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待君回首渡南国

更新时间:2019-02-11 17:03:34

待君回首渡南国 已完结

待君回首渡南国

来源:掌中云 作者:九歌 分类:女生 主角:陆锦棠秦云璋 人气:

《待君回首渡南国》由网络作家九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陆锦棠秦云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爷,请挪挪,你的病我治不了。他戏谑一笑,“不求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你放心,我死不用你陪葬!”这大概是陆锦棠这一生,听过最真挚的情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锦棠一路横冲直撞,闯入到另一个布置的红彤彤满目喜庆的院子里。 这处院子的灯笼,所挂喜字,比她的院子里还多,来往伺候的下人络绎不绝。 满院子的喜气,这才像是岐王府世子娶嫡妻的规格! “陆二小姐,您不能进去!”门口的丫鬟纷纷拦住她的路。 “陆二小姐?”陆锦棠冷笑一声,“瞪大眼睛看清楚,站在你们面前的是这里的女主人,是世子嫡妻,滚开!” 丫鬟们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不屑神色,挡在门口的动作却是一成不变。 陆锦棠微微一笑,冲着门内高声喝道,“世子爷是要在新婚夜就宠妾灭妻吗?不知这话传进了御史大夫的耳中,会不会在圣上面前参奏一本呢?” 她话音刚落,门吱呀一声从里头打开。 秦致远那张英俊却怒气冲冲的脸出现在门口,“陆锦棠,你放肆!” 陆锦棠冷冷一笑,不放肆,难道等着被人害死? 她推开丫鬟的手,越过他,迈步进了新房。 映入眼帘的皆是喜庆的正红色,红木屏风上大红的喜字红的扎眼。 陆明月也穿着一身正红的嫁衣,从屏风后头莲步轻移的走了出来。 瞧见陆锦棠衣衫完好,且还敢主动出现在这里,陆明月脸上一阵暗恼,她这二妹妹,现在不该是被捉奸在床,没脸见人哭着喊着被杖毙在后院吗? 死了且还背着不堪的骂名,正好腾出世子妃的位置给自己…… 陆锦棠抬手指着陆明月,“大姐姐,你告诉我,你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嫁衣?” “陆锦棠,你闹够了没有?闹够了就给我滚回去!”秦致远道。 陆锦棠心中猛地抽痛了一下,她是替那个被害死的陆二小姐痛惜。陆二小姐被人下了药,险些死得清白不保。而她要托付终身的男人,却呵斥她无理取闹? 天下还有这般是非不分的男人? 陆锦棠提步往上座上稳稳一坐,“若是我没有记错,和世子爷有婚约的是我,而不是我这庶出的姐姐吧?” “你说谁是庶出?!”陆明月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立时炸了毛。 “你不过是个填房生的女儿,我母亲去了,她才被扶正。说到底不过是个妾生的贱种,说你庶出冤枉你了?” 陆锦棠满面嘲讽的坐在上座,不紧不慢的呷了口茶。 “我真正喜欢的人是明月!若不是逼不得已,我堂堂世子,岂会娶你过门?”不得不娶陆二小姐,就好像窦世子心里的一根刺,惹得他怒容满面,“陆锦棠,你也该知足了!” 陆锦棠心口一窒,逼不得已呵…… 她缓缓放下茶盏,“知足?拜堂之事,稀里糊涂的把我糊弄过去,叫我这庶姐代劳。这里又处处用的是嫡妻所用的正红色,三更天了,世子在这里与这妾室喝交杯酒,还有我这嫡妻什么事?这就是世子的娶进门?” “陆锦棠,日后还想做世子妃,就别太过分!”秦致远眯眼威胁道。 陆明月向一旁的仆妇使眼色。 仆妇心领神会,高声嚷道,“老奴有罪,老奴适才瞧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偷偷摸进了陆二小姐的院子。” “这……竟有这种事?妹妹你,没事吧?”陆明月故作担忧,“呀,妹妹的嘴唇怎么还被咬破了?” 陆锦棠冷笑,“我没看见什么男人,等到三更还不见新郎,焦急的咬破嘴唇有什么大不了?大婚当天就宠妾灭妻,若是想不开,一条白绫挂在新房也不奇怪!” “妹妹若是受了人欺负,千万别不敢说,有世子爷为妹妹做主呢!我瞧着妹妹进来的时候,神色就有些不对!”陆明月看着窦世子,“世子爷,还是叫人看看今晚留宿的男宾可都在客房休息?别是妹妹被人欺负了不敢说,来这儿撒气呢……” 陆锦棠觉得这话可笑,她若是被欺负了都不敢说,又怎么敢来世子面前撒气? 偏生世子爷就顺着陆明月的话音,“来人,去客房查看。” “姐姐怎么一下子就怀疑到男宾身上?怎不怀疑是下人杂役?”陆锦棠眼底碎芒莹莹。 陆明月道,“呃,下人杂役怎会走错院子?唯有今夜留宿的客人,吃醉了酒才会走错呀?” “客人吃醉了酒,随从也醉了吗?岐王府的下人们都醉了?由得客人乱走?连世子妃的新房都能误闯?” “这……人总有大意的时候……”陆明月有些慌了。 陆锦棠似笑非笑的看着秦致远,话说到这儿,她这庶姐故意栽赃陷害她的事儿,也该听出些眉目来了吧? 偏那秦致远根本不搭理她,只护着怀中娇柔可怜的陆明月,怒目对她,“你院子里进了男人,你姐姐不过关心你,你竟还有理了?这般咄咄逼人,出嫁第一天,你就迫不及待的露出本性来了?” “一个仆妇的话,世子爷不加考证,就偏听偏信,任凭旁人污蔑你嫡妻的名声。才大婚第一天,世子爷就露出懦弱昏庸的本性来了?”陆锦棠轻笑。 秦致远脸色黑沉难看,正欲发火,忽有小厮在门外报道,“回爷的话,襄王吃醉了酒,没有回客房。” 一听襄王的名号,房里立时一静。 若是旁人倒还好,襄王的身份就实在太过特殊微妙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