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横冲直撞闯大明

更新时间:2020-02-14 00:50:06

横冲直撞闯大明 连载中

横冲直撞闯大明

来源:落初 作者:酒中狐 分类:历史 主角:张书堂张一山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酒中狐原创的历史小说《横冲直撞闯大明》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张书堂张一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张书堂,一个王府小吏。因为卷入了王位争夺,被五王子派人砍成重伤。垂死之际,南阳土地救了他,并在他脑海塞入了一座疯人院。为了救出被囚禁的王府世孙,张书堂欲要跟随陈奇瑜北上京城,告御状!踏上路途的他,忽然发现无尽的漩涡,一环套着一环,欲要将他拖入深渊……作者有完本一百五十万字老书《战国魏武卒》人品保证,书荒的兄弟可以消磨一下时间。兄弟群:94237546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ps:本书改名为《横冲直撞闯大明》,若是因此给大家带来不便,还请兄弟们谅解。

ps:求票票,求投资。

张书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末将当即便要去提醒世子,哪知道却被做贼心虚的五王子看到了。

他将末将指派出去办事,等末将晚上返回王府,欲要告知世子小心的时候,却被一群黑衣人砍成重伤……”

陈奇瑜脸色大变,怒道:“兀那小子,你说的可曾当真?你可知道,若是有半句谎言,就足够将你抄家灭族了!”

张书堂拿起一边的佩刀,双手奉上,坚定地道:“大人只管派人去查,若是书堂说了半句假话,大人尽管一刀将末将斩落刀下!”

陈奇瑜的脸色变幻数次,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起来吧,若是被本官查出你有一个字的虚假,本官就亲自将你斩杀!”

“大人请放心,若不是末将命大,早已成了死人!

常言道:临死方知命珍贵。

末将既然捡回来了一条命,自然懂得珍惜贱命。

所以,陈大人尽管放心,若是末将有半句瞎话,只管拿某项上人头!”

陈奇瑜点了点头,沉思少许,道:“汝且回去,今日之事,谁也不许提,本官自有妙计!”

张书堂拜别:“如此,末将就告退了!”

“去吧!”

陈奇瑜端起茶碗示意了一下。

张书堂心中大喜,陈奇瑜最后的这一下,已经表明了对其的看重。

以陈奇瑜的地位,能让他端茶送客的武人,还真的不多!!

张书堂回了家,张一山已经在等待着他了。

“我儿,陈大人怎么说?”

张书堂陪坐了一中午,早就饿了,他一边吩咐王大婶做饭,一边将刚才的事情说了。

张一山也是大喜:“如此就好!我等这近二十年来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啊!”

唐王府。

作为自大明开国时,就被分藩了的王府,自然是辉煌异常。

雕梁画栋的王府大殿内,清一色的紫檀木家具。

老唐王坐在太师椅上,肥胖的身躯,几乎将偌大太师椅给塞满了,一个温软如玉的通房大丫头,正在卖力的给他揉捏肩膀。

他的双腿放在春凳上,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婢女,在给他捏着脚。

朱硕熿舒服的嘴里哼哼唧唧的,脸上的肥肉也随着通房丫头的手劲,微微颤抖着。

朱器塽坐在一边,看着正堂而皇之,享受着无上待遇的老唐王,眼神里露出了羡慕之色以及一丝取而代之的渴望。

朱器塽的脸上,却是保持着恭敬:“父王,你不知道,那张家的小子忒为可恶,竟然丝毫不给孩儿面子!”

朱硕熿依然眯着眼睛,不在意的道:“老五,一个下人罢了,何必放在心上,找个由头,贬嫡出府,让他们一家去看护王庄吧!”

“是,父王,孩儿明白了!”

朱器塽的狭长的眼睛里,折射着摄人的冷芒!

兀那贼子,只要你出了府,本王有一万种手段,折磨死你!

“禀王爷,陈德州陈大人求见。”

操着公鸭嗓子,王府大太监李大富进来禀报道。

“陈奇瑜?”

朱硕熿皱起眉头,他摆手让三位侍女退下,转头对着朱器塽道:“老五,这陈奇瑜不是要奉昭进京,已经离职了吗?

这个时候,这厮来见本王做什么?”

朱器塽冷笑道:“一个去了官职的文人,父王管他作甚!

若是其还是分守道,吾等倒是要给他几分薄面,而今他已经去了职,咱们又何惧他!”

朱硕熿终究是年岁高,见识多,他摇头道:“王儿休得如此,吾等金枝玉叶,虽然不惧他们这等大臣,但是,该有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若是被其等寻了由头,在圣上面前参你我父子一本,圣上就算不怪罪咱们,也要顾忌其等面子,下旨斥殇本王一番的。

若是遇上圣上心情不好,罚了咱家的藩田,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朱器塽早已把王府看作是自己的私产,闻言顿时点头道:“父王说的是,咱家虽然不短吃穿,但是钱财么,自然是越多越好的,若是被剥夺了藩田,那损失可就大了!”

“王儿明白就好!”

朱硕熿冲着太监一点头,那太监会意的离去。

不多时,一身便装的陈奇瑜,就在太监的带领下,进了正堂。

“下官见过唐王殿下,见过五殿下。”

“陈大人免礼平身,赐座!

李伴伴,看茶!”

待下人送上茶水之后,唐王开口道:“陈大人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今日来见本王,可是……”

朱硕熿冲着身边的承奉太监李大富使了个眼色,这厮会意,转身进了内殿。

不多时,太监李大富手捧一个礼盒走了出来,双手递给陈奇瑜,道:“陈大人,王爷知道陈大人即将赴京,这一去山高路远,舟途漫漫,王爷不忍心陈大人风餐露宿,特意封上一点茶水钱。”

陈奇瑜微微掀开盖子,只见里面整齐的排放着十来锭银阔子。

他大眼一瞄,就知道这是王府铸造的官银,每一块都是五两重的小银锭。

陈奇瑜推开太监递来的礼盒,对着朱硕熿拱手道:“倒是让王爷破费了,臣下一路自有官驿住宿,就不劳烦王爷了。”

“陈大人说的哪里话!”

那身为正六品承奉正的大太监李大富徉怒道:“陈大人为了国事日夜操劳,今日既然要上京述职,王爷岂能不做表示,若是陈大人一路太为辛苦,瘦了累了,让圣上见到,不是要忒为心痛么!”

朱硕熿开口道:“本王身负君命,镇守一方,陈大人亦代天子牧守一方安宁,吾等都是为了圣上,为了大明而努力,陈大人又何须见外了!且收下吧!”

陈奇瑜只得伸手接下,却是将礼盒放在一边的案几上。

“王爷!”陈奇瑜开门见山的道:“下官初涉官场以来,至今已然十二载,在这河南道却是已经七八年了,然则一直不曾见过世子殿下。

今日过后,本官就要进京面圣,若是圣上问起金枝若何?本官却是不好做答的。

还请王爷召出世子殿下,让本官交谈一二,如此也好向圣上交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