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定情彼岸

更新时间:2019-10-29 04:05:13

定情彼岸 已完结

定情彼岸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百亩森林 分类:女生 主角:云立轩玉佩 人气:

主角叫云立轩玉佩的小说是《定情彼岸》,它的作者是百亩森林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一息尚存,她终日劳作;前往陵安的马车走在路上,车轱辘却坏了,唯有借宿,巧遇,他和她是怎样的关系?母亲临死交给她刻着云字样的玉佩让她去陵安找依靠,一路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重峦山峰之间,氤氲着薄薄的雾气,晨曦的光线笼罩在山峰的上方,放眼看去,一片鱼肚之白。古朴的道上碾压着很多马车印子,伸手掀开车帘,目光微微低垂,之后缓缓抬起头来,却发现那座篱笆小院已在眼中逐渐变成了一个黑黛小点。洛云苏坐在马车上,看着放在马车角落里的包袱,那包袱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有几件平常穿的衣物和娘亲临走之前嘱咐她的玉佩。掏出玉佩,玉佩里的云字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之前她以为那云字是她名字中的一个字,不想却原来是故人留下的玉佩。云府么?洛云苏不知道这个云府与她有什么关系,但既是娘亲嘱咐,她必定要去陵安瞧一瞧的,其实不用云府的收留,她照样也要以活的很好,可是她不想让娘亲在天之灵为她担心。小道上异常颠簸,这马车是去丰邑采茶的马车,顺道路过与陵安相近的小镇,她便顺路坐上,也省却了许多功夫。小道凹凸不平,洛云苏坐在马车里也不好受,猛然一阵剧烈颠簸,怀中有什么东西跌落下来,滚到马车的角落里,待着这一阵颠簸过去,洛云苏仔细去看,却是那日那位公子借宿留下来的散碎银两。拾起碎银,洛云苏想起那人似乎和她说过,他要去的地方也是陵安——脑海中兀然浮出现那人的相貌,收回心思,洛云苏不敢再多想下去。这边马车行了一天一夜,到达靠近陵安的小镇时,洛云苏道了谢,又给了银钱,然而驾车的人怜她一个人无依无靠,便没有收她的银钱,这一来一回,天色已经黑了大半,待她找到客栈住下时,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分了。她寻的这家客栈不大,住的也是最下等的厢房,洗漱完毕,洛云苏铺好被子,很快就睡了过去。洛云苏做了一个梦,梦中娘亲还在,爹爹也还在,她还是年少时刻,小小的手掌被娘亲牵着穿过青石街道,四周是高低不就的楼阁环宇,娘亲牵着她到一座府门前停下,府门的牌匾上刻了两个朱红大字,不过她不认识,之后那厚重的巍峨府门被人打开,从里出来一群人来。为首的是一个穿戴华贵的妇人,妇人身旁跟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四五岁大的男孩,男孩面容沉寂,黑色的双眸熠熠濯濯。她总觉得的那个男孩在哪里见过,可她总也想不起来,耳边是娘亲和那妇人交谈的话说,她也听不清娘亲和那妇人在说什么,她只能感受到娘亲牵着她手的温度,还有男孩那双墨色的眸子。夜风吹的客栈木窗嘎吱作响,躺在床上的洛云苏却出了一头的汗。梦中的景象愈来愈模糊不清,洛云苏抬起头来想看清娘亲的样子,却发现牵着她的手的娘亲像是湖水一样,一点一点泛起层层涟漪,之后慢慢消失而去。洛云苏慌忙转头,那个男孩的身影也同娘亲一样,最终消弥于无形。四周都是空荡黑暗的背景陪衬,她找不到一个人,寒意袭上整个身体,洛云苏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背一如灰烬般散开,然后自己整个人都被吹散而去……“娘!”一声惊呼,洛云苏猛的从梦中惊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的脸,洛云苏吓了一跳,正要尖叫,却被那男人捂住了嘴巴,只听那男人低声道:“我不是你娘,但我也不会害你,所以,不要叫出声知不知道?”说完,只见那男人邪邪一笑,洛云苏打量男人二眼,心中微酌,这才点点了头。“小娘子真乖。”男人顺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她的被窝。洛云苏根本不知道这要是谁,又是怎么跑进她的房中的,但她是女子,这人也太过无礼了些,洛云苏暗暗心惊,莫是遇上了采花大盗才好。正要叫人,哪知一转头就见没关好的木窗外飞快的掠过几道黑影,这洛云苏一骇,张口就道:“人在这里……”话未说完,那里字被咽回了喉咙里,嘴巴被人捂的严严实实,洛云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窗外的一个个飞快跃过。不用想也知道,那些黑影定是来找这捂她嘴巴的男人的,心知这男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洛云苏却毫无办法,嘴巴被人紧紧捂住,身子也教人死死抵住。只等那窗外黑影离开,男人猛然一个翻身就将洛云苏压在身下,男人的手还搁在洛云苏的嘴巴上,洛云苏有些呼吸急促。男人靠的极近,两人几乎是鼻翼对鼻翼的距离,男人的目光很深,夜色太黑,屋中又未点烛火,洛云苏根本看不清男人长的什么样子,下颔微痒,只见男人擒起了她的下颔摩挲起来。男人指腹的薄茧砺人,洛云苏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却听男人道:“小娘子不乖,我要惩罚小娘子。”心下一惊,洛云苏手指微微泛白,愈要挣扎,哪知男人忽然轻笑一声,下颔的力道散去,额上又被男人轻敲一下,“小娘子不会以为我是什么采花大盗吧?我以前虽做了些坏事,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我可不敢干,小娘子放心,我可是清清白白的大好人。”男人话落。屋中的烛火倏的被男人点了起来,烛火照亮了整个屋子,洛云苏这才看清男人的样子。一双带着笑意的月色眼睛,痞气的脸上五官邪肆俊秀,周身的气质给人一种张扬跋扈的感觉。“是不是在下长的很俊,让小娘子都看傻了?”男人笑着出声。洛云苏不想和他多作口舌之争,随即冷冷道:“你现在可以出去了?”“小娘子怎么这么不通人情,没看到在下腿受伤了么,都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小娘子不助在下也罢,怎得还要赶我出去?”男人委屈着道。目光下移,男人的腿腹处果然有一处伤口,血迹都已浸湿了衣衫,在晕黄的烛火上,显的异常的令人不忍,再加上男人的那副表情,洛云苏这才温了语气,问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小娘子问了三个问题,在下想想——”男人顿了一下,继续道:“我是这个镇上的人,家中贫苦,因为偷了大户人家的东西被人四处追赶到此,看见木窗没关,就跳了进来,刚才正好看见小娘子作恶梦,小娘子也正好惊醒,后面的事小娘子都知道了,至于我的名字,小娘唤我啊牛即可,在下姓李名啊牛。”说着,啊牛作势对着洛云苏揖了一下,洛云苏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僻如那个唤做李啊牛的名字,根本就像是胡乱邹的。洛云苏看着他腿间的伤处,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这才道:“我去问问客栈老板,看有没有热水。”说完,洛云苏转身便出去了,徒留啊牛站在原地看着洛云苏出去的身影,眼中闪了一下。第二天一睁眼,便看见啊牛一张带笑的脸。洛云苏先是怔了一下,继而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昨晚这人闯进她的屋子,还不由分说的钻进她的被子,她怜他腿上受伤,昨晚帮他处理伤口处理了几个时辰这才睡下,以为他已经走了,没想到这人竟然还在这里。“外面的人还在找我,我一出去就会被他们抓到,我不过因为太饿了才偷了他们家的东西,哪知那些人竟然追着我不放,难道小娘子忍心把我赶出去,让我被那些人抓到,然后打个半死?”这人说着说着就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神色,仿佛在指责她是个坏女人,不仅不留他还要将他推进了火坑。洛云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人像是拿捏住她的限度似的,知道他在说出这番话后,她不可能真的会赶他走。“正好我要去陵安,这几日住客栈的钱我就替你付了,你就呆在这里不要出去,等那些人走了你再出去,那些人自然就不会抓到你了。”“我也要去陵安!”洛云苏刚刚音毕,啊牛就猛然接道。“你说什么?”洛云苏皱了眉。“你不要去陵安么?那我也和你一起去好了,就算呆在这里不会被抓到,出去了他们还是照样会找我麻烦的,我双亲都不在了,在这个镇子上也没有什么亲戚,不如和你一起去陵安,还能寻个活路——”啊牛凝着她,淡淡说道。“这——”洛云苏有些迟疑,如果带上他的话,可是可以,就是不知他的底细,她一直记得娘亲教她的话,外面的人居心叵测,不比她那个小山村,就算是外表看起来无害的人,也不见的有多纯良。更重要的是,这人太过黏人了些,洛云苏不喜与他太过接近。啊牛见洛云苏沉思,又出声道:“小娘子,你是担心我会花你的银两么,我身上也有些银两,小娘子尽可放心。且到了陵安之后,我会自行离开,不会在跟着小娘子,我只是想报答小娘子的救命之恩罢了,从这镇上到陵安虽然不远,但难免途中会出现个歹人什么的,别看我身体孱弱,对付四五个人却绝不在话下。”这一番话说的勤勤恳恳、真真切切,倒是解除了洛云苏的顾虑。点点头,洛云苏道:“那好,今日我们就收拾离开,不过为妨外面那些找你的人还在,我们还是傍晚走吧?”“小娘子真是为我着想。”啊牛咧开一口雪白的牙齿,笑道。“不是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么,以后不要在叫我小娘子了。”“好的云儿,是的云儿。”酉时三刻,客栈周围已经被暮色包围,洛云苏和啊牛退了客房,悄悄出了客栈,因着啊牛对这里的路道熟悉,洛云苏便让啊牛带路,两人一同往着陵安出发。路上多了一个伴,赶路之间便也显的不再沉默了,多是啊牛在说,洛云苏勉强回答几句,两人乘着夜色进了小巷,之后拐出小巷,走上通往陵安的官路。夜色沉浓,那官路两旁多是苍郁遒劲的竹林,月色被密竹挡住,偶尔泻下一两丝光亮下来,却是异常凄惨斑驳。啊牛走在她的身后问她,“云儿为何要去陵安?”“投靠亲戚罢了。”“云儿的爹娘呢?”“都已经去世了。”只听身后的脚步声停下,洛云苏以为他是在为问了不该问的感到抱歉,回过头来却见啊牛一副小心翼翼的神色,正想说话,啊牛却示意她噤声,洛云苏心底涌出几分不好的感觉出来,只听两旁的竹林之内,多出了许多窸窸窣窣的声音。昏暗的视线中,洛云苏好像看见了两旁的竹林有人影的闪动,还未回过神来,腕上多了一道重量,耳边是啊牛的声音,“快跑!”身体被啊牛带着拼命的往前狂奔,惊措间回过头去,只见身后有十几个黑衣人从竹林里跳了出来,每个人的手中都提着一把寒刀。狂奔间,洛云苏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问着啊牛,“他……们都是……什么人?!”“无非是前提埋伏在这里的劫匪罢,竟然让我俩上了,老天爷是嫌我俩的命太长了么?”啊牛笑着回答。都这种时候了,他竟还有心思开玩笑,眼看后面的那些人就要追上来了,洛云苏正要开口提醒,哪知啊牛松开了握着她的手腕停了下来,洛云苏不解,却听他道:“不要管我,你快跑,记住在陵安城门口的茶摊前等我,如果我侥幸逃过这一劫,我就会去找你的——”到了此时,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那种邪邪的笑,如同她看见他的第一眼那样。洛云苏未及出声,他已经转过了身来,向着那群追着他们的黑衣人奔了过去。他这样奋不顾身的为她,她竟然先前还怀疑他,洛云苏看着他扑上那些黑衣人的身影,心底有些不是滋味。脚下像是黏了什么东西,洛云苏一步也动弹不得,他先前还说过别看他身体孱弱,对付四五个人不是问题,她还以为他说的是大话,现在看到他和黑衣人拼斗的场景,想来那话中也带了几分真实。不过,他也只说是对付四五个人不是问题而已,这里有十几个黑衣人,难道要她眼睁睁的看着他被那些黑衣人打死么?!想到此,洛云苏便要冲过去帮他,哪知他好像知道她什么意图似的,抬手擒住一个黑衣人的刀转头对她喊道:“快跑,我一个人说不定还能逃,你若过来,不仅你没命,连带着我都会受累,那才真叫害死我!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底就可以到达陵安,记住,在陵安城门口的茶馆摊前等着我!”他话落,她这下却再也不敢向前一步,他说的很对,她过去不过是连累他而已,咬一咬牙,洛云苏蜷紧手指,凝他一眼,这才转过身来,拼命往前狂奔。直到洛云苏彻底离开他的视线,啊牛眼睛一沉,不复先前的孱弱,咣当一声,就把一个黑衣人的手中寒刀打落在地。只听那握着寒刀的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叫,那黑衣人倒在地上,手臂已被折断。之前有洛云苏在,啊牛不好露馅,看似毫无章法的乱打之中,却一直挡住了这些黑衣人,没有让这些黑衣人有机可乘越过他挟持洛云苏。带着笑意的眸子微挑,啊牛看着这些黑衣人,一派轻佻之意,道:“你们今天找上我,可算真是不巧——”“你是谁?!”黑衣人中终于有一人出了声音。“我?”啊牛顿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腰间,抽出一把玄铁软剑,“我姓李名啊牛,不过,我还有一个称呼,你们也不配知道。”昨晚虽被那些人围攻伤了腿腹,但对付这些盗匪却是无碍,啊牛双指一弹软剑,只听软剑发出一声铿韧清越声响,黑衣人只觉眼前扫过一阵疾风,眼睛未及看清,脖颈忽然温热一片,黑衣人伸向摸向脖颈,再看时,那手上湿湿黏黏,沾满了自己血迹。苍穹之上圆月银盘洒下夺目光辉,却洒不进这竹无声肃杀的竹林之中,有点点血迹溅上竹叶,顷刻功夫,十几个黑衣人全部倒在了这官道上,发不出一点声音。月下寂静,那玄铁软剑之上却没有沾上一点血迹,将那软剑收回腰中,一如腰带一般,缠在腰上,查看并无异样之后,啊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了几步,又觉不太对劲,回身拾起地上的寒刀,拿着那刀轻轻往臂上一割,血迹立时蔓延开来,啊牛却不在意,唇边绽开一抹笑意,丢了刀这才离开了去。洛云苏一路狂奔,一直奔了一个时辰方才停下,身上的衣衫被汗浸湿了一半,胸口起伏不定,洛云苏回头,身后的官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出什么。抬头从竹林上方看去,夜色依旧很深,还未过子时,不知道啊牛怎么样了,深吸一口气,洛云苏不敢耽搁,手指微动,只得继续赶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