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寒门上位

更新时间:2019-01-05 09:50:40

寒门上位 已完结

寒门上位

来源:落初 作者:画图构骨 分类:历史 主角:张杰张浩 人气:

完结小说《寒门上位》是画图构骨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杰张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落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旁的王氏见张杰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便不由信了几分,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自然不愿意相信自己家孩子拿别人家的东西,而且,这个别人家还是关系闹得比较僵的妯娌。

将目光转向一旁手里提着鞋,光着脚丫子的黑炭小子,王氏询问道:“你娘的镯子你拿了没有?要是拿了就赶紧给你娘还回去。”

等看到张浩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后,皱了皱眉眉头的王氏突然柔声道:“小浩,你和小杰一直在一起是吧,小杰没有拿你娘亲的镯子,你肯定知道,既然这样,等会你娘亲要是问起来,你别忘了给你小杰哥哥作证,你们俩都没有拿,肯定是你娘亲自己找不见了。”

趁着王氏教导堂弟的功夫,张杰脑子里开始飞速转动起来,三婶的镯子张杰自然见过,原因无它,就是因为三婶子总是带着在王氏跟前炫耀,张杰知道三婶那个镯子价值不菲,放在当铺里头不要开口,掌柜的至少得给一个银锭子。这镯子是她娘家陪嫁的嫁妆,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所以平日里三婶子宝贝的不得了,这镯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丢失,张杰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

“走了,小兔崽子,回去跟你三婶子说清楚,没拿就是没拿,我看谁还敢硬逼着你承认不成?”确定不是张杰拿的,心里头有了底气的王氏脸色也平静了下来,一手拉着张杰,一手拉着张浩,王氏一路上走,一路上交代道:“记住了,不管谁问你,就是咬死了,没拿!”

进了家门,张杰才发现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峻,不止三叔三婶子都在,就连二叔,小叔小婶子小姑都在,更让张杰觉得诧异的是,平时并不怎么过问家事的爷爷也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那个镯子的价值,值得一家人拿出这么大阵仗的,恐怕那镯子一个银锭子是换不来的。

“小杰,婶问你,婶子的白镯子是不是被你拿去换糖吃了?告诉婶子,等会婶子给你买一大把糖。”刚进屋,只见一个年约三十,身材略显魁梧的中年妇人紧忙走了过来,也不管脸色难看的王氏,一把将张杰拉到跟前,神态温柔道。

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故作天真的挠挠头,张杰十分配合的开口道:“没有啊,我没有拿婶子的白镯子,也没有换糖吃,不信婶子你闻闻我嘴,一点点甜味都没有。”

虽说心里头警告自己卖萌可耻,可张杰却不得不摆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没办法,小孩子是没有**的,家里一旦丢了东西,大人首先怀疑的对象就是家里的小孩,而很遗憾的是,在张杰穿越过来之前,这幅身体的原主人,本身就是一个万恶的捣蛋鬼。

你说偷鸡摸狗,顽皮捣蛋什么事情都能找到他,除了上房揭瓦他还没有那本事,总之几乎属于他这个年龄阶段该干的,不该干的,他都做了一遍,甚至在张杰附身过来的那一天,那臭小子刚刚一把火把麦场里的柴火垛烧了,要不是发现的及时,整个麦场好几百个柴火垛恐怕就没有能保住的。

为此,刚刚附身过来的张杰还替这小子白白挨了一顿毒打,没错,就是毒打,至今思来,张杰屁股都隐隐有种酸爽的感觉。

“小杰,你说实话,婶的镯子你到底拿哪里去了?是不是藏起来了?老实跟婶子说,不然你的小屁股还得开花,到时候还得承认,图什么?”见软的不行,原本脸色还很温柔的三婶突然板起脸,那张本来只能算中人之姿的脸庞顿时变得面目可憎起来。

一旁的王氏不动声色的朝前一步,将张杰的小身子往身后挡了档,看着三婶的眼神已经带了怒气。不过有鉴于之前张杰那恶劣的表现,此刻王氏并没有插嘴,想来需要张杰做进一步澄清。

“三婶,我真没有拿啊,骗人是小狗。不信你翻我身上。你看,你看,真没有拿。”仿佛被逼急了一样,涨红了脸的张杰将自己身上的口袋都翻了一个遍,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差点就当众把裤子脱了。

唉,这就是有前科的下场,家里不但没有人帮忙说句话,一个个都是一副不信任的表情。

“嘿,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皮,前段时间你烧了麦场柴火垛的时候,那时候你就嘴硬,打死不承认,最后不是人家狗蛋,二娃子一起证明就是你点的火,你到最后都死不悔改是吧,你说说,是不是非得当场抓住你的爪子,你才肯承认?快说,镯子拿哪里去了。”虎着脸的三婶一把扯过张杰的小手,拎在手里仿佛拎小鸡一样,训斥道:“你可知道,那镯子是小浩今年蒙学的学费,没了镯子,耽搁了小浩蒙学,难道让小浩像你一样,一辈子就这么偷鸡摸狗游手好闲的胡混过去?”

“孩子说没有拿就是没有拿,你还能打死他不成?”终于看不下去的王氏原本就拉下去的脸,在看到对方将张杰拎小鸡一样拎的到处乱转,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张杰拉了过了,随后像护着小鸡一样把张杰拉在了身后,张开臂膀的王氏仿佛随时准备豁出去的老母鸡一样,紧紧的把自己家的小鸡仔护住。

这个时候的张杰已经不太关心娘亲和三婶子之间的明争暗斗了,而是偷偷将目光瞥向屋檐下的爷爷身上,家里真正当家的还是这个一直不说话,抽着旱烟袋的老人,作为家里说一不二的家主,老头一句话,就可以熄灭家里所有的纷争,也可以一句话,决定张杰的命运。

“军旗,看看像什么话!”一兜旱烟袋抽完,老头终于发话了,自然不会同场中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妇人说,而是朝着一直在旁边没有吭声的三叔训斥了一顿。

这也是张杰的便宜老爹不在家的缘故,不然这个时候老头子肯定是训斥张杰的便宜老爹。

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三叔是读书人的。

事实上这个时候也不要三叔在说什么,既然老头子开了口,那就是到了下定论的时候了,铁青着脸色的三婶子也只能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小杰,你过来!”将旱烟袋别在腰后,板着脸的老头朝张杰招了招手。

张杰知道,这个时候就是娘亲也护不了自己,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这一关不过去,以后是没有好日子了,挣开王氏的手,耷拉着脑袋的张杰不情不愿的凑了上去。等来到老头跟前,小声的叫了一声:“爷爷!”

“小杰,男子汉大丈夫,拿了就是拿了,没拿就是没拿,你自己说,到底拿了没有。”板着脸的老头自然有一股子一家之主的威风,这个时候,如果是普通的小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早该吓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恐怕有什么都该实话实说了。

“没拿!”咬着嘴唇,掉了一颗Nai牙的张杰说话有些漏风,可仍然倔强的回答道。

“不说实话就要挨揍,到底拿没拿。”这就有股子屈打成招的味道了,想来,根据张杰以往坏事做尽的经验,老头是咬死镯子被张杰拿了,见张杰不承认,脸色更加寒了几分。

“没拿。”张杰也有了几分火气,一个镯子,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就硬往自己身上安,就算自己以前表现强差人意,可这半年了就再也没有惹是生非过,相反,自从张杰来的半年,可以说竟做乖宝宝了,什么偷鸡摸狗在也没有干过不说,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老老实实的待着。怎么半年的努力,还是没有转变自己在家人心中的地位那。

“手伸出来。在问你一遍,到底拿了没拿。”见张杰仍然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脸色一沉的老头一手抓住张杰的小嫩手,作势就要打,等看到张杰仍然不肯低头后,伸出粗糙的大手,然后用一根指头狠狠的在张杰手心打了三下,顿时,张杰的小手上就留下了三道印子。

处罚了张杰,直起身子的老头若有若无的扫了三叔三婶子一眼后,沉声道:“不管拿没拿,这事就算结了,今后谁都不准在提。”

等老头满脸寒霜的进了屋,几步走上来的王氏一把扯过张杰的小手,看到那粉嫩的小手上三道引子后,看都不看三婶子一眼,拉着张杰就回了房间。

进了屋子,关上门,然后把张杰抱上床,让他哪里都不要去,王氏转身就去厨房里忙活了。

在床上坐了一会,实在觉得无聊,然后往床上一躺,轻轻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三下子是白挨了,虽说明明自己是无辜的,可谁让丢东西的是三婶子家?这要是小叔家丢了东西,找不到就找不到了,小婶子要是敢像三婶子这样冤枉自己,王氏能和他们拼命。

没有办法的事,说到底,只能感叹,谁让三叔是读书人来着,谁让自己没有一个读书人的爹来着。

“告诉娘,还疼不疼?”不多大会,手里拿着一个鸡蛋的王氏就回来了,看着馋的直流口水的张杰,脸上漏出了慈祥的王氏帮张杰剥开鸡蛋皮,然后把白嫩的鸡蛋放在张杰嘴边,等张杰一口咬下一小半的时候,略显有些无奈的王氏柔声道:

“小杰,娘亲知道你是冤枉的,现在的小杰和以前的小杰不一样了,以前的小杰竟是调皮捣蛋,就跟个皮猴子一样,你爹又常年不在家,娘亲就是想管你也管不过来。所以,那时候娘亲就想,皮点就皮点吧,反正是个男孩子,还能皮上天不成?”

看着张杰嘴里的鸡蛋吃完了,然后又把剩下的鸡蛋递到张杰嘴边,等看着张杰再次咬下一口后,脸上带着欣慰笑容的王氏接着道: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自从那次小杰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后,小杰就变得听话了,不在调皮捣蛋了,甚至有时候还能帮娘亲搭把手,帮娘亲做点活,娘亲知道小杰长大了,懂事了,有时候就想,如果你爹那时候好好读书,那你三叔就没法顶替你爹的名额,现在就是你爹在家里读书,你三叔去外面做工,那样的话,小杰就能跟着你爹蒙学,将来小杰肯定会有大出息,这样,就没有人敢说我家小杰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了,等将来我家小杰做上大老爷,我这个当娘亲的也能沾沾光。”

看着脸色多少带着寂寞的王氏,甚至连嘴里好不容易吃到的鸡蛋就觉得没有了香味,来到这个世界近半年的时间,这是张杰第一次如此近的距离和王氏谈心,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妇人对自己抱有怎样的祈望。

有那么一瞬,张杰觉得,王氏的脸庞,似乎和自己那个世界娘亲的脸庞重合在了一起,两个世界的娘亲不在分彼此,不在分你我。

“娘。”脆声的喊了一声,然后伸出小手将王氏手里剩下的小半个鸡蛋硬塞进王氏嘴里,张杰笑脸如花道:“从今往后,在也不会让人说我游手好闲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