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临歌天下

更新时间:2019-09-09 19:13:13

临歌天下 已完结

临歌天下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苏沐瞳 分类:女生 主角:赵光义舞临歌 人气:

《临歌天下》是苏沐瞳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临歌天下》精彩章节节选:她,舞临歌,哦,不对,或许应该叫她韩音,一个生长在21世纪的现代新女性,也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有着幸福的一个家庭,虽然遇到的事情比较多,但是却依旧快乐的生活,拥有着成为作家的梦想,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灵魂穿越,进入了历史上的大宋时期,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那个杨门女将盛行的时代,她作为一个婴儿出生在首富之家,虽不是什么身份高贵的地位,但是却能保得一世平安衣食无忧,却没想到这只是梦想而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舞临歌手中掌握的二十家店铺就是当年舞临歌的爷爷白手起家时候发展的店铺,也是整个舞家商业的根本,只要这二十家店铺不出问题,舞家的根本就没办法动摇,所以为了防止这二十家店铺被破坏,舞临歌的爷爷特意制作了一个信物作为领导这二十家店铺的凭证,而这个所谓的信物到底是什么东西,除了舞家的继承人谁都不知道,而早在舞临歌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就把这个信物交给了舞临歌,承认了舞临歌舞家继承人的身份。那二十家店铺全都是舞家店铺中的精华,管理那些店铺的人多数都是跟随舞临歌爷爷忠心耿耿的下人,一直以来都被舞临歌的父亲还有爷爷用心培养一代一代,每一个都可以独当一面将店铺管理的井井有条,然而他们虽然认人但是更加认物,如果没有信物在手,就算你说到天上去,他们也不会听你的话的。所以李氏才更加容不得舞临歌,当李氏抓住舞临歌把她关进佛堂之后,李氏就将舞临歌的房间还有整个舞家翻了个底朝天,就是为了找到舞临歌手中的信物,就连舞临歌她都逼着丫鬟搜了身,却没找到任何疑似信物的东西,她曾经听服侍老爷多年的丫鬟说过,这个信物很可能是一块玉佩,多年来也旁敲侧击从舞临歌的父亲那里打探过,就连跟着老爷多年的管家也都细细的盘问过,所有证据都指明这个信物就是一块玉佩,可是任凭她搜遍了所有的玉佩拿去给店铺的人看,人家也全部摇头说不是信物,所以她只好过来逼迫舞临歌了。 “笑话,明明就是你霸占了属于我的东西,你这个小贱人和你娘一样都贱,抢了别人的夫婿不说还敢抢了我的正室之位,害得我在那些夫人小姐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快说,你到底把信物藏在那里了?你要是再不说,就不要怪我无情,我明天就让王员外过来娶你,你就等着做你的新娘子吧”一把抓住舞临歌的衣领,李氏恶狠狠的威胁着舞临歌。口口声声咒骂着舞临歌,一点也没有贤惠的样子,那样子活脱脱把白雪公主的恶毒母后演绎了十足十“我说了我没有,你不也没有搜到吗?何必这样着急呢?”优雅的拍了拍被李氏拉的皱了的衣领,舞临歌平淡的态度更让李氏火冒三丈“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明天一早你就等着嫁给王员外吧!”看见舞临歌一副事不关己置身事外的悠闲样子,李氏险些被气的吐血,盛怒之下一甩袖子转身走出了房门,大力的关门声响起,舞临歌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脸上终于不再是面无表情还有悠哉,反而是满脸的伤心。李氏虽然对她不好,但是怎么说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身边熟悉的人变成这样恶毒的样子,是舞临歌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因为在舞临歌的心中始终认为人性本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或许正是因为这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才会让人迷失了自己变成自己都想不到的恶毒样子吧? 李氏所说的那个王员外舞临歌知道,那是一个已经七十岁但是还好色的一个老头,两年来已经娶了两家的清白姑娘,每一个姑娘的年纪都足够当他的孙女,而且这个人很变态是虐待狂,那两个女孩子娶进门没多久就莫名其妙的死了,他们对外说是病死的,可是这两个女子的家人却说是被虐待打死的,不是没有告官可是却都让王员外被压了下来,不知道暗地里给官府送了多少银子呢!而李氏却要将她嫁给他,这无疑就是想要她死,不过,她舞临歌可没那么容易就认命,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如果不能斗过这个比自己古老N百年的女人,她就不用活了“彭”“滚出去”舞家的正堂里面,李氏坐在上好的椅子上面,将手中不俗的茶杯扔出了门外,茶杯摔得粉碎,溅到了正要进门的李立的脚下几片“妹妹这是生的什么气啊?老太婆不是已经死了吗?我们都可以高枕无忧了,你怎么反而不高兴起来了呢?”李立看着正坐在那里生闷气的李氏一眼,陪着笑脸说道,没注意自己身后跟着的是自己的外甥女舞临汐,舞临汐犹豫的看着正在气头上的娘亲,还有陪着笑脸的舅舅,最后还是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舅舅能把娘亲哄得高兴了,她就马上进去说服娘亲放了姐姐,如果舅舅不能把娘亲哄得高兴了,那她就明天再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舞临汐站在门外不动声色的躲了起来,看着屋内的动静。 “那死老太婆早就该死,拖着一条贱命迟迟不肯走,让我整天看着她那张死人脸不舒服,逼得我不得不给她下药让她早点去见她那个短命的儿子,哼”正在气头上的李氏,根本没注意门外的动静,毫不犹豫的就脱口而出这些话,脸上满是愤恨。舞临汐睁大眼睛捂住自己的嘴巴,阻止自己尖叫出声,不敢置信的看着屋内的两个人,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听见的话,娘亲到底在说什么?奶奶是娘亲下毒害死的吗?“死了就死了,早点死早点省心,原本以为只要整死她那短命的儿子还有舞临歌那个小贱人的娘就可以了,没想到她还拖着一把老骨头掌握者权利不肯放手,现在他们三个都被我们弄死了,我们以后就要过高枕无忧的日子了,你生气做什么?”听见李氏这样说,李立也跟着附和。当年舞临歌的娘亲进门可让他们受了不少气,要不是他当机立断要妹妹暗中下药整死那个贱人,现在的舞家哪还有他们兄妹两个的立足之地啊?可惜的是舞临歌那个小贱人命太硬,他们那样给她娘下毒,她竟然没有中毒生下来还健健康康,还过来抢夺属于他外甥女的宠爱,害得他们不得不对那个老头子痛下杀手,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千防万防老头子还是把信物交给了舞临歌,才让他们不得不下手继续杀了那个死老太婆。 “还不是那个小贱人气我?也就奇了怪了,我搜遍了所有的地方就是没找到那个信物,那老头子到底把信物制作成什么东西?那小贱人到底把信物藏在那里了,我怎么就是找不到呢?”真是邪了门了,她那样仔细地去找都没有找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舞家就这么大的地方,那小贱人还能把信物藏在哪里呢?“管她藏在哪里?反正她马上就要嫁给王员外那个糟老头子了,估计不出一年她的下场也会跟前两个女人一样被虐待死。只要她死了,舞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就是汐儿,到时候害怕那些掌柜们不肯交出权力吗?”他们有的是时间跟他们磨,只要舞临歌死了一切就都好办了,这都不是问题,李立嚣张的说道,舞临汐几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走回自己的房间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撕心裂肺的哭的,她只是知道当她歇斯底里的哭过之后,她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的娘还有舅舅是杀死自己亲生父亲还有亲奶奶的凶手。不但如此他们还要杀死自己的亲姐姐,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真的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她要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一定!这样想着舞临汐的眼神开始变得坚定,看着桌上上好的瓷茶杯,舞临汐没有犹豫将茶杯扔到地上,啪的一声茶杯摔碎了,捡起其中一块比较方便携带的尖锐的瓷片,舞临汐整了整衣衫深吸一口气走出了门。“大小姐,夫人让我们来给你送嫁衣”当舞临歌看见那身精致美丽的嫁衣的时候,舞临歌就知道李氏想要把自己嫁给王员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