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乱世三国风云录

更新时间:2020-08-01 03:30:52

乱世三国风云录 连载中

乱世三国风云录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山尚山 分类:历史 主角:秦灵帝 人气:

经典小说《乱世三国风云录》由山尚山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灵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乱世三国,风雨飘摇,战火纷飞,英雄辈出,自古兴衰更替常变,谁能预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几年宦官掌朝,苛捐杂税名目繁多,怨声四起,民不聊生。此时的洛阳,这个大汉朝的都城,却是一幅不应该大都所有衰败景象。街上店铺全部开着,但顾客极少,随处可见乞丐,行人各个绷紧着脸。手持兵器的人随处可见,当街流血殴斗司空见惯。此时西城一队官兵正在四处抓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离官兵稍微远一些的破草屋里,三个玩累的孩子各自依靠在土墙上,席地而坐。三个孩子长年营养不良,脸都有点蜡黄。坐在中间一个方面大耳,浓眉下一对神彩隐隐的大眼,身材厚实,大手大脚,虽非一幅英俊相,但是身上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独特的气质倒可以让人怦然心动。左边的孩子身材修长,脸庞略显消瘦,虽满脸污垢,但是丝毫不能掩饰住白皙的皮肤,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双眼,发间流出孤傲的眼神,人见了不用任何动作就会欢喜,但是散发出来的孤傲的味道使人不敢靠近。右边一个长得非常朴实,一副大众相,但是双眼神采涟涟,特别是一双比一般人修长的双手给人一种灵巧的感觉,让人不敢小瞧。中间的孩子笑着道:“你们两个打起我来这么带劲,昨天和张洪他们几个打架,你们两个不仗义的躲在后面看我一个人被揍。”左面的不肖的说:“你们那叫打架阿,认识多少年了,凑在一起每次也就是摸摸敲敲得,再说了,你龙飞本来就皮厚,我们相信你。”右边的附和道:“嗯”龙飞转过脸来,“嗯你个头呀,我说董宇,董大少爷,你每次总是附和孔云,你能不能换换口味,改为支持我。”说完用他那自以为温柔的眼神瞄着董宇。董宇耸了耸肩,“我对孔云比较有信心,你嘛。”龙飞自做痛苦状,“老天呀,怎么都瞎眼了,我这么一表人才,居然没有人支持我。”孔云慢慢道来:“你这人才不要也罢,再说了你要是人才,估计猪都可以去教学。”“说起教学,这几天白老头哪里去了?”董宇接口问道。三人说的白老头,是一个落寞的老书生,总是穿一身白衣服,三人就戏称他为白老头,在洛阳城里开了一个小私塾,说是私塾其实就是一个小破屋,专门教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认字,从来不收钱,不过说回来了,收钱也收不到,白老头每月要出去四次,每次也就是一天的时间,这几天白老头几天不见影,董宇才问起来。龙飞抓了抓头,“这白老头可以说到现在对咱们几个最好的,这几天没见到他,我也在想这老头窜哪里去了。”“白老头三年前到了这里来,也没人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的,只是在这里教教书,不过我总是觉得白老头这人不是普通人。”孔云接着说道。龙飞和董宇大有同感的同时点了点头。三人说话间,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龙飞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我出去看看什么事情”。说完走了出去。一会儿,龙飞慌张地跑了回来,大叫道:“东面来了很多的官兵,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到处抓人,刚才看见张洪他们几个已经被抓了,咋们三个我看还是先躲躲吧。”龙飞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孔云和董宇已经跳了起来。三人慌忙窜出屋,随便找了个方向跑了开来,没跑出去多远,就被一队官兵堵住抓了起来。龙飞看见队里面一个看起来像是队长的,笑着问道:“这位大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被称为大人的官兵,瞪了龙飞一眼,喝道:“闭嘴,到那边集合去”。手指着边上一群被抓得老百姓,张洪赫然在里面。三人走了过去,董宇小声对着张洪问道:“这出什么事情了,怎么你也被抓来了?”张洪也小声回道:“我还想问问你们,刚才我正在梦美女,糊里糊涂地就被抓起来,问了几个官兵都是不让说话。”一个官兵看见四人凑在一起,喝道:“不准说话,排好队。”说完过来把四人拉到队伍里。三人都不敢说话,跟着队伍走进一个城外的军营。傍晚时,被抓得人被分成十几个队,被分到几个大帐营中,幸运的是三人被分在一起。一个帐营中二百多个人,原本很大的一个帐营此时却显得很小。三人找了一小块空地坐了下来。董宇率先开口,“这么多人被抓,到底是什么事情?”龙飞无奈的说道:“你问我们,我们问谁去,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看看帐营里有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说完站了起来,各处问问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董宇和孔云说话间,龙飞走了回来,坐下无奈地说道:“这里的人都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三人说了一会,一位浑身盔甲的官兵走了进来,喝道:“都给我起来。”三人随人群走了出来,看见两边都是手持兵器的士兵,一字排开,中间让出一条路来,人们都站在中间一块比较大的空阔地。空阔地前面一个木质高台,一位浑身盔甲,右手抱着头盔,将军模样的人站在那里。高台上的人看见下面人都站定,开口道:“巨鹿郡有暴民造反,现在皇上下令征集各位有识之士前去征缴,希望大家可以英勇杀敌,报效国家,现在每人去领一套衣服。”说完走下高台。众人走到后面帐篷前领下一套衣服后回到原来帐营里。三人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龙飞抓了抓头道:“暴民造反和咱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老百姓有关系吗?”孔云想了想,接着问道:“应该朝廷会派军队前去,干嘛把一群普通的老百姓抓起来前去镇压什么暴动?”董宇摊了摊手,“我想问的都被你们问了。”三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想不明白。旁边一位壮年人,插口道:“你们不知道巨鹿郡黄巾起义?”龙飞回口道:“这位大哥,到底什么巨鹿郡在哪里,出了什么事情?”“巨鹿郡出了一个太平道,领头人是张角,据说前段时间自称天公将军,他的两个弟弟各称地公将军和人公将军,号召人们起来反抗朝廷,朝廷原本不当会事,派了一队人前去镇压,结果被太平道打得大败,原本当地人民就被压迫的很苦,看见太平道打了一个大胜仗,都拿起武器支持太平道,这么大的事你们居然不知道。”壮年人疑惑的问道。龙飞不好意思抓了抓头,“我们几个小孩子嘛对这些国家大事不怎么关心。”这会边上一群人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讨论开来。其中有一个人问道:“这个天公将军什么出身,这么厉害。”壮汉把左腿曲了起来,换了一个坐姿,“这个天公将军原本是一个落榜书生,学过几年的医,就在当地为百姓治病,据说经常为穷人治病不收钱,在当地的口碑极好。”壮汉顿了顿,“一天他去山采药,找不到回去的路,碰巧看见一山洞,传说他在山洞找到什么宝物,回到家后召集他的两个兄弟苦练了几年后,再次出来就创立了太平道,兄弟三人乐善好施,经常帮助贫苦的人民,当地的百姓都很敬重他们,后来信奉太平道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几个月前太平教突然号称“苍天已死,黄天当道”,反朝廷起义,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翼州和幽州的大片地方。前段时间派出去的军队被打了回来,估计朝廷慌了,慌忙召集人前去镇压。”龙飞仍是疑惑不解,环视了一下四周,随口问道:“我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就算是聚齐一个大部队,跑到战场上有什么用处?”壮汉看了看龙飞,小声的说道:“现近朝廷腐败至极,宫里太监掌权,所谓的皇帝只不过和傀儡一般,掌权的太监有十个,号称什么十常恃,挥霍无度,军队粮饷大多都已被挥霍,所以前几年下令大面积的裁减军队,到了现在这种事情,朝廷根本招不出来多少军队,抓了咋们这些老百姓,估计也就是充充数,唉……。”周围的人一片沉默,孔云打破沉默,问道:“这位大哥是干什么的,怎么也被抓进来了?”壮汉无奈的回道:“我算是一个商人,在各地贩卖点货物,这次到洛阳来原本是准备进些货,谁知道糊里糊涂的就被抓了进来。”这时一小队士兵走了进来,领头的喝道:“都给老子闭嘴,坐好。”回头对后面的士兵挥了挥手,“把馒头发下去。”每人分到两个馒头,折腾了一天,这两个馒头根本不顶事,可是众人也不敢说些什么。众人被折腾了一天,已经疲倦不堪,吃完后就席地而睡,一夜倒也相安无事。“都起来!”一声爆喝惊醒了各人的美梦,只见一个腰挂长剑士官在帐营门口大喝。众人半睁着眼,慢慢地站了起来,其中几个动作稍慢的被士官身后的士兵一顿拳打脚踢,几个过去妄图阻止士兵的暴行,被随后进来的几个手持兵器的士兵拦下。众人从营帐里走了出来,看见其他帐营的都已经站在空地上。昨天训话的那个将军模样的此时站在高台上,见人都已经出来站定,说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各位从今天开始进行短期的训练,希望各位能够好好的锻炼,不听指挥的别怪我下手无情,好了,个个帐营的为一队,散开……”从空地边上走出十几队士兵,领着各队人走开来。现在正是仲夏,虽是早上,气温已经很高,每个人已经一身大汗,每队人又被分成了几个小队分散开来,上午练的是队形以及布阵,众人稍有差池就是一顿鞭打,一上午无停歇的集合,散开,布阵其中几个体质比较差的,根本抵不住如此折腾,昏死过去。周围的士兵见到有人昏死就拉了出去。中午每人又是两个馒头,龙飞等人刚刚吃完馒头就被迫起来训练,下午主要是刺杀,每人发了一杆长矛练了起来。龙飞觉得很累,就拿起矛来摆摆样子,这些被一个士兵看在眼里,不声不响的走到龙飞身后,一个搓鞭,龙飞昏死过去,孔云和董宇看见龙飞昏死过去,想要上前阻止士兵,却被两边的士兵拦了下来。天色渐晚,一天的残酷训练终于停歇。孔云和董宇搀扶龙飞进了帐营。经过一天的残酷训练,众人累得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进了帐营随便找地方都睡了下来。半夜听见帐营外面一阵吵杂声,没过多久就平静了下来,众人实在的太累了,根本没有理会发生什么事情。又是一声爆喝,半睁着眼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慢慢地走了出来,几个动作慢的免不了饱受拳打脚踢。那个将军依然站在台子上面,只是他的前面躺着三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将军冷眼扫了一下台子下面的人群,“这三个人昨天晚上想要逃走,但是被抓了回来,现在按照军规斩!”回头对身后的士兵招了招手,三个半死的人被拖了下去,将军见三人已被拖了下去,接着说道:“如有再犯者,以此为例。”说完走了下去。原本有心想逃走的现在基本都打消了这个念头。众人又被分开,继续昨天的训练,人们经过昨天的折腾,一部分人早已透支,训练刚刚开始,已经倒下为数不少的人。龙飞三人有了昨天的经历,再也不敢偷懒,强迫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如此训练一天又一天,被抓来的百姓已经有几个被活生生的累死,还有一小部分体质弱的得了大病,被抬出军营弃置荒野,几个自以为聪明的装病想要混出军营,却被发现拖出去斩了。到了军营第六天,早上众人和往常一样集合到空地,一队士兵把队里的一部分年少的和年老的拉了出来,龙飞三人都被拉了出来。被拉出来的心里七上八下,宛如待宰的鸭子。被拉出来的这部分人被一队士兵带出军营向北走了近五里路,到了洛阳边上一个邻近黄河的小城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