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青春如此逝去

更新时间:2019-10-08 18:54:24

青春如此逝去 已完结

青春如此逝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南国少主 分类:女生 主角:若兰许宇 人气:

南国少主新书《青春如此逝去》由南国少主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若兰许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文学社的招募工作也算正式的启动了,小蝶也终于在若兰的掩护下瞒着小姨参加了文学社,许宇本来创建这个文学社多多少少都有些私心,他是希望若兰可以参加的,但是若兰身体本就不好,再加上学习还不是能跟上,就没有参加这个文学社,只是在他们第一次的讨论会上参加了而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奶奶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忙碌着她自己的事情。若兰就在一边看着这个老人,她瞬间感觉自己产生了幻觉。虽然她没有接收多少的基督教思想,却很明显看到了一个圣母的形象,就站在那里看着若兰,像极了一个慈祥的母亲。若兰揉揉眼睛,总算把那个老奶奶的样子给看清楚了,原来那个不是什么圣母的形象,不过是老奶奶从她的旧箱子里面翻出了一件东西来,那东西已经很古老了。

老奶奶走到若兰身边,扶着若兰的小肩膀,说:谢谢你能来陪我,可惜我身边也没有什么东西。我只有这个东西,现在送给你。老奶奶的手中,是一个存钱罐子,那里面重重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老奶奶把存钱罐子交给若兰,对若兰说:生命就像是这样一个存钱罐子,每一天你要让日子变得有意义,最好的办法就是些事原始人,每天丢进罐子里一个硬币,那样,你看到无数的硬币的时候就会知道,原来自己以前的日子是过得如此充实。老奶奶的样子变得更加慈祥了,若兰甚至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自己的奶奶回到了她的身边,可惜她的奶奶,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离开她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奶奶是什么样子的。

老奶奶抿抿嘴,说:虽然你记不得过去的每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只要你知道就行。若兰点点头,老奶奶说:现在我的踪影一定被他们发现了,我也要离开了。老奶奶拉着若兰的收,从黑色的小阁楼往外面走,小小的阁楼上面,那一间亮着橘黄色灯光的小屋子瞬间一暗,仿佛什么东西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若兰小心翼翼跟在老奶奶的后面,一直奇怪的是,这个老奶奶不需要灯光,那么是怎么生活在这儿黑暗的阁楼里面的。

保安们听到阁楼里面下楼的声音,早就已经跑开,这样的事情让他们感觉很不好,至少,这个阁楼里面不可能有人的。

下楼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保安们也纷纷从阁楼前面撤离到了别的地方。老奶奶捂着嘴呵呵笑了,对若兰说:你看看这些人,世界上根本而就没有什么鬼魂的,却被我们给吓成了这个样子。老奶奶觉得这样的事情很开心,至少比起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这里还要开心。

小姑娘,明天我就要搬到养老院去了,你们学校也不会再有鬼了。记住。老奶奶用手指了指若兰怀中的存钱罐子,说:每一天都要尽力让自己过得有意义。若兰站在原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老奶奶看不看得到,这个老奶奶看上去已经非常衰老,可是脚步却一点也不缓慢,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不见了老奶奶的身影,是在诡异之极。

若兰敲敲门,躲在屋子里面的小蝶还以为是鬼魂来了,悄声对外面的人说:是谁?若兰将眼睛凑到猫眼上,对小蝶说:是我啊,小蝶,快开门啊。小蝶还是不敢轻易开门就问了若兰一个问题:我的生日是几号?

若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说:3月14号。现在小蝶终于确定是自己的表姐了,把门打开,上上下下将若兰大量了一个遍,终于说:表姐,你难道没有被鬼给吃了?若兰摇摇头说:原来这个学校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哪个阁楼里面住的,就是一个老奶奶,可惜她和我一样,都已经身患重病了。

说道若兰的疾病,小蝶也担忧起来,不过还是安慰若兰说:表姐,你不要担心,很多事情,或许很快就会过去了。你有没有看到一则新闻,说是一个得了癌症的老人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就胡乱吃一些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什么蜈蚣啊,蝎子啊什么的,结果没过多久,他的癌症居然就好了。

若兰听到小蝶这么说,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了,更别说去吃了。若兰摇摇头说:要吃这些东西,那我还不如就选择死了算了呢。小蝶连忙将若兰的嘴给捂住,说:表姐,这时候你可不许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啊。

今天若兰母亲回来的时候,脸上似乎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劳累,心情也极为复杂。若兰凑上去,对母亲说:吃饭了没有?母亲摇了摇头,一个人独自往厨房走过去,感觉整个人都要这么倒下去了。

若兰搀扶住母亲,问:妈妈,你这是怎么回事啊?若兰母亲摇摇头,说:我没事的,就是有点感冒了,若兰,你快点休息吧,妈妈自己会照顾自己。说着,险些又要倒下去了。若兰叹息,说:妈妈,你先去休息我帮你做饭。若兰母亲就这样被若兰和小蝶拖着到了房间里面。

说起做饭来,若兰可真是有一手,绝对不是吹的。若兰动作极为麻利,很快就已经做出了一道炒饭来,端到若兰母亲面前,对母亲说:妈,吃饭了。若兰母亲的脸色实在是一点也不好,整个人就像是忽然间某个重要的部位出现了问题,若兰把她的妈妈扶起来,对妈妈说:妈妈,你好些没有,你告诉我现在哪里不舒服,我这就给你拿药去。

若兰就像是以前妈妈照顾她的样子,把手放在妈妈的额头,忽然间就喊了一声:哎呀。妈妈,你的头好烫啊。是不是感冒了。若兰的妈妈嘴唇都已经是干的,她对若兰说:给妈妈倒一杯水来。若兰赶忙跑去倒了一杯热水,这么一会儿工夫,若兰母亲终于吃了一些东西。

表姐,这样不行,咱们去给姨妈拿点药。小蝶拉着若兰的手,已经从家里出来了。若兰母亲吃了几口饭菜,也终于支撑不住一天的劳累,倒在床上睡着了,只是梦里的情况比现实要糟糕好多了。她就觉得一下子自己身在火焰之中,一下子就象是坠入了冰窟窿里一样。

小诊所基本上都已经关闭了,就只剩下那些大医院还开着门。若兰对小蝶说:那些大医院不知道药贵不贵,我身上只有几百款钱了。说着,就把自己的口袋翻了过来,里面果然只有两百块钱。

小蝶说:表姐你不用担心,我身上还有好多。说着就把一个钱包翻开,里面齐刷刷一叠百元人民币。若兰稍微放心了一些,忽然想起自己生病时候在那里养病的那个老人,或许现在她已经康复了,和家人一起回去了吧。

就去那家。若兰将手指了指自己以前居住过的医院,两个小女孩顺着城市的马路,一起往那个医院飞奔过去。医院门口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多人在那里围观。

若兰也不觉得这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往往发生一点小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人在这里围观。若兰和小蝶也不例外,她们两个人的身子本来就小,这么往人堆里面一扎,就已经看到了眼前发生的事情。

若兰简直就不敢相信,那个和自己开玩笑的老人,这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若兰愣愣看着那个死去的老人,忽然间很担心她的母亲,她害怕母亲就这样离开,于是她也不管小蝶是不是还在为第一次看见死人而震惊,就拉着小蝶来到了买药的地方,和医生简单说了说妈妈的状况以后,若兰交付了医药费,又抓着小蝶往自己家的房子跑去。

小蝶气喘吁吁,对若兰说:表姐,你怎么了?若兰摇摇头说:不知道我只是很担心我的母亲。若兰的脸上,已经是细密的汗珠,她的体力比起同龄的孩子来原本就要虚弱一些,她也是气喘吁吁,她忽然很震恐地看着小蝶,说:如果我妈妈不在了,我该怎么办?似乎随着这句话,若兰已经步入了那样孤独无助的世界,她再也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了母亲,那么,她的世界将会什么都没有,她就会像是一个被上帝遗弃了的孩子一样,除了在这个无情的世界勉励生活下去,她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若兰开门的双手都是颤抖的,几乎用掉了她最后一点力气,门咔哒一声,开了。若兰从来没有这样焦急地跑进了妈妈的房间,紧紧和妈妈抱在一起。妈妈看到若兰今天不一样的举动,有些疑问,可还是将若兰紧紧搂在怀里。

妈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丢下我。若兰说着说着,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妈妈搂着若兰,说:我怎么会丢下你呢,我的宝贝。

小蝶懵懂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若兰会有这样的举动,这个事情,实在有些出乎意料额。她根本就不能明白若兰那一刻的空虚和孤寂,因为她不是一个病人,所以病人的思想,她也不会花费时间去研究。

若兰是看着妈妈把药吃下去的,然后她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将一枚小小的硬币投进了阁楼里面老奶奶交给她的那个存钱罐子。

时间就是这么一点点消磨过去的,若兰的母亲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她生命的全部,就是若兰了,所以她给公司请了一个假,也终于不用看到那个时时刻刻守在公司门口卖洋芋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人毁了她的一生,她根本就不愿意见到那个给她生命带来遗憾的男人。

若兰走进教室,就听到同桌说:小兰,你是不知道啊,昨天晚上,阁楼里面真的闹鬼了,现在所有的学生都围在校长办公室,要求把那一栋已经有些破旧的阁楼给拆了。若兰似乎早已经知道一切,对同桌张雨说:哦,我知道了。

许宇可是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学生居然如此大胆,居然能向校长提出这么一个看起来不切实际的要求。他在想,是不是压迫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浑然来到了一个自由的时代,这个时代里面,所有人都是可以自由说出自己的想法的,绝对不会像某些人群一样,想要表达自己的意志,最好的办法就是堵住某处楼房,然后静静等待着里面的人相处办法来。

他的视线落到了若兰的身上,他莫名其妙移动着步子,来到了张雨和若兰的面前,说:我想成立一个文学社,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兴趣。若兰率先摇了摇头,说:我对文学一点感觉都没有,你还是问问张雨吧。许宇没有想到若兰居然会一口拒绝,内心不免有些失落。若兰在他心目中,还是有一番地位的,就这样被泼了冷水。

张雨表现出应有的兴趣,说:可以啊,什么时候开始。许宇想了想,说:我还不知道其他同学是什么意见,不过我们的活动都是安排在周末的,那样我们就可以很好的交流一下文学了。张雨点点头说:这个倒是不错,不过我们讨论的地点在什么地方呢?这个倒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学校是不可能给任何一个学生有发展特殊才能的地方的,那么只有他们自己寻找了。

许宇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说:隔壁的大学怎么样,我看他们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周末的时候,那边也很安静,正好可以讨论呢。

可是我们应该讨论一下什么问题呢?张雨有些好奇,不知道这个人脑袋里面高装的是不是和他们不一样的东西。许宇也是被几个月前的那一场闹剧弄出了阴影,好在一切都还不错,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自己一个人走到离家还有几百米的时候,被几个陌生人给打了一顿,这事情他没有脸面和任何一个班上的同学说,毕竟那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我们讨论一下海明威吧。说到海明威,若兰有些感兴趣了,这个作家最后的结局,是用猎枪将自己终结了。

我也可以参加这一次的讨论么?我想知道,你们对于海明威的死,有什么看法。许宇瞬间感觉事情不妙,为什么这个女孩的脑袋里面装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关于死亡的词汇,许宇觉得,不能再让这样的想法占据着若兰的脑袋了。

许宇点点头,说:你来再好不过了。许宇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准备,于是在课间操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张关于征收文学社新成员的通知,很多学生还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的了。

张雨还在执着于阁楼到底是不是要拆这个问题上,她唯一能倾诉的对象,就是若兰,若兰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好学生的样子,仔仔细细记录着上课时候老师给他们讲解的题目,这一点若兰是从来都不会马虎的。

小兰,你说我们的阁楼会不会被拆。我正想跑进去看看是否有鬼,昨天晚上我可是看到了,阁楼里面居然有灯光亮起来,当时我就吓倒了。若兰摇摇头说:那样的危楼,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她知道,现在进去,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看到了。

学校似乎对于这件事情比较重视,就在课间操的时候,学校的团委站在台子的最中间,用最高的声调对所有的同学说:昨天晚上大家见到灯光,是因为我们学校的阁楼已经废弃了很久,很多线路都已经坏掉了。所以请大家不要惊慌,不是有什么东西在阁楼里面作怪。学生们普遍认为,这样的事情能够被学校团委放到课间操的时候来说,那一定是一件非常震惊的事情了,于是对于阁楼有鬼这件事情,越发坚定的相信。

整个学校都能感受到那种很奇怪的气氛,若兰没有管这么多,她知道妈妈生病了,需要她赶紧回去照顾。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多了一个人,原来是她的小姨。小蝶看到若兰,做了一个鬼脸,这是小蝶和若兰之间的沟通方式,若兰一下子就明白了小蝶的意思,应该是小蝶将她的妈妈给叫上上来的,目的么,就是为了照顾好若兰的母亲。

若兰竖起大拇指,夸赞了小蝶。那边若兰的小姨已经给这两个孩子做好了饭菜,招呼一声:两个孩子,出来吃饭了。虽说还没有吃上一口饭菜,可是那种香味,就已经让两个女孩肚子里面的产冲不断骚动了。

若兰,待会儿你就别去看你的妈妈了,好好帮我照顾好小蝶。小姨是一个美丽漂亮的中年女人,比起若兰母亲来要年轻好几岁,主要是没有什么负担,所以人也显得比较精神。

若兰的小姨很快吃完饭,招呼两个孩子说:碗筷我用洗了,等我回来我自己弄。看到小姨离开,小蝶也就不拘束了,变成了一个调皮的小女孩,她对若兰说:今天我看到了那个招募文学社成员的通知了,我想加入。若兰一注菜还没有放到嘴里,就说:不行吧,高中的时候我们主要的精力是要用在学习上,你这样做,要是被小姨知道,你可就麻烦了。

我知道啊,所以,你要帮我保密。小蝶用上了缠人的招数,这下子,若兰也没有办法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