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王者无缰

更新时间:2020-06-26 05:54:27

王者无缰 连载中

王者无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夏虫自语 分类:历史 主角:丛林黑甲军 人气:

新书《王者无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夏虫自语,主角丛林黑甲军,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个英雄的死去,一个英雄的诞生,冷酷阴谋与铁血柔情铺就的道路,走到最后的王者,只有一个,那就是柴济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铁锄步履蹒跚的走到石钺竟的身边,用力拔出鸿鸣刀,看着自己肩上的伤口,背对着柴济周嘶哑的问道,“你的枪尖再往下数分俺就死了,为什么最后要留手?”

王铁锄想着最后交锋的画面,柴济周架着黑魔直刺自己胸膛的时候突然偏移了数分,自己轰出的最后一拳,是因为柴济周手下留情而感到愤怒吗?

柴济周沉默,没有解释什么,也没有否认最后的留手,他这样的人物,是不会对朋友撒谎的,哪怕是刚认识就生死相向的朋友。

王铁锄没有等到柴济周的回答,微涩的说,“俺懂了,俺走了,兄弟,你……”

话到口边,保重二字还是没有说出口,也许是知道说了也没用了,抬脚慢慢的离开战场,看到前方站着一条身影,突然觉得很愤怒,“风血涯,告诉你家皇帝,王家欠他的恩情还清了,以后再来烦老子,老子大刀招呼他。”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战场,残阳下的身影显得那么孤单落寞。

看着王铁锄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柴济周什么话都没说,等他离开以后,柴济周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风血涯问道,“继续。”

风血涯神情复杂的看着柴济周,心中对他的敬佩到了极致,不止是敬佩柴济周的军事天赋、个人武力,更是敬佩他的胸襟人格,尽管不愿以这样的手段对付柴济周,但立场不同,彼此只能是敌人。更何况战斗到了如此的地步,谁都无法停止下来。

风血涯沉声说,“柴济周大将军,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我可以保证,让你的妻儿和剩余的士兵活下去。”

柴济周哈哈大笑,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对马车那边的黑甲军问道,“兄弟们,风将军的话你们听到了,你们愿意吗?”

“不愿意!”黑甲军用尽力气咆哮而出的这个字,整齐如一,声音响彻战场,没有一丝犹豫与动摇,有的只是深入骨髓的坚定与理所当然,众人都为之撼动。

听到这样的回答,柴济周才淡淡的对风血涯说,“风将军,谢谢你的好意,可惜答案你也听到了。来吧,继续吧。”

风血涯并不觉得意外,换成自己,也必将是这样的回答,只不过是有点遗憾,让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无与伦比的将领死在这样的阴谋伏击里,是非自己所愿,只是……多想无益,风血涯对柴济周一抱拳,“抱歉!”

柴济周霸气凛然,口吐春雷,大喝道,“别以为这样就吃定了我柴某人,还有什么人,一起上吧,让老子杀个痛快。”

柴黑发飞扬,持枪而立,像个绝世战神一般睥睨天下,唯我独雄。

血战再起。这无休止的战斗,直到晚夜,周边点起了许多火把,宛如明昼,此时的柴济周伤痕累累,血衣贴身,已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

每一次敌人都以为他要倒下了,可每一次他在艰难的杀死敌人,然后再站起来,一次,两次,三次,已经麻木了,只是不停的战斗,不停的流血,不停的爬起来继续战斗。

马车边的那十来名铁血汉子已经咬破了嘴唇,无声的留着眼泪,他们不怕死,但他们更明白将军的意思,可他们是军人,他们必须服从军令,他们更知道将军需要他们做什么,所以他们指甲入肉握紧拳头看着将军独自血战,这对于他们而已,是比起刀剑加身更痛苦的折磨。

为了这场计划,诸国投入惊人的顶尖力量以及大量的各种器物装备,这种不计后果的投入将柴济周逼到了绝路,但诸国首领脸色阴沉,这种添油战术消耗柴济周,的确是最妥当的手段,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烈的,想到那人的歹毒心思,不仅想杀死柴济周,还要消耗各方力量,偏偏谁都不得不按照那人的策划来,只因为刺杀的对象是柴济周,只要能杀死他,什么代价都值得。

诸国首领阴沉的看着战场,柴济周黑魔枪挑着一个刚杀死的敌人,挑衅般的望了他们一眼,手腕轻轻一抖把人甩飞出去,轻轻笑言,“下一个。”

他们明明知道柴济周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可看着柴济周杀人如草芥,不得不承认内心深处有着浓浓的恐惧,正待他们准备派人继续上场,突然后方传来一阵骚乱,“啊!有蛇,有好多蛇!”

“该死,哪来这么多的老鼠,啊啊,我被咬到了。”

“毒蜂,啊是毒蜂,快快快,快用火烧死它们。”

“啊啊啊啊……”

很快就有一道人影闪烁到风血涯身边,颤抖着声音禀报,“大人,突然出现无数的蛇鼠虫蚁,从四面涌上来攻击我们。”

在传来骚乱的时候,柴济周脸色一变,眼神中带有一丝慌乱,这是很不可思议的,要知道他即便面对诸国联合的杀局,依然平静如水,无畏无惧,可究竟是为什么一发现这些蛇鼠虫蚁引起的骚乱就会有慌乱呢?

他身形一闪烁,出现在马车上,推开车门一看,原来妻子早已经醒来了,早已知道了现在局面,她怀里抱着粉嫩嫩的儿子,虚弱的靠在车厢内壁,柔情似水的眼眸满是泪水,只是手上结着一个奇怪的手印,看到柴济周出现,血染衣裳,泪水涌得更厉害,抿着嘴唇不开口。

柴济周第一眼就发现妻子手中的结印,心神一颤,想要阻止,“夭雪儿,你……”

第二眼看到妻子眼中的泪水,可谓“梨花带雨伊人泪,战场歃血英雄伤”,从妻子眼中的倔强,他就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她了,其余想要说的话硬生生收回了,只是心中暗叹一声,“夭雪儿,叫我拿你怎么办呢?你总是这般倔强。唉!”

随即弯身出来,趁敌方正处在慌乱的情况,给黑甲军下令,“撤,往东北突围!”

柴济周的异样表现立马就引起了风血涯的注意,联想到这场怪异的骚乱,瞬间就推测出事故的缘由,内心骤然一紧,沉声喝道,“下令,全力攻击马车。该死,居然是虫语师。”

传信使才禀报完军情,风血涯就下达了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命令,想到这会引起柴济周的暴动,内心颤抖,还没反应过来,后面又听到风血涯的后半句,“虫语师”三个字把大脑轰的短暂空白。

在这大陆上,总会有少数的特别存在,掌握着一些奇异的力量,在特定的环境里,这类人造成的破坏力是无与伦比的。

而虫语师就是这样的一类人,天生就具备与动物对话的天赋,并有驱使它们的能力,随着这种力量的提升,甚至能够指挥一只狂暴的野兽军队出来,曾经就有虫语师引起一场恐怖的兽潮,横推了一个小国,在这种丛林之中,虫语师有多恐怖,只有天知道,世间传闻,十万大山中的虫语师,是无敌的。

下一刻传信使就醒过神来,巨大的恐惧带来巨大的勇气,他身形一跃,出现在高地上,连旗语也不打,直接狂吼一声,“将军有令,全力攻击马车,全力攻击马车,里面有虫语师,攻击!”

声音传遍了整个丛林,原来也是个一流高手,只是说到最后难免有点癫狂,手下人马一听虫语师,看着成群成群的蛇鼠虫蚁,不免又是一阵心慌,幸好都是久经血雨的好汉,才维持住局面。风血涯闻言眉头一皱,很是不满传信使的失态。

这也看出了将军与士兵的区别了,真正的将军,稳坐军帐看兵书,忽然士兵紧急来报,敌人突袭已杀到帐前,恳请将军转移,将军眼皮不抬,风轻云淡的摆摆手,轻轻一说,不急不急,等看完这页书再说。

这才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大有老子闯过刀山下过火海,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就差没去死,好跟阎王掰掰手腕了。这样的风范才属于真正的将军,任谁一看都得竖起大拇指赞一声。

混乱的局面一出现,柴济周紧紧抓住这样的良机,带着黑甲军迅速撕出一道小口子,但是风血涯不愧是能被柴济周看重的人物,迅速而果敢的做出决断,在蛇鼠虫蚁还没成气候之前就下令攻击虫语师,箭雨密集而急促的攒射而来,还时不时的响起大乾破城弩爆射而来破空声,即使精钢特制而成的车厢也被轰射得坑坑洼洼,砸得变了形,几个黑甲军也被乱箭射落马下,与此同时,成群成群的蛇鼠虫蚁也在啃噬着敌军人马,造成了不小的杀伤性,骤然人仰马翻,哀嚎遍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