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重生之一品贵女

更新时间:2019-06-08 13:01:39

重生之一品贵女 连载中

重生之一品贵女

来源:掌中云 作者:扶星儿 分类:女生 主角:沈念白容渊 人气:

新书《重生之一品贵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扶星儿,主角沈念白容渊,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步错,步步错。 她是皇族之外无人可比的贵女,却为一穷二白的心上人毅然抛弃所有。 贫贱催人老,海誓山盟亦成空。 深情消散,她心依旧,却被丈夫狠心卖给青楼,只因攀附上了她的妹妹,如今得势的贵女。 羞愤而死,不意却得以重生。 这一世,她发誓断绝情爱,将前世之仇一一清算。 斗堂妹,斗姑妈,斗渣男。 她踩着滔天的恨意与快意的鲜血一步步高升,却撞进了一双温柔如初的眼睛里。 他谁,与她何干? 这一世,她为自己寻到了一条最合适的路,虽与他并肩浴血,她却固执得不肯打开心门。 奈何情根已深种,何去何从,且看她一一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姐,你怎么了?” 沈念回过神,便见小荷一脸担忧地看着她。她摇摇头,对小荷道:“我有些饿了,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糕点,给我拿些过来。” 小荷点点头,一边往门外走,一边不放心地回头看。小姐这两日实在有些奇怪,总是时不时地出神。 等小荷出了门,沈念看着窗外的日光,仍有些恍惚。 她本是不堪受辱,万念俱灰之下才选择了死亡。可谁又能料到,她竟有机会重活一遭呢? 十一月的天已十分寒冷,沈念捂着暖炉,将颈间的毛领紧了紧。院中栽着几株常青树,即便是在严寒的季节,依旧散发着蓬勃生机。她懒懒地窝在贵妃榻上,阳光透过窗棱洒落下来,为她娇小的身躯镀上一层温柔的金边。 小荷端着托盘跨进门时,见到的便是沈念闭目倚在榻上的场景。日光下,她白净又明媚的面容一览无余,即便天天对着这张脸,小荷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艳。 轻手轻脚地将杯盘在小几上放下,沈念还是立刻睁开了眼。 “小姐,厨房刚做了芙蓉糕,你尝尝。” 沈念点点头,纤手从盘中取了一块,小口吞咽,动作优雅大方。 小荷静静立在一旁,就听沈念问道:“再过两日,就是爷爷五十大寿了吧?” “对啊小姐,请帖已发出去了,这几日府中一直在忙着布置呢。” 沈念将手里的芙蓉糕吃完,用帕子擦了手,道:“爷爷现在可在府中?” “在的。” 沈念起身,“我去爷爷那里一趟,你不必跟着了。” 走出宽敞的院落,沿着七拐八拐的走廊往书房走。她在昨日夜里醒来,用了半夜才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前世种种,早已随着她的绝望一撞死在了那个小山村。她既醒了,便没有理由再沉浸在过去。 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书房的门敞着,她叩了门进去,一眼便看到了爷爷头上花白的头发。 那几缕白发刺得沈念的眼生疼。 “小念来了,坐。” 沈念却没有坐下,而是绕到沈威的身后,替他捏起了肩膀。“爷爷近日事务繁忙,小念替您捏捏肩膀。” “小念懂事了,哈哈。”沈威欣慰地笑出声,暂时放下了手中的书卷,安心享受着孙女的体贴,眯着眼道:“功课学得如何了?” 沈威乃当今太傅,位列三公,尽心辅佐圣上。沈念的爹娘很早就不在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沈威对她寄予极大的希望。 前世沈念并不能理解这样的厚望。她倒是很赞同一般人的那一套“女子无才便是德”,被爷爷这么严厉地要求,多年来默默忍了,却在最最关键的人生大事上起了逆反心理,最终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悲剧。如今再想起来,当年的自己,当真可笑。 她乖巧应道:“一直在学习,只是有几处不太懂。” 沈威“哦?”了一声,细细询问。 这个静谧的午后,爷孙俩在这小小书房之内探讨诗书大义,临走时,沈念明显看到爷爷面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这样的神色她以前也曾见过,只是那时年少轻狂,轻易就忽略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这一世,我定不再负爷爷所望,不再负己之心。 她在心中暗暗发誓,背影娇小却坚决。 至于那些仇和怨,留待日后一一清算。 两日后便是沈威的寿辰。 沈威本非张扬之人,只是此次是他五十大寿,当今圣上下旨要好好操办,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场盛事。 正是因为难得,想抓住此次机会巴结的人便更是多,比如她面前的一家。 沈念冷眼看着孔绵绵跟在姑父姑母身后从正厅走出来,看起来乖巧又不谙世事。 “姐姐!”孔绵绵眼睛一亮,朝沈念快步走过来。孔绵绵小沈念两岁,其父孔连天是个不大不小的父母官,多年来一直没有高升。孔绵绵的母亲沈秋蓉是沈威的女儿,两家平日素有往来。 沈念唇角维持着恰到好处的弧度,礼貌地向沈秋蓉夫妇问了安,这才面向孔绵绵。 沈秋蓉道:“小念如今是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了,怪不得十岁就得了上京第一美人的称号,当得起,当得起!” 沈念道:“姑妈谬赞,姑妈怎么也来笑我!” “诶,这可不是取笑你,谁不知咱家小念是出了名的美人胚子,哪像我家绵绵,相貌普普通通,唉。” 沈念忙道:“姑妈说的哪里的话。”她说着话,眼角余光朝孔绵绵投过去,正看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恨,随即却弯起了嘴角,没心没肺地笑。 沈念心道:“以往果真是低估了这个妹妹。” 若是她没有经历过这一遭,她还真是看不出来,这小小年纪的小丫头,竟藏着那么深的心机。 这样的场合,孔连天自然不会放过巴结达官贵人的机会。与沈念寒暄了一阵,三人便同其他人打招呼去了。 沈念看着他们的背影,目光渐渐变冷。 前世死前,李天磊曾说,他已求得孔连天的帮助,只是需要钱财疏通一二。 当年她与李天磊私奔,她不知事情闹得多大,但沈秋蓉一家是沈家的近亲,不可能不知道他李天磊是何许人也。 孔连天既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答应了帮他,却放任自己的女儿将她逼迫至如此境地,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孔绵绵,甚至姑父姑妈,从未曾把她当成自家人过。更甚者,他们处心积虑,不过是为了看自己过得更为落魄。 她远远看着沈秋蓉与孔连天周旋在人群中,堆了满脸讨好的想笑,指甲深深嵌进了肉里。 自己前世,真心把他们当成自家人看待,却不料,这家人竟如她所言,是真真喂不熟的白眼狼,逮着机会便要反咬一口。 不知在檐下立了多久,直到听见小荷的声音她才缓过来:“小姐? 沈念回神,面上已恢复了淡然自若。放眼望去,庭院中早已没有了沈秋蓉一家的影子。 小荷道:“小姐是不舒服吗?怎么这几日常常失神?” 沈念转头看见小荷眼中真切的担忧,笑了一笑,“或许是天太冷了吧。客人都来了吗?” “嗯,都来了,离正餐还有些时候,奴婢正要去东厢房送糕点呢。” 东厢房,就是沈秋蓉一家来府上常住的院落。 沈念点点头,道:“一起去吧。” 她虽不喜沈秋蓉一家,但眼下礼节却不可不顾。爷爷最看重家中和睦,沈秋蓉是她唯一的姑妈,于情于理,她作为主人都应该照应周全。 两人穿的都是厚底鞋,踩在石板上悄无声息。院门开着条缝,小荷伸手一推,门便轻悄悄地开了。 行至厢房门口,小荷正预备抬手敲门,里面忽然传来了说话声。 沈念忙抬手制止了小荷。 “你这没用的东西,看看沈念,姿态优雅大方,那才是大家风范!长这么大了也没什么长进,迟早要被你气死!” 是沈秋蓉的声音。 里面立刻传来一道娇滴滴声音,不服气道:“娘亲怎么能当着她的面这么说我,让女儿情何以堪啊!” 里面又说了几句,大义是沈秋蓉指责孔绵绵不懂事,不及沈念一半的能干,说着说着,甚至扯到了些陈年旧事。沈念听了几句,忽然浑身一震。 孔绵绵叫道:“当年要不是您害死了舅妈,外公也不至于一直责怪我们家啊!” 沈秋蓉立刻斥责了她,两人说话的声音变小,小荷见沈念呆立在原地,麻利地拉着她走开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