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更新时间:2020-06-30 05:23:59

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连载中

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来源:落初 作者:点小驸马 分类:历史 主角:白小纯方休 人气:

点小驸马新书《败家子的逍遥人生》由点小驸马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小纯方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双料硕士,魂穿古代。本以为可以舒舒服服的做个蒙混度日的纨绔。却不想被皇帝看中选为驸马。于是……为了不做驸马,我们的主角开始了没羞没臊的败家人生!————————————————————注:日常、轻松(架空历史,博君一笑,切勿较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少爷,只有一百两……”

白小纯把几个护卫的口袋翻了个遍,才凑了一百两银子,距离一千两还相差甚远。

方休看着摆在桌上的碎银和银票,有些后悔。

早知这样,装逼前该问问价格的……

方休犹豫了一会,看向酒楼掌柜,说道:“要不……”

“本店概不赊账,还请方公子见谅。”

方休的目光又转向其余四人。

四人齐齐打了个寒颤,默不作声。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半炷香的时间。

兴许是被方休盯的有些发毛,吴毅开口道:“我身上还有五十两,都给你了……”

他旁边那人终于也忍不下去了,说道:“我这儿只有二十两。”

“我的情况你知道,出门带不了多少银子。”

“……”

方休翻遍四人的衣服,一共才搜出来百两银子。

四个人身上的钱加在一块还不够在郊外买处别院……

就这还叫纨绔?

he……tui!

方休叹了口气,看向酒楼掌柜,说道:“我先给你写张欠条,你明天派人去方府取银子。”

酒楼掌柜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这几位都是京都有名的勋贵子弟,他一个平头百姓实在招惹不起。

可……

他又想起之前礼部尚书家杨公子说的话,原本犹豫不决的表情渐渐坚定。

“按理说,方公子的要求,我们醉花阁一定会全力满足,可……这账房上的事情,我实在做不了主。”

酒楼掌柜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想来几位公子也知道,在下虽说是掌柜的,可实际就是个跑腿的,一千两银子实在不是小数目,我得向……公子请示一下。

望几位公子见谅。”

“去吧,我在这儿等着。”

方休挥了挥手,说道。

几人都知道这醉花阁是礼部尚书家的资产,也没有为难他。

“方公子,在下去去就回。”

掌柜的恭敬地行了一礼,忙往楼下走。

他走后,方休看了四人一眼,说道:“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日既然要请,便说到做到,绝不收你们一两银子,都坐下继续喝酒。”

四人听见这话,心里更加不安。

吴毅更是小声嘟囔:“你也得是君子啊……”

…………

礼部尚书府。

某处书房的太师椅上,一个身披狐裘的年轻男子坐在那儿,随口问道:“方公子?”

“就是安平伯家的独子方休。”

醉花阁掌柜弯着腰站在一旁,神色恭敬。

年轻男子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想了想,说道:“拿不出银子就让他候着,派人去安平伯府知会一声,银子到了再放他走。”

“这样……会不会不太妥当,毕竟安平伯在外征战多年,深得陛下器重,若是……”

酒楼掌柜说到一半,见年轻男子看向自己,顿时不敢再说了,连忙作了一揖:“是小的多嘴了,小的这就去办。”

年轻男子端起茶杯抿了抿,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便是陛下来了也说不出什么,你尽管去做,有宁王殿下给你撑腰,别说是方休,便是安平伯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公子。”

…………

醉花阁内。

方休和四人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

楚国的酒都是未经蒸馏的低度酒,但架不住量多,几消过后,饶是方休脸上也浮现一抹红晕。

其余四人更不用说,若不是有桌子扶着,怕早已经晕过去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

酒楼掌柜匆匆上楼,推门而入,说道:“方公子,在下已经派人去安平伯府,等银子到了,您和几位公子便可以离开了。”

他这话让方休以外的四人勃然大怒。

吴毅更是拍桌而起,骂道:“什么意思?难道老子现在想走,还不能走了?”

人在喝醉的状态下最容易暴躁,更何况是横行霸道惯了的吴小侯爷。

吴毅骂完之后似乎还不解气,直接推翻桌子就往外走,怒道:“老子现在就要回府!我看谁敢拦!”

方休的神智还算清醒,听见酒楼掌柜的话,第一反应便是礼部尚书府发话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以方休的阅历,不用多想也明白,无非就是逼迫自家老子站队。

夺嫡之争已久,如今更是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谁能得到将军们的支持,便等于半个屁股坐到了皇位上。

可无论是十六位禁军将军还是九位重镇将军,似乎都没有参与到其中的意思。

二皇子宁王如今风头正盛,怕是按耐不住,要逼迫将军们做出决定了!

毫无疑问,眼下这件事就是宁王给安平伯或者说重镇将军们的警告!

要不然一个小小的酒楼掌柜,怎么敢拦他们!

果然,酒楼掌柜神色渐冷,说道:“这是杨公子的意思,吴小侯爷,还请见谅。”

吴毅晃晃悠悠的走到酒楼掌柜面前,脸贴着脸,吐出一嘴酒气:“我见尼玛谅!”

“你你……”酒楼掌柜气的浑身发抖:“你有辱斯文……”

“我辱你奶奶!”

吴毅抄起桌上的酒壶,对准掌柜的脑袋就是一下!

啪——

酒楼掌柜的脑袋顿时血流如注。

他捂着流血的伤口,身如筛糠,对身旁青衣小厮喊道:“快快,快去请夏捕头!”

见酒楼掌柜的脸被鲜血染红,吴毅的酒醒了大半,忙将手中酒瓶扔掉。

紧接着又听见‘夏捕头’三个字,腿当时就软了,直接往椅子上一瘫,仿佛失了魂魄。

酒楼掌柜捂着受伤的脑袋,指着吴毅,颤抖道:“天子脚下还如此猖狂,纵然你是安庆候家的公子,也,也不能如此行事!”

他颤抖着说完这通话,似乎是害怕吴毅再拿酒瓶砸自己,逃似的下了楼。

方休看着失魂落魄瘫坐在椅子上的吴毅,怔了怔。

安庆候和安平伯一样,行伍出身。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子弟们多多少少都有些军伍之人的刚毅性子。

吴毅便是如此,何曾有过这般落魄模样。

方休绞尽脑汁,也回忆不起来‘夏捕头’是何许人也。

酒楼掌柜单单报了个名字,就把向来嚣张跋扈的吴小侯爷吓成这样……

他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夏捕头是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