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原点处

更新时间:2019-11-29 11:37:27

原点处 已完结

原点处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梓轩 分类:女生 主角:顾冰韩哲 人气:

完结小说《原点处》是梓轩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冰韩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冰离开了,他给周扬留下一封信,等有一天,我从原点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我会回来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冬天的乡间小路随着庄家的收割光秃秃一片,到可以说是一眼万里的,不过这都要针对有一个很好的光线。顾冰正兴庆自己成功抓到周扬的时候,却发现周扬的神色颇为严肃,眼睛远远的望着前面,顾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一个女孩手里提着个啤酒瓶子,已经喝得烂醉如泥,一群小混混男孩子围在她身边,和她逗乐,女孩走起路来东摇西摆的,一会儿倒在这个男孩怀里,一会儿倒在那一个男孩怀里,男孩就像恶狼,总是乘机摸女孩一把。顾冰远看着就挺气,就想打抱不平,待和周扬走近一看,发现居然是韩卓雅的时候就完全发作了。她那只没受伤的手,一把拽过卓雅来。一脸怒气,冲那帮混混喊,“干什么呢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姑娘,还有本事没有啊。”“小姐,您是误会了,我们是她的朋友。”几个小混混不怀好意的笑道,韩卓雅倒在顾冰身上,还一点儿也不消停,又是冲那帮人干杯,又是喝酒的,简直就是手舞足蹈。“她自已愿意和我们玩儿的,你管啊。”其中一个骑摩托,染红发的男子用比顾冰还横的语气对她说话。“我们是她姐姐,姐夫,你觉得呢。”周扬把卓雅完全搭在顾冰身上,上前几步,撇着头,斜瞟他们说。“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我不想把是儿闹大,桑哥也不愿意。”几个小混混一听‘桑哥’,脸色瞬间煞白,中分头,个子矮矮的那个男孩似乎双脚都在颤抖。红毛头也瞬间换了语调,诺诺的说,“都是一家人,改天喝酒。”点头哈腰,还给周扬送上一支烟来点上。见周扬接了烟,红毛头才上车,摩托一声巨响飙出十米之外,几个小弟也都个个在周扬面前打了招呼才走。顾冰看着周扬那神奇的样子,简直纳闷,他什么时候把这里的地皮都踩热了。没来得及问,韩卓雅又在她身上手舞足蹈了,见顾冰不方便,周扬只得迎上前来接住。顾冰放心的把卓雅交到周扬那,让她靠在周扬肩上,因为怕她倒下,周扬还专门伸出一只手来把她的腰搂住。顾冰一个人独独走在后面,看周扬如此悉心的照顾卓雅,心里充满着感动,竟一时融入其景忘记一切。“一点小事就这样作践自己,何必呀。”周扬说。“女孩和男孩不一样,女孩更重情。卓雅今天喝成这样,还不都说明她在乎那个家嘛。表面上那么刚硬的,实际上还不是……”“看着真让人心疼。”遇到一块稍宽的能容下三人并排的小路,顾冰上前来用手帮卓雅捋了捋眼前凌乱的头发。“喝,来咱们喝。”卓雅举起啤酒瓶朝顾冰来,半瓶子酒还在瓶里荡悠悠的,“来,把瓶子给姐,姐喝。”顾冰只得像骗小孩一样对她。卓雅便乖乖的把瓶子递给顾冰,顾冰接过瓶子就捏在手里再不给卓雅。她发现顾冰骗了她,就更是摇头摆尾的动个不停,“还我,还给我。”到把周扬折腾的几乎快把持不住,他只能更紧的楼住她。也不知是搂太紧了,还是真喝太多。卓雅躁噪的扭转几个身子头刚朝外,嘴巴大半部分一跨过周扬的衣袖就“哗”一声喷涌而出,肚子里的各种异物搅和在一起,连带着浓浓的酒臭味,憋不住喷洒的四处都是,一大摊静静的淌在地上。顾冰赶忙过来,拿出包里的纸,帮着卓雅擦嘴角的残留物,捋开她眼前挡着的头发。因为卓雅的这一招,周扬也深受其害,右边羽绒服袖子上沾满了各种肚子里发酵很久的异物,这让他有些受不了,他必须立刻把自己身上处理下,顾冰明白他的意思,上前主动扶住卓雅来。因为刚刚才吐过,所以心里舒服很多,卓雅现在安分很多了,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再吐的,顾冰心里很放心。周扬应该是第一次照顾喝醉酒的人吧,他把脸转到一边,有些嫌弃的往身上擦,眼睛也不愿看看那只袖子。残留下来的呕吐物到很快就都掉下来,可是身上却始终散发着浓浓的异味,混杂上浓浓的酒精味让人作呕。周扬终于也受不了这味道,背离顾冰,远远的跑了几米,扶着一颗树就大口大口的往外吐。顾冰远远的看着,也挺心疼,可是她却不能上前去给他送上一张纸。她远远的站在那里,看着周扬,等他吐完了,自己走过来。“我包包里还有点纸,你擦擦嘴。”顾冰看着周扬憔悴的样子说。周扬自己拿了纸,擦了擦,远远的把纸抛出去。“还是我来吧,你手不方便。”“算了,你才吐了,再照顾他怕更不舒服。”顾冰扶着卓雅艰难前行着,卓雅明显比顾冰高大,倒在顾冰身上把她压得更加矮小,周扬不等顾冰答应就拉过卓雅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恢复了刚才的格局,顾冰走在后面,周扬扶着卓雅走在前面。别说,在后面这样一看,周扬和卓雅还真挺般配的,身高身材都很合拍。顾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奇异的想法。终于到家了,长辈们看着顾冰他们这帮伤病残将,惊异而生气,刚还在哭哭啼啼的四姨,见到自己女儿这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一把就把她从周扬身上拽过来,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她脸上,让众人都来不及反应。“你怎么跟你那死鬼爹一样啊,是专门来气我的吗?”四姨边哭边冲卓雅吼,被这一巴掌一打,卓雅也清醒不少,甩开周围上来搀扶的人,歪歪倒倒的走到四姨面前,头发散得满背满脸都是。“打呀,打呀,你打死我算了,打死我你也留不住她。呵呵呵……”卓雅疯狂的冲四姨大笑,四姨气得连往后退几步,牙齿咬紧嘴唇,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看上去非常委屈,似乎还有些站不稳。“卓雅,你少说两句,你妈妈也是为了你。”顾冰妈妈上前来搀扶四姨,严肃极了。“她为我,为我就赶快离了,别一天到晚都吵个不停的,这样的日子谁受得了。你们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每天一回家就听他们吵架,我真的受够了,所以我要考了学校,离他们都远远的,眼不见心不烦。”卓雅说完扭头就跑,顾冰给周扬使了眼色,周扬跟着追了过去。她则带着伤手上前去安慰悲愤中的四姨。一天连着上演几出戏,搞得大家心里都挺疲惫的。待这事暂时结束,把四姨送回家后,顾妈妈才发现女儿手上多了一大卷纱布架在脖子上,这才着急的问顾冰是怎么回事。顾冰一五一十的把这事的经过都告诉妈妈之后,妈妈又疼又气,“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点不会照顾自己。”边数落着,边帮顾冰脱衣服。顾冰没有说话,只偷偷的乐着享受母亲带给她的这份温情。这边顾冰母女已经把四姨安慰妥当,躺在床上聊天了。那边周扬还陪着卓雅在严冬的夜晚吹着飕飕的冷风。“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一定要把我爸留在身边,他外面都有女人了,小孩都那么大了,留着干什么呀。”韩卓雅坐在山坡的田梗上,两手撑着身体,脚悬空搭着,周扬也坐在他身边,望着远处一片漆黑。“我赞成你的做法,两个没有感情的人就不该在一起,何必要这样彼此伤害。”“那你和顾冰是真心相爱吗,你们有感情吗。”卓雅突然转过脸问周扬,这让他有些默然。“爱,我爱她,而且已经很久很久了。”周扬很认真的说,“以前年轻,挂不住面子,谁都不愿意先说出那个‘爱’字,现在想想真后悔了。”“那你喜欢我吗?”卓雅的这个问题让周扬震惊了,他转过脸看韩卓雅时她已经很认真的看着他了,周扬更加难为情。故意把眼神转向别处去。“你们不能相提并论的。”“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得眼睛回答呢。你是害怕,害怕你也喜欢我是吗?”卓雅讪笑着。周扬再也不知道该跟卓雅说什么,他静静的沉默着。“你来我们这儿,还没进我们家门,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那一刻我就深深的被你吸引了。我想这也许就是我这辈子的爱情,可是,你居然是进了我们家门,找的还是我姐姐,最好,最好的姐姐。”卓雅含泪看着周扬,“你知道今天我是多么纠结才来和你们一起上坟的吗,周扬,我看见你对顾冰那般体贴,你又是否知道我那时的心情是多么复杂,多难受。我想我要是顾冰该多好啊。”卓雅越说越激动,最后一头扎进周扬怀里。“周扬,你抱抱我好吗,我不要你百分之百的爱,就把你对顾冰的爱分我一丁点好吗。”周扬先还使劲的把卓雅往外推,不过他怎么也推不开,最后索性就随了卓雅的愿。这样的话周扬听得太多,在过去的年头当中他已经经历不少,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最好的拒绝方法。卓雅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不能让她再受创伤,再说了,是顾冰让自己过来照顾她的,这样一想,周扬内心的自责就渐渐淡去。他开始伸出手去抱她,手轻轻的接触到那修长的头发,让他的心里有一丝丝悸动。这似乎是从来没有在顾冰身上感受到的,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这样近的距离。周扬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生命当中总是充满如此多的诱惑,那个晚上他陪卓雅整整一夜。一大早顾冰就起床来晨跑,这是她每天的习惯,已经坚持十多年了。有时候她也会叫上周扬,今天本也打算这么做的,可是想想周扬昨晚陪卓雅一晚也辛苦了,就没有去叫他。她一个人趁着依稀的月光慢跑在乡间小路上,尽情的吮吸清晨干净的气息,享受生活带给她的一切幸福。晨跑回来,天也大亮了。所有人几乎都起床了,顾冰等了好会儿,也没见着周扬的人,担心他是不是昨晚陪卓雅感冒了,只得到房间去看看他。“周扬,你是哪儿不舒服吗,怎么还不起床?”“没有,别烦我。”周扬推开顾冰的手,语气非常强烈,好像是在生谁的气。顾冰心想他一定是憋屈昨天陪卓雅的事,所以也没有生气,继续很耐心问,“你昨晚几点钟回来的,我睡着了都不知道了。”说着又靠近周扬,没等她走近,周扬一甩手就把顾冰推开连退几步,顾冰‘啊’一声就尖叫起来,周扬伸出头一看,自己的手恰恰重重的打在顾冰缠纱布的左手上。他也吓了一跳,掀开被子跳下床,来到顾冰面前,“你没事吧,痛不痛。”顾冰显然是很疼的,大颗的眼泪往下流,就是不说一句“疼”。“对不起,顾冰,对不起。”周扬拉着顾冰的手吹着。顾冰过了好会儿,才说,“你怎么了,发这么大火,是因为昨天我让你去陪卓雅吗?”周扬没有说话,沉默让人误会一切的同时也能隐藏更多的东西,但他内心始终充满自责。“顾冰,你会背叛我吗?”周扬紧紧抱住顾冰问。顾冰把脑袋靠在他肩上,“傻瓜,我和韩哲只是好朋友,怎么会背叛你呢。你要这样瞎想了好吗。”顾冰拉着周扬的手,很真正的看着他,他们之间只有很近的距离,就像昨天晚上的感觉。“我们回去就结婚吧,我真的不想再有变化了。”周扬说着把嘴巴一点点朝顾冰的嘴唇靠近,顾冰害羞的闭上眼睛,就再两张嘴唇就将接触到一起的时候,一个童稚的声音打破这一切。“冰姑姑,二姨婆叫你。”小萌萌嘻嘻的笑着,站在门口喊。顾冰和周扬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周扬挠挠脑袋光着脚回到床上,顾冰背过身子,捋捋头发,再回头,看也不看周扬,拉起萌萌的手就走了。倒是离开了那间房子,可是顾冰的心此刻还在扑通扑通的跳,脸上泛起的红晕一时也消不了,所以她边走边打自己的脸。“妈,你找我有事。”顾冰坐下来问。“嗯,这年也快过完了,再过两天你们也要回去上班了吧。今年你还没到你爸他们那边去看看,今天有空就带着周扬过去拜拜年吧,让他见见你们顾家那边的亲戚。”一说到回爸爸他们那儿去,顾冰就有些紧张,这些年自打爸爸去世,爷爷奶奶走了之后顾冰就很少回去,和那边的关系也渐渐淡漠了。但是妈妈的今天的提议确实也很有道理,是该回去看看。顾冰的父亲那边也是个大家族,一共有五兄弟,但大部分都在外地工作,留在老家的就只有大伯一家。这一过年,大家都回来了,一大家子人都挤在大伯家。考虑到住宿问题,顾冰所以不太想过去。“顾冰,你爸是他们家最小的儿子,那你不是也是最小的咯?”坐在车上周扬闲谈,“嗯,所以你要准备好压岁钱哦。”顾冰笑道。“我大伯家的那个侄女和我还是同岁的呢,但她重来不叫我,不过叫了估计我也不好意思答应,她现在孩子都快小学毕业了吧。”周扬转过脸瞧瞧她身边的顾冰,笑起来。聊着天,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大伯家。大伯家院子里养了条狼狗,顾冰他们还没走进,就被它汪汪的叫声给拦在外面。屋里面的人大概是听到这激烈的狗叫声,才出门来,一看顾冰带着一个满手提着礼品的男子站在门口。“顾冰来啦。”大娘把手往围裙上抹着,赶忙到院里把狗移了个方位。让顾冰们进去,兴许是听到顾冰来了,大伯蹒跚着步伐也出来了,身后花白头发的二伯来不及摘掉眼镜也出来了,两个打扮时尚的女人也都系着围裙跟出来了。几个调皮的小男孩在他们周围打打闹闹的跑来跑去。大娘牵着狗走开,顾冰才带周扬走进院子。“来就来了,干嘛还带这么多礼物”大伯客气的说,一手把接过来的礼品递给系围裙的两个中年女人。“这都是周扬买的。”顾冰推给周扬,周扬不太好意思,“叔叔好,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就随便买了点,还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番话过后,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了,对周扬也更加的热情。“好几年没见了,顾冰现在在北京发展的怎么样。”二伯呷口茶,把杯子放在茶几上。“你这老头真是孤陋寡闻啊,人家顾冰在北京做主持做的可好了,昨年的金话筒奖就有她,我在电视里都看到她呢。”二伯一向严厉,对此并没有表露出满足来,其实他的心里是非常开心的。“小周呢,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周扬东张西望,根本没料到顾冰二伯会突然把矛头指向自己,“哦,我是摄影师。”二伯笑笑,“这年头摄影师倒挺多的,可不要是自诩的啊。”这让周扬非常难堪,顾冰知道二伯的脾气,所谓政府部门事业单位的通病,就是瞧不起人。可是周扬并不知道,所以他一定是生气了。吃饭的时候周扬几次推脱要下桌,最后都被顾冰拉住了,还陪着那些长辈喝了好多的闷酒。在顾妈妈家是大姨比较难打理,到这边来又换成是顾冰二伯。不过他其它的几个伯伯这些到都挺好的,特别是大伯,周扬觉得和他谈得来,两个人像逢了知己似的,一杯又一杯,边喝边聊。“顾冰这孩子,爹死得早,从小就缺乏安全感,她虽然外表看上去挺坚强的,可是内心却很脆弱。这么多年都不谈朋友,现在终于和你一起了,你可要对她好,不能伤害她,否则大伯我们这一家可是绕步了你的。“周扬一听,吓得汗毛都竖起来。只诺诺的答应一声,“大伯放心,我会让顾冰幸福的。”“你家是北京开公司的,家里应该条件也不错,也不知你父母喜不喜欢顾冰这个来自农村的姑娘。如果以后他们婆媳间出现什么问题,你可不能让我们家顾冰手委屈啊,不然我还是要来找你算账的。”“反正你要始终记得,顾冰父亲虽然去了,可是我们这些伯伯就相当于是她的爹,所以你怎么都不能对不起她。”一晚上,大伯都在讲要让周扬好好对带顾冰的话,酒也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顾冰有些等不过,就先回房去睡了。大伯家人多,房间有限,大婶因此把顾冰和周扬安排在一个房间,反正也是迟早的事了,她是这么想的。顾冰一觉睡醒还没见周扬,又听到一声玻璃摔碎的脆响。挺担心的,披着衣服出来看,满桌子都是狼藉的碗筷,周扬则一头栽倒在沙发上,还在说梦话,大伯估计已经进屋去了。顾冰赶忙过去,想把周扬扶起来,可是她缠着纱布的手不能动弹,另一只手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心里干着急。转身的时候,衣角扫到茶几上一个杯子,杯子毫不留情的倒下来,发出声响。声音在平时算不上什么,可是在夜深人静,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就算得上是一声巨响了。大婶听了,也披着衣服出来。“顾冰,怎么啦。”顾冰无奈地转过脸看着大婶,“周扬喝多了,我这手又用不上劲,把他扶不进屋。”大婶这才上来帮着顾冰把周扬扶起来,驾到屋子里面去。“我还以为你大伯等周扬睡了才睡的呢,没想到,这死老头。”大婶边骂,边帮着把周扬往屋里扶,“行了,你们睡吧。”周扬倒在床上,顾冰站在床边,“谢谢你,大婶。”大婶笑笑,带上门走出去。顾冰看看周扬,躺在床上一点儿也不安分,滚来滚去,嘴巴里不知还嘟哝什么,男人像小孩,说的就是这个理了。顾冰蹲下身子去帮他脱鞋,周扬到还是配合,但是到给他脱外套的时候周扬就不那么老实了,先是不让顾冰碰他,等看清楚是顾冰之后,猛然间坐起身子来,醉醺醺伸出食指在顾冰眼前比划,“顾冰,我爱你一身一世,你这辈子都是我的。”说完紧紧地抱住顾冰,“我们明天就去结婚,我要对你负责。”说完不顾顾冰愿不愿意就强吻起她来,顾冰先还使劲把他往外推,力气耗尽了,周扬也不松手。醉酒的周扬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开始扒顾冰身上的衣服。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周扬才醒来,他捏了拳头往太阳穴上锤,头还是很痛。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细细的想了好会儿他才回忆起来,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所以才睡到现在。可是顾冰到哪儿去了呢,周扬隐约记得昨晚是他们两在一起的。“你醒了,喝点茶吧,解解酒。”正想着,顾冰就端着一杯茶水进屋来,手上的纱布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有些凌乱了。“二伯他们一家一大早就回城了,我等你起来收拾好起来,咱们下午也回去吧。后天电台要上班了,咱们明天得回北京了。”周扬躺在床上,赖皮着说,“可是我还没玩够,你们这真的太好玩了。家族里人又多,过年的氛围都比我们家浓”“你现在知道我们家族的庞大了吧,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顾冰笑着问他,“敢,敢让你来欺负我。”周扬调皮的回答,顾冰伸手去打他,他却一溜烟,裹着被子滚到床的另一头,顾冰拿他也无法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