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远征之回家

更新时间:2020-02-10 03:27:33

远征之回家 已完结

远征之回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春天里的红花 分类:历史 主角:远征军于安 人气:

《远征之回家》由网络作家春天里的红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远征军于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群百战余生的小人物,无法忍耐国民军里的种种丑恶和阴暗,愤然躲避到西南边陲当了土匪。然而当国家为了保卫国际生命线而召唤他们出山时,他们擦去血泪,包裹伤痕,毅然决然的重出江湖远征缅甸。然而盟友的出卖,指挥得失误,他们不得不经历重重磨难,掩埋了昔日战友的遗体,趟过茫茫的死亡河谷来到印度。经过卧薪尝胆、养精蓄锐的忍耐后,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他们披着漫天的炮火,踏着日寇的尸体,咆哮般发出了怒吼: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趁着马有福进主寨通报的空,吕品晶放下手中的茶碗,走到柴拯国面前低声耳语道:“团座,既然人家在办丧事,咱们来时候买的东西肯定就有什么不合时宜的,是不是......”

一语提醒梦中人,柴拯国赶紧吩咐张振清带人把车上的礼物仔细检查了一遍,将所有与丧葬气氛不符的物品一一挑拣出来单另捆扎在一起,包裹严实以防造成不必要的误会。末了,又亲自核对了一遍,低头沉吟片刻,又让官兵们将所携带的枪把,刀柄等武器上装饰的红布取下,并从礼物中的素色布匹上裁下几条扎在手臂上充作挽纱,找了几块白色布头拧巴拧巴折成白花架在了车上礼物顶端。可忙完这些又总觉得少了什么,只好叫过吕、张两人询问。可惜这帮大老爷们平时除了练武打仗啥的根本就没办过这种事,当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不知所措。柴拯国苦笑了一下明白还得自己来,于是慢慢踱着方步四下打量着思索起来。

当视线落在装载着礼品的大车车顶的白花时,柴拯国猛然一下恍然大悟,赶声叫人赶紧用碎布头折了好些小的白花别在胸前,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定了定神,把身上的军服整理了一下,摘下帽子梳理了下头发,认真的端正戴好,这才悠闲地掏出口袋里的香烟给忙活了半天的士兵们一人发了一支,嘱咐大家等会该注意什么,一定要保持镇定云云。

刚忙完所有准备工作正跟士兵们东拉西扯,就看马有福“噔噔噔”大步从里面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大喊:“大当家的有令,来客报门而入。”

等来到柴拯国等人跟前,马有福抱拳道:“柴团长,幸不辱命。我们老寨主因为痛失爱女,本来不打算接待各位。多亏杨二当家的替各位说了不少好话,老寨主这才改了主意,着我有请几位军官忠义堂讲话。柴团长、振清还有这位兄弟,咱们里面请。其他弟兄不必紧张,在这休息休息喝喝水吸袋烟,我马有福以脑袋担保柴团长的安全,请大家放心,我们去去就来。”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柴拯国也转过脸去,气定神闲地说道:“既然大当家的肯赏我柴某人的面子屈尊一见,柴某就多谢有福兄弟和二当家的厚意了。你们大伙先歇歇脚,振清、品晶,咱们走!有福兄弟,烦劳头前带路。”

“柴团长、振清,这位兄弟,这边请!”马有福将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请!”几个人抱拳客气道。

来到二重山门的门前,柴拯国停下脚步,抱拳朗声长啸:“国民革命军第六军暂编55师预备团团长柴拯国,携手下拜见玉龙山飞龙寨各位好汉!”声音雄壮有力,响彻山谷。直引得涛声阵阵,群鸟惊遁。

穿过山门往前走了一里来路,迎面两处绝壁映入眼帘,原本可以并行三辆马车的道路,从这里陡然变得狭窄起来。只见山壁左右两侧各修了两座巨大的条石修筑的碉堡,碉堡外还各修了两处由沙袋和树干搭建的机枪掩体,架着两挺轻机枪。掩体前十米左右铺设了拒马、木桩等障碍物,路中间还停放着路障。沿着绝壁望上看去,隐隐约约仿佛山壁中间已经被从里面打通了,隐蔽着两处暗堡,两门土炮黑洞洞的炮口伸出射击孔俯览着门前的山道。再往上看,峰顶上影影绰绰碉楼岗哨林立,好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凶险之地。

“柴团长,这是咱们飞龙寨的第二道山门‘鬼见愁’,有气势吧。”马有福见几人有些吃惊,不禁面有得色的炫耀道:“怎么样,几位都是行家,给指点指点?”

“不错不错,果然是一处险要的关卡。依着山势鬼斧神工一般。如此就算过了外面的寨门,也必然会在这里止步。而且在绝壁内开凿出两处暗堡,峰顶之上建有岗楼,杜绝了攀岩偷袭的可能,心思果然巧妙缜密。没想到这小小一座飞龙寨竟然是一座藏龙卧虎的所在,实在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啊。”还没等柴拯国开口,吕品晶已然抢着谈不绝口了。

“哈哈哈哈,这算不了什么,能进得了各位栋梁之才的肯定,也没算老子们白忙活一回。让各位见笑了。里面请!”马有福充满自豪地一笑,将几个人让进山门继续介绍:“再往前一里来路,过了‘迷魂谷’就到咱们飞龙寨的主寨了。两位当家的和寨子里管事儿兄弟都在堂上恭候几位的大驾呢。请!”

再次报过名号,柴团长等人跟着马有福左拐右转来到了‘迷魂谷’。十来个小喽啰怀抱刀枪插手而立,拦住了几人的去路。一个小头目朝身后挥挥手,登时上来几个手拿白布的匪兵就打算蒙住柴拯国等人的双眼。

吕品晶见状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满道:“马大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怕我们心怀不轨不成。”马有福只是拿眼看了看他们没有作声。

张振清倒是很坦然,任由一个喽罗将自己的双眼蒙住,气定神闲地说道:“怕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到了人家的地头,自然就得守人家的规矩。有老马在,你怕什么。”

柴拯国冲吕品晶轻轻点点了头,面带微笑,任由自己的双眼被缠了个严严实实。

见两个人都没什么异议,吕品晶无奈,只得随了两人。

缠蒙停当,有人专门来检查了一番之后,马有福这才带着歉意地说道:“几位,对不住了。山寨的规矩如此,还望见谅。”说完,两人一个两人一个,扶住军官们这才进了迷魂谷。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少距离,柴拯国他们随着马有福等人绕来转去了半天,完全失去了方向感。过了好半天才停下了脚步,等卸下蒙眼的白布一看,原来早已出了迷魂谷,已经来到了忠义堂前。

此刻忠义堂的大门两边,分立着几十个体型不一的大小山匪,个个穿青挂皂精神抖擞,人人眼露寒光横眉立目。

正打量间,只听一个小头目大喝一声:“来者何人,报上名号!”

见此情景,柴拯国不慌不忙朗声应道:“国民革命军第六军暂编55师预备团团长柴拯国,率部下两名前来拜见玉龙山飞龙寨各位好汉!”声音不卑不亢,威武有力。

随着柴拯国报门声,只见大堂上一位身穿白色孝服,面目悲切,身材消瘦的年轻人缓步走了出来,来到几人面前深施一礼:“大当家有令,杨冬青带来客堂上叙话。三位咱们里边堂上讲话,请。”说罢摆出请的手势,将几人让到了忠义堂的客座上。

“上茶!”值更的喽啰高声喊道。

“有。”当下就有几个小喽啰端着托盘,将几个粗碗和一个茶壶端了上来。

“三位先请用茶。”年轻人的声音有些嘶哑:“本来我山寨之中事有不便,理该谢绝。不过念着有福兄弟与你们张连长有过命的交情,这才节哀请诸位进山一叙。不知几位长官到我飞龙寨所为何事,还请见教一二。”

柴拯国轻轻推开茶碗站了起来:“茶先不忙用。听说贵寨近日遭了不幸,大小姐和几位弟兄遭了鬼子的毒手,可否容在下先凭吊一下,表达我们的哀思?”说罢来到大堂中央,冲着正中的老寨主以及四周林立的头目们一抱拳:“大伙同为华夏儿女,令爱遭此不幸实在让人痛惜不已。还望大当家的和各位弟兄成全。”

太师椅上,一位满头华发,眼眶红肿,两颊深陷的壮硕老者半依半靠在座椅中,泪眼朦胧的抬起头来:“就多谢这位长官的好意,老汉家中遭此不幸,心乱如麻,就请恕老朽招待不周了。冬青,替我招呼好两位长官。有什么事,你尽管拿主意。”说完朝着柴拯国几人点了点头表示歉意,费力的撑起身子,艰难地走进后堂去了。

“大当家还请节哀顺变,多多保重身体才是!”柴拯国赶忙抱拳称谢。

送走了老寨主,杨冬青冲着堂内其他头目挥了挥手,嘱咐大家下去各司其职,以防不测。只听轰然一声,头头们齐声唱了个喏,这才四散离开,忙自己的事儿去了。

“几位,咱们这边请,金花小姐和死难弟兄的灵堂还在后面。”杨冬青一边给三人领路一边用袖子擦着脸上潸然的泪水。

灵堂简单而庄重。灵堂的顶梁和四柱都以整匹的白布缠裹,中间以白绫挽成绣球的样子。堂前一张条案上供着一前五后六道灵牌,两只儿臂粗细的白蜡上跳跃着火苗。正中一顶香炉上焚着三支筷子粗细的香,香烟随着微风正袅袅升起。条案前摆着一口车轮大小的瓦盆,里面堆满了烧化的金银锭和纸钱。一乘用手臂粗细的松柏拼接而成的棺椁上,松枝翠柏枝叶青绿,盖板上架着一个用白色野花编成的花环。棺椁前摆着一柄“两人眮”日军尉官指挥刀和梳子,镜子等女孩子用的物品。棺椁后面一字排开五乘同样质地的棺材,只是做工没有前面的精致。

迎着堂内众人诧异的目光,柴拯国领着吕品晶和张振清两人缓缓走到条案前,取过香来每人点燃三柱,高高举过头顶拜了三拜,插进香炉之中。这才连退三步站直了身体,庄严地脱下军帽,深深地鞠了三鞠躬。然后慢慢戴上军帽,两脚一碰打了个立正,郑重的敬了个军礼。做完这些,柴拯国严肃地说道:“金花小姐,几位死难的兄弟,你们安息吧。我柴拯国身为身为一名军人,今天当着飞龙寨诸位乡亲父老的面发誓,一定好好杀鬼子替你们报仇,替成千上万死在小鬼子手上的中国人报仇!”

旁边张振清也有样学样的敬了个军礼:“金花姑娘,你放心走吧,俺张振清跟小鬼子不共戴天,不死不休!”

吕品晶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张振清端端正正的敬了礼。不过从他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此刻内心的激愤。

看几个人如此郑重其事,陪在一旁的杨冬青忍不住鼻子又是一酸,双眼模糊哽咽答谢:“杨某替大当家的和全寨父老多谢几位长官的深情厚谊!咱们先里面请,有什么事饭后详谈。”说完将几人引至客厅休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