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魏伤

更新时间:2020-08-27 08:05:05

魏伤 连载中

魏伤

来源:落初 作者:东方了凡 分类:历史 主角:洪四浩阿浩 人气:

火爆新书《魏伤》是东方了凡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洪四浩阿浩,书中主要讲述了:菩萨身千刀万剐,雪梅含霜傲骨。一身正气始浩然,纵使万般委屈,吾心不变。人间正道是沧桑。书友群:55901857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破局

此言一出,就是傻子也明白过来这是一个圈套,一个深不见底的圈套。

老者终是忍不住的,气得胡子乱抖,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混账!”

一旁的夜榫早就等不及了,大喝一声便冲了过去,一记擒拿手将末流官爷拿住。

“你!你们想干什么?造反吗?我告诉你们,杀一个平民最多抵命,杀官员可是要灭九族的,你们考虑清楚!”末流官爷虽被拿住,依旧不肯服软,继续恐吓不止!

“混账东西!就你这样的狗屁官员,老子见一个杀一个!”夜榫岂会受他恐吓,当即手上力道加重三分。

疼的末流官爷龇牙咧嘴的,但就是不肯服软依旧恐吓不止。

“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敢杀我,你们也活不了!”

“哼!勾结栽赃,向人索贿,任由哪一条都够叛你死罪!”师爷冷哼!

“呵,判我?你们当你们是谁啊?我告诉你们就算你们把我送交官府也没用。”末流官爷冷笑。

“人证在此,你以为你逃得了吗?”师爷指着店小二反问。

店小二没想到这群人如此强硬,知道踢到铁板了,早就慌了,诺诺不敢出声。

末流官爷见店小二靠不住了,心下一狠,冷哼道“他是受你们胁迫,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依法从事!”

老者见末流官爷如此可恶,怒从心起,就要下令让夜榫将其就地处决,可夜榫不等他下令便大喝一声“恶贼,如此厚颜无耻,老子这就结果了你!”

眼看就要动手,师爷突然大喝“夜榫,不可!”

“师爷,这样的人留着只会祸害百姓,留之何用?”夜榫反问。

师爷不理会与他,走到老者身边咬耳朵道“老爷,要结果此人简单的很,但老爷的身份也会提前暴露,到时老爷恐只能回京了。”

老者惊醒,轻叹“哎,我都被这混账气糊涂了,算了,暂时留他一命。”

末流官爷闻言,长出一口气,冷笑道“我看你们也不敢。”

夜榫冷哼,手上再度用力,差点将其胳膊扭断了,疼的末流官爷满头大汗,嘴唇发白,就这样也不肯松口。

“老爷,不杀他,难道放了?就算将他送到官府,以他的巧言善辩,定会被他脱罪的。”夜榫不甘心道。

老者也很头疼,杀不得,判不得,带着他更不可能了,正在为难之际。

宋桥突然笑了起来,拍着双手“好戏,好戏,真是一出好戏啊。”

众人都被他弄的愣了,夜榫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一出好戏?”

宋桥不理会他,对着老者拱了拱手道“既然他不肯承认,那我们就让他认罪就是了。”

“哦?小哥可有妙计?”老者顿时兴起,问道。

宋桥微微点头,走到末流官爷面前“官爷,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安排的天衣无缝啊?”

末流官爷虽不承认,但也得意的哼了一声“哼!”

“哎呀,只可惜,百密终有一疏,官爷,你这颗脑袋我看是保不住了。”宋桥笑道。

“哼!从来只有老子吓唬别人,还没有哪个能吓唬住老子。”末流官爷嗤笑。

“吓唬?那好,我就给你捋一捋看看是不是吓唬你。”宋桥胸有成竹,纸扇轻摇,整理一下思绪便开口道“这件事说实话,你做的真的很好,但就是因为太完美了,所以不合理,第一,我们一大早起来,就看到掌柜的莫名其妙的死在那里,一无伤口,二无伤痕,明显毒死。这就很证明很可能是我们这群人做的。”

“这怎么就证明一定是我们做的呢?”夜榫冷笑。

“因为如果是别人报仇杀他,不会毒死,试想一下,如果是你,你要报仇杀他,怎么做最解气,最解仇恨?”宋桥反问。

“报仇当然是手刃最解气了。”夜榫刚说完就意识到为什么了,但依旧不服气“那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事杀了他。”

宋桥摇摇头“不可能,一个孤苦的老头,不管是情杀,还是欠债,都不可能。”

“为啥?”夜榫再问,

宋桥忍不住翻个白眼“情杀就不说了,欠债的话,你觉得那些放债的人会是什么好人,不折磨折磨他就毒杀了,会让欠债的这么轻松死去吗?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嫉妒,别人嫉妒掌柜的生意好杀了他,但是你们看看柜台的角落里有着长久累积下来的积灰,证明这里的生意并不太好,至少不会好到让人嫉妒杀了他,一个孤苦开客栈的老头除了上面几种之外,只能是我们这些住店的因为某些事杀了他,这就是这位官爷的第一个高明之处。”

老者听完,觉得虽有些牵强,但也合情合理,暗自点头,示意宋桥继续。

宋桥微微一笑,接着说道“第二点,我们刚发现老者尸体,店小二就恰到好处的出现了,正好撞见我们看到尸体,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因为这实在太巧,之后也证明了店小二是他的人,这就合理了,因为他要一个目击证人,证明我们的罪行,好向我们索要钱财。”

“第三点,就是这位官爷,一进来就将我们所有人的身份都问了个遍,这很正常,但是...”

宋桥话还没说玩,末流官爷就笑了“呵呵......”

“你笑什么?”宋桥皱眉问。

“我笑你是不是傻啊?说了半天无非就是想证明老子陷害你们,不错是老子陷害,你能拿我怎么样?没有证据,你就奈何不了我。”末流官爷得意冷笑。

“妈、的!找死!”夜榫气急,咔嚓一声将末流官爷的胳膊给卸了下来。

“啊~~~!”末流官爷惨叫一声,抱着胳膊满地打滚。

宋桥冷眼相看,淡淡道“本来我想让你死个明明白白,既然你这么着急,我也不废话了。”

说完走到掌柜的身边,其他人都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宋桥要做什么,但末流官爷却有点慌了。

只见宋桥捏住掌柜的鼻子,另一只手在掌柜的身上拍了好几下。

“呼~!”不过一会儿功夫掌柜的居然可以呼吸了。

末流官爷彻底震惊了,其他人也一脸懵,瞪大眼睛,仿佛见鬼了。

宋桥再细看了一下,察觉无恙之后,扭头对末流官爷说道“江湖上让人假死的方式虽然少,但恰巧宋某知道一点,这种手法最后能撑三个时辰,三个时辰没人给他解开他就真的再也醒不过来,本来眼看着时间差不多要到了,但是一直没有人出现,我正纳闷呢,官爷您就来了,再过一个时辰掌柜的就会醒过来,官爷,你还有什么话说嘛?”

“呵呵呵......”看着末流官爷一脸死灰的样子,老者终于笑了“我说宋公子怎么一直都不慌乱,原来早就看穿了这一切,不错。”

此时老者对宋桥的赞赏更胜三分,想要招揽他的决心也更加坚定了。

经过老者提醒,其他人也都纷纷明白过来,师爷更是夸赞道“宋公子慧眼如炬,见多识广,遇事有条不紊,行事沉稳老练,未来不可限量啊。”

宋桥忙谦虚不已“先生过誉了,我也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在设计害人,说到底此事都是因我卖这家客店而起,诸位都是被我连累了,还请勿怪。”

“哈哈哈...”老者抚须长笑“不骄不躁,好。”

师爷也附和道“对于我家老爷来说,相比遇见宋公子,这点事不算什么。”

随后三人又闲聊几句,都是夸赞宋桥的话,而那位末流官爷和掌柜的、店小二则被夜榫带人押送官府了。

老者等人一边闲聊,一边等夜榫等人回来,没想到刚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夜榫便气愤不已的回来了。

“夜榫,怎么了?”师爷察觉不对,问道。

“哼!别提了,我们刚出了镇子,就遇到一伙贼人,将那恶贼抢走了,很可能是他们的同党所为。”夜榫咬牙道“老爷,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请您下令,我去衙门调兵,定把他们捉回来。”

“什么?”师爷惊呼,扭头看向老者。

老者轻叹一声“算了,就让他多活几日吧。”

“什么?老爷,就这么放了他们?”夜榫难以置信道。

师爷最是懂老者心思,将夜榫拉到一旁道“你怎么这么糊涂,他虽可恶,但是老爷的大事要紧,不能暴露身份,等到老爷回京,下海捕文书,他就算再厉害又能逃到那里去,就让他多活几日又如何?”

经此解释,夜榫也明白过来,虽不甘心也只得作罢,狠狠道“便宜他了。”

他们声音虽小,但是宋桥还是听见了,顿时察觉老者一行人身份非凡,绝不是什么商人。

老者一直观察着宋桥,见他察觉,也不再隐瞒,直言道“小哥,你这一身学识老夫颇为看重,老夫愿意举荐你为官,不知你可愿意?”

“什么?”宋桥彻底懵了。

“呵呵...”师爷见此,立刻道“宋公子不必惊讶,我家老爷保举你,一定能让你做官,而且不会让你失望的。”

在这个朝代没有科举,想要当官只能自荐或由他人举荐,当然那些高门子弟除外。

这样的机会可以说是天上掉馅饼了,任谁都不会拒绝。

宋桥是个谨慎的人,小心问道“敢问先生是?”

老者微微一笑示意师爷,师爷微微点头,从怀里拿出一块金牌,一看便不是凡物,这可是只有三公九卿才能拥有的玺印金牌。

宋桥自也是识得的,顿时震惊的瞪大眼睛。

师爷微微一笑“宋公子,这样的机会百年难求,你意下如何啊?”

老者并未再多说什么,静静等待宋桥的回答,按理说宋桥这样的书生是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的,但是宋桥却出乎意料的摇头拒绝了。

这一点大大出乎了老者意料,不由问道“这是为何?难道是因为那欧阳老贼?”老者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专权跋扈的欧阳老贼。

宋桥再次摇头。

“那是为何?”老者更加不解。

“呼~!”宋桥长出一口气“听闻朝中有位老臣忠心耿耿,一心为我魏国朝廷,辩忠奸,斗恶贼,为招贤纳士不惜游历天下,我宋桥甚是敬佩。”

宋桥此言无疑是点出了老者的身份,老者非但不恼更加欣喜,沉声道“那你可愿助那位老人一臂之力?”

宋桥微微摇头起身,轻叹“哎!非我不愿,而是我之才能实在上不得台面,怎敢厚颜窃位。”

这话一出老者反而心中更喜,更加坚定了招揽之心。

“宋公子过谦了,你的才华老夫亲眼所见,你不可妄自菲薄啊。”老者再次温言相劝。

宋桥再次摇头。

老者眉头微皱,夜榫更是拍案而起“你这书呆子好不识趣,我家大人如此抬爱你,你怎可接二连三的拒绝?”

夜榫此言如虎吼,吓的宋桥一哆嗦,想起末流官爷被卸掉胳膊的惨状,暗自咽了口口水。

连忙道“大人误会我了,我之所以不答应,不是我不识趣,而是我确实无大才,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人。”

“哦?何人?”老者忙问。

“大人不知,小生这身本事就是他教的,我在他座下学习三年,从一个不识字的人变成现在这样,先生与我恩同再造,我与先生相比如萤火比正午之日,不可同日而语。”宋桥说起自己的先生,一脸的崇敬之色。

老者听闻虽觉得有些夸大,但是能教出这样学生的人又岂是凡俗之辈?只是有些担心那人会不会年纪过大,当不得大任。

宋桥看出老者担忧,立即道“大人不知,我先生年仅不过二十五。”

“什么?”老者惊讶差点站起来,二十五岁就教出这样的学生,那他会是什么样啊?未来又会有何等成就?神人下凡吗?

“他在何处?”老者眼巴巴的看着宋桥问。

“方山之巅,流水之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