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

更新时间:2019-09-09 21:11:46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 已完结

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

来源:掌中云 作者:梨花压海棠 分类:女生 主角:凤南瑾林衡芜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嫡女谋后:邪王太腹黑》是梨花压海棠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凤南瑾林衡芜,书中主要讲述了:传言世家嫡女林蘅芜出生时有不祥之兆,从此背负鬼胎之名,深受家族嫌恶。本以为一世无期无盼,却因为一道懿旨,她嫁入了王爷府,成了三王爷的王妃。恩爱相加,令人羡妒,万千方式加害于她,邪王力护她周全。十年倾心相付,她以为邪王对她是深情,却不料这深情的背后竟是惊天的阴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青霄才华横溢,又加上林家与郝连家这般显赫的背景,他更是平步青云。 晋户部侍郎不久,一跃成为户部尚书,拜从一品,成为最年轻的六部尚书之一。 本是春风得意,怎奈天意弄人,管理户部时,林青霄被卷入一起轰动京城的贪墨大案。林青霄因庶兄挑拨与父亲闹了矛盾,又向岳父求救,而当时的郝连老将军得知此事,竟是气的吐血。将林青霄生生打了出去,怒言断绝关系。 父亲与岳父皆不援助,从此林青霄的官途一落千丈,被贬谪离京,不近中央权势。不过好歹背景摆在那里,倒不会卑微到哪里去,尤其是在这接近云岭的林州淮北城,借着郝连元帅赫赫军威。林青霄又为林州官员,倒是这林州城里数一数二的高门大户。 浅云居,林府后院较偏僻的一间院落里,一改往日的荒凉寂静,站着黑压压一群人,满院喧嚣之至。 “林蘅芜!你这个小贱人,赶紧把我的玉镯交出来!” 一位身穿大红色缕金彩蝶穿花锦缎长袄的贵妇人,柳眉倒竖,伸出涂成大红色指甲的丹蔻玉指,含怒直向地面跪着的那两道身影。只见她一声怒喝,周遭的丫鬟仆从们,噗通跪了一地。 “二夫人,小姐她真的没有拿您的玉镯,求求二夫人息怒……”地上跪着的那名灰色粗布麻衣丫鬟打扮的女子,不停的朝着眼前的贵夫人磕着头。 这二姨娘定又是心情不适,寻自家小姐出气来了,云鹊咬咬牙,一定不能让她伤害小姐。 而她身后的素衣女子,正是这林府不受宠的三小姐林蘅芜,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被这场面给吓呆住了。 灰瓦,枯井,老槐树,还有那熟悉的破旧小屋,以及身边正跪着为自己求情的云鹊……这一切的一切,在林蘅芜看来,仿若隔世,却又如此清晰…… 她这是、重生了? 不是在阴曹地府,而是在她住了十多年的院落里。 她重生了! 她竟然重生了! 慕容桓风,林幽若。 林蘅芜眼底一片猩红,嘴角勾起一抹摄人心魂的笑。 我林蘅芜,回来了。 “住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本夫人叫嚷!张嬷嬷,给我狠狠掌嘴!” 二夫人指着云鹊恨恨道,只一个眼色,张嬷嬷便立马走到云鹊跟前,阴冷一笑,狠狠一掌对着云鹊帼下去。 等着二夫人发泄完了,就不会找小姐麻烦了。云鹊咬住牙不敢躲开,只得紧紧闭上眼。 而意料之中的疼痛却久久未曾来,耳边二夫人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夹带着一丝薄怒与惊讶: “林蘅芜你这个小贱人!你竟然敢违逆我!” 云鹊睁开眼,却只见林蘅芜伸出手抓住了张嬷嬷的手腕,阻止了她那一巴掌。云鹊顿时一急,眼中快要掉下泪来。不是说好的隐忍吗?小姐你怎么可如此冲动与二夫人对抗…… 感受到云鹊眼中的焦急,林蘅芜朝着她安抚一笑,让她定下心来。松开张嬷嬷的手,顺势一甩将张嬷嬷丢在地上,林蘅芜便转过头看向二夫人,眼神凌厉,直直逼向那张富贵却阴险毒辣的脸。 “小贱人,你还敢瞪我!来人,给我弄死她!” 二夫人杨氏气势汹汹,她向来受林青霄盛宠,在府里飞扬跋扈,虽是个妾氏,却是连大夫人都要礼让她三分,而林蘅芜这个向来懦弱的小贱人,竟然敢给她脸色,这让她如何不怒! “二姨娘,你当真敢?”听到杨氏的话,林蘅芜面色不改,反倒是上前几步欺身而上,秀眉微挑,带着一抹嘲讽来。 林蘅芜周身气势一变,眼神摄人,仿佛来自地狱里的鬼,势要将在世之人剥皮抽筋吃个干净。二夫人杨氏止不住心里一寒,慌道: “我凭什么不敢,你,你想做什么……” “二姨娘说笑了,我哪敢对姨娘做什么呢?只是想让姨娘陪我去父亲处问问,我堂堂林府,是否真是宠妾压嫡女?” 林蘅芜虽是嘴角含笑,眼神却是凌厉逼人。杨氏心里一咯噔,因着老爷对这嫡出的女儿很是厌恶,所以她们下手时从不顾忌,倒是从不想这小贱人还敢反抗,而老爷最重名声,这事要是真闹开了,她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略一思索,杨氏却是换了一副嘴脸,秀眉一拧,摇得满头珠钗摇晃不停。伸手指着林蘅芜道: “你虽是老爷嫡出的女儿,却是生母早亡,不懂规矩!你且将盗我的玉镯交出来,否则,闹到你父亲面前,无规无矩还手脚不干净,你父亲定不会轻饶你!” “二夫人,我家小姐何曾拿过你的玉镯,你无凭无据,何苦污了我家小姐的清白。” 云鹊一开口便是要堵死二姨娘,她们不过找个借口欺辱小姐罢了,又怎会有证据?平日里自己和小姐都是忍一时以求太平,而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又何必再顾惜。 “你这贱婢,这里哪有你插嘴的话!”看平日里林蘅芜向来懦弱,又怎敢与自己对抗,定是这贱婢怂恿的。杨氏眼一沉,便是一巴掌朝着云鹊而去,当真以为自己怕了这么两个小贱人,哼!那便杀鸡儆猴吧! 杨氏用尽全力的一巴掌,算准了云鹊不敢躲开,不想,云鹊躲不开,却有林蘅芜在。上一世为了贴身保护慕容桓风,她受了多少苦,才练出一身武功。现在虽然身子弱,但是招式还是铭记于心的。 只见林蘅芜暗中弹指一挥,指尖一颗小石子不偏不倚便打在了杨氏的腰上,杨氏重心不稳朝着一旁倒去,狠狠跌落在地,哀嚎起来。 众人目瞪口呆之余,赶紧上前去扶她,却又再杨氏撕心裂肺的叫骂中松脱了手,杨氏再次跌倒在地,狼狈不堪。 “哟,看来二姨娘腰不太好,你们这群奴才,怎的照顾二姨娘的,当心姨娘一个不高兴,又将你们发卖了出去。” 林蘅芜嘴角含笑,轻飘飘的话语毫不掩饰她的得意与张狂。果然,二姨娘在地上更是疼得厉害,在林蘅芜的故意出手下,她早已扭到腰,这也是林蘅芜给她的一个小小的教训。 “哎…哎哟……你们这群该死的奴才,还不快来扶起我!”听到林蘅芜的嘲讽,杨氏的脸青一阵紫一阵,她自是不知道自己摔倒是林蘅芜为之,却见自己在林蘅芜面前失了脸,当即气的快要发疯。 林蘅芜的话本便让院内对杨氏衷心耿耿的一干人等心中无奈,而杨氏的接口,更是让众人心寒。稍微迟疑了一下,才陆续有人走过去扶起二姨娘,见此,林蘅芜眼中闪过一丝暗光,稍纵即逝。 “二姨娘,您还是好生回去修养。若是下次再没有证据便来污蔑于我堂堂林府嫡女,那便是闹到了官府,蘅芜也定要向姨娘讨个说法。” 林蘅芜冷冷开口,目光让向来狐假虎威的二姨娘不敢直视,说罢,林蘅芜转身便朝着破屋内走去,云鹊随即跟上前去。 二夫人闪伤了腰,倚靠在丫鬟的肩膀痛苦不堪,又见林蘅芜如此嚣张,她恨的咬牙,却又无能为力。谁能想到这个向来懦弱无能的林蘅芜,今日竟然敢反抗自己。不过……杨氏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林蘅芜,这回是我没有准备周全,等着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这小贱人! “小姐,那恶妇走了……” 云鹊透过破旧的窗纸,看着屋外杨氏一行人离去,撇了撇嘴。 “嗯。”林蘅芜淡淡应了一声,便转过目光,打量整个房间。简单朴素到简陋的小屋里,一张床,一张桌子,两张凳子,还有一个破旧简陋的梳妆台上,铜镜发着清寒的光芒。 如此简陋破旧,却又如此温暖熟悉。林蘅芜不禁眼眶一红,氤氲出朦胧水雾,喉咙压抑哽咽着,难受至极。 多少过往画面在脑海里一一回放,母亲离世前的殷切叮嘱,得知外祖家出事时的伤心悲愤,嫁与慕容桓风时的含羞满足,为慕容桓风出谋划策,挡刀试酒时的无怨无悔,最后被处死时的怨愤不甘…… 一幕一幕,仿若隔世一梦,却又刻骨铭心。林蘅芜猛的一闭眼,两行清泪划过脸庞,这是她祭奠过去,埋葬未来的印记,此生此世,再无林蘅芜,她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势要承晋国绝无安宁。 “小姐……”云鹊走过来,看到林蘅芜流泪,却是一惊:“小姐,你怎么了?您别哭啊,二夫人已经走了……” 看到林蘅芜的眼泪,云鹊想当然以为她是刚刚受了惊吓,她忙出声安慰。看到云鹊发自内心的关怀,林蘅芜心中充满了感动,还好,这个世界,还有值得她挂念之人。一勾唇,她摇摇头道: “没事,我只是高兴,我们告别过去,重新开始吧。” “小姐,你是说……”云鹊有些不敢相信,夫人离世前交待自己和小姐,藏拙,隐忍,平凡且平安,小姐从来都是遵循夫人的遗嘱,在这荒院里过着被冷落欺辱的生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