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北伐天下志

更新时间:2020-01-02 17:36:27

北伐天下志 连载中

北伐天下志

来源:落初 作者:伐天下 分类:历史 主角:周英才 人气:

《北伐天下志》由网络作家伐天下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周英才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文盛武弱的南宋,一场注定要失败的北伐背后,是朝堂众臣的权利之争。一个差点成为太监的呆子,因一次奇怪的梦脱胎换骨,闯进混乱的君臣世界,会带来怎样的精彩?周复生说:“北伐?不,我要伐天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已落幕,周复生跟着胡峥走出房间。借着天上的月光可以看见,这里是一个较大的院落,三面有房,中间是幢两层小楼。对面是院门。院子也不算小,这样的住宅在一般村里很难见。

来到中间小楼外,胡峥敲响大门,没过多久,门被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打开,中年男子朝周复生看了眼,胡峥说:

“父亲,他叫周复生,已经好了,说来拜谢爷爷。”

周复生赶忙朝中年男子拜下:“周复生拜见胡伯。”

中年男子点点头,让过一旁:

“也不知你究竟发生些什么事,被撞击不说,还被火烧水淹。总算是将你救醒,拜谢就不必了,进来吧!”

走上二楼一个小客厅,里面只有一个身材较矮、须发半白的老者。老者站在一张桌前,手提一支毛笔在一张白纸上挥毫。非常专心,连他们进来也没有发现。周复生并未打扰,轻轻来到老者身边,看着白纸上丰厚雍容的字迹,情不自禁念出: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周复生的话念出,老者的字刚好写完。老者收笔,颇为欣赏朝他点点头:

“稼轩众多大作,老夫最欣赏的就是这首破阵子。小兄弟,听你念此词甚熟,不知可否给老夫讲讲其中之意?”

周复生双眼发直,又回到他梦中的世界。在梦中的那个世界,他有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他的爷爷是某大学中文系教授,父亲是个中学校长。在这种环境下,他的学习自不用说,读的诗词绝对可与现在著名文人比肩。并且他爷爷一些精彩评论,他到现在仍如在耳。

“我真的识字了?”周复生有些不敢相信。他猜到那个梦不同寻常,至少是让他变聪明了。最后听说他才睡七天,又有些怀疑。因为他在那个梦里,从婴儿一直长到十八岁,事情太多了,他也是看到这首熟悉的词才又想起一些事。

念出这首词,并不是周复生想表现,他想试试,看自己念得是不是真准。听到老者的话,他更加证实,自己那个梦不一般。在梦中所学的,至少在文字上绝非虚构。

“沙场秋点兵,愿与意难成。笑说名与利,可怜白发生。”

周复生的话一出,老者与旁边的中年男子双眼一亮,一脸惊讶看着周复生。这种用诗来评论并不是没有,但由一个如此年青的陌生人念出,有点不敢相信。老者郑重朝他一拱手:

“我姓胡名纮,字应期,不知小兄弟是哪里人?”

周复生脸有些发红,这个评论还是他爷爷说的。胡纮是谁他没听过,不过人家救了他一命,就凭这件事,就比辛弃疾这样的文豪要更胜一筹,赶忙还了个更重的礼:

“胡爷爷千万莫如此,晚辈是金州那边逃来的难民。家乡多灾,不提也罢。。晚辈从小失去双亲,一直跟随恩师,略懂一些文章。只知恩师姓方,他从未与人说过其名,一年前恩师云游外出,家乡兵乱再起,迫不得已逃到临安来避难。”

胡纮一家老少三代一脸痴呆,周复生一席话将他们要问的全说出,全堵住,搞得他们现在不知说什么好。胡纮的反应很快,对中年男子说:

“至尚,复生如今才恢复,让她们煮些粥来。加些山药细炖,给他补充些体力。”

周复生听得感动万分,他是真的饿了。只是人家救了他一命,哪好意思提出这些要求。中年男子出去不提,老少三人坐到桌面,周复生连喝了三杯茶胡纮才开口:

“上个月传来消息,金州边界虽无战争,今年的旱灾很严重。许多百姓流离失所,回去也非上策,你有什么打算?”

周复生再一次发呆,他一醒来饿得慌,回忆梦中之事都来不及,哪有什么打算?胡纮猜他也没往这方面想,叹声说:

“如今天下虽暂时安宁,暗中却不太平。金国仍对我大宋虎视眈眈,说不定什么时候战事又会爆发。当官虽不易,为民更难。你学问不凡,人又年青,何不考取功名,为百姓做些事?”

周复生脸色有些发红,他那个评论还是抄袭的爷爷。现在才清醒,虽有许多事不清楚,考科举的难度他这世还是知道一些。反正他们村,已经有百多年没出过一位举人了。

“多谢胡爷爷的好意,我还年青,就算为官也没什么经验。想先四处了解一下,增长些知识见识再说。”

胡纮并不知道周复生是个水货,以为他说的是真心话。叹声说:

“先四处游历一下也好,可惜我现在是个闲人,与我有关联之人皆难善了。你先在我这里住下,将身体恢复好。你的东西没了,我去给你补办好户籍。这期间你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问我。凭你的能力,以后定不会默默无闻。”

周复生呆了片刻,对方的意思他知道,分明是不想连累他。身体养好后,说不定就会让他出去自食其力。这他倒没什么怨言,只是有些担心胡纮:

“胡爷爷,为何与你有关联之人皆难善了?莫非有人迫害你?”

胡纮还未接话,胡峥怒冲冲说:

“都是朝廷那帮奸臣,他们整天……”

“峥儿,”胡纮将胡峥打住。摆了摆手:

“有些事你现在知道也无益,我已六十多岁,已算是高寿之龄。趁现在还能起动,早就想回乡看看。这些事不说出罢,你大病尚未痊愈,不要说太多话,好好休息一会。”

……

周复生看着下面几块田土中的百姓,心中升起几分羡慕。在他内心里,也很想再回到过去。每天干活虽累,生活起码很单纯,不用考虑多少事。他现在才知道,人变得聪明并不一定是好事。

“峥弟,爷爷和胡伯伯都在为官,你觉得当官好还是当民好?”

周复生已经醒来好几天,与胡峥同吃同住,除了梦中之事,两人无话不淡,好得像是亲兄弟。胡峥未作多想,毫无兴致说:

“当官没什么好的,我虽只有十三岁,也知道当今朝廷一些事。排除异己、相互间争斗不断。官员如此,就算皇上再英明有什么用?要是我选,宁可上战场当个兵,也不想留在朝堂当官。”

“当兵?”周复生升起的兴趣很快被捻断:

“就算当元帅又如何?岳元帅那么利害的人,还不是被他们害了。我觉得,不当官不当兵最好,跳出那个圈子,对方就不会重视你,可以做你想做之事。”

胡峥生活在官宦世家,自幼读书识礼,脑袋绝对不笨。周复生的话他听懂一些,好奇问:

“周大哥说得也是,不当官兵,虽仍属他们管,起码要自由很多,但要做什么好?”

周复生站起来,朝四朝看去。这里是一个小山堡,四周能得很远。前方巨大的临安城,也能看到一点城郭。他想了一会,太过复杂,有些事很难现在规划好:

“这个世道,钱可以说是万能的,有了钱才能培养自己的势力。到时候就算投于朝廷中,也有与对手一拼之力。我现在的目标是努力挣钱。峥弟,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临安城闯闯?”

胡峥一脸激动,从一块大石头上站起来。很快激动的脸色变成失望,叹声说:

“从商以后就不能为官了,爷爷和父亲他们不会答应的。再说银子也不是那么好挣,要挣多少银子,才能培养自己的势力啊?”

“挣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只是爷爷他们恐怕不会答应你和我一起去闯。”周复生还有句没说,这些天他的表现,让胡纮父子俩非常满意,将他当成自己的亲孙子亲儿子一般。一旦说出来,恐怕连他也会被阻止:

“这些事峥弟暂时不要告诉爷爷他们,现在朝廷腐败,有银子还怕没官做?士农工商,在银子面前什么也不是。这些天我好好想想,看要如何做才能更快赚到银子。”

最后句话,只是周复生的拖延之词。他现在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第二天一早,留下一封信,只身朝临安城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