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情的泥藻

更新时间:2020-11-16 00:06:09

爱情的泥藻 已完结

爱情的泥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陈月龙 分类:女生 主角:傅张小霞 人气:

《爱情的泥藻》是陈月龙写的一本女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爱情的泥藻》精彩章节节选:"你好,靓仔,我叫傅茵茵,用大家的话来说我应该是:海拔149,长得不漂亮,却要假扮非主流的小人物。"傅茵茵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帅,很酷,同时够冷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冬季刚刚到来,G市G大道。

今天跟平日不一样,上午才十点,宽阔的大道两旁就挤满了蚂蚁般的人海,大家好像在期待什么人物出现。

那边来了,连忙看啊!

自西边驶来了一队华丽的婚车阵列,形势浩大的渐渐向前行,前面的主婚车则是一辆全身黑色外加长的宝马,四周皆有洁白单纯的大片百合花团团包围着。

哪个富贵人家举办婚礼啊?这么大的排场呀!观看的人嘀嘀咕咕地说着。

这样的场面在咱们G市,当然只有王家的独子兼继承人的大婚才会出手这样大手笔,听说我们市长的宝贝儿子娶亲都没有如此豪华的场面游街昭告呢!另一把声音响起。

也不晓得是谁家闺女这么幸运哦!有人羡慕说。

幸运?这才不是什么好命。估计又是谁家的闺女要倒大霉了哟。某人感叹道。

就是,八年以来,林林总总六次了已经,每次皆是风风光光的娶进家门,活最长的也就只有一年,接着就是晦气的黑纱挂在车前,开向王家的墓地。说话的人看来应该是本市所属人士。

这一次的这个夫人不知道究竟可以活多长时间?

别说,能活命多久,顶多也就一年吧,王家被人许下了恶毒的血咒呢。

据说是王家的王家辉命太硬,才克妻又克子的。

那这样还娶妻如何?害死人家姑娘不是?

就算是这样,王家总得要老婆的呀。

对哦,王夫人还盼着孙子顺利出生呀。

但是害死了年华正好的姑娘们,听说如今已经是选择娶外省来的姑娘。

即使是外省来的,但凡知道王家的,死不肯嫁进去啊。

人们的议论,相对婚车里呆着的傅茵茵来说,其实就听不到。

她独自坐在豪华小车里面,新郎也没有亲自来接她过去,只有蒋叔沉默的驾驶车。

即使疑惑,可也没有再过问,缺少新郎的这辆婚车,傅茵茵只有失落的望着窗外的一切。

G大道两旁真是人山人海啊,估计这个王家的婚车阵列够华丽的吧。

鲜艳的野海棠还灿烂盛开在这边的路边,粉红的颜色如此的让人心旷神怡,和茵茵的心情恰恰成正比呀。

她将视线收了回来,调整下呼吸,心情最大可能的放松下来,安慰自己是要去旅游,两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揪紧,再揪紧。

她手里拿着一个粗作的荷包,这是她几年前同人学绣绣的一个十字绣荷包,空白的布料上采用暗淡的黑色和鲜艳的红色这两种线交合绣了结发二字。

但是自己没有姐姐那般灵活的双手,所以这个手中的荷包其实绣的不怎么样,不过还好,它里面大虎哥的那点头发还存在。

茵茵已经正在出嫁,但是新郎已然不是你大虎哥,你在北方还顺利不?

今日是迈入死路的开头吗?次日呢?她还有次日吗?茵茵不知道。

车队沿途漫长的奔走,最后在一个豪华的大别墅门口停下来,蒋叔停放好车,迅速的走下车去。

傅茵茵木然的呆在车里面,她不晓得下一步应该如何进行,只能坐在里面等着。

外边似乎有人朝这边缓缓走过来了,声音越来越靠近车门。

傅茵茵的身子停顿了一会,她连忙把手里拿着的那个荷包塞进自己随身带着的包包中。

等候的时间非常漫长,傅茵茵心里像装了一头小鹿,心一直砰砰跳,愈来愈紧张。

都不知等过了多长时间,车门最后被拉了开来,傅茵茵调节了自己的呼吸,跨出了车门。

打开门来迎接她就是上次在家辉酒店碰面的那个冷冷的靓仔,不同的是今天的他显得更加冷了。

一只伸过来接她的手,傅茵茵慌张的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随他这样轻轻的带着,木讷的跟随着他继续走。

同他走到一起时,傅茵茵有种跟巨人同行的错觉,不是啦,她居然还不及他这个肩头高耶?不会是嫁给眼前这个人吧?

迈进大门后,踏着一地的枫叶,踏过即将开始枯萎的脚下这片草地,慢慢的朝王家大宅的深院走进去。

婚宴是在大宅里简单的举办,没有任何繁文琐事,更加没有什么司仪来指挥所谓的大典。

傅茵茵直接被拉着她手这个帅哥带进卧室里面,没有再多讲任何话,也没有再多看茵茵一眼,家辉转身便离开了。

没有心目中的白色教堂热闹婚礼,同样没有心目中的伟大的司仪来轻问她是否愿意,眼前一切同豪华无比的迎亲阵列比起来的话,显得既简单又萧瑟,同时感觉很诡异。

大虎哥,幸亏,我不用在上帝见证下答应愿意嫁给这个人,虽然这人是如此的高大帅气,不过,我仍然觉得还是你更加温暖些,更加亲切些。

对啊,你更加亲切,同时更温暖些,然而,这辈子我们可否再见到面呢?

可能没有任何机会了以后,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继续活多长时间?

天空渐渐的变得晦暗,透过窗子看见外边的一盏盏霓虹灯点亮提醒茵茵已经是天黑了。

傅茵茵被一阵咕噜的响声提醒,自己一天都没有吃过饭了。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茵茵连忙打开门,眼前有位四十几岁的陌生妇人手里端进盘子,这个盘子里面放着一些菜还有一碗白米饭,另外有一碗参汤。

少奶奶,一定饿坏了,快来吃点东西,我等下再过来收拾东西。她看了茵茵一眼,便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虽然刚刚的妇人不是很有礼貌,但看样子大概是家里请来的帮佣吧,原来连家里的小小帮佣也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肚子实在饿坏了,已经没有那个时间去计较其他,先将肚子喂饱了才是重点。

夜深人静了,傅茵茵坐在新人床边,等待所谓的丈夫没有到来,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半点新婚气氛

王家大宅里总共有5栋房子,今天结婚的房子是主宅,也是这个家主人所在的象征,命名为王苑。

在王苑旁边的左侧,就是一般很少有人的兰苑,不过今晚上面二楼却亮起了灯光。

凭窗站着的人一席黑色的礼服,幽暗的光线下神秘了他的五官,只是自侧面的角度看,大概可以知道是个英俊冷漠的男人。

我的表哥,似乎你这样做不好吧?现在是你的新婚夜耶。林祥辉看着王家辉,无奈叹了口气。

这有什么好奇怪?除了碧雪,和其他结婚我一直没在新婚之夜留在那里。王家辉冷冷的回答。

林祥辉不敢再说下去,这个冷漠的表哥的性情他不是不知道,只要他不肯做的,逼他也没有什么作用的啦。

大家都回去了吗?王家辉冷冷的说。

都回去了,你本来就没有怎么请客,不过就是自己两家的亲戚,你的堂叔由于有事所以没有来参加。林祥辉淡淡的回答。

那么园中的其他人在干嘛?他接着问。

我舅妈她还在梅苑念经,表哥的舅妈在那里陪着她念呢,所有都和原来一样啊。

真的很冷清呀王家辉淡淡的叹了口气,接着神秘的嘴唇扬起一个奇怪的弧度,好像发现了什么让他兴奋的事情。

傅茵茵,王苑的第七位少奶奶,你又可以活多长时间?

林祥辉不敢回答他的话,他清楚表哥心中隐藏的痛,但是,这样又有什么作用呢?

这夜静悄悄,夜了无生息,傅茵茵独自呆在床榻上,她心里的寂寞正蔓延开来,难道这就是她的新婚初夜吗?

孤身一人的新婚初夜,想想好笑,也不知到底该埋怨还是该庆幸呢。

虽然这是个协议婚姻,不过还是万万想不到新婚初夜缺少新郎的状况,也许真的是自己长得很不起眼。

缺少新郎的洞房花烛夜,这于一个女子来说是侮辱吗?

傅茵茵,你到底在想何事?难不成还想期待这个无厘头的婚姻里能滋生出爱情吗?你仅仅是一个娶过来等死的媳妇罢了。

傅茵茵站起来走到窗边,望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天空,天空中那零星点点的小星星,将这个黑夜显得愈加凄凉。

又摸着手中的荷包,眼泪无声的滴下。

一大早醒来,傅茵茵在衣柜中拿出里面的衣服然后换上,没想到王家还是了解她的尺寸,衣橱里的衣服确实还是穿起来很合身吧。

这诺大的新房,她也是没有见过的,果然没错,有钱就是好,超级好呀!

她轻轻的打开了门,正准备走下楼,上面二楼突然传来了几个帮佣说话的内容,她谨慎地听着。

现在这个少奶奶听说只是一个家庭条件很差的人家女儿,所以一点都没被总裁重视呢。

没错,记得上一个少奶奶还去过教堂正式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并且照了漂亮的婚纱照呢,眼前这个就不一样了,居然直接就用车拉回家来。

长得太不起眼了,就算说前一个少奶奶也不是很漂亮,不过非常的耐看,而且性情温和,大家都很喜欢她,现在这个是又矮又丑,太太根本就入不了眼啊。

若不是要娶回来送着死的嘛,总裁都不想娶她了。

说得有理,反正娶来等死,何必去在意她长得如何。

即使是如此,她未免太委屈了,就算说都是来等死的,不过前面那几位少奶奶也是隆重的嘛,哪怕只做一天少奶奶,也要好好享受一下嘛。

对啊,所以没钱就是委屈啊,不过她也很傻,听说只是想治好她妈妈而已嘛。

不要说了,不然夫人要是知道的话,又要怪我们的,快各自做事去吧,还有三楼那边得去拖地板呢,都不知这位少奶奶睡醒没?

傅茵茵连忙躲回原来的房间去,憋住呼吸,靠在暗处,等走刚刚打扫收拾房间的帮佣都走了才慢慢走下楼去。

刚到一楼时,就看见一些妇人正在吃东西了,她手心有些冒汗,这些妇人她都从没见过。

大家也没叫她来用早餐,全部当她是透明的,目中无人。

她朝四周瞄了瞄,连帮佣都没有半个过来招呼她的,证明她在这里的身份够低微。

我说李嫂,本小姐的小狗雪儿那份早餐弄了吗?它已经很饿!走来一位跟她年纪相当的女子正大声责问某个帮佣。

顾小姐,我早就帮您准备好了,话说那只小狗很是好看呀。一边一位中年的妇人献殷勤的说着。

它不叫小狗,叫做雪儿,你们以后都不许说它是小狗,都给我听清楚。顾小姐脸变得阴沉沉的,好像非常生气似的。

请问是在这边吃早点吗?傅茵茵小心的询问。

但是没有人有回答她的问题,大家不吭声继续吃东西,好像真的看不见她似的。

难不成她真的连一只狗也不如?顾小姐的小狗不是也要吃东西吗?

茵茵甩了甩头,这绝对不是傅茵茵想要的,哪怕只剩下一天的时间了,她同样要过得自在。

转身离开眼前的大厅,走出来是绿油油的草地,中间有通往外面的鹅卵石路,她想也不想的朝着外边走去。

少奶奶,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我可以送你过去。蒋叔看见傅茵茵朝外面走去,连忙跑向前。

我要去医院探望我妈妈。茵茵上了车后,大概的向蒋叔描述,眼前这个蒋叔还是比刚刚的那些帮佣好些。

蒋叔看了茵茵一眼,不再说任何话,毕竟是总裁自己的家事,他只是司机没能说太多话。

车子迅速到达医院,傅茵茵下了车后,转身立即往医院里面走进去。

少奶奶,你什么时候回去啊?好让我方便接你回去。蒋叔连忙问她。

回去告诉王家,告诉王家辉,我不想回去那里,那些钱,我将来会全部还给王家他们。

你不可以这样啊,你们刚刚才结婚呢?蒋叔吓了一大跳,叫他如何回去向王家交代呢。

他根本就没有真正娶我,这样回去,我算什么。

少奶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蒋叔有点为难的看着傅茵茵。

想我回去那也可以啊,麻烦你告诉王家辉,让他自己到这来接我回去,我就答应回去那里。傅茵茵冷冷的道。

这样啊,不方便吧,总裁很忙的呀。蒋叔吓得额头直冒汗,千不该万不该送她到这边。

如果他忙,也就不用来了,其实我也很忙。傅茵茵转身奔进医院里面的住院楼方向。

王家辉刚给设计部的领导开完大会,立马看见蒋叔谨慎的走到他面前,他有些疑惑。

蒋叔,你到这里有什么事情?大宅没有任务?

总裁,是为少奶奶的事情才来找您,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了。蒋叔垂下头,眼睛不敢看王家辉。

她呀?她能有何事,刚刚嫁过来不久,现在惹事?他淡淡的说。

少奶奶一早就说要回去探望她妈妈,我就开车护送她去医院,结果少奶奶却说从此不回王家了。蒋叔不敢直视他。

她这是什么行为,当初说得好好的,她妈妈的病王家已经承担了,还并且帮她妈妈买了一座两居室多的住宅,难道她还嫌太少?他开始生气的样子,他最反感无限贪婪的女子了。

少奶奶说你根本没有真正娶她,就算她回去也算不上什么,所以她不想回去王家。蒋叔连忙说明。

怎么就叫没有真正娶她,昨天我安排那么多豪华的阵容在外边向全部人宣告,这还不算吗?王家辉真的被激怒。

表哥就别动气了,这就帮你去接回来好吧,大概表嫂还太年轻吧。林祥辉刚好听到他们的谈话,看表哥发怒,他连忙圆场。

少奶奶说谁去也不算,说明要总裁本人亲自去接,蒋叔连忙说清楚。

到底怎么了?昨天结婚表哥也没去她不也没生气,今天突然怎么了呢?竟然闹起脾气。林祥辉也不满了,之前哪个嫂子也没有如此胆大包天。

其实我也不明白,她坚持要总裁本人去接她回来,蒋叔也觉得方才傅茵茵有点得寸进尺了。

那我就偏不去那里接她,我看她到底回不回家,我倒不相信果真不回了。刚好给她点挫败感,让她明白王家的少奶奶没有她想的好当呢。王家辉冷冷的道。

可是,这恐怕不大好吧,早上的报纸都已经刊登出王家昨天娶亲的消息了,还是头条呢,假如今天表嫂就不回王家,对王家酒店名声不好呀。林祥辉提醒他说。

对啊,总裁,马上就圣诞节以及元旦节一齐要到来了,加上旅游热潮,我们整个酒店不可受任何影响,非常重要啊。蒋叔也在旁附和着。

该死的疯婆子,我现在就去瞧瞧她想耍什么花样,接她回来本总裁不把她修理个够才怪。王家辉生气的跳起来,然后朝外边径直走去了。

蒋叔连忙在后面跟了他上去,估计这次那个傅茵茵要吃大亏了,难怪,怎么能和上一个少奶奶比呢,看看人家是多么识趣啊,这样总裁才喜欢她。

茵茵,今天这么早就跑过来医院,你刚刚结婚,现在就来这边看我,王家如果有意见那可怎么办?傅妈妈躺在病塌上,面对小女儿的到来,不安的询问。

放心吧,妈妈,你就不要管我了,我自有办法。傅茵茵不想让妈妈知道自己有什么想法,妈妈还在治病中,不想让她替自己操心。

茵茵,王家是有名有望的大户人家,你要知道注意自己,豪门繁文缛节,不像我们这种平凡人家一样随随便便,你千万要好好照顾自己。傅妈妈叹气的吩咐,她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她根本不愿意到这住院,当然不愿意拿女儿的终生大事来换她的老命。无奈当时自己在昏迷当中,她没办法来阻止女儿的这种决定。

妈妈,你讲的我都知道,你就不要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茵茵连忙安慰妈妈,就担心她替自己忧心呢。

恰逢傅佳容刚好开门回来病房,看见傅茵茵还是大吃一惊,妹妹才刚刚结婚啊?今天突然这么早便在医院出现了?难不成发生什么事情了。

茵茵,发生什么事,王家对你不好吗?怎么今天那么早就过来这边?佳容担心的询问妹妹。

其实没发生什么事,只是我想妈妈了,所以过来瞧瞧,她连忙接过大姐手上拿着的热乎乎的饭盒,原来这是妈妈的早点啊。

原来是这样,害我为你担心呢,你没事那就好了!傅佳容松了下心,真担心妹妹真的出了什么事啊。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很好的,姐又不是刚认识我,傅茵茵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茵茵看大姐如此胆小,连忙说。

刚刚上楼的时侯听说来了一位病人,伤的非常的严重,现在要输血给他,但是医院里面好像现在没有库存那种血型的血,整个都在鼓励大家去捐血给那个病人。佳容一边喂妈妈吃早餐,一边随意的说着。

嗯?这样啊,那我过去瞧瞧,可能我的碰巧符合耶。茵茵一听说要大家捐血,勇敢的站了出来。

茵茵,你这种血型同大多数人是不同的,你过去帮不到忙的。傅妈妈看小女儿就要去出去,连忙叫住她。

人家医院都没有的血型呢,当然是很不同大多数人的血型嘛。我过去试试吧,兴许我跟他一样呢。茵茵说完往门外面走出去。

她是在等死的呢,如果她的血可以救人,倒也很好,好过就如此白白牺牲浪费掉强多了。她匆忙去乘坐电梯赶过去。

妈妈,茵茵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好心啊,我晓得这次真的很对不住妹妹,原来是我去等死的,如今是妹妹为我去送死。佳容叹气,自己知道如果嫁给王家辉就是等死。

现在已经都成定局了,无法挽回,你也就别再责怪自己了,说到底还是怨我,假使我没有患上这种病,你们就不用这样牺牲了。傅妈妈说着说着泪水模糊了眼睛。

一切都是父亲的错,当初如果他没有狠心抛下我们母女,我们又怎么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啊?佳容提到自己那无情的父亲,也哭了起来。

傅妈妈没有继续说什么话了,她那个该死的老公,早在十年之前就落下她们母女,和他外面的女人一起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