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锦绣孽缘

更新时间:2019-11-07 06:02:56

锦绣孽缘 已完结

锦绣孽缘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桦树风 分类:女生 主角:姜灵兰詹 人气:

火爆新书《锦绣孽缘》是桦树风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姜灵兰詹,书中主要讲述了:自从得知詹高刑失恋后,作为好朋友的余晋鹏也被影响到了,和如胶似漆的女朋友分歧也越来越多。然而他却不知道,就因为这样,发生了一件让他后悔终生的事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余晋鹏认同地看着祝喙喙,“女朋友,他说得对。”祝喙喙不理会他,“还要邀请什么人?”“柯伊盼和依林,”詹高刑补上一句:“如果她们有空的话。”余晋鹏点点头,“即是把所有认识的人都请来。”祝喙喙回去后,立刻跟女生们谈起这次的聚会。“我负责联络其他人!”方映洁举起手。殷红玉也很期待,“我和妹妹准备用具。”戴许露不愿意地说:“那么我去处理食物。”“我可以帮忙。”姜灵兰热心地说。祝喙喙站起来,“我也要帮忙。”“不用了,”戴许露双手盘在胸前,“你去玩电脑吧。”小昭不满地说:“那么男生们负责什么?”“他们准备玩的。”姜灵兰点头微笑,“苦差。”大家各自去准备自己的事。祝喙喙进去厨房找姜灵兰和戴许露,“戴许露,詹高刑说想叫杜兰德也来。”戴许露说好,二人感到奇怪。她露出一副“你们有所不知”的表神,回头继续用锡箔纸包蕃薯。“姜灵兰,邵闻钦和韦佩佩也会来,你不介意吧?”祝喙喙试探地问。姜灵兰笑了笑,“我怕许化荷会介意。”有一次,许化荷在韦佩佩面前说了一大堆粗话去骂她。“我们去哪里烧烤?”戴许露背着她们问。祝喙喙不以为然地说:“当然邵闻钦那间渡假屋。”戴许露叫了声噢,“旧地重游,一定会很尴尬。”姜灵兰的确认为那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可是没有说话。“姜灵兰,你真的不介意?”姜灵兰没好气地看着她,“不。”“可是詹高刑连柯伊盼也请来。”“呵,”戴许露忍不住笑出来,“新欢旧爱,聚首一堂。”姜灵兰瞪着她,“詹高刑没理由不替我着想……”“你以为你自己是谁?”为了替观察杜兰德这个行动掩饰,詹高刑的确不能顾全大局。除了方映洁去了澳门找导演之外,其余的人也答应出席这次“轻松自在烧烤日”。名字由詹高刑启动脑中的创作部份而想出来的。“如果今次的活动没有这个那么恶心的名字,我会心甘情愿地参与。”祝喙喙挽着大包小包跟着大伙儿走着。邵闻钦笑了笑,“你也太夸张了吧,还未去到恶心这个程度。”姜灵兰也笑起来,“其实出来玩一下也不错,总好过在家里对着德摩斯梯尼。”“何许人也?”韦佩佩皱着眉问。念哲学的余晋鹏立刻出来“拋书包”,说:“德摩斯梯尼是希腊的一个演说家。”祝喙喙干笑了几下,“如果戴许露现在听到你说这些奇怪的人,定会二话不说地掌扇你。”戴许露和杜兰德会迟一点才过去。“你别戴许露说成专横的暴力狂。”詹高刑替戴许露反驳。邵闻钦向姜灵兰点点头,“别怕,如果戴许露真的要打你,我来保护你。”姜灵兰牵强地微笑,“闭嘴好吗?”“喂,”韦佩佩高声说:“顾及一下我的感受。”柯伊盼和依林也要迟一点才加入他们,其他人先行进去准备食物。邵闻钦用钥匙打开大门,小狗马上扑出来在姜灵兰脚边跳来跳去,要姜灵兰抱。姜灵兰抱着它,一边抚着小狗,一边对着韦佩佩说:“这小狗以前叫柯伊盼,后来又叫姜灵兰,接着就变成韦佩佩,现在却恐怕是无名氏。”“不,你叫它邵闻钦的女朋友,它立刻扑向你。”詹高刑在旁落井下石。韦佩佩也忍不住笑,“花心。”他们各自准备烧烤需要的东西:姜灵兰、韦佩佩和殷红玉在厨房准备带来的食物;祝喙喙和余晋鹏去了洗烧烤叉;邵闻钦、詹高刑和骆天予帮忙生火;许化荷和小昭正在清洁屋内的食具;展博和雨竹则带小狗来附近的宠物美容店洗澡。未几,柯伊盼和依林也到了,帮忙把食物搬到屋外的烧烤炉。虽然戴许露和杜兰德未还来到,但大家也开始烤食物。“雨竹,你怎么不替骆天予烤肉丸,反而坐在展博身旁?”祝喙喙疑惑地问。詹高刑又问:“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展博和雨竹送邵闻钦女去洗澡,不是殷红玉陪他去?”“邵闻钦女?邵闻钦你有一个私生女?”韦佩佩惊讶地说。“与你无关。”许化荷悄声地说,显然她对韦佩佩仍然有偏见。“不是,邵闻钦女是那只小狗的简称。”詹高刑解释道。祝喙喙不耐烦地说:“请停止替任何事物起任何名字。”邵闻钦不理会他们,继续追问:“究竟你们四个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想试验一下对方的爱情,”姜灵兰回答,“于是决定要交换男朋友一天。”“交换人妻?”余晋鹏大叫。邵闻钦笑说:“你看得太多X市的四级电影了。”“总之,”祝喙喙严肃地说:“尽快停止这个无聊的试验,否则戴许露会气得说不出话来。”“关我何事?”突然,祝喙喙的背后响起了戴许露的声音。姜灵兰、邵闻钦和詹高刑七嘴八舌地解释。戴许露听完后,瞄了祝喙喙一下,“不知所谓。”然后对着雨竹和殷红玉说:“不过祝喙喙说得对,请你们马上停止这个不知所谓的试验。”“怎么不见杜兰德?”小昭东张西望。戴许露没有坐下来,“他去买点饮品。”“很好,我们的绿茶刚刚喝光了。”戴许露拉一拉姜灵兰,“鸡软骨在哪里?请陪我去厨房。”姜灵兰跟着她返回屋子。“旧地重游,觉得如何?”戴许露向她挤挤眼。她不明白,“你也来过,会有什么感觉?”“你和邵闻钦的第一次。”戴许露提醒她。她尴尬地笑了笑,摆摆手,“其实我全都不记得了,怎么会有感觉?”戴许露扬起眉毛不说话。“你们怎么迟来了?”姜灵兰反问。“车子的车头突然发现被撞花了,送了去维修,我们是坐计程车过来。”姜灵兰点点头。她们出去的时候,杜兰德已经带着橘子汁、绿茶和啤酒来了。当祝喙喙满心欢喜地接过啤酒时,姜灵兰中途拦截着。“今天禁酒。”戴许露轻声在她耳边说:“又说不记得,其实仍然耿耿于怀。”詹高刑暗自跟戴许露打眼色。戴许露不理会他,转头问杜兰德要吃什么。谁知杜兰德的手一滑,橘子汁倒在地上。“对不起,对不起。”雨竹迅速拿来卫生纸给他和戴许露。詹高刑的心里不是味儿,“邵闻钦,我们去看一下屋内的收音机在哪里。”“好,”邵闻钦站起来,“姜灵兰,你要不要点胡椒粉,我去拿给你。”“谢谢你。”他们走了以后,柯伊盼和韦佩佩微笑,笑意中夹着一丝失落。“祝喙喙,为了补偿你散播我患上狂燥症,现在陪我进去更衣。”戴许露掉下卫生纸拉起祝喙喙。戴许露和祝喙喙一进入屋内,詹高刑便说:“祝喙喙,不如你上去天台帮邵闻钦看一看有没有收音机。”祝喙喙没有发现什么,说了声好便上去了。“时间无多,你觉得他刚才是有意吗?”祝喙喙一离开詹高刑便低声说。“可能只是不小心。”“接下来按计划行事。”他们待祝喙喙和邵闻钦下来才一起出去。邵闻钦果然把胡椒粉递给姜灵兰,“谢谢你。”“不用,我应当守护你。”听罢,姜灵兰“噗”的一声跳起来,大喝一句:“太过份了!邵闻钦,你跟我过来。”“啊,”身旁的祝喙喙提醒她,“你叫他邵闻钦。”姜灵兰尴尬起来,转身走到远处。邵闻钦紧跟上去,抓紧适当的时机拉着她。她转身过来,气呼呼地看着他,一时不知道应该笑还是生气,结果表露一副奇怪又可爱的表情。“别生气。”邵闻钦哄她。她咬紧牙关地说:“你可不可以停止说出那些恶心的句子?你现在说的话比我们交往那时候说的情话还要肉麻!”“比徐志摩还要肉麻?”“邵闻钦!”他想了一想,认真地说:“我觉得我们比以前更像一对恋人。”姜灵兰一呆。“虽然我说的情话比以前多,但你也接受得比以前的好。从前,连我说爱你,你也猜疑。但是,现在你会跟我坦白,你会笑着来骂我。”邵闻钦继续说:“姜灵兰,你不认为吗?”她本来想狠狠地警告他,可是思想在瞬间紊乱起来。真的吗,她真的接受得很自然吗?以前当她听到这些说话时,她会立刻怀疑吗?“是否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怎么办?”“你终于发现了。”姜灵兰嘟着嘴看了他一眼,“回来烧烤吧。”邵闻钦点点头,领着她回去。此时,他们正说着去年大家来度假的趣事。“姜灵兰给了余晋鹏一记耳光。”“我还以为余晋鹏会火光起来!”“当时他也半醉了。”詹高刑逗戴许露说话:“戴许露,你还记得?曾经,这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人,你以为我是小偷。”“不,我以为你是鬼。”戴许露也兴致勃勃地说着。“你还向我掷杯子!”戴许露提起勇气地说:“因为我真的很害怕,不过当我知道那是你之后,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忽然,整个烧烤炉向下坠落,放在烧烤架上的食物掉进煤内,马上化为乌有。当所有人正关心烧烤炉时,詹高刑和戴许露面面相覷,说不出话来。“我的香肠!”祝喙喙大叫着。许化荷正在抢救自己的鸡排,百忙中说了一句脏话。依林失望得哑口无言。“可以再生火吗?”小昭担心问。男生代表骆天予回答:“我们的煤也差不多用完了。”“救回来也是白费气力,食物已经没有了”殷红玉宣佈着。上天好像不想他们烧烤一样,在这个时候下起雨来,众人连忙跑回房子内避雨。原本该大声叫苦的策划人詹高刑却没有说话,静静地把蜂蜜放回原位。看来雨还要下好一阵子,邵闻钦找来游戏机和影碟给大家消遣。姜灵兰看到戴许露的神情古怪,上前问:“你没事吗?”戴许露本想告诉她,可是觉得现在不宜说太多,只是摇摇头,“我未还吃饱。”展博和殷红玉发现时间到了,提着伞出门去接邵闻钦女回来。良久,韦佩佩说了声很累,然后姜灵兰、小昭和祝喙喙也跟着说累,四人去了其中一间睡房睡觉。酷爱垂钓的詹高刑神经地说想试试在下雨时去钓鱼,认为渔获应该比天晴时丰富,询问过众人之后,独自去了钓鱼。戴许露看了看杜兰德,他跟骆天予正在研究着一本漫画,便装作自然地走进詹高刑出门前上过的厕所。她一闭上门,立刻看看水箱后面有没有藏着什么,又检查浴缸旁,最后在洁手露下发现一张字条:“便利店。”她倒抽一口气,打开门出去。“杜兰德,我想出去买一些东西。”“我来陪你。”“亲爱的,那是女人要的东西。”戴许露轻声说。杜兰德点头,叫她要小心一点。戴许露连忙赶到便利店前会合詹高刑。他一看见她,马上把她拉到大树后面。“你我像在偷情。”“你不是邵闻钦。”戴许露没好气地说:“你看到什么?”“我什么也没看见。你呢?”她瞇着眼回想,“我看到,他当时在我身旁,听到我们以前的事,眉头一皱,使劲地向烧烤炉踢了一下,然后他瞪着眼睛,和其他人一起站起来营救。”詹高刑摇头,“不,你什么也没看见。”“对,我跟你一样,”她垂下头,“什么也没看见。”“我们没有证据。”“高刑,谢谢你。”他们一前一后地回去,戴许露还碰到展博、殷红玉和小狗邵闻钦女,杜兰德完全没有起疑。姜灵兰被电话铃声吵醒了,起来看一看原来是久违了的王传期在远方传来的讯息。“各位,”她急不及待地推开门大喊:“容珍和王传期要回来!”收到容珍和王传期要回来的消息,众人喜出望外,围着姜灵兰问这问那。可是姜灵兰什么也不说,只是说要回去才跟大家解释。其实只是姜灵兰藉此想逃离这幢尴尬的房子。邵闻钦看穿她,连忙说:“女佣很快就过来打扫,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她感激地看着邵闻钦。祝喙喙和余晋鹏相约了友人到附近打野战,双双去坐公车。杜兰德送戴许露回花店工作。雨竹、柯伊盼、依林、韦佩佩、许化荷和小昭登上了六人座位的车子,詹高刑也抢着上车。“怎么了?”雨竹瞪着眼睛问他。他解释:“我去回长兰一逛,你们在家门前放下我就行了。”当殷红玉登上驾驶座时,展博拍拍韦佩佩的肩膀,“挤过一点,我要坐便车,同样在你们家门前放下我。”“骆天予,你也要坐便车吗?”依林向他招手。詹高刑忍住笑,说:“他要吃便饭。”骆天予一边打他,一边推开展博挤上车子。正替房子上锁的姜灵兰跑出来叫:“再挤过一点!”“没办法了,男生们都爱坐便车。”韦佩佩睨着詹高刑。展博提议说:“你去坐邵闻钦的车吧。”姜灵兰回头,邵闻钦耸肩。“告诉我,这不是你们的诡计。”詹高刑说:“这不是我们的诡计。”姜灵兰没好气地看着邵闻钦。邵闻钦扬起扬眉,打开车门,“上来吧。”看着大伴儿的车子驶走了,姜灵兰拍一下手,“跟你身在一辆车子也不是一件坏事。”她登上了车子。“正如你所说的,”邵闻钦登上驾驶座,“跟我一起回去是一件好事,让我送你回去吧。”姜灵兰不想更正他的话,默不作声。他播放了一些轻音乐。“我知道我太急进了,但是你考虑好了吗?”邵闻钦缓缓地问。姜灵兰忽尔觉得反感,“你怎么一直催促我?”“我只是问一句,你不用太紧张。如果还没有答案的话,我下次再问你。”“你不可以待我想好了,再自动告诉你吗?”邵闻钦笑了一下,“我只是问了一句,你也太激动了——”姜灵兰抢白:“你就是这样的,你永远是这样的!任何事情都要逼我去到崖边,或者是直接推我下去。”他把车停泊在马路旁,“小姐,你说一下道理好吗?被逼到崖边然后再跳下去的人是我,是我一直被你牵着走!”“那么,你做任何事件之前有否征求我的意见?在你跟韦佩佩廝混在一起之前,有否问一下我的感受?”姜灵兰摇摇头。邵闻钦大吼着:“每一次、每一次你也是拿这件事来谈!你就是不会原谅我,你就是不会向前看!”“我不会向前看,因为每一次我想重修旧好的时候,耳边都有一把声音告诉我,你是如何令我心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