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别弄花

更新时间:2019-10-08 19:06:57

别弄花 已完结

别弄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绿野仙踪 分类:女生 主角:尹天峻 人气:

主角是尹天峻的小说《别弄花》此文是绿野仙踪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清晨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树林里有太阳就着缝隙照射下来,尹天峻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惬意,这种感觉,不是在青楼妓院里所能感受到的,他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很开心,不知道是多久没有这样的经历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一路的颠簸,终于到了京城。

尹家不愧是京城首富,门庭若市,院落大的可以叫人迷路,处处金雕玉砌,浮华满壁,还好里面的人都算热情好客。

尹夫人念他们一路舟车劳顿,将季老爷三口领入一间套房歇息。

季晓曦生性腼腆,看尹夫人在跟爹娘说话时一直拿眼盯着自己瞧,涨的满脸紫红。

季夫人发现了这个细节,把女儿的手一拉,堆着笑道:这孩子嘴笨,见了长辈也不知道说话!一面晃她,示意晓曦喊人。

尹夫人是爹的铁哥们儿的老婆,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叫。这回受尹老爷邀请,让他们来京城游玩,晓曦根本没兴趣,倒是爹娘比谁的兴趣都大,只是非把自己拉上,真不知道做什么。

十年前,两家就在一起聚过,当时晓曦还小,尹夫人的儿子也还是个稚童。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韶华暗换,她出落的亭亭玉立,姿丰韵溢,不比出水芙蓉稍逊。尹夫人对她赞不绝口,季夫人时不时地问及对方男儿,说说笑笑相互寒暄。

季老爷急着去会尹老爷,挥手走了。

外面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她只闷闷的在母亲旁边听她们谈心。

中午,尹老爷在小南楼单置了一席,两家聚情。

酒肉满桌,总共六个人,你推我让,唯有晓曦连筷子也没有动一下,心跳的看着这个场景,喧哗笑嚷,充斥于耳:脸蛋儿时时红着,只觉春风拂面。

尹夫人用肘推推旁边的儿子,尹天峻在和着爹对季老爷敬酒,被母亲一推,回头问:怎么了娘?尹夫人给他使眼色,尹天峻意会,转眼一瞧,英俊轻佻的面孔上立刻浮起浓浓的笑意,合手端杯,起身说:这位可就是当年那个小妹妹?哥哥眼拙,竟光顾着高兴,没有瞧见妹妹来,该罚!说着,一仰脖。

季晓曦早把脸涨的一塌糊涂,看他剑眉星目,直鼻权腮,被酒水润红的嘴唇轻轻扯起,乌黑的眸子里荡漾着一股狂放风流,倒也是风流倜傥!她不由得笑了一声,眉似新月,脸衬桃花,把对面他看的痴痴地,再无心思饮酒。大人们的话题便就转移到了儿女身上。

饭毕,尹夫人等支使着儿子带季晓曦玩去,季晓曦迟疑,含羞带怯的放不下矜持的身段,尹天峻却笑对她说:我有一个朋友是做扇子的,我带你去选几把,走!不容分说,柔若无骨的手就落进了他有力的大手里,只管走。

他一面走一面给她说京城里的新鲜事:前几天,选了十个美人儿做扇景儿,一个个的红飞翠舞,只是大多靠着庸脂俗粉的装扮,倒也好看。可是今儿看见妹妹,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美人儿!

她被推上马车,他也钻进来,对车夫道:先兜一圈儿,京城六条街的风景都别放过,末了转到扇坊!车夫应了声,马车开始飞跑。

太猛的缘故,季晓曦往前一磕,竟伏在他的臂上。她急忙坐好,他却有些痴的望着她嘿嘿一笑,说道:妹妹话少,可是怕生?

她胸中一股子闷气,想他对自己又拉手又夸赞的,没有一点分寸,种种的惊惶羞怯,把好几次几欲吐出的话都堵了回去。这会儿神思定定,脸红着像是怨道:谁让你擅自带我逛街的?

天峻一怔,忽的指着她笑:妹妹的声音也是如此曼妙,跳舞唱曲儿都没问题的,改天去倚红楼捧捧场?那双细利的眉眼,似乎有勾魂摄魄之天能,眉宇间却凝聚着无尽的活力开朗,更甚是轻浮。

季晓曦把袖子一甩,侧了侧身子,长长的水祾绸子广袖自然的垂在腿边,竖起风情微露的眸子,娥眉一紧,生气而委屈:你占我便宜!遂掀开帘子,怒气全都冲了出来:停车!停车!马车依然疾蹄而行。

习惯了肆无忌惮的尹天峻不觉得如此有什么过分的,反而认为这个女孩太过保守,不禁玩味的笑笑,起身握住她的胳臂,想要阻止她这种危险的要求:妹妹,妹妹,你说哥哥哪里不对,哥哥可以改!千万不要害了自己啊。她被拉回原位,发现他攥着手臂不松,靠得很近,使劲推了一把,尹天峻跌坐在位子上,车厢被弄的颤巍巍。

为什么这样对哥哥呀!他揉着被推的地方,皱着脸叫。

句句都是轻薄言辞,真是太刺耳了。我没有哥哥,别自以为是了,我也不是你妹妹,我有名字的。暴怒的脸孔绯红,楚楚可怜,外带从心底而发的失望,很想马上逃出去的样子。

尹天峻恍然觉悟,费力的咽咽喉咙,生性保守的女子,对自己的肆无忌惮应该都是这个反映吧!因此小心翼翼摸着她的手背,她警觉的一缩,不知是对自己的情有独钟还是根本的薄情寡义,充满疑惑。

天峻正了正前襟,发誓会把握好分寸,把口头禅也改了,见了漂亮姑娘就叫妹妹,自称哥哥,很多情似的,如今只好叫她晓曦,尽管特别拗口。

勉勉强强,她跟着天峻来到扇坊,铺子不大,四面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扇面儿,有鸟语花香,奇峰怪石,蝴蝶扑粉,弱柳扶风,还有各种字体。

进门一旁有一个架子,紫檀质地,上面置放十来个精品,扇骨都不同,扇面上都是美人儿。尹天峻跟店主寒暄一番,对季晓曦说:这就是我说的那十个美人儿,都扑了粉,不及你一颦一笑呢!晓曦羞怯的瞅他一眼,放下扇子,努嘴儿道:别总拿我跟别人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现在你看我比她们漂亮,哪天来个比我更漂亮的,你可怎么说?尹天峻低头不语,随后将她介绍给扇子行家段小生:这是我亲妹妹,清颜静面,水灵灵的花蝴蝶,比你那些莺莺燕燕如何呀?

季晓曦挣开就走,尹天峻忙追,段小生不禁笑了。

死性不改!晓曦愤愤地,神悲步急,险些儿撞着路面疾驰的骏马,亏得天峻反应快,一把将她揽过,飞蹿至地面,她又困于他怀中。

好了别闹了,我再不叫你妹妹了,刚刚不是忘了吗,我注视着她的脸庞,很想让这种温柔持续,却不等他说完,她就跳了起来,掸着衣服上的泥土,啐了一口:狐朋狗友!抽身就走,天峻追着央求解释。

这种男人,真真少见,季晓曦倒被他着急的样子唬笑了。

他坏坏的伸过一根手指,去挑她的下巴,痴痴地注视着,内心撼动:你笑起来真好看!起先,她会把这类言语认为是轻薄之词,后来尹夫人怕儿子不知礼,便劝她:我跟你大伯,半辈子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敢拘谨他的性儿,他虽有些不正经,但都是孩子气罢了。论起祸事,他从不干的。好孩子,你听伯母一句,越性儿随他,他就这脾气,若他敢对你无礼,告诉伯母,伯母替你做主!尹夫人的和善跟自己的母亲相似,使她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

尹夫人正是变着法儿的虏获她的心,尹老爷也喜欢这个女子做儿媳妇。季氏夫妇无疑非常想把女儿托付给这样名门,又摸得清底,情分又好,一旦结姻,那是亲上加亲。

两日后,季老爷季夫人怕女儿不愿在此逗留,便悄悄地走了。晓曦醒来不见了爹娘,意欲寻找,尹夫人殷勤的对她道:因家中突然发生急事,令尊只得回去,来不及告别,所以把你托付给我们。晓曦,若不嫌弃,你就在我们家小住几天如何?

晓曦一听,便急的昏了头,尹夫人只得加以解释,扯谎道:你弟弟把女人领回家了,他们急着去看未来儿媳妇!她才稍稍安心,暗自气道:好歹告诉我一声,我跟着你们,也不好误了事。尹夫人看她似没有留意,便苦口婆心的劝慰,她心里不答应,嘴上也得答应。

早饭大家在一起,季晓曦被安排到了尹天峻身旁,竟咕咚咕咚的心跳不住,有时还会忘记拿出放到口中的筷子,望着他的侧脸发呆,心内忍不住赞许:当真是一个风流倜傥,不可一世的富家子弟,难为爹称赞他温柔和顺,乖巧伶俐,是人中龙凤,事实上恰恰相反!

尹夫人招呼:晓曦,是不是不合胃口?喜欢吃什么,告诉伯母,伯母让他们重新做。

她乍一回神,忙彬彬有礼的:不用,我吃饱了伯母。

尹老爷便让她别见外,就跟在自己家一样随心才好。天峻回过头附和:对,别见外,都是一家人,想吃什么尽管说。一面夹了许多肉菜在她碗里,她却豁然一站,众人一惊,只见她满面通红,眼睛里藏着没有燃起来的火焰。尹天峻往她碗里夹菜的姿势也木住了。

尹夫人睨了儿子一眼,尹天峻经过这两天跟她的相处,知道她太小性儿,偏偏自己像脱了缰的马,心里有什么说什么,必是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了。

顾忌着长辈,季晓曦也不好多说,别再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那才难堪,便推说头晕回房去了。

过后,尹夫人嘱咐儿子:天峻呀,甭管你打的什么主意,也老大不小的男子汉了,说话别这样没轻没重。女孩子喜欢胡思乱想,你可千万想清楚了。

纵然有人说女儿心海底针,他却一眼获悉每个女人的心里在想什么,或许因为附近青楼多,从小到大,胭脂丛里泡惯了。对于母亲的担忧,他清楚的很,笑着应:知道了,娘。

女人都喜欢首饰,但想她的身姿容貌,清丽些比较脱俗,便在花园里折了朵红玫瑰。

温柔娴静的女儿心,到如今十七岁,也总是会产生莫名的躁动。譬如前儿天峻好几次不经意的靠近自己,出于尊严,做出抵抗,之后每每不敢正视他的面孔,止不住心头狂跳。

伏在软帘内,回想他脱口而出的那句都是一家人,话中有话,人前以为羞耻,人后却引以识得甜蜜。正自出神,忽听外面门响,起身喊问:谁呀?

许久,没有回应,又哐当响了两下,索性连门外的人影儿也没了。

开门一看,空无一人,只满园春色,更惹目的却是木格上别的那朵红玫瑰。

清香四溢,红艳骄奢。她握在手中,忽的把脸飞红,虽不见人,花中却有了人,甚至隐藏着人心里存在而嘴上轻浮的东西。

看她携了花把门掩上,他便把心放下,诚挚的眼神,像盛着一潭幽幽湖水,微风一过,涟漪无数。

她虽隐隐的有些想望,却不敢妄想一定是真的。在房里做女红,连门也不出,巴望爹娘给自己一个答复,总不好久久的叨扰人家。毕竟,在徽县那个男子,跟自己从小玩到大,可谓青梅竹马,更不能因尹天峻的几次殷切讨好而移情别恋吧。

这日吃了饭,两个媒婆上门来,讪讪的介绍几位小姐,只听尹夫人道:张家的小姐我看过了,长的不端正,不能够上我儿子的眼光:李家的脸蛋儿倒好,就是个子矮,我们尹家要的儿媳妇那得是一等一的。并且我心中已有了人选,就不劳二位操心了。媒婆自讨没趣的走了。

尹天峻好像完全不知内情的问尹夫人:娘心中的媳妇人选是谁?实际是想让她给季晓曦提前吃个药,再者自己风华正茂,不能把大好时光都浪费在婚姻上,还是痛痛快快的玩几年重要。

尹夫人直看晓曦,硬憋的没说出来,倒是晓曦惶惶不安,不知尹夫人怎么个意思。

京城的长安街最热闹了,车水马龙,各色人等,络绎不绝。

他拉着她的手,大大方方的溜达,似乎这种亲密的接触在他来说,太普通了,根本不说明任何特殊。身后的几个小厮也同样不可一世架势,只晓曦怯怯的打量着周围。尹天峻不停地问她:喜欢什么只管拿。

她呆板的摇摇头,不知是那些俗物引不起她的兴头,还是她配不上那些花花绿绿。

倚红楼,是他最常光临的地方,里面的姑娘也都最喜欢他。这两天因客在家稍微收敛,如今却把她也带着一起了。小厮守在门外。

原本寂寥单调的倚红楼,因尹天峻的到来哗然而起。老鸨子急急地唤着姑娘的名儿,红飞翠舞的姑娘在楼梯上依次而下。

季晓曦没见过这个阵仗,却也知道这风流场所不宜久留,因拉着他的手道: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红花绿柳映入眼帘,她到抽冷气,能踏进这个地方,就说明他不是什么好人。

别紧张嘛,陪我过过瘾。英俊的神气低声掠过,松开她,把那些姑娘一览无余,妹妹,可把哥哥想死了,脱不开身呢!她们都巴着眼瞧他身后的女子,媚声媚气的此起彼伏,把他簇拥着,在桌前,左拥右抱,小酒儿倒进嘴里。

尹少爷,怪不得不来了,原来是有人了,你当初怎么跟人家说的?不守信用。一个粉雕玉琢的女人伏在他怀里,软绵绵的嗔怪。

另一个也道:人家等了你这么久,你也没一句好听话,讨厌鬼。

他没正经的发笑:小宝贝,你最乖了,原谅我,原谅我吧?说着,一个吻印过去。

哥哥是独子,是尹家大少爷,当然不能整天跟妓女混在一块,毕竟妓女上不了台面。

妓女怎么了?不都是女人吗,比那个呆冬瓜,更让大少爷喜欢呢,是不是?

嗯嗯他视线像在盯着怀内的莺莺燕燕看,却极快的扫了她一眼,心不在焉的应,在哥哥心中,没有权贵,没有贫贱,人嘛,都一样的。

身体被陡然掏空了一般,她像一个傻瓜站在那里,瞪目结舌,浑身都是僵硬的。

这位小姐,老鸨子笑嘻嘻的过来招呼,其实非常诧异女人进倚红楼,别干站着,要么出去,要么听听曲儿也不错。

她脸色沉黑,霜打的小花似的,吸进呼出的都是冷气,恨毒充斥着心胸,那在心田凝聚起的一股飘忽不定的温馨,彻底被冰冷占据。

她要走,尹天峻却及时叫道:多好玩,找乐子不好吗?

她怒火强抑:早知道你是这种人,爬也走了!势不可挡的,冲了出去。她从来没有这样生气过,伤心过,混蛋!大混蛋!不绝口。

天峻摇摇头,吐口气,小芸拿手背蹭着他坚毅的脸颊,眯着媚眼:原来是情人呀!

他吐着销魂的气息,解释:是我爹好朋友的女儿,带她散心来着,既然不领情,就算了一应卿卿我我,嘻嘻笑笑,纸醉金迷,放荡无度。

晓曦一面拭泪一面心灰,倔强的走着,竟不妨走错了路。

又值天黑,冷风森森。她一度沉浸在强烈的悔恨当中,只管往前走,脑子里旋转的不是脚下路,而是迷惘悲伤,风霜雨雪,混杂的不成样子。

这时,几个声音怪诞的男人越发近了,甚至把她拦住。

张开泪眼,只见三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像吃饱了醉醺醺的猛兽,窥见一只弱小的野兔在眼前转悠,便意犹未尽的拍着肚皮,张牙舞爪:哪里来的小妞儿,孤孤单单一个人呀!男人难耐的搓着手,笑的淫荡。

她惊惶了,举目才发现这是一个巷子,前面一个拐角,并无出路。

男人都喜欢身材窈窕的小姑娘,特别是刚从这种地方出来,吃个半饱,都想再吃一顿饕餮大餐,可巧美食被撞见了,黑夜,更适合下手。

他们逼近,她是个未经世事在闺房里养尊处优惯了的小姐,如何经得起这吓唬?

救命啊!救命他害怕的喊出声,呼吸迫促,摸索后退,无尽的恐惧在那小小的身体里云翻浪涌。

小妞儿,陪夜睡一晚上,保准你不屈!一个男人从侧面围剿,热腾腾的手指拈上她的脸颊,她转过身推开,维护着自己,心悸的:你们想干什么!

他们三个分开挡着她周围,腆着肚皮垂涎欲滴,伸摇着双手:别怕,跟我来吧。她的手腕被陡的抓住,她慌乱挣扎,无法逃脱,张口狠咬,男人鬼哭狼嚎的缩回手,那些个还没转过神,回头小妞儿已跑的十来丈远。

一个怒气大发的指着那一抹仓惶的黑影喊:追!

暗夜里,火光散点,空气中流动着急迫慌乱的脚步声,像夜猫子聚会乱奔。

她身子轻盈,腿脚快,天又黑,一心逃出那些恶狼的追逐,跌跌冲冲,不知绊了多少次,手腕被砖墙蹭了层皮。摔倒了,不顾一切的爬起来,身后可是一群恶魔!

汹涌仓惶的黑夜,混乱冷清急促。

尹天峻还在倚红楼,说不定他倒在谁的温柔乡里,她无心管了,因为他根本不在意自己丝毫。飞快的跑到大街上,拦了辆马车,也不知什么路,只道尹家。

坐在车里,惊魂未定,还不时地掀开帘子往后瞧,没有恶狼,也没有天峻,一切熙熙攘攘,灯火阑珊。

回到尹家,丫鬟小厮等候多时,她却直奔进自己的屋子,手忙脚乱的收拾衣物。

尹夫人听见响动,以为他二人一块回来的,少时却听丫鬟说:季姑娘一个人回来了。

一个人?尹夫人不放心,亲自去问晓曦,门却关着,里头没有点灯,问了许久晓曦才忍着悲戚应:伯母,天峻在外面玩,我嫌没意思就早回来了。尹夫人微微点头儿,各自睡去。

次日五更,尹天峻才乐呵呵的回来,也没惊动父母,只有些担心晓曦,因随从说:季姑娘一个人走的,大少爷没吩咐,我们就没跟。

她对这条路不熟,若走丢了就不好了。因玩的久困倦,扯起前襟用鼻子一闻,满是胭脂味儿,打呵欠道:若季姑娘迷了路,我可找你们算账。去,先给我打盆水洗洗澡!小厮们有的伺候进房,有的打水,一时洗完澡,在床上一躺,竟辗转反侧不能成眠。

恐季晓曦出了事,罪魁祸首可是自己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