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昭昭之爱:皇帝陛下已倾心

更新时间:2020-09-15 12:27:41

昭昭之爱:皇帝陛下已倾心 已完结

昭昭之爱:皇帝陛下已倾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紫依晨言 分类:女生 主角:鲁智轩余继雅 人气:

完结小说《昭昭之爱:皇帝陛下已倾心》是紫依晨言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鲁智轩余继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可都是因为爱世,我的皇后,你我一世姻缘,似天赐,妙事不是?”  “皇上说得是圣言,妙语连珠,自是何事皆是妙不可言。”  你犹想,仔细,喏喏。芦苇横枝,塘中庙宇歌妙之。伊自此,嬉戏竹桃村。环香之。  卷帘未成,雨绵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曾忘记抚过你眉间的川字,抚挲过你黑如墨的粗眉,俊挺的且光滑的鼻翼,白洁如华妆的无瑕脸庞,就算我再怎么踮起脚也只到的,那完美的下颚,偶尔会因为我的小小搞笑方式,因无奈的笑而牵动着一个完美的轮廓。丝毫也未曾敢忘记,一个个你要我记住的,我都在小心翼翼地从记忆里抽出来。

旧历十月半从木栏围场回来已又过一月有余,未出府院的大门及后门,这一月余就呆在自己院中,作了一幅图,便是那日午后刚过,亮弟突然出现在宴席上。

弟弟拿着一只蓝色玫瑰。

西装黑裤早已不是早上那一件了,满是泥巴黄色黑色交浊。

唯独手上那蓝得纯粹,淤泥不曾染。

心里一阵骄傲起来,看来弟弟已完成他师傅布下的任务,嘴角一抹微笑扬起。

“皇上,这就是在下的关门最后一位弟子沐王府小少爷田于亮。”坐于皇上旁桌的一位衣着长衫的老先生站起,躬身说着。他正是弟弟的师傅。

“哦,师弟田于亮可上前来。”皇上一副欣然的神情,手一挥,弟弟便严谨地一躬身,起步稳当地走到御前,“哈哈,看来田家小少实力倒是不错,不到日落,便完成了任务,可为难了?”

皇上忽然的大笑起来,令我的心提了老高,往皇上那儿瞧去,又听着皇上所言,因而想到原来皇上就是那位大徒弟,难怪宴会开始就见着老先生与皇上十分熟识地谈话,方才宽了心看向弟弟。

“尊师言,行孝道,草民定当力行,无所难。”听得弟弟答得顺溜,我心内自豪感倍升,看得出老先生也甚是满意,频频点着头。

画中的弟弟,眉宇之间,英气隐现。我就知道了弟弟前途不可估量了。此事我并未详尽地告知母亲,父亲那日虽有出席,不过他并未知全部内情,只知弟弟面圣,得圣上欢颜大笑,详尽之事,归功于那罕见的蓝玫瑰。

他们师徒二人并未久留,待第二天天刚明便已离开围场,往小镇方向而去。

正望着画出神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

“小姐,适才守门那小侍说有人送了封信说是给你的。”容妈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

“信?”我将信接了过来,封面上题着八字,呈田爱世小姐亲启。

这字迹,从未见过,还以为是秀禾送回来的,话说秀禾自去了那异国之地,还未有任何消息回来,我不免挂念。随口问着容妈,“那送信人可还在?”

“走了,那人是急急忙忙的样子,一上马,勒绳就朝城外方向去了。”容妈还记得很清楚,门口那小侍不敢自主接收物件,只好叫了容妈出去接收。“看着是小厮模样打扮,应当是受主人之托送来的。”

“哦,那好,您先去忙吧。”待容妈出去了,我撕开灯口,取出信笺,一股墨香扑鼻,我一愣,是上好的墨砚才有这样的墨香吧?

信的内容极短,一句话,一个署名:明日城郊福寿寺,望能赴约。余继雅。

明日又不是什么上香的日子,也赶不上什么许愿佳期,不过还是让容妈去禀了爹爹,明日出门。

拳拳闷意,忏翼不以为蝉。

怀风并不缓慢的步伐,乘着微暖柔曦。

蒙蒙张开双眸,淡淡的细雾,挥洒余下每一方。

福寿寺,是一间供有弥勒佛的寺庙。住寺庙的不过一名主持,三四名打扫接待的小弥。来往这寺庙的都是初一十五上香来的,平日里,甚少见人前来这城郊之地。

让府里跟来的两小丫鬟自去游玩,便踏步走在林木一桩一桩的道上,闻闻这之间的清新绿草香,鸟叫声真真叫得欢雀。

“真真小姐气,梳妆得如此精美。”身前几分调笑声。

我抬头怒目一瞪,“我可不是物件,什么精美……不过说,今儿个你个大少爷是怎么穿着这等破败衣裳,何时兴得的这款式了?”真让我大大不解呀。

“呵,这叫事前准备,着装第一。”余继雅用手故意拨了拨额迹撇下的长长刘海,满是神秘地说着。

“得,那可以说说约我到这儿来,不只是来看你这身破败打扮的吧?”粗鲁地想翻个白眼给他,不过我可还不会,只能在心里小小地鄙视他。

余继雅跑到树下扛着一个大包袱朝我招了招手,“走吧,大小姐。”

只见他朝着寺庙方向走去,在一个角落停下,伸手往大包袱里抓出一团布就朝我丢来。“这个给你去那里面换上,等你出来我再告诉你为什么,不要在这里问我为什么,动作快点,你时间不是很急迫,别磨蹭!”

我捧着衣物,皱眉抗议。看着这衣物的颜色竟然是大红色,有点反感地想排斥,我喜爱穿戴得清淡点的,无奈插不上话,不情愿地进去换上。

余继雅这人行事作风真真奇怪,很无秉性的样子,实在让我琢磨不透,他真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一会儿温柔,可那只是一瞬间,一会儿他有对着我大吼小叫地,存不着一丝丝公子气息。

例如现在,他正把我满头珠钗拿下,是拿下,不是卸下!再把我一大早就起身让容妈精心梳好的发髻打散,打散!正当我想反应时,他又一手轻巧地将我的一头长发全部盘起,全部盘起?又从怀里变法似地掏出一只木色簪子斜插,将一头长发挽定,以一双带满深情的眼睛看着我,“若是可以,让你我做对贫贱夫妻,可好?”

我一个愣怔,探索似地看向他,心想这少爷脑子又怎么的了?挥开他还放在我头发上的手,“余少爷是不是还记挂着欺负人的把戏?我这次可不会上当了。”

“记得那次晚宴吗?你就坐在我旁边,那晚的夜色很明亮,月光照耀和那些火把明艳的火光下你就那么笑着,我真的感觉你那时有如粉衣仙子……”他继续说着,让我真是好奇他什么时候说得出这样的话,这个人真的是余继雅吗,是他没错,但是这话……

我听不完就打断他的话,“行了行了,就别在打趣我了吧,余少爷?”

他顿了下,似乎吞下还要说的话,转眼换了一脸鄙夷地转过身,“走吧,瞧你换个衣裳的速度都让本少爷好等,真磨蹭。”说完自行扛着包袱走在前头。

我莫名其妙加愤怒地追上去,狂猛解释一番。我哪儿速度慢了,说一个姑娘家磨蹭?

一路越走越荒凉起来,就算秋天到了吧,可这四周尽看不见一丝绿意。

待到一处类似村口处,我完全无法镇定了,这还是我活了十七年第一次看到的场景。

唇瓣有些颤抖地张合着,就是说不得一句话来。

“还愣着呢,快来帮忙,这位大婶喂点水给她喝。”余继雅扭过头对我说了这一句话,有转过身去扶着其他一位大伯。

这是什么地方?其实我是想问的,不过暂时还不是疑问的时候。

余继雅从包袱里拿出很多他准备的药草和粮食,及衣物。

陆陆续续从一些草棚内走出三三两两的人出来拿着余继雅拿来的东西帮着地上躺着的那些老弱病残的人来,这些人看起来应该是难民,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难民,待看着其中有幼儿,妇女,年迈之人是居多的。

后头余继雅又从包袱里拿出些铲子,锤子什么的,我疑问地看着,待到这村落里,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男子扛着一个箱子出来,那里面也满是手柄工具。

便可瞧见余继雅等人有的在棚顶,有的在棚里棚外修修补补,敲敲打打,而我正在和一群妇女,姑娘们和泥土……

当夕阳斜下的时候,终于每个人都停下手来,收工了。我抬头看着这一批难民们终于皆有屋棚可卧,跟他们同样脸露出满足的笑意。“为什么他们会流落到这里?”

“这是朝中的事情了,他们都是逃难而来的,只是不知道有几人能够给像这么好,终于有个屋棚可住,虽然我无法撒着大钱帮助他们,可建立这样一个村落,每人互相帮助,扶持,我想这就是最华丽的宫殿了。”

本来我还悲悯着这些难民过得如此落魄,听得余继雅如此一说,不禁侧过头看着他,他握着的真的是一把自信。

“这也是我回朝,经常会到处去采风,没想到就遇着很多居无定所的人,本来凭我之力肯定是力量不足,可是,你看他们愿意彼此帮助,连你也加入帮忙,这其实需要的是大家,但好像就我一人之力就足以啊。”

“呵呵,是这样的说法,凭你余继雅一人之力,方能成得。”

我对着夕阳灿然一笑,可随即又是一阵失落感,“可是我可能要进宫,到时候就连这样帮忙可能是奢侈的吧。”

怅然地看着这夕阳,听说在深宫内院是看不到日出日落的,这样的绝美自然之景,只在无争扰之地才有罢。

“你说的可也只是可能,不是吗?”余继雅沉吟片刻,对上我的眼睛说道。

那一刻我看见他眼里闪亮的异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