怨。

“那是我的安排,你只要服从就好了!哪来那么多废话?”白俊秀抛下这句话后,气呼呼的转身往机场出口的位置大步走去。

什么嘛……话又不说清楚,还怪她废话,她是想很认真努力的工作吧。

切!虽然这个家伙脸孔很让人迷恋,可是个性却似乎实在很让人无语,这样的家伙,就算真的每天都看见那样好看的脸,也总有一天会让她这种乐观向上的人也有吃不下饭的时候吧。

自以为是什么啊。

“喂——还不走!傻站在那里当稻草人吗?”

前方的白俊秀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瞪着鱼小暖,大声叫道。

“啊——是!来了。”

拖着行李朝着白俊秀的方向跑过去的鱼小暖回答之后,猛的想起自己刚才在心底评价白俊秀恶劣性格的话语,再对比现在自己这种仿佛狗腿子一样的行径,白俊秀说什么她还真是就会不由自主做什么的举动,还真有点让她面目无光啊。

看来,迷恋某个人的脸到了极致的程度,理智那种东西一般都不怎么存在了。

唉……真是好可悲的迷恋啊。

从似乎是给特殊的人留出来的专门通道顺利出来后,鱼小暖小跑步的跟在白俊秀身后。没多久都有点气喘吁吁了。

真是……到底是谁身体不好了,怎么她觉得前面那个一直往前走的家伙身体看起来根本就很好的样子!

穿过机场大厅,来到机场大门口的白俊秀回头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鱼小暖,确定后者已经跟上来后,才继续往前走。

门口的地方停着一辆漂亮的劳斯莱斯幻影,来往的行人们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辆超级耀眼的车,心里大概都是在猜测谁这么厉害,能有这种几乎是传说中的限量版门的名车作为接机使用。

车的司机笔直的站在车门前,在看到白俊秀走出大门时,迎着白俊秀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

还以为在国外不会有特别高的待遇了,没想到虽然没有在机场里面接机的人,但是却在机场门口有这么拉风的车子在等着他们。

“还真是……”恶劣的有钱人的显摆性格啊。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的鱼小暖腹诽着,这时,白俊秀的声音响起来——

“喂,你去坐后面。”

“什么?”鱼小暖从后备箱的位置伸出头看向后车门边的白俊秀,她没听清楚。

“你坐车的后面座位。快点!”白俊秀不耐的说。

“哦是!”意识到自己在被白俊秀催促的鱼小暖手忙脚乱的关上后备箱的盖子,跑到白俊秀跟前。

“誒……我坐里面吗?”白俊秀站在车门口,却没有坐进去的意思,难道是在等她坐进去吗?可是,据说司机后面的位子是最安全的地方,一般这种位置不是该留给最重要的人坐的么?

“废什么话。让你坐你就坐!”白俊秀不快的说道。

这种烂人的语气——切!肯定不可能是在乎她的生命安全才这么安排的吧,她对于白俊秀来讲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鱼小暖想着,弯下腰坐进了车子的后座。

见到白俊秀离开车门,鱼小暖还以为白俊秀是要司机旁边的位置,下意识就把车门关上了。没想到,白俊秀并没有直接走到前面,而是向后备箱的方向走过去。

他这是要干什么?

鱼小暖有些疑惑。这时,白俊秀走回了轿车后座的地方。当他看见车门关上了,愣了一下,然后那戴着遮住大部分面孔的墨镜的脸上,一下子浮现出愤怒的神情。

“我帮你开车门你不懂得为我留车门吗?!”白俊秀弯下腰对着车窗玻璃那一头的鱼小暖吼道。

“我还以为你不坐这里呢。啊,不好意思!”赶紧道歉的同时,鱼小暖把车门打开,却因为动作过于忙乱,大力开出的车门差点撞到白俊秀下半身的关键部位。

“嘿!你能不能别这么粗心大意啊?自己行李放置的地方竟然不好好检查一下门的关闭状态,开个门也能这么笨手笨脚,你到底会不会做特助啊?”

他刚才那句话……是在说她关闭后备箱的时候没有关好吗?

“你刚才去到后备箱的位置,是在帮我关后备箱么?”鱼小暖愣愣的看着白俊秀,问道。

“切!谁管你。”脸上还有怒气的白俊秀坐进车内,撇过脸,什么话都不再说的样子。

“……”忽然间,鱼小暖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动。

这个家伙,似乎有点别扭到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对人的善意吧。或者可以说,让她坐进这辆车里相对安全的位置,帮她检查行李的放置情况,注意到她没注意的地方,却都不说出来的这个家伙,是个对她的确有在意情绪的人吧。

真是……超奇怪的家伙,只是他这么做,到底是想干嘛啊?

十几分钟后,预订的五星级酒店到了。

酒店的门童过来开门,帮忙拿行李。鱼小暖这才发现白俊秀似乎什么都没带。那他换洗衣服什么的又该怎么办?

“欢迎两位入住皇廷酒店,两位总统套间的号码分别是3028和3029。请拿好房卡……”

从酒店的前台小姐处领到房卡时,鱼小暖才知道白俊秀预订的房间竟然都是总统套房。她这种身份,能住进这个据说是华盛顿特区中心城市里最顶级豪华的酒店已经够可以了,怎么还会给她也订了总统套房级别的住所呢?

OMG,这几天发生的事实在让她有点应接不暇的感觉了。还是说,真的是那句话,好运总是一连串的来到么?

又一次被过高的极品待遇砸晕头的鱼小暖被服务生领到了房间门口。

“你要住哪里?”白俊秀问她。

“啊?”鱼小暖还没反应过来。

“挑个房间!”白俊秀又不耐烦了。

“……随便哪间都好。”她还有挑房间的权利么?能让她在有生之年入住这么豪华的地方,她就很满足了。还挑什么挑啊。

“你们把行李放进这一间吧。”白俊秀操着令鱼小暖自愧不如的英语,指挥着服务生把鱼小暖的东西放进她的房间。

这种看起来似乎来历不凡的少爷,估计除了英语以外,还会好几门其他国家的语言吧。

鱼小暖想着,一不留神,白俊秀的脸凑到她的眼前。

鱼小暖吓了一跳。

“你……你想干嘛?”鱼小暖结结巴巴的问。

“你脑子能不能正常一点?”白俊秀表情似乎又是濒临崩溃的边缘,他把手中的房卡递给鱼小暖,说:“如果你弄丢了自己负责。晚上七点半的时候过来找我做血检。记得了吗?”

“那……然后呢?”

“什么然后?”白俊秀挑眉问道。

“就是,接下来我该做什么?”不会就等着做那个什么血检就完了吧?鱼小暖不敢去想那么自由的工作安排。太奇怪了!

“你还想干嘛?现在你不需要倒时差吗!我们整整航行了十几个小时,你这么快就没印象了?!”白俊秀反问道。

噢,她还真的忘了!

“笨女人。睡饱了自己想吃什么自己叫客服,有事打我电话——懂了没?”白俊秀瞪着鱼小暖说道。

“噢是……懂了。不过我英语不太好,不知道客服能不能听懂我的话呢。”鱼小暖有些怯怯的说。她实在没那勇气面对白俊秀现在那快要瞪出来的眼珠子。

“说中文!他们有的是翻译!”白俊秀简直要被鱼小暖这种傻呆呆的表现气得七窍生烟。他转过身,扭开房间的门,却在门口忽然停下,好像是想说什么,结果鱼小暖等了两秒钟,他却什么都没说,直接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鱼小暖看着那堵门,忍不住唉声叹气的想,这家伙,怎么这么难伺候啊。

躺在超级柔软舒服的大大的水床上,学着卖床的广告中男主角那超有诱惑力的动作,鱼小暖从床的这头滚到那头,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滚出了床的范围,“砰咚”一声掉在地上,额头磕了一下。

看着梳妆镜里自己额角那肿起来的一块小小的青色包子,鱼小暖真觉得有点乐极生悲的感觉。

看来再怎么高兴还是要悠着点,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破事啊。

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睡意总算袭击了因为第一次出国而兴奋到不行的鱼小暖,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即使是第一次出国,也算不上多么重大的事情,鱼小暖在短暂激动了不超过半天的时间后,钻进被窝里,睡了个天昏地暗。

直到闹钟把她叫醒。

噢,到时间去做血检了。

眨着还有点睡眼惺忪的眼睛站在白俊秀房间的大门前,按下门铃几秒钟后,门开了。

“晚上好啊。”鱼小暖眨巴眨巴眼睛着眼睛,对正倚着窗户,看着窗外世界发呆的白俊秀说。

“噢,好。”白俊秀似乎才刚刚回过神来,等他注意到自己似乎说了一些了不得的回话之后,脸色都有些变了。

“好什么好?赶紧做血检,做完了赶快出去!”他冲鱼小暖说道。

人格分裂的家伙——前一秒还那么和颜悦色,后一秒立刻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真是,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鱼小暖想着,走到摆放在餐桌上的血检器前,把手伸进机器里让针管刺破皮肤,进行抽血和检验。

“你的额头怎么回事?”

“誒?”

“我说你的额头怎么回事!你还没睡醒吗?问你一句话都反应半天!”白俊秀没有多少好气的说道。

“噢,这个啊,”鱼小暖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摸了摸还肿胀着的额角,“刚才不小心撞了一下。”

“笨蛋果然就是笨蛋。”白俊秀轻哼了一声,说。

“嘿!虽然你是老板,也请不要随意说我是笨蛋啊!我也有自尊心啊!”鱼小暖挥舞着拳头抗议道。

白俊秀自鼻腔里轻轻哼出一个简短的音符,“自尊心?”

他看向鱼小暖,“那种东西——你有和没有有什么区别?”

顿时间,鱼小暖哑口无言。

“喂,怎么不说话了?”白俊秀发现了不对劲,问鱼小暖道。

“喂……”

白俊秀看着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鱼小暖,忍不住想要再次问道。

就在白俊秀的问题还没彻底问出口之前,鱼小暖像是突然爆发了一样,大声的,冲着白俊秀吼道:

“你这个——自大的家伙!你少瞧不起人了!就算我现在是在给你打工,就算我真的很喜欢你这张脸,你也没权利随便对我说这样的话!”

“还有!我不叫什么‘喂’,我有名字的!我叫鱼小暖!你要么叫我鱼小姐,要么叫我鱼小暖!随便你!”

因为睡太久而睡到大脑缺氧,绝对当机掉的鱼小暖吼出了一直埋在心底的话。这些天被白俊秀呼来喝去的,实在是让她火大的很,虽然的确就像她所说,她是在给白俊秀打工,她也真的很迷恋白俊秀那张完美到极致的脸,但那又如何呢?不管怎样,白俊秀都没有资格或者权利去随意践踏她的尊严啊!

“我说……”

“你说的时候我当然知道是你在说话啊!什么我说我说的?简直是自以为是的自大狂在刻意强调自己的存在一样!你要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就好了!我听得到!”依然处于半迷糊状态,而接近本身真正心意的鱼小暖恶狠狠的吼道。

本来被鱼小暖的大声怒吼而有些激怒的白俊秀愣了一下,跟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好笑的表情。

“你这个小不点……”

“我叫鱼小暖!不是什么小不点!”

白俊秀哑然失笑。

“好好好,鱼小暖,”白俊秀叫着鱼小暖的名字,那样的称呼让鱼小暖忍不住同意似的点着头附和。

“你为什么要冲我大吼大叫?”

“……”

鱼小暖还没来得及义正词严的说出自己的回答,白俊秀已经先一步说话了:

“就算是因为你觉得我之前说的一些话可能没有严格尊重你所谓的尊严,那当你如此对我说话的时候,是否有考虑过尊重身为你老板的我呢?”

白俊秀的嘴角微微上扬。

“自以为是的家伙到底是谁啊?自卑就是自卑,有什么好强辩的。就因为你觉得我时刻在针对你,在看不起你,所以才会突然找到机会就发出这么大的火气吧?”

白俊秀轻讽的笑着,“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有丝毫看好的意思了么?还是说,你觉得这样的你才不会显得那么弱小和自卑吗?”

咦,他这是在说什么?说她自卑吗?

“你脸上的表情是在告诉我——你连这种程度的话都听不懂吗?哈……这样的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来尊重你所谓的尊严?我说你有尊严和没尊严没区别,只是一句真话而已。你这么生气的原因,就是因为我说了一句刺中你内心最脆弱部分的语言么?”

他……他到底是想表达什么?这样的话语,她怎么听着,那么刺耳呢?

白俊秀轻蔑的笑着,“鱼小暖,问你一句,尊严这个东西,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有什么用啊?”

“什么嘛……”鱼小暖不知道说什么好。

“任何好东西都没有的你,除了一步一步的努力,走到能够拥有让世间大多数人都会艳羡的地步,只有真正走到那种时候的你才有说尊严的资格吧。现在你跟我说尊严,会不会太可笑了点?”

虽然说的没错,似乎的确……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尊严那种东西毫无用处,似乎听起来白俊秀说的全是事实,可是——

“你这样……你这样说,真的很……”

残忍啊。

“喂,鱼小暖,你不是被我说得想哭了吧?”看见鱼小暖微红的眼眶后,白俊秀忍不住问道。

切!少自以为是了!

“我才没有!”鱼小暖瞪着白俊秀大声反驳道。

“死鸭子嘴硬。”白俊秀嘟囔了一句,然后说:“喂,鱼小暖,跟我去吃饭吧。”

咦?!

“我听说这里的牛排不错,你要不要尝一下?”

搞什么啊!

这个家伙刚才还在用那样的语言践踏她那可怜到一无是处的尊严,现在却忽然用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语气跟她说——

“听不懂吗?我说我请你吃饭,你是听不懂还是对此感到惊讶啊?”白俊秀说。

搞错没有!她刚才差点就被这个家伙说得要哭了,现在这家伙却说要吃饭——他到底有没有一点自我意识啊,他知不知道刚才他对她做了什么事?还是说,白俊秀这个性格恶劣的男人,已经自以为是到,以为一顿饭就能让她忘记刚才被他那样说过的事么?

切!这个女人到底要纠结到什么时候啊?

看了一眼血检器中还没有凝固的血液,已经开始在叫嚣的身体某个部位让白俊秀越发不耐烦起来。他又看向鱼小暖,问她:“你不想吃饭啊?”

想,当然想!但肯定不会在现在跟你这个混蛋一起吃饭吧!

鱼小暖瞪着白俊秀的眼睛,用表示着极度不爽心情的眼神回答白俊秀的问题。

“还是说……”白俊秀想起刚才鱼小暖冲他大吼时,说过她非常喜欢他的脸的话,接着,他那张平常里总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孔忽然变了。

只见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柔和了许多的眼神直直的看着鱼小暖,语气依然冷冷淡淡,却实在动人得要人命,声音轻轻的,慢悠悠的对鱼小暖说道:

“即使是……我真心想要你陪我一起吃这顿饭的小小心愿,你都要如此无情的拒绝吗?”

呃……

呆呆看着白俊秀那难得一见的淡淡的笑容,配合着他那令人心醉神迷的嗓音,还有那张堪称极致的完美面孔,刹那间,前一秒还在坚定的相信自己绝对不可能跟白俊秀这种家伙共餐的鱼小暖,下一秒就大脑一片空白,除了仿佛是本能指引一样的下意识点点头,什么话都说不了了。

看来……长得比普通人帅一百倍的优势的确是非常强大啊。

坐在酒店餐厅里面的牛排馆里,看着对面那张仅凭一个稍微算是微笑的表情,就能让她瞬间缴械投降的脸,鱼小暖倍感沮丧的想着。

“看什么?快点吃啦!”白俊秀低声吼道。

被白俊秀叫回了魂的鱼小暖赶紧埋头啃牛排,吃了两口美味的牛肉后,看见白俊秀盘子里什么都没动过的食物,迟疑的问:

“你不喜欢牛排?”

“有问题?”看着鱼小暖那过分亮晶晶的眼神,白俊秀反问。

性格恶劣就是性格恶劣,刚才为了骗她一起来吃饭,就用绝顶美色进行诱惑,现在既然骗成功了,脸上又只剩下那种冷冰冰的表情。

只是这不是重点呐——

“那个……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反正都付了钱,介不介意把你那份给我?”鱼小暖说。

白俊秀瞪着鱼小暖老半天后,忽然端起桌前他那一份牛排,放在了鱼小暖的桌前。

“我先回去了。吃完自己回房间,记得明天早上八点二十过来做血检!”

白俊秀说着,起身就要离开,刚刚走出两步,忽然,一股扑鼻的芬芳悄无声息的溜进了他的鼻腔里。

他不由停下脚步,循着馨香,回过头去。

“哈哈……切到手指了。”

鱼小暖看着自己被牛排刀切到而流出鲜血的食指,小声说着,自顾自的傻笑。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跟着,手的主人的脑袋凑过来,一张嘴,就把鱼小暖流血的手指含进了他的嘴里。

是白俊秀。

呃……

完全没有预料到白俊秀会做出如此突然而古怪的举动的鱼小暖,在瞬间幻化成为一尊石雕,僵立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