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定疆

更新时间:2020-05-15 06:32:40

三国之定疆 连载中

三国之定疆

来源:落初 作者:飞羽飘摇 分类:历史 主角:周瑜雒阳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三国之定疆》是飞羽飘摇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瑜雒阳,书中主要讲述了:孙策:公瑾,我老爹要挂了!周瑜:伯符,放心,我去救!孙策:公瑾,我要取江东!周瑜:伯符,放心,我陪你!孙策:公瑾,我要娶大乔!周瑜:伯符,放心,我……我去娶小乔!孙策:公瑾,我……我要挂了!公瑾:伯符,我……我想静静……孙策:静静是谁???这是一个少年周瑜得到了穿越者的记忆以后,在汉末搞风搞雨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已晚,此时的相国府内,却仍旧灯火辉煌,儿臂粗的蜡烛烧得噼啪作响,将整个大堂照得如同白昼般明亮,漂亮的侍女、健壮的仆人们如穿花蝴蝶般进进出出,将一盘又一盘上好的佳肴、一壶又一壶的美酒流水般的端了上来。

或许是由于没有袁隗、杨彪这些汉室重臣在场的缘故,坐在首位的董卓这时候丝毫没有什么大汉相国的样子,整个人斜坐在椅子上,上号蜀锦制成的上衣被解开,露着已日渐成球形的肚腩,一手执着酒樽,另一手支着下巴,边享受着身边侍女们喂给他的切得薄如蝉翼的羔羊肉,边不时的与身后的侍妾们调笑几句,惹得她们娇笑不已。

看着董卓的样子,席上端坐的蔡邕皱眉不已。虽然他知道董卓征辟自己为侍郎只是为了收天下士子之心,今日宴请更是除了自己,在座皆为西凉军将,关东士人和大臣竟无一人在座,自己便心中明白,不就是想把自己彻底绑在西凉一系的战车上吗,他蔡伯喈只是迂腐,又不傻。但既得董公举荐,就应行臣子之本分。治政治军皆非我所长,当一诤臣也可。

蔡邕整了整衣袖,便欲起身劝谏,被坐在一旁的李儒用眼神给制止了。

蔡邕转念一想,是啊,李儒作为董公的女婿都没有说什么,自己瞎着急什么。

想到这里,蔡邕也就放弃了劝谏的心思,低下头把怨气全都发泄到了身前的美食上。

酒饱饭足之际,董卓轻咳了几声,堂下顿时鸦雀无声。众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原本服侍的侍女们都已悄悄撤下。众人心下凛然,知董卓有事要说,个个敛容静坐。

“昨日军中来报,督护胡轸前日于梁县阳人聚大破关东联军孙坚所部,斩首千余,得坚之赤帻,如今孙坚所部已退兵三十里下寨,轻易不敢犯。”董卓望着堂下一众西凉兵将,心中豪气顿生,举樽高喝道:“来诸君,满饮此杯,为胡督护贺!”说罢,一仰头,一大樽西域美酒被他一口气喝的精光。

“为督护贺!为相国贺!”一众兵将高声应道,纷纷举樽相贺。

待堂下的气氛稍稍回落,董卓继续说道:“如今关东鼠辈兵围雒阳诸关,吾等虽初阵得胜,然仍不可懈怠。今胡轸又派马来报,言孙孙坚所部势众,他虽有西凉铁骑之利,对上孙坚所部仍不可轻易言胜,故乞求再派一部兵马,如此,方有取胜之机。不知哪位将军愿替吾分忧,前去协助胡督护。”

诸将闻言,尽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关东鼠辈,布视之如草芥,然布自投明公帐下,寸功未立而位至温侯,心甚愧之。布愿提本部兵马,破孙贼于阳人,悬其首至都门,以解明公心忧!”堂下一将,站起身来,躬身朗声说道。

董卓视去,原是温侯吕布吕奉先。只见此人身高九尺,虎体狼腰,威风凛凛,气宇轩昂,端的一表人才。董卓闻言,抚掌大笑道:“若是奉先出马,定是手到擒来,吾可高枕无忧亦。”

董卓知吕布弓马娴熟,膂力惊人,堪称当世无对。当年他与丁原相争时,麾下西凉众将围攻吕布,却被吕布一杆方天画戟杀得大败溃逃,自己也被他一箭射掉了盔上璎珞,现在想起。仍有些心有余悸。

左手侧的李儒眉毛皱了皱,拿眼神示意西凉一系武艺最强的华雄,华雄心领神会,站起身来。

“杀鸡焉用牛刀!不劳温侯亲往,吾愿替主公分忧,献其首于帐下!如若不胜,愿斩吾首!”

声如雷霆,众将视之,乃是西凉上将华雄。

自吕布投入董卓帐下后,董卓麾下便有西凉军与并州军两系,西凉一系以牛辅、徐荣、华雄三人为首,并州军则以吕布为尊,除了吕布,谁也指挥不动,可谓是水泼不进。西凉诸将因吕布为人桀骜,并州军则看不惯西凉人的嚣张,故两派虽不说是水火不容,却也互相看不顺眼,只因董卓仍在,镇得住两边人马,这才没闹出什么大事来。

见董卓有些头疼,李儒进言道:“温侯之勇吾等皆知,然雒阳乃吾等腹心,不可不防。孙文台,关东军一先锋尔,斩其首难显温侯威风。温侯稍安勿躁,待关东诸侯齐聚雒阳虎牢,吾等当擂鼓为温侯助威,看温侯于关前大破众诸侯。”

吕布闻此言,脸色稍霁,朝李儒拱拱手,回座位去了。

董卓便加封华雄为骁骑校尉,副都督,再加拨西凉兵马一万,率本部兵马,与李肃、赵岑所部,共两万余众,星夜赶赴阳人聚。

华雄得令,领了令牌,便去兵营整顿人马准备出征。

此事毕,董卓又言:“吾等虽在中原,然西凉方为吾等根基,今有人来报,西凉马腾、韩遂降而复叛,此事不可不防。李傕,郭汜!”

堂下有二将闻言起身,齐声应道:“末将在!”

“汝二人乃我麾下宿将,用兵自不必多说。阿多,稚然,吾等后背,就拜托汝二人了。”

“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吾等必不负相国所托!”二将躬身领命。

“阿辅!”

“小婿在!”一名相貌忠厚,身穿白袍的将军越过众人,躬身道。

“汝与段煨、樊稠等人率军驻扎安邑、渑池二处,为我军侧翼,以防白波郭太南下袭扰。汝等谨记,此番出兵以守为重,护好黄河水道即为大功一件。”

“得令!”三人齐声应道。

“徐荣听令!”

“末将在!”

“本相麾下诸将论沉稳当以你为先,汝率本部,吾再拨给你一万兵马,前往荥阳,替本相守好此雒阳门户,若事不可为,可退往虎牢,汝,敢接此令?”

“喏!关在人在,关失人亡!”声音响起,厚重如山。

“温侯,近日相国之安危,就拜托你了。”李儒向着吕布鞠了一躬,笑说道。

见是李儒行礼,吕布忙侧身受了半礼。他人虽傲,却不傻,不然当初在丁原帐下也做不到主薄的位置。李儒与他虽同为相国心腹,但一为女婿,一为降将,亲疏远近自有不同,吕布才不想因礼仪不当恶了李儒。

“军师放心,有吾在相国身边,便是千军万马吾也可护得相国周全!”吕布对自己的武力还是非常自信的。

“好,既如此,诸将速速准备,即日出发,本相与其余人等坐镇雒阳。本相倒要看看,吾等之铜墙铁壁,能磕掉他们几颗鼠牙!”

“哈哈!”堂下众人纷纷大笑。

安排完诸将,宴席已近结束,待诸人散去,堂中只余董卓并李儒二人。董卓一改方前顾盼雄豪之态,一脸的忧心忡忡,揉着眉心说道。

“文优啊,此番关东势大,今吾等以司隶、凉州二州之力抗关东六州之众,虽兵强马壮,然吾心不安啊!”

“是啊,关东军十余位诸侯,兵马号称三十余万,儒思及此处也是冷汗涔涔,三十余万啊,就是三十余万猪豕也够我们杀上一阵了,头疼。”

董卓李儒两人对视一眼,忽然齐声笑了起来。

“的确,关东联军只占了一个人多势众罢了,论及精锐,不说奉先麾下的并州狼骑和我的飞熊军,单单西凉铁骑便可以一敌二。”

“相国,更别说联军中各路诸侯矛盾重重,十余路诸侯中,恐怕只有孙文台和曹孟德是真心出力,袁氏兄弟不合人人皆知,其余诸人皆庸碌辈也,不足为患。虽势众,却如烈火烹油,安得持久?”

“文优之言,深得我心。只要杀了孙坚、二袁、曹操,天下自安矣。虽知破关东易,灭关东难,文优可有计教我?”看着自己女婿鬓边渐生的白发,董卓叹道。“只是你师兄文和不愿为我关西出谋划策,何至于令爱婿操劳至此。”

“相国亦知我师门教诲,非不愿,实不能尔,传承之事兹事体大,望相国恕罪。不过让文和办些杂事倒是无妨。”

“好了好了,别动不动就拜倒在地,你们读书人啊,就是礼数太多。”董卓摆了摆手,让拜伏在地的李儒起来。“这样吧,就让文和随着稚然和阿多两人回西凉,不叫他出谋划策,只是帮忙处理一些案牍之事,这他总不会不愿意吧。”董卓踱着步,思索了一阵,说道。

“此事易尔,文和必不会推辞。”

“相国,吾……吾有一计,可破关东联军,不过此计太伤天和,不知相国可否敢用。”李儒思虑再三,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