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文艺与女人

更新时间:2019-11-07 06:11:10

文艺与女人 已完结

文艺与女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文学之痒 分类:女生 主角:潘逆母老虎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文艺与女人》的小说,是作者文学之痒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青春,我们有过遗憾,有过冲动,但终究会成为人生懵懂的美!以此小说纪念我和我们的努力、挣扎、陶醉过的曾经。此书,开篇幽默诙谐,至情至理,但随着情节的发展有些小忧郁,小感动,也会让人思考我们未来的路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欣正在自家的门口蹲着,将一只黑色的小皮包抱在膝处,手上叼着一支烟。见潘逆走上楼道,乏力的站起身,蹲得太久双腿麻木,头也晕晕的。

潘逆基本的礼貌在年幼时被父亲的教导之下已经浑然天成,虽然对眼前的女人没有好感,但还是意识性的笑了一个。女人猝不及防,被意料之外的笑脸搞得受宠若惊似的以笑还笑,但无潘逆来的自然真挚。

潘逆并不想继续发生关系,便转身回去自己家中。而回到家中,潘逆便打开电脑上网,在封平大学的网站上费劲千辛万苦找到晓敏的个人主页,并留言一条:晓敏,我是潘逆,潘安的那个潘,逆境中的那个逆,就是白天刚认识的男生。看到留言请加QQ476750195。

晓敏当时电脑正开着,自己主页在显示屏上,但人却躺在床上看书,所以阴差阳错的,到了傍晚潘逆还未接到好友提示。

等待中,潘逆看完了自己近日写下的文章,几经筛选,未有好果,大致觉得瑕疵太多,骂的不够狠,伤的不够重,不会被人重视,人的脑子不受刺激就实难谨记教训。苦思冥想,突然看到自己的一条微博:

中国,一个坚强的名族,这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最为自豪的事。而坚强来自团结,来自信仰,来自尊严的捍卫,以及对自由的珍视。如果民心散乱,道德败坏,法治于民无异匪徒——成为名族的走向,我的自豪将荡然无存。

仔细念来,潘逆灵感来袭,文思泉涌,立即在电脑上建起文档,准备写下一篇《我的中国梦》。

咚咚!

想着如何作序,门外传来清脆的敲门声。

潘逆把门打开,迎向一张略显憔悴的俏脸。刘欣笑着撩开自己脸颊的发丝问:我没带钥匙,我能进你家休息一下吗?

潘逆一惊,答道:好。但答完,懊悔不已,想到女人的行径,竟有同流合污的罪恶感,只怨自己千不该万不该被老子教的浑身礼数。

悔意中,女人已经到达客厅,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玉腿,不过比起昨日,裤脚到了膝盖,这是件值得欣慰的事。

事已至此,潘逆也只好尽的地主之谊,取来茶水递给刘欣,刘欣忙不迭的接过笑道:我叫刘欣,你的邻居。

我昨天看到了。——这句话颇为深奥,刘欣一想,便有了二想、三想,越想越深,越想越觉得身子发热,直到脸红,再到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女人突然问道。

潘逆。

噢。你一个人住吗?

没错。

你家人不在市区吗?

是的。

潘逆的回话可谓简明扼要,不做任何修饰,把刘欣弄的绞尽脑汁也无话可问,只得听候房主的安排。潘逆拿来水果和零食摆在桌上说:你什么时候回家告诉我一声就行了,我去房间做功课。

潘逆回到房间,情绪低落,心情沮丧,看着自己的中国梦,大脑一片空白。幸得此时晓敏加了自己好友发来信息:潘逆吗?

是,我在。

嘻嘻,在做什么呢?我下午把书看完了,你要吗?要的话,我明天借你,不过记得要还哦。

好,我也很久没看新书了,明天我去文学社找你。

好的。我先去吃饭了。晓敏回完这句便关上了电脑和同学出门,但潘逆手快,在晓敏头像没有变成灰色之前再敲了一句:我家在NNNNNNN.,我一个人住,你有时间来玩。

结果很明显,潘逆再次陷入苦苦的等待中。

晚上七点,潘逆饿了出门找吃的,可是自己平时没有储备食物的习惯——走到客厅,电视小声的开着,银幕里一对男女吃着晚餐喝着红酒——刘欣还在,但却睡着了。

金黄的夕阳透过窗帘洒在刘欣的脸上,粉腮红润。潘逆仔细的打量着:蓬松的黑发,衬托着白皙的皮肤,配上纤长黑亮的睫毛,整张面显得极为静谧,像是风一样温柔,细雨一样清新。

这跟她的行为真的天壤之别!

潘逆心中感叹,突然女人一个侧身,吓的他慌不择路,见了横冲直撞的公牛似得,转身就跑,但被身后的桌子挡住去路发出一阵骚动。

刘欣没有被吵醒,依旧双眼紧闭,接着有些微微的颤动——大概是在做梦,梦到自己现实中不想遭遇的事,脸色突然隐隐不安,手脚也开始卷缩。但稍后又慵懒的抱紧枕头睡去。

潘逆思绪万千,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的人像来形容刘欣此刻的形象:西施的柔美,貂蝉的甜美,王昭君的知性美,杨贵妃的感性美,如此等等。

呼,突然,潘逆重重的吐了口气,骂自己无能,怎能因为一时表象大加欣赏一个风尘女子。摇摇头清醒一番,潘逆出门买菜——这是潘逆每天必要的安排,怕自己独居生活过的久了,生活没有节制,不免遭来颓废之心,所以一日三餐不少,还得自己承担这主妇的工作。

而买菜回来,潘逆愣在刘欣身边又是一阵遐想:这女人大概是被男人一时遗忘没了去路,真是可怜。想来,等男人打她电话,也就回去了。

想罢,潘逆走进厨房,着手准备自己的拿手好菜,西红柿炒蛋,青椒炒肉丝——这是潘逆在父母身边时一直在餐桌上被强加灌输在印象中的食物,以前不爱吃,但后来觉得简便有营养,也就擅长了几样菜肴的做法。人就是这样,凡事都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从表面再到实质,而实质往往才能引起自己内心真实的触动。

闻到菜香,刘欣揉着眼睛起床,稍后面带巧笑的点点头。觉来无事,看见潘逆的房门开着,便自作主张的走了进去。

刘欣没有潘逆的礼数,点了他的QQ空间,肆无禁忌的深入腹地,公开的、加密的、私密的、回收的,一一查阅。但看着,刘欣似乎被人骂的狗血喷头,一无是处,仿佛一下子身上被涂满了口水之类既粘稠又肮脏的液体,恨不得此刻钻进浴室淋在热水中消毒净身。可见潘逆笔锋所向,世间淫邪之事必遭肆虐。

刘欣惶恐看完,找来笑话看上几篇,以缓和忐忑的心情,但似乎所有写笑话的笔者串通一气,写的如出一辙,尽是男欢女爱之事。对于自己,只要看其一句便知全文,所谓耳濡目染,刻骨铭心。

笑话虽然通俗易懂,但也又冷又热,看的刘欣脸红心凉,只得把目光移向电脑之外,但恰巧看到夹着书签的一本书,于是随手翻来。一本鲁迅的书,刘欣对鲁迅了解不多,但脑子里突然凭空出现名句: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

刘欣顿时不敢再看,把书啪的一声合上。虽然拿全句来形容刘欣自己却也不对,毕竟后面两项一直刻意避免,而想象力的活跃性,刘欣控制不住,把自己往常的经历粗略的回想一遍,想完一篇,零零碎碎的场景便在脑海之中快速的闪现,抓不住,也就挥之不去,万般羞恼。

潘逆做完晚饭从厨房出来,见刘欣坐在自己书桌前发愣,心中有些反感,但却苦于言表——对方并不违法,人是自己邀进家门的,没有擅闯民宅之说,最多只是道德问题。

你在这干什么?潘逆质疑的问。

我,我刚起床。看你在忙,就——就是什么?刘欣不敢再说,羞愧的笑着。而潘逆更是一惊,起床,传出门去大有同居嫌疑,真是冤枉——竟然还是个第四者。

饿了吗?吃饭吧。

好,我饿一天了。太谢谢你了。

虽说是饿,刘欣并不着急,硬是等到潘逆把饭菜上齐才肯动嘴。

口感不错。刘欣品尝了一块肉赞许道。再吃一口说:这个有点咸!

潘逆平时对自己的饭菜从不评价,只求一个饿不死,到了肚子里该留的该拉的都是后事。听刘欣这么一评价,不知所措,饭量也变小了,平时一碗,现在一口都难咽下。

最后,虽无温馨烂漫可言,两人却也在安静和谐的状态下共进了一顿晚餐。

吃饱喝足,每个人都会有些小癖好,潘逆以前喜欢喝可乐,但后来听说可乐影响生育质量,改成凉茶。而刘欣则是抽烟,但这次却也是抽烟未遂——

潘逆见女人老爷们的举动,冷淡淡的说:我不喜欢烟味。

刘欣并不任性,客随主便,打算找地把烟灭了,但苦于无地可灭,却又不能学着男人找来白皙的皮肤揉熄——潘逆未有预想,未备烟灰缸啊。

潘逆站起身笑道:给我吧。

说完,潘逆拿着烟走到厨房用水浇灭扔在垃圾筐里。

刘欣还是第一次被人制止了抽烟,虽然不是体贴,却也倍感亲切;在这个陌生的屋子里,虽然有些拘束,却清新释然。

刘欣忘却了时间,习惯性的去厨房把碗洗了,稍后把地也给拖了。干完杂活,见潘逆在看电视,便也随着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细看。

潘逆时间观念虽说不强,但此时心中早已心急火燎,并且暗暗叫苦:谁家的二奶,带回去吧。我吃不消啊!

但刘欣自知自己的男人未给自己通话,也无处可去,能拖则拖,拖不了再说。

潘逆本以为,刘欣这样的女子抛开泼辣刻薄,至少话题不少,话题一开,言语不和司机赶人就好。可看身旁的人,似乎漂泊无依,不善魅惑,还有一种恬静脱尘的气质,让人赶不出口。

踌躇之下,潘逆问道:你家人不在市里吗?

刘欣看着动画笑意连绵,突然侧头看着潘逆愧色道:不在,在乡下。

乡下?潘逆继续问:朋友呢?

刘欣想到朋友二字,除了利用和诱骗自己与其上床之外,便无其他,回道:没有。

之前,潘逆把刘欣问的无话可说,这次算是被以牙还牙了。

憋了一会儿,潘逆建议说:多出去走走,以你条件可以交到很多朋友,没事时,也可以聊聊天。

刘欣不想聊到这个话题,怨恨的说:当今这个天底下,男人都是骗子贩子,就没有一个不是伪君子。刘欣说话时有些气愤,小时语文没学好也不会归纳,忘了把潘逆去掉。

潘逆虽然感觉未在其中,却也深受其害,心生被人恩将仇报,解释道:也不尽然吧。犹豫一会儿,潘逆意欲教导对方,说:我爸妈二十五岁结婚到现在一直恩爱如初,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可能你被生活的环境蒙蔽了双眼,当你适着走出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可能就会发现更多诚信的人。——潘逆坚信,大多数人对世界认识的范围就像一个酒瓶子,走不出瓶颈,就会误以为很多事。

潘逆平常很少在现实里与陌生人以及志趣不投的人谈话,但为了提高自己对生活的认识,在网上结交了不少不同年龄阶段的各层人士,帮他们排忧解难,同时提高自己的认识,思想是博大精深的,很多事无需亲历,却能说的头头是道,无需分割年龄的界限,只要你有足够的推理能力和熟知人们的生活习性。

当感觉刘欣就是需要帮助走出困境中的人时,潘逆努力窥探她的内心,总结自己平时的经验。

刘欣认真的看了一眼潘逆说:你还小,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潘逆曾跟上百人个中年男女交谈家庭伦理都未被察觉其真实身份,竟被一个二十开头的女人说自己小——男人身上,无论是什么,提到小字总觉羞辱,纠正道:你错了。一个人的成熟不只是单凭年龄来区分的,思想才显得尤为重要,有些人即使活到百岁也是懵懂无知,而有的少年就可能言善辩、洞察过去未来。潘逆言外之意就是自己聪明,完全能够理解刘欣对男人评价的原因。

而刘欣虽然对中文并不陌生,却也只能总结出老人可能比不过小孩这层意思,嫣然一笑说:那好吧,希望你长大以后做个好男人。

费尽心机,结果潘逆还是被当做未来的聪明的人,看来教育这个问题,除了有高素质的老师,还要有天资机敏的学生,二者缺其一都是枉然。

潘逆兴致已过,心灰意冷,自嘲的吐出一阵笑声,说:命运自己决定,别人无权干涉,但代价也需要自己承受。

其实,以前潘逆无论见到哪一个人误入歧途都会滋生淡淡的伤痛,甚至捶胸顿足,但人就是那么贱,痛着痛着也就麻木了,潘逆现在也算是世外高人,有的救的就提醒几句,救不了的就随他生死,至于能救却又救不来的,只能说光线再强,你身后还是会有阴影,照顾不全。

刘欣被潘逆一笑,倍感凄惨,自己的人生就是如此,路是自己选的,而痛也随之而来。当初正直妙龄,如花似玉,不想被人骗来打工奸后遗弃,悔恨当初没有勇气恨死河中,如今已经无心再死,只得孤苦伶仃以肉卖钱,还要按时寄钱回家以慰老人的心。

想着,刘欣的电话终于响起,她快速的从包里掏出电话,嗯了一声就往外跑,但到了门口,微微的笑道:谢谢你!

刘欣一走,潘逆虽说可以心情释然了,但又似乎内心心有不甘,这么直接的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掉一个有救的人,实在感知能力有限,假如有钱,挥手就是百万,将女人救出水火,那样女人就可以寻求自己的生活了——可是转念一想,又觉不对。这跟行善事一般,你今天一下子捐了一百万,救了一个村,但明天、明年呢?你还有多少个一百万,其实,目的应该是唤醒更多的人加入你的行列,让他们和你一样同有一颗善心,如此才能应对普遍存在的问题。可是,潘逆忙活几年都未能察觉这样的人存在,是自己眼力不够,还是自己另类,暂且自己也是糊涂不清。

站起身,潘逆打算洗澡睡觉,忽然感觉屋子弥漫着刘欣身体散发的香味,闻起来浓郁芬芳,慑人心魄。

短短的十几个小时,潘逆从厌恶到怜悯,甚至关怀,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或许刘欣真的太需要抢救了,而自己作为一个意欲成为药师的人却无能为力,不觉恨不起来,而对于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你一旦不恨了,好感也就逃不过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