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最强神射

更新时间:2020-03-21 19:34:50

三国之最强神射 已完结

三国之最强神射

来源:落初 作者:锋戾 分类:历史 主角:老虎曹性 人气:

新书《三国之最强神射》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锋戾,主角老虎曹性,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三国是一个热血沸腾的时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雄鹰飞过天际,向远处翱翔,虽只是三国的小角色,然,他创制度,开创工业,收天下之兵,北击匈奴,南打百越,立不世之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奉云被一边又一边的鞭打,而他也发出了无数声惨叫,陈虎想要上去拦住车武,然而却被曹性挡在了身前。

“大,大哥……”陈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当他看到曹性那冷冽的眼神之时,便自觉的闭上了嘴巴,转过头去不再看这边的状况。

而那些做工的伙计一个个都看傻了,他们都知道奉云和曹性是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就算要拿奉云立威也应该只是装装样子,不会动真格的,然而奉云背上那一边又一边真实的血痕,却是最好的写照,众多伙计时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曹性这次玩真的了,对于奉云都可以下如此狠手,更遑论他们。

当车武15鞭子打完之后,奉云趴在凳子上大汗淋漓,红了双眼,他心中那是有1万个哀嚎,曹性缓缓的走到了车武的身边,直接从车武的手上取过了那根鞭子,随后蹲了下来,看着奉云说道:“跟车武没有关系,是我让他打的,就算没有车武,我也一样的会喊虎子动手,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我!”

“大,大哥,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怀疑,是我把寒天烈酒的配方透露出去的!”奉云的神情变得有些激动,几乎都是对曹性吼出来的。

然而曹性却只是淡然的摇了摇头:“不,有人模仿出寒天烈酒,那或许只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我觉得他们仿制的实在是太快了,或许就是从这些伙计这口中套出来的,然而,我觉得这件事情与他们的关系不大,他们想要得到寒天烈酒的配方,无疑只能从那些卖酒的伙计口中得知!”

“每日带出去售卖寒天烈酒的人,都在不断的更换,每一个人都是形形色色,大家都有不同的性格,都有不同的弱点,那些想要仿制我们寒天列举的人,今天会以利诱之,明天会以情动之,总之各种各样都有,然而只要你这个作为领导的人,心不为所动,时刻将你所管理的人员收入眼底,他们将会毫无机会,然而你却只知道卖酒,疏忽了对手下的管理,导致寒天烈酒的秘方被泄露出去,你说这事该怪谁!”

曹性此言一出,奉云无话可说,他低下了脑袋,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正如曹性所说的那样,特别是每日将寒天烈酒贩卖完了之后,奉云都高兴得只顾得数钱,只顾得记账,却未曾关注,他所带出去的那两三个手下跑到了哪里,有人就跑到了附近的酒楼和别人喝酒,有人就三五成群的坐在街边开始聊天,如此一来,怎能不将寒天烈酒的秘密抖露出去。

曹性一挥手,刘弯上来将奉云扶了起来,背在身上,随后走进了房间。

做完这一切之后,曹性将眼神看向了众多伙计,那些伙计看着曹性,一个个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曹性对于自己的兄弟都如此之恨,更何况他们呢。

然而让这些伙计未曾想到的是,曹性看着他们竟然露出了一抹微笑:“大家不要有其他的想法,既然来到了这个大院子来,到了我曹性的手下,那么大家都是兄弟,我会一视同仁,出了这档事,我不仅会责怪奉云办事不力,我也在自我反省,究竟哪里做的不好,放心我会一一改正的!”

“不过从现在开始,我对你们又有了新的要求,每日公鸡打鸣之时必须起床,每日的日常活动必须按照我的规则,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我把你们的自由束缚住了,当然在后期,我也会想办法给你们放假的,毕竟人不是铁打的!”

曹性此言一出,众人的心中又开始低谷了,这曹性也太狠了吧,完全把别人的自由束缚住,虽说这个时代每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对于自家的家丁都是这么做的,但也不用说出来吧。

不过曹性的下一句话,却是将他们有些浮躁的内心再度拉了回来:“从今天开始你们每日的工钱上升到四文钱,但是必须服从我的规定,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不让你们说什么,你们就只字不许提,否则那三个已经出去了的家伙,就是你们的下场!”

曹性此言一出,众人的神经猛然一跳,回想起那三个已经被踢出门的家伙,众人心中冬于明白了,他们到底丢掉了什么?

来到别人家中作工的说白了都是一些穷苦出生,是问在边云县城有哪户人家能做到,像曹性这么慷慨,管三餐不说,并且还有四文钱可拿,先不论曹性刚才所说的,要给众人提供休息时间是真是假,单凭这个待遇,整个边云县成无人能及。

也就是说,若是现在出去了,固然可以图得一时爽快,但是失去的恐怕会更多,日后又只能去那些世家大户,过着完全没有尊严的日子。

曹性看着众人在那里不断思索,他也不加打扰,过了片刻之后曹性看着众人再度说道:“我曹性在这里,向你们保证日后我将会做得更好,不过现在你们必须服从我的规定,若有不从的话,现在就可以自行离开,我绝不阻拦!”说完曹性直接转身,背对众人。

看着曹性的身影,众人都是沉默良久,大概过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陈虎横跨一步站出来说的:“大哥,不管你说什么,不管你做什么,我陈虎都以你马首是瞻!”

“是的,曹性大哥,我车我绝对不会离开这里!”

有了陈虎和车武的带头,其他人都纷纷响应,此刻那些伙计眼神不再犹豫,而是变得非常坚定,曹性再度给他们提高待遇,傻子才会离开这里,更何况曹性说的也在理,泄露寒天烈酒的秘方,本来就是他们的不对,曹性作为他们的东家,对他们教训一二,也无可厚非,只要大家以后全部听从曹性的安排,不在生事,相信这个曹家大院一定会越来越好,到时候他们才是真正的受益者。

看到这里曹性满意的点了点头。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此刻有许多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路过那一处熟悉的地方,一个个都忍不住抓耳挠腮。

他们都想喝正宗的寒天烈酒,虽然现在许多酒馆都有仿制的寒天烈酒出售,但一点都不纯,完全没有正宗的寒天烈酒好喝,所以有很多人心中又开始期待起来了。

寒天烈酒这三天不翼而飞,只有刘弯带着两个伙计,在大量的贩卖肥皂,肥皂的名声现在是打出来了,刘弯每日带着1000块肥皂钱来售卖,每日都是供不应求。

好酒者也上前找刘弯和他的伙计打听过,问现在他们怎么不贩卖寒天烈酒了,然而刘弯和他带来的伙计,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一听到寒天烈酒这四个字,大家都一笑而过,不再言语。

很多人看到这一幕心中都非常无奈,无论怎样旁敲侧击,刘弯和他的伙计,就是不会透露关于寒天烈酒半个字的秘密,虽说很多人都很着急,但也有些人时刻将目光盯着这里,看着刘弯他们不再提及关于寒天烈酒的事,他们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这一天晚上,曹性带着车武推开了一间房的房门,此刻奉云正趴在桌上,脸上还有一种心虚之说,显然是背上的伤才刚刚结疤。

奉云看着他们二人前来,想要起身迎接,然而曹性却是快步走到了桌边,将奉云按了下来。

“奉云兄弟,前些日子真的是对不住了!”车武首先说道。

奉云有些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车武说的:“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不在意,因为这不怪你!”

“那就是怪我了!”

“不是,大哥,我的意思是……”

看着奉云在那里七嘴八舌,半天没有解释清楚,曹性和车武两人相视一笑。

曹性往桌子上订了一个小药瓶说的:“这是今日我和车武,上街为你买的金疮药拿去服了吧,相信你的伤口应该会好的很快,还有那天的事情,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要怪的话就怪我吧,和车武没有关系,动手打你,也是我的命令!”

然而说道这里奉云却是脸红了,结巴了半天终于说道:“大哥你别说了,我已经问过虎子了,自从那天之后,所有伙计的口风都变得非常严实,每日都是按照你所规定的时间起床,吃饭,做工睡觉,一切都是非常有序,我相信照这种情况下去,不会再出现吐露我们秘密的事情,若是我的那一顿打,能换来我们这个曹家大院上下一心,我觉得也值得了!”

奉云读过书,能够识文断字,最为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就算是其他的事稍一点拨也可以知道,所以说眼光还是可以,他也看见了,现在的曹家变得越来越好,故而他在心中也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大哥,车武,你们放心吧,我现在每日都在三省吾身!”

闻听此言,曹性和车武皆是哈哈大笑,随后车武直接取了一坛子寒天烈酒来,三人痛快畅饮。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