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莫少你行不行

更新时间:2019-10-08 18:47:53

莫少你行不行 已完结

莫少你行不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竹水末末 分类:女生 主角:翩翩白菲雨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竹水末末原创的女生小说《莫少你行不行》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翩翩白菲雨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她不知道他为何失神?但是那错愕和无奈的眼神也让她为之一怔,她很想知道到底会有什么才会让眼前的男人失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何翩翩欲哭无泪的模样,莫翩然,心情大好,指着窗外说:“看见那条街了吗?顺着那条街直走,左转,五十米开外,右手边,有一个小铺子,他家的饺子,味道不错。十五分钟后,我要看到十个饺子出现在桌子上。”莫翩然瞎诌的本领真不是盖的,明明只是听手下人说过那个传说中的饺子铺,他就要何翩翩去买,还说的煞有其事,似乎他在那家饺子铺吃过不下多少次了。

何翩翩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这是纯属是阶级的剥削,这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她要……

“没钱。”何翩翩很没形象的伸出了手。

“你先垫着,回来去财务部报销。”莫翩然一头黑线,第一次有人这样伸着手找他要钱,他嘴角直抽,这是找一个生活秘书了还是找一个要钱的祖宗?

何翩翩睁大了双眼,“我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身上从不带钱,没钱。”继续伸手。

“去找Emily,我还有很多工作。”莫翩然揉了揉太阳穴,甩下一句话,打发何翩翩。

何翩翩离莫翩然工作的地方很近,打开门,一个套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何翩翩的那张可爱的萝莉脸。抬起头,就会看见总裁办公司五个大字,而“守门员”就是何翩翩。

Emily虽然是莫翩然商务上的秘书,但是一些生活琐事,她是不管的。而且她工作的地方,是在隔壁房间,一般莫翩然有什么应酬才会带着她。Emily不仅是总裁秘书,也是总裁助理,帮助莫翩然处理商场的事,公司的一些琐事,她也是做的了主的。

何翩翩一脸愁云的敲开Emily办公室的门,何翩翩似乎从不知道,敲过门,要等主人说请进,方可进来,她一般选择,象征似的敲一下门,然后不等主人回应,自行的进入。

“Emily姐。”何翩翩扭着小身板,撒娇的扑向Emily,前一刻,她还一脸愤恨,在看到美女后,她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恨不得扑向Emily温暖的怀抱,占便宜。

“呃。”Emily扶额,挤出职业性的笑,“有事吗?”

“莫少叫你给我三块钱。”何翩翩立马收起了笑容,一脸正经的说,好像她说的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

“啊?”Emily万年不变的脸,一下子挂满了问号。

“他要吃饺子,十个,我算了一下,刚好三元。我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他叫我找你拿钱。”

“我也没有……”

Emily还没说完,何翩翩就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不停的闪动着她那双大眼睛。

看的Emily直起鸡皮疙瘩,良心不安,她是做了多大的错事,所以她决定,从自己的钱包中掏出了一张红票,甩在了桌上,“去买吧!”大义凛然。

何翩翩拿到了钱,欢快的奔向莫少口中的那条街。她好像忘了到底是那条街,她左看右看,似乎每条街都差不多,漫无目的的乱走着。

“咦!”有人拿着饺子从何翩翩眼前经过。

“站住。”何翩翩喊停了路人。

路人白了她一眼,刚要转过头,路人又折了回来,“美女。”路人笑得很荡漾。

“你的饺子,哪里来的?”何翩翩盘问起来。

“不就在你对面吗?”

“你确定,肯定以及笃定?”

“你看一眼不就知道了嘛。”路人被何翩翩弄得眼角直抽,潇洒的转身,不理这个脑袋有点问题的小美女。

“咦,真在对面。”路人走后,何翩翩一眼望见了对面的饺子铺。

买完饺子,何翩翩很有成就感的回到公司。

“呀!等一下。”何翩翩见电梯要关上了,赶忙跑过去。

“哟,猥琐男。”何翩翩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电梯里的男子正是之前给何翩翩指路的。

“神经妹。”男子也不甘示弱。

“没品男,小气男”,何翩翩在心中暗骂。

男子一身休闲服装,吊儿郎当的穿着一双拖鞋,细长的丹凤眼,脸上的轮廓极深,整张脸不似传统的中国人,尤其是眼,棕色,很特别的颜色。

在互相对视中,7楼很快就到了。在男子要跨出电梯的时候,何翩翩风一般的从男子身旁卷过,徒留男子灰头土脸的在风中凌乱。

旅行第一天回来,就遇到这样有趣的女生,这让林浩很意外。更意外的是,没想到她也是在这总裁独有的7楼,真是好好奇她的身份。

擦了擦满嘴的油,林浩阔步的向前迈去。当然来莫翩然的地方,林浩从来不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有争执声传来,“莫少明明是你自己交待不清楚,怎么反倒怪起我来。我也不过就是迟了十分钟,饺子在桌子上,爱吃不吃。”

何翩翩摔门而出,看见了正“鬼鬼祟祟”听墙角的林浩。

“猥琐男。”何翩翩又再一次脱口而出。

莫翩然听到这边有动静,赶了过来,恰好看到这一幕,原来这个女人对谁都不客气。莫翩然忍住了笑,很正经的对着林浩打了声招呼,“林副总,早。”

上一句还是礼貌的问候,下一句就是质问,“你还知道上班,不简单。”一边说一边摇头,其实莫翩然是借由这个动作,缓缓他忍了半天的笑。

“副总!”何翩翩惊呼了一声,“这是什么集团,老总、副总都这么极品。”

“哇哦!”何翩翩意识到,她好像触犯了众怒,赶忙用手捂着嘴。

然后歉意的笑了笑,从牙齿缝里露出一句话,“不好意思,说了真话。”

两道眼刀扫过来,在空中凌迟她的灵魂。

“她是谁?”林浩指着何翩翩问向莫翩然。

“新来的秘书,一点礼貌也不懂。”

听到莫翩然这样介绍她,何翩翩肺都气炸了,怎么能这么直白。

“我反倒觉得挺可爱的,不会是童工吧!”林浩好奇的盯着何翩翩看了又看,得出这样的结论。

听他说前一句,何翩翩心中暗喜,“这个猥琐男做人倒是实诚。”听完整句,何翩翩表示,莫少、林副总没一个好人,“姐看上去很小吗”,何翩翩在心里抗议。

“你还傻站着干嘛,去泡茶。”莫翩然对正在剧烈心理活动的何翩翩吩咐道。

“泡茶?”何翩翩听到这两个字,嘴角一勾,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大学曾选修过茶道,她要在自大男和猥琐男面前好好秀一把。找回自信,何翩翩轻快的走了。

跑到外面找茶具,发现只有茶叶、杯子,茶壶都没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翩翩欲哭无泪,只好将就着随便泡了一下。

“泡个茶,你也能磨蹭半天,本少请你来,是伺候人,还是被伺候。”莫翩然不满的对着何翩翩发飙。

“那你辞了我呗!本小姐还不想做了。”何翩翩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本少和你签了三年的合同,交得起违约金,你随时可以走。”莫翩然轻飘飘的一句,把何翩翩打回原形。

林浩用同情的眼光看向何翩翩,何翩翩反而回瞪了他一眼。何翩翩不跟他争,才上班第一天,她和莫翩然真是八字不合,见面就吵。

何翩翩不再看他们一眼,又一次潇第“你家的小秘书,都是这样有个性。”林浩调笑着说。

“别给我扯到这何翩翩身上,你要是有兴趣,随意。只是,林副总,你潇洒的一通电话把我从美国骗回来,回公司将近两个月,你才给本少现身。你这是叫耍我吗?”莫翩然要和林浩“秋后算账”。

“怎么敢呢?是你老头叫我喊你回来,奖励两个月假期。”什么叫恬不知耻,看林浩就知道了。

“这公司是我老头还是我的,你有分清楚吗?”

“这公司,股份可是我们三个人的,你是大股东,但也不能欺压我们这小股东。再者说,你有百分之四十,我和你老头也分别有百分之二十,最多打成了平手。你可不要妄想公报私仇。”林浩满面春风,笃定莫翩然奈何不了他。

“跟你相交这么多年,你的智商就没涨过,他是我老头还是你老头?你认为我真的发难,他会帮着你?他最多也就是置身事外。”很简单的分析,让林浩瞠目结舌,原来他就是一个“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人。

“我告诉你,这些天积累的文件,你给我加班加点,也得在月底赶完。”莫翩然不放过任何榨取林浩的机会。

林浩抚着额头,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这么多年的兄弟,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吧!”

莫翩然露出嗜血的一笑,“这么多年的兄弟,你也骗的我好惨。出车祸,在重症病房,公司股票跌了五个点,亏你也想得出来。”

“你不还是信了嘛。”林浩嘿嘿一笑,这么多年就这次最有成就感,骗了这个妖孽,要知道一直都是莫翩然欺压着林浩。

“是啊,害得我现在,半点自由都没有,天天被老头催着去见未婚妻。”

“未婚妻?你的青梅竹马。”林浩八卦的凑了过来。

“那个胖丫头。”莫翩然像是回想起久远的记忆,摇摇头,微微一笑。

“臭屁哥哥,人家要走了,你都不理人家,好伤心。”五岁的小女娃,用手蒙住眼睛,装作哭的样子。

“胖丫头,少吃点甜点。”少年斜靠在门边,夕阳在他脸上洒下了一抹金黄色,半明半暗,脸上有着少年独有的拽拽的表情,像漫画里的王子一样。

“还说,和你这么久就听你提那个胖丫头最多。其他的女人都不过是你的玩物,能让你上心的也就是那个胖丫头了。”林浩八卦起来,像女人一样,。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副嘴脸有一个统称?”

林浩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三姑六婆。”!

两个大男人,在里面叽歪了这么久,这让外面的何翩翩很想八卦一下。在心中偷偷地想到,“难不成,莫少男女通吃,看那个猥琐男长的也怪娘”,何翩翩满脑子“攻”、“受”。

何翩翩被自己的想法弄得脸红红的,直到林浩从她面前经过,她都没发现。林浩将整个身子趴到了何翩翩的办公桌上,好奇的研究着,这个小女生忽红忽白的脸。

“你在想什么?”林浩近乎贴着何翩翩的面说。

何翩翩一把推开林浩,大吼着,“你口气很好嘛,满嘴的饺子味。”

这一幕,莫少自然不会错过,只是这剽悍的一推,让莫少觉得好生熟悉。一推、一巴掌,怎么和前不久吃掉的泼辣小美人那么像。

“不会”,莫翩然摇摇头,“不会是她,眼前的女子只算得上清秀,而那个小美人,可是凹凸有致”,莫翩然上下打量了一下何翩翩,而后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太不应该了,怎么可以对小萝莉产生这样的想法。

“她还只是个孩子”,莫翩然心中不断的回荡着这句话。

终于熬到了下班,何翩翩很准时的在五点钟,奔出门外。“别妄想姐给你加班,多一秒都没有”,何翩翩边走边想着。

白菲雨早已在外面等着了,白菲雨,白家的三女,在自家公司挂着一个副总经理的头衔,没事找着时间偷懒,从来都是迟到早退,受不了家里拘谨的生活,自己带着自己的爱车法拉利搬到了外面。

见面第一句话,抱怨,何翩翩嘟着嘴,“菲雨,我们老板可变态了,姐彻底没有继续工作下去的信心。”

“是嘛。”白菲雨侧过头来,阴险的笑着,“那我不吝啬的给你这继续工作下去的信心。”

“你要做什么?”以何翩翩对白菲雨的了解,恐怕没好事。

“房租,水电,吃穿……”白菲雨一一跟何翩翩清算。

“我明白了,我会赚钱还你的,我不会辞职。”

“你也辞不了职,违约金一百万,你那里找去。”

“什么,一百万?”何翩翩惊叫起来。

“合同,你都不看的吗?”

“呃。”何翩翩讪讪笑着。

“菲雨,你知道,我的工作竟然跟保姆一样悲催,照顾他生活起居?”

“我知道。”

“你知道,还让我去面试。”

“你也只能做这样的工作。”

“什么意思嘛。”何翩翩气得别过头去。

“呃,我错了,你是根本连这个工作也胜任不了。”

“白菲雨,你不要太过分。”

“我说的是事实。”

吵吵闹闹的,两个人回到了白菲雨的住处。

何翩翩发誓,她真的不想明天再到来。虽然,那一夜激情后,莫翩然那个自大男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可是何翩翩清晰的记得他的样貌,该死的还时不时浮现他不穿衣服的样子。何翩翩快要疯了,她真的无法面对莫翩然。虽然她无数次给自己催眠,忘掉那疯狂的一晚,就当被狗咬了,就当姐没花钱嫖了个美男。但是结果是悲剧的,再怎么催眠也不能忘掉,那一夜疯狂。好吧!何翩翩承认,她是在看到凌乱的被还有撕毁的衣服以及几乎遍布满床的红红点点做出的猜测,但八九不离十。

二十年来,何翩翩在老爸严密的监视下,连小手都没和喜欢的男生拉过,更不用说Kiss、上床了。何况那天不甚酒量的自己,三杯倒,什么都不记得,就一次性全垒打,什么第一次都给了那个自大男。偏偏自己还要愧疚,还在纠结是不是自己占了别人的便宜。何翩翩也曾觊觎过一些美男,可毕竟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为什么怎么想都觉得是自己吃亏?哎,还是不想了,不然何翩翩不肯定自己明天会不会拿茶泼他。被莫翩然折磨了一天,何翩翩竟奇迹般的没有再想学长的事,果然工作还是有点好处的。

“whoawhatthehell,whatwhatwhatwhatthehell”手机铃声响起,大早上吵得何翩翩无法安睡。

摸索着拿起床头的手机,“喂!”浓浓的鼻音,带着女生特有的甜腻嗓音,像一杯浓的泡不开的咖啡。

“何翩翩。”恶魔的声音传来。

“谁?”何翩翩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

“本少今天感冒,不去公司。作为本少的生活秘书,你是不是应该在九点钟,出现在本少面前,照顾本少的生活起居?”

“莫名其妙。”何翩翩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莫翩然差点抓狂,第一有人敢这样,挂他电话,“何翩翩,我们梁子结大了。”

何翩翩继续缩回被窝,但是感觉怪怪的,似乎刚刚那个声音属于一个叫莫翩然的人。

“啊!死定了。”何翩翩哗的一声从床上爬起,赶忙抓起床头的手机,速度的给莫翩然打了一通电话。

“喂!莫少吗?我马上就来。”说完这句,又熟练的挂了电话。

“第二次。”那头的莫翩然在听到嘟嘟声后,面色阴暗的说了一声。

“哟,今天起的早啊!”白菲雨很诧异,素有“睡神”之称的何翩翩今天怎么7点就自己起来了。

何翩翩很认真的看着白菲雨说:“我今天决定坐地铁,你不用送我了。早餐做好了吗?饿死了。”

“桌上有面包、牛奶。”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何大小姐竟然说要坐地铁。

何翩翩随便吃了一点,就急冲冲的下楼。这次,她有记得带CHANEL小包包,从包里掏出她心爱的itouch4,她这才想起来,她还没问莫少住哪。

“发给信息给他”,何翩翩在心中暗做决定。

半个小时后,信息才回复过来,就在何翩翩忍不住想要再次给莫少致电的时候。

“盛大金磐,紫金阁7楼,速来。”

迅速的在上网查了一下地铁路线,地铁2号线和4号线经过,再顺便看了一下盛大金磐的楼盘价72293元/平米,瞠目结舌,奢侈。

从地铁上下来,何翩翩一下分不清东南西北,盛大金磐紫金阁42层的高楼,面向黄浦江。何翩翩四处张望,寻找黄浦江的踪影。黄浦江对面,何翩翩终于找到了,紫金阁,也就是2号楼。

金碧辉煌的电梯,闪得何翩翩眼疼,7楼很快到了。全装修,西临黄浦江,是目前是那一块地区单价最贵的楼盘。豪华的观景客厅,独有的270度圆弧、低窗台设计可尽揽城市美景。

“不会这么夸张吧!整个7楼又被包下来了”,何翩翩在心中暗叹,对莫少的奢侈生活表示鄙视。

“鬼鬼祟祟的在电梯那做什么,还不快进来。”莫翩然冷冽的声音传来。

何翩翩四下张望,也没见着莫少的影子。

“我这边有同步视频,你一举一动我都看的一清二楚。”莫翩然竟然好心的给何翩翩解释。

“莫少。”何翩翩速度来报道。

握住流线式的门把手,抚上它的清凉,何翩翩满意的轻呼一声,推门而入。

“啊!”何翩翩赶忙捂住自己的眼睛。

他都不穿衣服的嘛,裸露的胸膛,白皙的肤色,雕塑般的身材,刚洗过的身体泛着温润的光泽。而莫翩然此刻却斜斜的勾起嘴角,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

“女人你很吵。”莫翩然将刚擦完发的湿毛巾砸到何翩翩脸上。

“你都不知道注意一下嘛,孤男寡女的。”何翩翩愤恨的将那条湿毛巾扔到一边,恶心死何翩翩了,都是莫翩然那个妖孽的味道。

莫翩然用轻佻的眼神上下扫视了何翩翩重点部位,不屑的开口:“本少对你可没性趣。”

“难不成你对本少有想法。’

何翩翩很不给面子的翻了个白眼,自大男是怎么长大的,恬不知耻,别以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女人都要粘着你。

“你的眼神是做贼心虚还是不好意思承认?”莫翩然凑过脸来,近乎贴着面的说,一股淡雅的古龙味在何翩翩脸上弥漫开。

何翩翩一把推开,嫌恶的揉了揉鼻子,香水她喜欢香奈儿的邂逅,那种清新的花香调,初闻时是一股风信子的味道,白麝香。

何翩翩越来越能在莫翩然面前做到波澜不惊,这个妖孽随时都能给你意外,永远只有惊没有喜。

何翩翩不知道他喊她来到底要做什么,她决定先下手为强,“我事先声明,我不会家务。”

“本少知道。”阅女无数,莫翩然岂有不晓之理,何翩翩这个小萝莉,一看就知道是被家里宠坏的小公主。不过落到他的手上,可就没有公主的说法,越是反抗、个性,越是泼辣、骄横,莫翩然就越要征服她。在莫翩然的字典里,女人就应该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的了床。第一步从家务活开始。

“你是本少的生活秘书,而现在是上班时间,不要对我说‘NO’。”

“那莫少,您要中餐还是要西餐?”何翩翩见莫翩然说的这么决绝,她决定退一步,挤出一脸的假笑,装作乖巧的样子。

“中餐。”

“好咧!”何翩翩领命下去了。

老爸曾经教过何翩翩,“如果你喜欢的男生让你做饭给他吃,你就乖乖的去做,记住正常发挥就行,老爸保证他吃过一次就再也不吃第二次,你妈咪以前就是这样对你老爸的。”

如今这招刚好用上,何翩翩的第一次厨房秀,就要送给莫翩然了。

“养颜粥,新鲜出炉。”何翩翩欢快的端着一碗乌漆麽黑的黏糊糊的所谓“粥”的东西出现在莫翩然面前。

莫翩然一脸黑线的看向碗里,“你确定这东西能吃?”

何翩翩满面笑容的点点头,“我确定。”

“那好,本少赏给你了,吃吧!”莫翩然一脸认真的看向何翩翩,她的小伎俩,莫翩然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啊!”何翩翩的嘴巴张成了一个惊叹号。

“你做的成果,自己好好享用。”莫翩然拍了拍何翩翩的肩膀,从她身边擦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吃还是不吃,何翩翩纠结了,不吃,这不是自打嘴巴,吃,怎么下咽?

莫翩然在里屋中换了一身休闲装,刚拿开浴巾,何翩翩就推门而入,“啊!”又一次看光了莫翩然,他那个地方好大。

“吃完了?”

“莫少,您不是感冒了吗?我一定要给你买药去,养颜粥,我怎么好意思喝,上班时间,应该是我服务您。”何翩翩不好意思的缩在门边,时不时偷偷的瞄向莫翩然的脸。

“本少的感冒,只有一个方法能治好。”莫翩然泰然自若的穿着衣服。

“什么方法,何翩翩我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为了不吃那晚“养颜粥”何翩翩豁出去了。

莫翩然轻轻勾了勾手,示意她过来。

何翩翩还是害羞的和莫翩然保持一米的距离,莫翩然嘴上挂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暧昧的靠近何翩翩,何翩翩尴尬的微微侧身。

“床上运动。”暧昧不清的语调,一股猛烈地男性荷尔蒙扑向何翩翩的面门。

何翩翩听到这,很没出息的,脸红了,在心里大骂,“自大男,下半身思考动物”。

何翩翩仓惶的逃脱,在大厅里大口大口的喘气,莫翩然却在身后肆意的狂笑起来。

何翩翩不满的看向莫翩然的家,之前看挂在墙上的裸女像,她还认为是艺术,如今她只有一句话形容莫翩然以及他的住所,“一屋子的色情,满脑子的淫秽”。

莫翩然对何翩翩越来越“爱不释手”,看她脸红简直是最好的视觉享受。

一身白色休闲服,衬得莫翩然丰神俊朗,黑色的发,柔顺的贴在头上,额前的碎发,一缕一缕,勾勒出活人心动的弧度。那双深邃的眼在发后,闪动着冷冽的光芒,轻狂的翘起嘴角,高挺的鼻梁,起伏的轮廓之下,是一张勾人的薄唇。

“女人,陪我出去。”

何翩翩很讨厌“女人”这个称呼,于是抗议道:“不要叫我女人,我有名有姓,我叫何翩翩。”

“叫你女人又如何,何翩翩。”

“随便你,自大男。”

“你这叫以下冒上,不尊重上司。”

“尊重是相互的。”何翩翩坚决在这事上不退步。

“好吧!何翩翩。”莫翩然做出让步,因为他的“猎物”正在等着他“猎取”,和这个让人提不起性趣的女人,实在没必要磨蹭。

莫翩然说完这句,就直接出门,何翩翩站在身后,不解的问道:“莫少,这是要去哪?”

“帝豪顶级会所,与人有约。”

“哦。”

何翩翩其实还蛮好奇莫翩然的座驾,当看见竟然是全球限量版目前售出还没十辆的兰博基尼的概念车SestoElemento(意大利语),何翩翩崩溃了,竟然比老爸的车子还酷。“第六元素”SixthElement,外观借鉴了Reventon的设计理念,用棱角和线条勾勒出极具未来感的轮廓,设计师以三角形为设计语言,车身随处可见各种三角形。整台概念车被高科技武装到牙齿,各种最先进的技术和材料在这款车上被大量应用。车身方面,凭借先进的碳纤维构造工艺和世界领先的碳纤维加固技术来打造车身,使车身更加坚固,另外,一种名为Pyrosic的微晶玻璃复合材料被用于排气系统。速度之王,极速可达350km/h。底盘极低,亚光黑色,宛如来自未来世界的战车。一种绝然的霸气,直透人心,女人心目中王子装备的座驾。

“看够了没,上车。”莫翩然站在车门前,黑与白的夺目。上午的太阳柔柔的,洒在他的脸上,此刻他若绅士的为何翩翩亲切的打开车门,那么他就是王子的最佳代言人。

何翩翩很少出入会所,老爸生意上的事,也很少让何翩翩擦手。总之,何翩翩以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大小姐。因为人生中遇到了白菲雨,彻底解放了她泼辣的一面。所以她是一个外表彪悍内心纯情,和名媛不搭边的何大小姐。

仗着何铭对她的宠爱,她只会做两件事,一,错事;二,不是好事。何铭毕竟出身黑社会,近年来虽然手上干净了不少,但S市最大的帮派,他依然在幕后操纵,洗黑钱这种事,他没少做,骨子里还是江湖味重于商人气。何况何翩翩的妈咪在生完她就走了,自小没人管,老爸又整天给她灌输,我女儿做的都是对的的思想,以至于何翩翩与名媛二字越走越远。

何翩翩除了彪悍的活了二十年外,对于什么人情世故鲜少触及,她从小就没什么桃花运,就连白菲雨那厮,追她的人都是一打一打。要不是学长的事件,何翩翩恐怕永远不知道,她的那些桃花,还没抽枝发芽就让老爸给狠心的掐断。

莫翩然好奇的盯着何翩翩那颜色绚丽的脸瞧去,不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在想些什么?

帝豪顶级会所离莫翩然的住处也不过十分钟的车程,也难怪他会把人约在这个地方,实在是方便的很。只是张狂的在大路上开着全球限量版的兰博基尼,何翩翩真怕有人会划花他的车子,太惹眼了。

莫翩然驾轻就熟的带着何翩翩来到二楼,金卡高级会员,莫翩然果然不是一点有钱。

何翩翩好奇的打量莫翩然起来,三十岁不到的光景,金融界的巨子,他是怎么做到的。何翩翩曾偷偷的查过莫翩然的资料,莫翩然是炒股票出生的,玩金融跟他玩女人一样有手段,五年间在国外遥控,和自己的好兄弟林浩合作,让莫氏集团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S市之中崛起,甚至与美国那边一些大公司也有一些联系。只是传说中莫翩然沉着冷静,宛如神一样存在的男子。

可在何翩翩看来,莫翩然远比他实际的年龄要幼稚,哪有快到三十岁的男子自称自己为本少,这换个角度看算得上是一种装嫩。

莫翩然哪里知道何翩翩这样想他,要是他知道了,他肯定要大吼,“本少这是返璞归真。”

二楼靠窗边坐了一个金发女郎,优雅的晃动手里的红酒,曼妙的背影,正无言诉说着等待。

“洛琦。”莫翩然轻唤出声,之前何翩翩还以为是个异国女子,听到莫翩然这样喊她,才明白原来是个中国人。

女子转过头来,好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比起中国人温婉的长法,她显然要偏西化些。高挺的鼻梁,眼角微微下垂,却极大,带有异国的风味,过于白的肤色,异于传统的中国人,菱形的嘴倒带有中国的味道,笑起来会让人瞬间觉得温暖。在近处看,不难发现,发根处是棕色,原来金发只是染上的颜色。

洛琦显然很好奇,莫翩然带来的女子,对着莫翩然歪头一笑,轻柔的开口,“她是谁?”

“何翩翩,生活秘书。”

何翩翩在心中又一次强烈的鄙视莫翩然,竟然带她来见美女,这不是自找尴尬吗?

“要过来一起喝一杯吗?”洛琦举杯温柔的邀请何翩翩。

何翩翩赶忙摆手,“我酒量不好,一杯倒,你们随意,我去那个桌子。”何翩翩指着旁边不远的桌子,尽量让自己温和的笑着,对美女她当然要客气点。

莫翩然带何翩翩来见洛琦,纯属就是让何翩翩知道什么叫自卑。何翩翩长这么大头次感觉,一个女人她就静静坐在那,就已经彻底打击到何翩翩那颗壮如钢化的心,果真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让人羡慕嫉妒恨的。

果然对于鲜少参加舞会晚宴的何翩翩来说,这种名媛的风范,她是学不来,却在心中羡慕的紧。读到《诗经》,她也会想,女子就应该柔柔弱弱,素手纤腰,有一个霸道却不是温柔的男子来宠爱她一生。

“这都想到哪去呢”,何翩翩拍拍脑袋,那边的谈笑风生,何翩翩别过脸去。

莫翩然竟然那样温柔的对待一个女子,要不是她亲眼所见,只怕别人说她打死也不信。美女都是什么眼光,竟然那般温柔的为他擦拭嘴角的残渣,不知道莫翩然是个色胚。美女的小手被他拉住了,还不一把甩开,莫翩然可是阅女无数,都不嫌脏。

想到这,何翩翩“呸”了一声,自己前不久,还和他那样了,不行今天回家一定要洗上三遍澡,脏死了。

白日里,会所里倒是安静,何翩翩无所事事,只好东瞅西看,就是不看莫翩然那个方向,两个人腻歪的让何翩翩差点以为他们在恋爱。可是莫翩然的资料里清楚的写着,钻石王老五一个。自从18岁可自己的初恋女友分手后,就再也没找个女朋友,床伴倒是换了又换,还不定期的去猎艳。当然后面那些私人的何翩翩是不知道,何翩翩要是知道她也曾是莫翩然猎取的猎物之一,她一定会拿茶泼他。

洛琦,莫翩然交往最长的床伴。莫翩然喜欢来一夜情,固定床伴不多,而洛琦就是这个固定床伴中坚持时间最长的一个。两个人保持了近三年的关系,莫翩然竟然也没厌恶她。

表面上她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实则她最懂得如何去抓取莫翩然的心。不吵不闹,不刻意的去追求女朋友的位子,凡事顺着他,偶尔乘着他心情好,撒撒娇闹闹脾气,紧跟他的步伐,时不时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忘不了她,没有理由离开她。

洛琦的父亲只是一个开小公司的,一次旅行遇见了一个异国的女子,两人闪婚闪离,留下了洛琦。洛琦自小就比同龄人要懂事些,有意无意的自我培养她的素养。偶然在异国他乡与莫翩然邂逅,用她的温婉抚慰着莫翩然躁动的心,几次交缠之后便开始安心的跟着莫翩然。

莫翩然可能怎么也想不到,因为他不碰处的原则,让这个温柔的女子,狠心的自己捅破了那层膜。

莫翩然这会子已经覆上了洛琦的大腿,相对而坐的两人,已经坐到了一起。何翩翩发誓,莫翩然那厮绝对是故意的,空空荡荡的地方只有他们三个,他这是要当场上演限制级画面吗?

莫翩然的大手已经顺着洛琦的腿部曲线,向着洛琦柔嫩的私处抚去,这本是桌底下的动作,可伴随着洛琦一声轻吟,让这隐私的调情一下子明面化了。

莫翩然见那边的何翩翩又羞红了脸,他的动作更肆意起来,揉捏着洛琦挺立的胸部,享受着手下柔嫩的触感,还享受着何翩翩愈来愈扭捏的表情,这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何翩翩告诉自己,“眼不见为净”,调整了坐姿,只是莫翩然的动作愈来愈张狂,那样明显的调情,非要洛琦轻吟出声,他才满意。

何翩翩再反应迟钝也看出来,是莫翩然故意要调戏她的神经,可偏偏是工作时间,她又不能奈他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