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庶女神偷

更新时间:2019-09-15 03:54:58

庶女神偷 已完结

庶女神偷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千宫湮 分类:女生 主角:温孤煊寒花翎 人气:

千宫湮新书《庶女神偷》由千宫湮所编写的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温孤煊寒花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男友算计,死在了小三的枪下,重生后,她发誓绝不动情。大婚之夜,被未婚夫下毒抛尸,她嘴角扬起一抹冷意。口不能言却能用音乐杀人,一曲,她惊艳天下。“你居然怀了他的孩子,给我喝了它!”心爱的男人的一碗毒药顷刻间让她绝望不已。原来,原来……这一次又是她自作多情,可笑!“好,如你所愿!”女子冷冷一哼,决然喝下毒药,她发誓,若她不死,她要害她的人血债血偿!再次被情所伤,她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五年后,她携子华丽归来,从此天下大乱。“求你回到我身边。”这一刻,这个聚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男子当众对花翎屈膝。花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角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樱唇轻启:“滚!”温孤煊寒:他曾经认为,他最爱的人是她,可是短短几个月,他爱上了她,可是他不愿意承认,最后因为他的骄傲失去了她。温孤煊月:天华硕最小的皇子,本是单纯,毫无心机。情窦初开的他爱上了最不该爱的人,陷入了人无尽的深渊。温孤煊华:天华硕最受宠的皇子,一朵带毒的罂粟,一直觊觎皇位,和温孤煊寒不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情场上都是敌人。魔九天:西魔陵皇帝,残忍而又冷血的他爱上了花翎,不惜一切代价想让她成为他的皇后,可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烛光摇曳,暗香浮动,满室的红,暧昧无限。红罗轻帐内,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女子衣裳褪尽,肌肤胜雪,娇美动人,媚眼勾魂,声音柔媚。“王爷,这样不好吧,花小姐还在呢……” 床榻上,雪絮酥胸半露,对着温孤煊寒半推半就,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得意的要死。 之前她还以为温孤煊寒是想和花翎洞房,还恨了半天,没想到王爷他居然…… 大婚之日,这种耻辱,恐怕任何女子都吃不消吧,一想到花翎又会像以前要死要活的样子,她心里就无比舒坦。 裸露的身子又往温孤煊寒结实的胸膛上靠了靠,风SAO的狐狸眸扫向坐在地板上的花翎,可是当她看到花翎的样子就傻眼了。 她一愣,温孤煊寒自然也把眸子投了过去,当他看清楚花翎在干什么的时候,胸口立刻窝了一口怒气。 “你在干什么?!”温孤煊寒一把推开俯在自己身上的身子,一把扯过床上的纱幔,缠在精壮的腰肢上,目光阴鸷的走向花翎。 正在翻箱倒柜的花翎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废话,她浑身都湿透了,再不换衣服就要感冒了,她嗓子已经这样了,再感冒还得了。 没有人心疼她,自己也要心疼自己,回头白了温孤煊寒一眼,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一副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温孤煊寒黑了一张脸,他在她面前和别的女人合欢,她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换衣服?! “换什么换!都脱了算了!”温孤煊寒一肚子火,一股脑全部撒在了她身上,伸出猿臂抓住花翎的肩膀,一用力,花翎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碎片了。 随着衣服的分裂,花翎洁白的肌肤裸露出来,肤如凝脂,手如柔荑,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盼兮。 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嘴唇玲珑而丰满,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的。 如此诱人的样子,看的温孤煊寒呼吸急促,喉结不规律的滚动,从来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么美。 特别是她这俨如天鹅般的眼眸,偶一流盼,如此甜美;柔丝般的、弓样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特别是现在她眼底的冰冷,更给柔美的眸子增添了一丝潋滟之彩。 温孤煊寒看着花翎,几乎是呆住了,花翎眼底闪过不屑,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再厌恶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的姿色吸引,哼! “王爷~”被忽视的雪絮不高兴了,裸着身子从床榻上走下来,花翎看着那张红木婚床,嘲讽的勾了勾唇,这原本应该是她的床,现在却让两只鸡在上面打架。 “花小姐,你还是出去吧,我要和王爷休息了。”说完伸手拉过温孤煊寒的手,嘲讽的眸子看着花翎,嘴角尽是得意的笑容。 啪!“啊——”红影一闪,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接着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雪絮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庞,美目怒视着花翎,恨不得把花翎撕碎。 那阴毒的眼神也只是一瞬间,随后她满脸委屈的靠向温孤煊寒,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娇唇微微嘟起,“王爷……” 温孤煊寒冷哼一声,果然露出真面目了,这女人嫉妒的本性还是难改,既然如此。 推开雪絮的身子,随后,迅速伸手束缚住花翎,“你是在怪本王没有宠幸你么,本王的王妃。”温孤煊寒特地把王妃两个字咬得很重。 哼!花翎避开温孤煊寒的触碰,别用那碰过鸡的手来碰她,她有洁癖。 “贱人,不识好歹!”她厌恶的表情,彻底激起温孤煊寒的男人自尊,一把拉过她,狠狠的把她按在红色的床榻上。 “你出去!”冷冷的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雪絮,“王爷……”雪絮立刻傻了眼,“本王不想说第二遍!”温孤煊寒很宠雪絮不错,不过只是宠幸罢了。 “是。”雪絮捡起自己的衣服,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温孤煊寒身下的花翎,穿好衣服很不愿意的走了出去。 被温孤煊华按在身下的花翎,没差点跳起来,凑!野鸡打架的床,她才不要在上面,会得情流感! 见她拼命反抗的样子,温孤煊寒冰冷的薄唇勾起,手指不留痕迹的在她手腕上摸了一下,没有内力,看来不是什么人派来的奸细。 放开我!花翎很想大吼一声,可是她说不出话,心里对温孤煊寒的恨意更深,冰冷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凌厉而又诡谲的光芒。 抬脚毫不留情的对着温孤煊寒的胯下踢去,速度太快,虽然温孤煊寒及时伸手阻止了,可是还是被踢到了。 被挡住了一部分力量,可是还是很痛,温孤煊寒痛苦的皱起眉头,死女人!居然踢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下脚这么狠,难道真的要废了他!? 想到这里,温孤煊寒眼底闪过一丝阴霾,狠狠压制住花翎的身子,不顾她的挣扎,粗暴的将她身上所剩无几的衣服全部撕碎。 花翎愤怒的扭动,她说不出话,只能愤怒的仰起头,对准温孤煊寒的手臂狠狠要咬下去,这一口她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气,几乎把温孤煊寒的肉咬下来。 、 “嘶——”温孤煊寒吃痛的收回手,花翎乘机抬脚对他胸口踢去,挣脱束缚之后她拔腿就想跑。 温孤煊寒捂着胸口看着想逃跑的花翎,冰冷的眸子更加深邃,想跑?已经晚了…… 只一挥手,花翎又回到了床上,花翎整个人都傻了,她忘了这是古代,她忘了她身边是个内功高手,只要一挥手就能把她捉回来。 花翎不甘心,向来都是她主宰别人,什么时候主动权落到别人手里了,伸手狠狠扣住温孤煊寒的手臂,试图拧开他的手。 可是她失望了,这个身子太弱了,别说拧过温孤煊寒的手,就连拽都拽不动。她不甘心,为什么!? 温孤煊寒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不甘的花翎,眼底闪过一丝兴趣,垂死挣扎?尽管来吧,他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他的动作顿时让花翎浑身一颤,后背像是有电流窜过,麻痒难受。 不好!这样下去,她死定了,花翎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脑子飞快转动,该怎么办?求他?不行,她做不出这种事情,再说她现在也说不出话,想求都不行。 在花翎分神的片刻,温孤煊寒狂妄的吻如雨点般落下,顺势堵住花翎娇艳欲滴的红唇,温热的气息喷在花翎的脸上。 火热的气息扫过花翎的耳畔,含住那如玉般雪白的耳坠,温热的舌尖不断在花翎的耳际游走,惹得花翎不受控制的一阵轻颤。 可是,温孤煊寒似乎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花翎。 “求我,我就考虑放过你。”温孤煊寒鬼魅般的声音在花翎耳边响起,他这句话没差点让花翎气背过气去。 大爷啊,我倒是想求你,前提是我要是能说话的话,花翎欲哭无泪。花翎一脸苦逼的样子,让温孤煊寒误以为她不愿意,怒火再次升起。 “多么令人垂涎的娇唇,为什么不出声?” 低沉的男子喘息声,在红帘朱纱后响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