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华年风云

更新时间:2020-02-09 01:17:01

华年风云 已完结

华年风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诗晓慢 分类:历史 主角:郭澄侯 人气:

《华年风云》是诗晓慢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华年风云》精彩章节节选:他终于取得了侯外员的欢心,成功地当上了侯家的长子,可在这个局势动荡的民国时期,茶业若想迅速发展、独当一面,就一刻不得松懈,何况他还须向着复仇大计步步迈进。 没有钱势,就白手起家; 没有人脉,就招揽人才。 他本是冷若冰霜、腹黑复仇的富家养子,却在遇见善良的她之后,转变为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阅千回到房中,越想越恨,自打侯外员有了这个乞丐儿子,生意日渐兴隆,今日竟还想招揽珺儿去做他家的长女,简直是妄想。

“珺儿,过来。”花阅千一脸严肃,“你为何招惹上那侯贼之子?”

“老姑,有什么不妥吗?侯大哥见我喜爱茶艺,便想招揽我去摇曳品栈做长女。”蔺传珺小声作答。

“摇曳品栈?可我从未听过侯氏名下有这个茶庄啊?”花阅千心存疑虑。

“可是摇曳品栈确实是侯大哥掌管的。”蔺传珺不知老姑为何勃然大怒,也不敢乱说话。

“哼,到底不是亲生的儿子,这侯彧自然是要为自己铺后路。”花阅千冷笑一声。

“老姑,我不去做那长女也可,只是老姑为什么如此生气,珺儿十分担心。”

“你当年还小,有所不知。二十年前这洛家和侯家是盛年之交,洛家老爷和夫人于我最落魄之时有救命之恩,并招揽我做洛氏茶庄的长女,十四年前,侯氏心变,为着一己私利与那贪官联手置洛家于死地,我当时在山上采茶才得以保命,只是洛氏全家上下无一活口,都死于贼人之手。”花阅千越说越激动。

“可这与侯大哥没有关系……”

“糊涂!那侯彧虽非侯贼亲生,但也是狼子野心。这侯彧定是对你有非分之想。”蔺传珺虽不同意老姑对侯彧的看法,可见老姑如此愤怒,便不再多言。

花阅千叙述半天,口干舌燥,见桌上有杯沏好的茶,便喝了几口,之后发觉味道不对,“珺儿,这茶哪儿来的?”

“前几日竞茶大会,有一位来自上海的洛姓庄主制得此茶,我便学了来,而且摇曳品栈也有此茶。”

“洛姓庄主,可是洛季安?”花阅千顿时心振,莫非是那洛家长子还活着?

“不是呀,他叫洛卿。”花阅千听罢有些失望,后转眼一想,这可能真是洛氏遗孤,若以本名那侯贼是不可能让他参加竞茶大会的,花阅千仿佛心生希望,刚才那茶是洛怀生前最爱喝的,也只有洛氏后人会得此茶制法。那洛季安定是换名洛卿找那侯贼复仇来了。“老姑,那洛卿已经在新侯宅住下了,莫非他是你口中的?”

“这个事没有查证,你万不可与旁人说,还有,你就去侯彧的的摇曳品栈做那长女吧,只是老姑有个条件。”

“老姑,你终于想通了,你说吧,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蔺传珺高兴坏了,又开始撒娇。

“你帮老姑查一下这洛卿是何来历,还有,万不可与那贼人之子走得过近,否则老姑是不会答应的。那侯家人邪路,你万不可招惹。”花阅千果然是性急之人,等不得片刻真相。

“珺儿一定服从老姑的话。”蔺传珺这下豁然开朗。

花阅千心中自有算盘,若是那洛氏遗孤仍在人世,她定助他复仇大计。

心有不安的可不止花阅千一人,侯彧方才差点暴露真实身份,可转念一想,自己不主动相认是怕引来误会,既然是洛卿先起疑心,洛家故人相认有何不可?况且洛卿现将洛境茶庄搬迁到广州,定也是为复仇之事,若不能相认,便不能共事,只是方才事情来得唐突,慌慌作答,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便是。

洛卿则是愁眉苦脸回到房中。

“这侯彧似乎不是我们要找的人,若是的话,怎会不敢相认。”洛卿郁郁不乐。

“多年不见,莫非是大哥变心了?你有没有问胎记之事?”洛季沄边喝茶边想事。

“没有,若那侯彧并不是洛季安,我若问出,他定会起疑,告知侯外员只怕会坏事。”

“说的也是,已入深夜,先歇息吧,明日再议。”洛季沄放下茶杯后起身回房,洛卿则心事重重,一夜未眠。

洛卿一家虽搬至广州,可洛境茶庄却不能完全搬迁,洛卿也只能带部分茶工老人和茶货,将洛境茶庄地契卖掉,货款一部分遣散剩余茶工,一部分在广州置一处旧宅和茶坊,剩余部分交给洛季沄保管。

“不知你这几天可还安好?我这宅子无人居住,也是闲置,不如你留下,多住些时日也不打紧。”侯彧想要挽留洛卿。

“府上多有不便,我就不打扰了。”洛卿执意要走,不过他坚信,总有一天他会要回这洛家大院。

“既然这样,我就不便多留,只是相识一场,我有份礼物要送与你。”侯彧说着便拿出摇曳品栈的地契。

“侯兄这是何意?”洛卿疑惑不解。

“洛兄初来乍到,必定多有难处,这是在下的小茶坊,一点心意,还望你收纳在洛境茶坊名下。”侯彧要将这摇曳品栈赠与洛卿,收归洛氏名下,这也是他当初私设茶坊的初衷。

“这……洛卿不敢收。”洛卿搞不懂侯彧的目的所在,也不敢轻信于他。

“你一定要收下,这本来就是洛氏的。”侯彧上前低语。洛卿猛然抬头,心中更是疑惑,怕是这侯彧已经怀疑我的来历,趁机试探吧。

“侯兄见笑了,我洛氏本就不是大户人家,怎能……”

“客话不必多说,隔墙有耳,今晚在你洛宅一聚,共诉茶话。”侯彧眼中似乎破泪,洛卿啊洛卿,你我往日心有灵犀,今日一聚,为何多疑啊。

“莫非侯兄?”洛卿顿然开悟,但也不能大意,这面前的侯彧定是从前的洛季安。

“你心中所想便是我心中所想。”侯彧眼神示意。

“啊,天冷气寒,不知侯兄的肩膀是否康健啊?”洛卿进一步试探。

“一切都好,只是天冷肤寒,左肩的青记似乎更深了。”侯彧说罢,激动不已,洛卿更是惊喜,洛季安果然尚在人世,只是这洛季安为何生于侯外员名下,难道他是想用这地契安抚自己的良心?

“风云变幻,现如今却物是人非,你认贼作父,老爷和夫人在天之灵,定不会原谅你,可怜枉死的百条人命……”洛卿继而转化为愤怒。

“洛卿,你先别激动,晚上到你新居一叙。”洛季安出言,洛卿无奈,怕为外人知,只得离去,只留下洛季安一人原地叹息。

深夜,齐聚,留灯,叹息。

“那洛家大院一草一木,侯氏茶庄一茶一盅皆不是他侯外员的,这迟早要归还给洛家。”洛季安激动难忍,“我并非认贼作父,只是若不这样,我洛季安永无出头之日,还谈什么报仇!”

“原来如此,是我误会你了。”洛卿心情复杂,谢槐秋则在一旁伤心不已。

“大哥,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啊?”洛季沄泪眼涟涟,既是欣喜,又是悲伤。

“娘走后,我被一好心官吏救命,只是无家可归,不得不沿街乞讨,九岁那年,我找到机会面见郭澄,那郭澄为了讨好家大业大的侯外员,将我送给他做长子,我这些年苦心学习茶艺,为的就是有一天报仇雪恨,重振洛氏茶庄。”洛季安说罢,哽咽忍泪。

“大哥,我们还以为你早已遇难,今日相聚,真是上天恩赐。”洛季沄又哭又笑,“只是今生再也见不到娘了。”

“爹娘若是泉下有知,定会保我成功,”洛季安信誓旦旦,“哎?听说你与洛卿成婚了?”

“是啊,我与洛大哥情投意合,互定终身。”洛季沄与洛卿相视一笑。

“这真是喜事,把你托付给洛卿,我也就放心了。无奈我这大哥没有照顾好你,真是愧疚不已。”

“季安,你这是哪里话,家族遇难,你我各归东西,今日相见实属不易,我对沄儿的心亦是天地可证,日月可鉴,我定会照顾好她。”洛卿虽善,但性格鲁莽。

“洛卿,我大哥并非埋怨你,只是多年不见,心生愧疚。”洛季沄转向洛卿解释,继而又面对洛季安,“大哥,洛卿把我照顾的很好,沄儿不求别的,只求大哥安康。”说罢,又开始哭泣。

“呦呦,季安,你看这沄儿,有了亲大哥,连我这个大哥都不叫了,直呼姓名了,哈哈。”洛卿故装生气的样子,竟把哭泣的沄儿逗乐了。

“孩子啊,你受苦了,都怪我当年没拦住你跟你娘,你娘才含恨而去。”谢槐秋心疼洛季安。

“奶娘,你们一家对我洛家忠心耿耿,季安感激不尽,在外多年,你们的苦更是无处可诉,只要奶娘身体安康,便是对季安最大的宽慰。”洛季安说着便双膝跪地。

“好孩子,快起来,让奶娘好好瞅瞅。”谢槐秋连忙扶起洛季安。

“季安,你为什么要把摇曳品栈收归到洛境茶坊名下?”洛卿不解。

“那摇曳品栈是我私下设的茶坊,侯外员并不知情,我等待时机将侯氏茶庄势力渐渐转移过去,然后再将侯外员势力逐一击溃,那日竞茶大会,我见你善制红茶,而摇曳品栈恰好又是红茶之多,交给你后,你可逐渐发展红茶,有所起色后,再开始秘制绿茶,打破侯氏茶庄垄断的绿茶行业,侯外员近来虽然身体不佳,但我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行事,毕竟我非侯氏亲生,他必然不会对我放一百个心。”洛季安复述完他的计划,深得洛卿之心。

“你说的极是,我听说那侯外员在为他女儿招婿,收买上海的饮鹿茶庄,那鹿之洺更不是君子之心。”洛卿分析透彻。

“此话不假,他招婿无非就是想让人与我制衡势力,那鹿之洺断然不能小觑。”洛季安说罢,深饮一口茶。

“只是我们此次迁来广州,时日久了,那侯外员定会起疑心,到那时可怎么办才好?”洛季沄内心不安。

“以后之事不必惶恐,现在局面紧张,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并没有什么万全之策啊。”洛卿简答,洛季安则沉默不语。

灯火通明,一夜未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