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末征服者

更新时间:2019-01-05 09:51:14

明末征服者 已完结

明末征服者

来源:落初 作者:贺流年 分类:历史 主角:王安朱由校 人气:

《明末征服者》由网络作家贺流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安朱由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落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吼人的是洗马湾里长李正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

朱平安开门应声:“李爷爷,什么事啊?”

开门第一眼见到里长一脸的惊惶,第二眼就见在他的身旁跟着两膀大腰圆的差官,神情很是凶恶,朱平安的心瞬间就沉了下去。

“平安娃儿,你跟这两位差爷去县衙去走一趟吧,你叔出事啦!”

“啊,我叔怎么啦?”

李里长还没说话,衙役中的一个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问什么问!你叔摊上大事了,先跟咱们去趟衙里,至于有什么事等到了就知道了。”

李里长一看不好,连忙陪笑打圆场道:“哎哎哎,哥两个,是爷们别动手啊,他还是个孩子呢。”

另外一个衙役哈哈笑:“李叔你放心,咱们爷们再没出息也不至于难为一个孩子。确实是县爷要找他问几句话,问完就完,话说回来,是他叔犯的事又不干这孩子的事。”

李里长想想是这么个理:“小刘,到底出什么案子?“

小刘扫了一眼四周,低声道:“人命案!”

人命大如天,李正直是老实人,一听人命二个字顿时骇得脸色惨白,抓着朱平安的手火烧了一样慌忙松开,往后退了几步。

朱平安耳朵尖,早将二人说话听了七七八八,心里已是冰凉一片。

“两位大哥且等,我去收拾拿几件衣裳,马上就走。”

这个时候村里的人得了消息从四下涌来,木匠铺外头站满了人,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

朱平安表现的很平静,不大一会收拾出一个包裹,攒得将近十两银子贴身收好,镇定的和里长道了别,转身跟着两个差役走了。

这等大事就算一般成年人也难免会慌手乱脚、六神无主,可这个不大点的小孩居然不慌不乱,有条有理,一派昂然大家气象——搞得那两个差役不敢小看了他,一路上对他颇为客气。

人群里的苏婉儿与宋小宝面面相觑,“……他怎么摊上官司了?”

宋小宝耸了下肩,你问我,我问谁去。

“走吧,跟上去看看。”

看到苏婉儿一脸焦急,宋小宝心里酸麻兼并……心里明镜一样的清楚,苏婉儿的心并不在自已身上,可是他就是放不下。

对于自已他无法再说什么了,一个字,贱!

明水县衙门口一对大石狮,左右廊下鸣冤鼓,这些场景让朱平安感概万千。

来到这里还没过几天安稳日子呢,居然晃来晃去晃荡到衙门来了——这人生真是越来越奇妙了。

等进了大堂,上悬青天明镜牌匾,下边青砖亮得鉴人,散着森森寒气。前方长条铁木书案,后边端正坐着当家县令周静官,一身蓝色官袍,四十多岁的年纪,看面相倒也端正。

“下边来人,可是案犯李老实的表侄?”

事到临头,怕也无益。朱平安大大方方上前几步,“大人好,在下朱平安,李老实是我的表叔。”

大堂上左右分列两班衙役,无数道眼神落到了朱平安的身上,见一个小孩不惧官威,侃侃而谈,十分从容,都诧异的很。

斜靠在宽大的黑檀椅上周县令着实打量了几眼,下边站着的少年青涩不通礼数,但眼神明澈,神态大方,言谈不卑不亢。人都说眼为心窗,眼正则心正。**上混了一辈子练的就是个眼神,被朱平安的气度所镇,周县令倒不敢小看了他。

“本官召你来,是有几件事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

朱平安:“是,不敢有所隐瞒。”

周县令颔首:“好,本官问你,平日里李老实是不是喜欢喝酒?”

朱平安心里急跳了一下,但回答的没的半分窒滞:“是。”

周县令笑了一笑:“他喝醉了是不是有醉后闹事的习惯?”

朱平安断然道:“没有!”

周县令不说话,抬手从签筒中抽出一支令签,当啷丢在地上:“左右,先打他十板子罢。”

这一手举座皆惊!朱平安不是案犯,不过是叫来讯问,此时问了两句话,什么都没问出来就要动杖刑,分明就有屈打成招之嫌。

被几个衙役按倒在地,朱平安又惊又怒:“我没有犯法,大人凭什么打我?”

周县令本来也没想真打,这是审案惯用的手法,只是吓他一下,令他心慌意乱不敢撒谎,并不会真的打。不过这种手段一般用在犯人身上,说到底他就是看朱平安这份沉着冷静到底是不是装的。

伸手止住衙役,冷笑说:“霍府昨晚前来报官,说李老实醉酒试图Jian|污婢女Chun桃,被霍府二公子巧遇拦阻,却被他借酒将霍府公子打死。人证物证据实,现已将他收监,不日就要审讯。”

就算朱平安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也被这个消息骇了个愣怔!

什么醉酒Jian|污,什么伤人致死?就凭李老实?

眼前浮现出李老实那张憨厚木讷的脸,朱平安嗤得一声笑了出来,他只想说三个字——不可能!

“大胆!”这时候大堂左下一张椅子上站起一人,阴恻恻道:“周大人,狡童敢嘲笑公堂,必需严惩!”

朱平安歪过头看了他一眼,见那人三十来岁的年纪,一双眼角下拉,生生把一张俊俏的脸拉得有些阴戾。

见朱平安看他,那人毫不掩饰的瞪了他一眼,杀气毕露。

周县令哼了一声,缓声道:“霍管家,如何断案审理是本官的事。”

对于周县令的警告,霍管家丝毫没放在心上,笑笑道:“大人说的是,咱家大老爷在刑部任正五品员外郎。小的虽然不才,刑部大堂凑活着也跟着去过几次。这次来的时候我家三夫人交待下了,丧子之仇不共戴天。若是不得公道,说不得只能上京走一趟了。”

对于这种明火执杖的威胁,周县令垂下眼皮挡住了冒火的眼,“不必多说,青红黑白,本官自有公断。”

“朱平安,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利用这个功夫,朱平安已经捋清了思路,“大人,在下表叔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手艺人,平日确实喜欢喝酒是实,但一向奉公守法,从来没有做过任何Jian犯科事,这一点可以随便去明水村打听一下就知。”

“再者我表叔不知去过多少人家做工,酒醉这样的事也常有,只是喝醉了睡觉。为什么到了霍家,不但出了强|Jian的事,还出了人命,这其中必有蹊跷!”

少年声音朗朗,如清泉出谷。几句话说完,周县令已经开始沉吟起来。

霍管家沉不住气,当场咆哮起来:“李老实强|Jian是事实,有丫环Chun桃为证。至于人命,死得乃是我们府上二公子。如今停丧末葬,若说我们害人,试问李老实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吃饱了撑得要害他?”

一说死是他们家二公子,朱平安猛然想起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一脸病容的霍尘意来了。

敢情死得是他的弟弟?

朱平安甩了几下头,强迫自已冷表下来——霍维真现任刑部正五品员外郎,别看正五品的官不大,往京城大街上扔块砖头能砸死一堆,但放在明水绝对算得上一号人物了,这一点看周县令便秘一样的表情就清楚。

霍家这个管事虽然跋扈嚣张,但有一句话说的没错:李老实不过是一穷木匠,一没钱二没权,若说霍府存心陷害,确实没有什么理由和动机。

可越是这样,朱平安越坚信李老实必定是冤枉的!

“大人!我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既然人命关天,我想请求见一下表叔,当面问下缘由;还有丫环Chun桃,如果可以,我还想见一下霍二少爷的尸体。”

一口气提出几个要求,朱平安发现大堂上所有人全都笑了……

周县令抚须不语,霍管家不停冷笑。

众人的表现让朱平安发觉好象那里说错了,可他就是不知道自已那里说错。

人群里的苏婉儿跺了一脚,“傻子,他一个事主家属说的却是审案的事,那些人会理他才怪。”

宋小宝睨了她一眼,“提醒你啊,咱们说好了,可别管闲事。”

苏婉儿怒哼:“不要你管。”

“李老实是杀人嫌犯,现收押在牢中醒酒,在案情末明前任何人不能相见。”

霍管家手中折扇啪得一声合上,满意的哼了一声,一脸果然如此,料你也不敢。

朱平安顿时火了,这算什么说法,案发不久正是寻找证据的良机,一旦错过再想找可就难了。不由得大叫道:“大人,事有轻重缓急,现场若是破坏,再想找证据也迟了!”

周县令真是够了,先有霍管家后有这小子,一个一个都跑来教他怎么审案!

“朱平安,如何审案本官还要你来提点?若再敢咆哮公堂,小心板子难捱。”

朱平安也怒了:“大人断案不明,就算打了,我也不服!”

朱平安算是看出来了,周县令明显对霍家心存忌惮不想得罪,但时机转瞬即逝,若是现场被破坏殆尽,李老实不多的生机真的要断了。闹事不怕大,看到大堂外头越聚越多的人头,朱平安心里有了主意——人民的力量就是大的!他这几声冤枉喊下来,门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时间七嘴八舌,指指点点。

周县令的脸沉了下来,喝道:“打!什么时候不乱叫了就停!”

说完将左手搭在右手上,众衙役都是做惯的行家,一看这个手势知道这是县老爷真打的意思。

就在两边衙役如狼似虎的把他按倒时候,内堂一个皂衣小吏急匆匆出来,顾不得大堂上人眼众多,俯在周县令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周县令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精彩,“停,停手,快停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