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咬定男神痴痴恋

更新时间:2020-11-16 00:28:30

咬定男神痴痴恋 已完结

咬定男神痴痴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八卦卫士 分类:女生 主角:唐碧曼刘 人气:

《咬定男神痴痴恋》为八卦卫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为爱痴狂的女生,但也被爱伤过,直到遇到了生命中男神,她知道,那是她的幸福,绝对不能放弃,她再一次为爱痴狂,但是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伤痛的蔓延,不会是无尽头,因为当黑夜过去,白天再度降临时,也就是梦醒时分,而梦里的伤痛也将在现实生活中隐藏。分手后的第一天,刘鹏飞在八点整准时地起床。准确地说,是被梦里的痛给惊醒。之前跟两个女朋友分手,心里却没有像这次那么重的失落感,这是为什么?刘鹏飞无神地发愣,思考,丝毫没有想要下床的准备。“唉,鹏飞,昭邦找你!”床底下志强喊着,然后就出门上课去了。刘鹏飞把头探出床铺外,懒懒地看着站在底下的昭邦,问:“有什么事?”“呃……你没睡好啊?”昭邦抬头看刘鹏飞眼圈微微发黑,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就是没睡好。“呼~作了一夜的恶梦,当然没睡好。”刘鹏飞爬下床,原本想去漱洗一下,却又瘫坐在椅子上。“我梦到唐碧曼她……拉着雅伦和扬闵的手来找我算帐,说我欺骗了她们的感情,说我浪费了她们的痴心。”“那只是作梦嘛!你不要太在意!”昭邦拍拍刘鹏飞的背,说:“你总不能这样一直失魂落魄的吧?快点去刷刷牙、洗洗脸,然后我们去接乔羽书出院。”“靠,我可不可以不要去?”刘鹏飞白了昭邦一眼,有气无力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乔羽书他可是恨我恨到牙痒痒的耶!你要我一大早再去跟他吵架啊?昨晚想跟他道歉被轰出来还不够糗啊?”“唉啊,你们就是太火爆,没有机会好好谈谈嘛!”“谈什么?乔羽书就是一口咬定我骗唐碧曼,没有用专一的感情对她。”刘鹏飞耸耸肩,无奈地说:“你还能要我怎么办?”“那你对唐碧曼……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昨天突然就分手?你也不过就是坦承喜欢姿伊,但是这应该可以克服啊!”“这……还有很多原因啦!”刘鹏飞不想多说,拿了盥洗用具就跑出门。昭邦跟着刘鹏飞到了洗脸台旁,不死心地问:“还有什么原因?”“唉,你烦耶!我不知道啦!”刘鹏飞把脸埋进毛巾里,想用冷水让自己清醒、冷静一点。“反正我有挽留她,是她坚持要分的!她说既然我喜欢姿伊,那就该去跟姿伊说,然后就分手了。”“那你真的甘愿让她这样离开?”昭邦很不以为然地看着刘鹏飞。“我……”刘鹏飞擦干脸后抬起头,“我觉得这次跟唐碧曼分手,让我的心情跌得很重,有种很难以形容的失落感。”“那你……为什么没有什么行动?”“哎呀,我不知道啦!你不要一直问,又不是要做媒人!”刘鹏飞收了收洗脸台上的东西,又跑回寝室里。“鹏飞,如果唐碧曼在你心里有那种份量,那就不要让她这样难过。不要用你以前对女生的态度来对她,这是很不公平的。”“我没有用以前的态度对她!”刘鹏飞用力地把漱口杯往桌上一摆,“但是我已经让出现在扬闵身上的伤痕出现在唐碧曼身上!”“啊?”听了刘鹏飞的话,昭邦原本有点无法了解刘鹏飞意指的是什么,但是从伤痕猜起答案就应该很明显。“唉,你让唐碧曼……怀孕了?”刘鹏飞看着讶异的昭邦,无置可否地点点头,然后他趴到桌上,声音微微颤抖地说:“昨天唐碧曼在医院走廊上人很不舒服,我以为是她跟我吵架后整晚没睡才这样,谁知道诊断单出来后我才知道她怀孕了,而且已经两个多月。”“郭刘鹏飞,你为什么都不会从以前的教训中学习?”昭邦有点不高兴地说着:“之前扬闵的教训你说你牢记在心,但是你还是让一样的错误发生啦!”“好了,你不要再说教了行不行?我已经很烦了!”刘鹏飞拿起了背包就要出门。“我没有要说教,我只是觉得你该有点身为男生的责任感,而不是都让女生承担这些事。”昭邦帮着刘鹏飞把房门反锁,然后跟刘鹏飞一起走出宿舍。宿舍外,感受不到初秋的气氛,炙热的阳光在零乱排放的脚踏车上反射出不整齐的炫亮,让人的眼睛感到些微刺痛。刘鹏飞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自己的脚踏车从拥挤的车群中拉出来,骑上后就往医院的方向而去。“你不是不去医院的?怎么又要去?”昭邦努力踩着车才跟上刘鹏飞。“与其继续让乔羽书讨厌,我想我跟他讲清楚好了!”说完,刘鹏飞更加用力地踩着车,一点也不等昭邦就先到了医院。锁好车后,刘鹏飞跑着上了三楼,打开了302病房的门。病房里,乔羽书正在收拾东西,把一些日用品放进背包里。一看到刘鹏飞走进来,乔羽书立刻摆出一副非常不欢迎的脸孔,说:“你来干嘛?我一个学弟出院有必要劳动你来吗?”“乔羽书,我没有要来跟你吵,我是想跟你好好谈谈,希望你能静下来。”刘鹏飞走到乔羽书旁边,说:“第一件事情,我跟你道歉,我不该打你,还让你住院,对不起。”乔羽书看着刘鹏飞,满脸不屑,甚至不相信现在在他面前的会是刘鹏飞。“哼,你不用再演戏了!小青学姐就是被你精湛的演技所迷惑,所以才会到现在还不死心,还自以为会找到幸福!”“妈的,我一大早来是要给你骂的是不是?”刘鹏飞一把揪住乔羽书的领口,气愤地说着。“嗯,是啊!才骂几句你就露出本性了,没错吧?”乔羽书甩开刘鹏飞的手,讽刺地说:“学长,我从大一进来就一直以你为榜样,没想到你是个里外不一的人!我想,我该庆幸我没有学得很彻底吧!”“对、对不起,我刚刚太冲动了。”刘鹏飞看着乔羽书,有点心灰意冷地在床边坐了下来。“这几天我的心情太浮躁,所以才会这样冲。乔羽书,其实我是真的喜欢唐碧曼的,没有她我的心情会更差。”“谁信你讲的话?如果你真的喜欢小青学姐,那你干嘛还喜欢姿伊学姐?你难道不知道心里有着别人,对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乔羽书特意把“真正”两个字加了重音。“我知道,这我懂。”刘鹏飞刻意逃避乔羽书锐利的眼光,往窗外看着。“昨天,我和唐碧曼分手了,你知道吗?”“啊?你们分手了?那学姐她……”乔羽书想着昨天傍晚唐碧曼来看他时的神情,确实有那么点忧郁。“分手也好啊!至少……学姐她不用为了一个负心的人整晚睡不着吧!”“乔羽书,我想问,你对唐碧曼的喜欢是什么感觉?”不理会乔羽书的挖苦,刘鹏飞还是看着窗外。“对于小青学姐的喜欢……就是不希望她难过,不希望她每天愁眉苦脸。其实我早就知道学姐她喜欢的是你,只是学姐一直闷在心里不说。我曾经有一阵子想跟学姐表白,但是当我想做的时候,学姐已经跟你在一起了。”乔羽书说着边叹口气,“我一直安慰自己,学姐跟你在一起很好,毕竟学长你是我学习的对象,所以我也就慢慢让自己的情绪沉淀下来。但是我没想到你……会让学姐这样难过。”“因为这样,所以让你跟唐碧曼告白?”刘鹏飞终于转头看着乔羽书。“其实我不该这么做,因为这样只让学姐更混乱而已。可是只要一想到你让学姐这么伤心,我就会想陪在她身边,就算只能当个学弟安慰她也好。”听乔羽书说得深情,刘鹏飞心里对唐碧曼的愧疚不断增加。“乔羽书,那我还要再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现在我确定爱着唐碧曼,我不会再让她离开我身边。”乔羽书看着刘鹏飞,问:“学长,你说的是真的?”“我是很严肃地跟你说,也希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如果还让你不满意,那我随便你扁,可以吧?”“该去求给你机会的,是小青学姐又不是我。我只是不想看到学姐难过。如果有比我更适合她的人,我会比谁都高兴。”乔羽书苦笑着,不过他可以感受到刘鹏飞的诚意。“那我们……可以不用再吵下去了吧?”“好吧,我就姑且原谅你。”乔羽书吐吐舌头,说:“不过,学长,我也要跟你道歉,是我先吐你口水的。”刘鹏飞挥挥手,说:“算了,没事了。”“那我要当学姐的守护者,随时监视你有没有欺负学姐!”乔羽书偷偷地笑了起来。“你喔,心情一好就可以调皮了,真是的!”帮乔羽书拿了背包,刘鹏飞和乔羽书一起到大厅办出院手续,而昭邦早就在楼下等得不耐烦。“靠,你们两个男生也有那么多话可以讲啊?都几点了知不知道啊?”昭邦看到刘鹏飞和乔羽书有说有笑地下楼,总算是放心下来。刘鹏飞在走出医院后,心情的沉重总算是减轻了一半。虽然脚踏车后座载着乔羽书,但他一点也不觉得重,反而快速地朝学校骑去。只要再取得碧曼的原谅,就能恢复到以前那样了!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伤痕发生,因为我爱碧曼!刘鹏飞的心中想着,脸上不自觉地露出笑容,那是这几天来最自然的一个笑容!一个凄美的恋爱结局,就是把过往的情丝统统砍断,然后再也不碰触感情?对唐碧曼而言,在堕胎之后,她就只想好好休息一阵子,暂时把情感抛开,好好地享受大学生活中能上课的最后一年。考研究所?唐碧曼没想过,暂时也没这种打算。反正那是下学期的事情,到时再来烦恼吧!躺在家中软软的床垫上,唐碧曼庆幸着自己昨晚坚决要回来睡,没有睡在妇产科那种半软半硬的病床。那种光躺个几分钟就会腰酸背痛的床,绝对不适合一个该好好休息的人。翻身看看闹钟,接近中午时分,秒针的滴答声在屋子里从未间断,彷彿抓着唐碧曼的心一起跳动。最后,还是跟鹏飞分手了。很多人都说,要让自己爱的人去追求属于他的幸福,这都只是安慰自己的话语罢了!如果鹏飞他想追求的幸福就是我,那我还会这么说吗?唐碧曼望着天花板呆呆地想着。“小青,你有没有好一点啊?”在唐碧曼清醒没多久,紫雨就自己开了门进来,手上还提了一大瓶的牛奶,另一手还捧着两罐维他命。“啊,你怎么来了?”唐碧曼坐起身,但因为身子微微发冷还是紧裹着被子。“是有好一点啦,但还是觉得好累好累,我想还要狂睡个几天吧!”唐碧曼苦笑着。“那就好好休息,当个几天的少奶奶吧!”紫雨笑着倒了杯牛奶给唐碧曼,说:“我帮你买了两罐维他命,你要吃喔。昨天医生也说了,要补充营养。”“喔,谢谢。”唐碧曼喝着牛奶,脸上的倦容稍稍减退。“嗯,对啦,乔羽书他出院了,今早在系馆有看到他。看他好像跟刘鹏飞和解了,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咧!”“那很好啊!”唐碧曼听着紫雨的话,虽然乔羽书才是主角,但是一提到有关刘鹏飞的事情,唐碧曼的脸上就不自觉地些微抽动。“那……乔羽书没有找我吗?我本来要他今天下午到系馆找我的。”“哎呀,他当然有找你啊!不止他找,连刘鹏飞也在找。”紫雨故作神秘地笑着,“你还是很受欢迎的啊!”“少亏我!欠打啊!”唐碧曼举起手作势要打紫雨。“好好好,你现在不能激动,OK?”紫雨拉住唐碧曼的手,说:“我跟他们说你在家里休息,所以下午刘鹏飞要来哦。”“啊?鹏飞要来?那我要……要赶快出门!”唐碧曼匆忙地放下手中的杯子,并拿起床边的衣服套上。“他要来干嘛?我只要找乔羽书啊!”紫雨看着唐碧曼的反应,突然正经地说:“小青,刘鹏飞他跟大家说了,他想努力挽回感情。听他在系馆里那样讲,我是蛮感动的。”“你感动什么?他说了什么让你感动?如果是因为一时的动情而挽回,我宁可不要。我不想要再爱上……伤痕制造机。我也不是他的玩偶,喜欢就摸摸头,玩过了就可以丢掉。”头一次,唐碧曼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而且是由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伤痕制造机”所刻画出来的。“刘鹏飞向姿伊表白了。”“啊?那他这样叫想挽回?”唐碧曼睁大了眼,心中的失望难以掩饰。原本唐碧曼以为自己大不了赌气一下,然后接受刘鹏飞的道歉就可以,没想到刘鹏飞想挽回的并不是自己。“他是想挽回姿伊对他的喜欢是吗?那……很好啊!他很听我的话,终于肯去跟姿伊说了。”想哭,唐碧曼却又不敢在紫雨面前嚎啕大哭,因为昨晚已经在医院哭过了,也表现出看开一切的样子。如果现在让眼泪又流下来,那是不是会被人说是善变?“嗯,你想知道刘鹏飞他说什么吗?”紫雨看着唐碧曼,心里想着如果再继续卖关子,唐碧曼待会又会痛哭。“我想……就不用了吧。”唐碧曼颓丧地跌回床上,“他的甜言蜜语,我没必要再知道,而且又不是说给我听的。”“刘鹏飞他对姿伊说:‘姿伊,我从大一开始就很喜欢你。或许,是第一次有恋爱的感觉,虽然只是单恋,但你曾让我努力想引起你的注意,不过我失败了,而且一败涂地。’”“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啦!”唐碧曼打断了紫雨的话,起身跑进浴室里把门关了起来。紫雨跟到了门边,把声音提高,继续说着:“刘鹏飞他还说:‘我今天对你说的这些话,有一些是压抑了三年多的话,有些则是最近的心情。我想,我对你的喜欢也该告个段落了,因为我已经了解爱一个人该有的责任,而不是因为某些原因去爱,更不是为别人而爱。我从来就没有说要追求你,因为我觉得你对我来说很遥远,又有元勋这么好的男朋友,所以我只好默默喜欢。前几天看到你被打,感觉上蛮心疼的,但我能做的就是站在同学的立场上安慰你。虽然我的举动让唐碧曼很不高兴,到现在她也还没原谅我,不过我还是祝福你和元勋,也谢谢你让我这三年来找到想守护的人。’”紫雨好不容易把刘鹏飞的话都说完,转身倒了杯水喝。唐碧曼在浴室里听着紫雨大声地覆诵刘鹏飞的话,眼泪早就滑了下来,让她赶紧拿着毛巾擦着。打开门,唐碧曼虽然难掩内心的澎湃,但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出来,说:“故事……讲完啦?”喝着水的紫雨看到唐碧曼,忍不住笑着:“小青,你真的很爱压抑耶!明明就感动得要死,还假装面无表情!”“我哪有感动?有吗?”说着,唐碧曼的眼眶一湿,刚刚才擦干的眼泪再度从泪腺分泌出来。唐碧曼紧抱着紫雨,说:“你很讨厌耶!为什么要跟我说?我才决定不再碰感情而已,你又这样!”“好啦,你就不要哭了!明明还很爱刘鹏飞,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紫雨安慰着唐碧曼:“我就说了,刘鹏飞他这次是真的想挽回。乔羽书他还说啊,如果刘鹏飞再对你不好,他一定帮你扁。”“呵,他真的这么说啊?”边哭边笑,唐碧曼揉了揉眼睛。紫雨抽了几张面纸给唐碧曼,说:“是啊,赶快把鼻涕眼泪擦一擦,这样很丑耶!”“那姿伊听了鹏飞的话,说什么?”“她喔,当然是傻眼啊!”紫雨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没看到,姿伊她傻在系馆有五分钟喔,然后就喊着:‘郭刘鹏飞,你竟敢暗恋我那么久?是不是欠扁啊?’很好笑吧?”“哈哈,真的是很姿伊的反应!”唐碧曼捧着肚子笑倒在床上。“唉,你喔,心情一好就可以笑了,真是的!”紫雨无可奈何地苦笑着,“不要笑得太过头,你还在修养中!”“喔,好啦!”唐碧曼起身喘了口气,继续把牛奶喝完。“唉,小青啊,那你会重新接受刘鹏飞吗?”紫雨担心地问。看唐碧曼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却没有表示要不要接受刘鹏飞的挽回,紫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稳定感。“我……不知道。”即使感动到痛哭流涕,但是唐碧曼心里很明白,她和刘鹏飞还是需要时间,不只是平复伤痕,还有刘鹏飞心里对姿伊的那份纯纯爱恋也是需要时间去淡忘。“我已经对自己承诺,毕业前不想碰感情,只想好好上课。为了感情的事,我翘了好多堂课。”紫雨很讶异唐碧曼给她的答案,因为一般人应该会笑着说:“当然会!”可是唐碧曼却有着反常的举动。“小青,你这是何苦呢?爱就重新接受啊!我觉得系上难得有你和刘鹏飞这种令人称羡的系对耶!”“不然你是怎样?我和鹏飞要为系上争光啊?”唐碧曼没好气地看了紫雨一眼,说:“倒是你,还不赶快给我交个男朋友,不然整天黏着我,烦死啦!”“你管我!”紫雨扮了个鬼脸,又恢复方才的正经,说:“小青,你真的不好好考虑?刘鹏飞他待会就要来找你耶!”“我会自己好好想的。如果鹏飞他真的爱我,那他就该懂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要拒绝他,只是希望彼此都能再冷静点啊!”“喔,那就随你!”紫雨也无法强求唐碧曼现在就作任何决定,毕竟她只是站在好朋友的立场,以她认为不错的观点来看待这件事情。时间,真的能够让人遗忘所有的事情吗?爱恋以及伤痛,究竟是哪个能够在时间不停地冲刷中存活较久?“碧曼,动作要快点喔,不然要迟到了。”一个男孩站在唐碧曼的家门口喊着,然后猛按电铃。该说是男孩吗?穿着笔挺的西装,长度恰到好处的头发,整整齐齐地从右边旁分,眼睛看起来是那么炯炯有神,笑容却带点纯真的可爱。看不出来是个已经在上班的人吧?唐碧曼匆忙地提着手提包跑出门,边说着:“来了嘛!你怎么这么早来啊?不是八点才上班吗?”“我想跟你一起吃早餐啊!”男孩拉着唐碧曼的手,开心地说着:“七点去吃,八点才来的及打卡,不然你的卡片上都快要被红色点点占满啦!”“哼,你也没好到哪去吧?”唐碧曼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你不过就比我少个几天的点点而已啊,五十步笑百步。”“呃,至少差了五十步耶!”打开车门让唐碧曼坐进去,男孩小跑步地从车头绕到驾驶座,并系上安全带。“好啦,吃什么?”“唉,你很不浪漫耶!吃什么还要女孩子想啊!”唐碧曼敲了敲男孩的头,“去Starbucks吧!那里的装潢和气氛能让我想些事情,才不会进办公室后头脑一片空白。”“是,我们美丽大方又实惠的创意设计小姐。”男孩笑着发动车,缓缓地驶离了巷口。“你又来了!什么实惠啦!欠揍耶你!”车子里传来唐碧曼开心的抱怨声。毕业也快一年了,唐碧曼很满意自己目前的生活,在一家广告公司担任创意设计,整天只要胡思乱想,然后画出一张张的设计稿。这对唐碧曼来说,算是一份符合她个性的工作。“碧曼,我有个问题耶!”男孩边开车边转头看着唐碧曼,“你弄出来的设计原稿都很棒,老板也都很欣赏,但我发现啊,都有个共同点。”“嗯?什么共通点?”唐碧曼不解地看着男孩。“很多稿子的底,你都喜欢用断断续续的线条重覆累积当背景,而不喜欢整个用色彩渲染。我每次看起来都觉得很破碎,但整体上来讲却又跟要传达的主题很搭。”“这次公司接的Case是某饰品的广告,据说是男孩子伤了女孩子的心后,买那条项鍊可以抚平伤痕,可以挽回女孩子的心。我是觉的,如果广告的主体是项鍊,那底面用线条来衬托会比较有伤痕的感觉啊!”“喔?”男孩讶异地看着唐碧曼,说:“你的脑筋还真好耶!不过,我应该不用买那条项鍊,永远都不用吧?”“嗯,不用。”唐碧曼短短地应了声后,撇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刘鹏飞,毕业有那么段时间了,你过的还好吗?找到那个不会让你有沉重的责任感,然后就会想要好好照顾的女孩了吗?当车子开过大学的门口时,唐碧曼的心想起了刘鹏飞。尽管身旁有个那么好的男朋友,两人还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但隐藏于唐碧曼内心对于刘鹏飞的爱恋,却还未随着时间的流动而完全消失。伤痕,或许已在心里淡忘,却不知不觉融入生活中,表现在工作上。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算是淡忘吧!早上八点整,唐碧曼准时地坐在办公室的桌子前,手里拿着铅笔在纸上胡乱涂着,线条一笔一笔地在唐碧曼的手下成形,那种形状,就是唐碧曼心里挥之不去的伤痕吧?“碧曼,要不要喝咖啡?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早上也不点咖啡,只喝可可?”男孩从办公桌的上方探出头问。把办公室分隔成一个一个所谓私人的空间,有时还真不好!突然头顶上出现一个人,每次都被吓个半死。唐碧曼想着,抬头看着男孩,说:“我换口味啊!每天都喝咖啡会厌烦的。”“那你要不要?我去对面的麦当劳买。”“你要啊?那我去买,顺便透透气!”唐碧曼站起来,抓起椅背上的短袖薄衬衫穿上。“那好吧!钱拿去!”男孩把两百元给了唐碧曼,说:“如果怕肚子饿,顺便买些东西回来吃吧!”“你猪啊!才刚刚吃完早餐啦!”唐碧曼笑着走出了办公室。早晨八点多的麦当劳没有很多人,少了要上学的中、小学生,少了该待在办公室的上班族,绝大多数就剩下大学生。唐碧曼买完了咖啡,手紧捏着纸袋等待过马路。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虽然在马路旁有车子排放的废气,但早晨的空气质量在一天之中算是较为优良的了。“唉啊,你很烦耶!”唐碧曼身旁一个骑脚踏车载着女朋友的男生转头抱怨着:“我都逃学陪你出来吃早餐了,不然你还要怎样?”“哼,一看就知道你心不甘情不愿!刚刚到现在满脸大便!”坐在后面的女生忍不住捶着男生的背。听着两人的对话,唐碧曼的心底泛起很深的感触。不知道姿伊和元勋是不是还常常这样吵闹?这个男生不错了,还肯陪。就是因为那次元勋倔强地不肯陪姿伊去吃早餐,我和刘鹏飞才会真正面临到埋藏于情感表面之下的问题吧。唐碧曼看着身旁还在争吵的两人,心里悄悄回想起过去,回到那个令人鼻酸的下午。那个下午,唐碧曼的房间沉浸在一束鲜红色的玫瑰花香中。但是,浪漫的气氛却因唐碧曼没有立即答应让刘鹏飞有补救的机会而变得有些僵。“你说,你还不想和好?”刘鹏飞纳闷地看着唐碧曼。“我不是不想,而是……我们都需要时间啊!”唐碧曼想要好好地解释,但却辞穷。“就是说,暂且给我们彼此一点空间,我的意思是这样。”唐碧曼的话在刘鹏飞耳里听起来彷彿就是种拒绝,玫瑰的鲜艳在刘鹏飞眼里开始慢慢褪色。“难道,你觉得我的诚意不够?还是我跟姿伊的关系还划得不够清楚?我爱你,对你有责任。”“爱一个人是不必有任何过于沉重的责任,因为爱情不是相互的责任归属,而是彼此体贴、关怀,甚至可以说心意相通。你说你对我有责任,那只不过是想尝试着抚平你造成的伤痛,对吧?”唐碧曼的语气开始咄咄逼人。“碧曼,爱你本来就有责任!”刘鹏飞反驳着:“能了解你的感受、想法,能去完成你想要的一切,这都是责任!”“那么,你从过去就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从你交了第一个女朋友开始。”唐碧曼心里明白,她和刘鹏飞已经是不可能。唐碧曼一直希望,刘鹏飞能够真的用“心”来爱她,而不是把原本就属于爱情的东西归于责任。如果去了解自己爱的人的感受,替自己爱的人完成某些事情,这些都叫做责任的话,那“爱”这个字里面为何要包含一颗心?“我没有!我只是想着要怎么让雅伦、扬闵和你能更开心点,因为我……承认对你们有所亏欠。”“鹏飞,那你就该去找个你没有亏欠的人爱,用心去对她。如果你真的爱上一个人,你不会把刚刚说的那些事情当成责任的,懂吗?”“碧曼,可是我……”刘鹏飞的眼眶微微泛红,“我是真的爱你啊!我到现在才明白,我对你是有感情的!”“鹏飞,我到毕业前都不想碰感情了,我真的很累了。”唐碧曼抽了张面纸给刘鹏飞,“到毕业前还有段时间,你让自己好好沉淀一下吧!如果那时的你还爱我,我想那就会是真正的爱。”“碧曼,之前我对你太残忍,为什么现在你要对我那么残忍?为什么?”听了唐碧曼的话,刘鹏飞忍不住紧搂住唐碧曼哭了起来。唐碧曼在刘鹏飞怀里看着他哭,也能感受到这股悲伤,原本不想掉下的泪就这么滑了下来。两个人就这么抱着哭了一下午,然后用泪水把感情一刀两断。回想着两个人都哭肿了眼的画面,唐碧曼的鼻子一阵酸酸的感觉,眼泪偷偷地在眼角打转,然后她不自觉地迈开步伐往斑马线上跨出了几步。“叭叭叭~”一阵尖锐又刺耳的喇叭声在马路上响了起来,紧接着是一阵紧急煞车的摩擦声。当唐碧曼回过神时,只看见一辆银白色的车子朝她直奔而来,尽管速度有稍稍减缓,但却让唐碧曼来不及闪躲。“啊~”在路旁女性路人的尖叫声中,唐碧曼手上的咖啡掉落在地面上,褐色的液体流满一地,而唐碧曼早就倒在马路上。在失去意识前,唐碧曼看到了驾驶匆忙地下车,他带着墨镜,穿着纯白色的无袖上衣,以及听到一声“碧曼!”的惊叫声。“鹏飞?”唐碧曼唯一想的到的人,就是刘鹏飞。然后,脑袋中的一切就象是计算机关了机一般,霎时之间转变为黑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