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某家吕奉先

更新时间:2019-03-14 11:06:57

某家吕奉先 已完结

某家吕奉先

来源:落初 作者:乱世戏言 分类:历史 主角:吕布董卓 人气:

《某家吕奉先》是乱世戏言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某家吕奉先》精彩章节节选:在梦到命葬白门楼的那一刻,吕布便已经决定了与天一斗。  刘备:吕布,你这个无耻小人,弑父欺君,双手染满了鲜血!  曹操:我这一生唯独对一人,又敬又惧。  孙策:温侯,天下间,真英雄也!  袁绍、袁术:寒门猪狗也能这般威风?  刘协:你不死,朕睡不着。  赵云:吕奉先,天柱山,决一死战。  貂蝉:我要亲眼看你死在我的面前!  ——————  想要我死的人多了去,我便要凭掌中方天戟,胯下火龙驹,身后众儿郎,逆天而行。  ——吕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任命为军祭酒的贾诩本来正在并州军营中跟高顺交流着阵法心得,温侯府却来仆人说吕布找自己有要事相商,贾诩只好放下手头事务,跟着那个仆人直奔温侯府,身旁依旧跟着从西凉军营带出来的小兵二狗。

进了温侯府后,贾诩一眼就看到了原地来回踱步的吕布,上前行礼道:“贾诩拜见温侯。”

吕布一见贾诩来了,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一脸的郁闷道:“文和,我可算把你盼来了,我遇到了个大Ma烦。”

贾诩虽然猜到吕布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吕布这种郁闷的表情还是极其少见,有了几分兴趣道:“愿闻其详。”

吕布慢慢向贾诩倒起了肚子里的苦水,戏老人有个重伤的儿子叫戏志才,一见到我就破口大骂,不管怎么解释都没用,好像跟我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本来吧,我被骂惯了倒是无所谓,可是他这样不分时间场合的乱骂,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温侯府里养了个疯子。

听完吕布的牢骚后,贾诩倒是毫不着急,调侃道:“像温侯这样的英雄人物都不能解决,更别说我一个小小的军祭酒了。”

吕布哪会不知道这只是贾诩的托词,可不能让贾诩就这么撒手不管,除了贾诩外,吕布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制服得了屋内的戏志才。苦着脸拜托道:“文和你少跟我来这套,你的能耐我能不知道?你就算是帮帮我,我实在是对他束手无策了。”

贾诩见吕布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对那个让吕布都头疼的戏志才倒有了几分兴趣,拱手欣然领命道:“既然温侯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去试试运气吧。”

一听到贾诩应允了,吕布脸色顿时好了不少,估计无论是谁被人无缘无故的一通乱骂,脸色都不会好看。吕布赶紧叫了个仆人,带着贾诩去了戏志才养伤的屋子。

贾诩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温侯府的老管事正在跟床上的青年解释着什么,不过看床上青年的神情似乎有些憎恶。

戏老头见到贾诩进来,犹豫了下后,从床边站起身子走了出去,跟在贾诩身后的二狗很懂事的轻轻把门关上了。

敷了药的戏志才脸色总算有了一点红润,打量着进来的两个陌生人,疑问道:“你是何人?”

二狗给贾诩端了根木凳摆放在床前,贾诩一脸笑意的坐下道:“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眼前的中年大叔细眯着本就不大的眼睛,还时不时的散发出毒蛇一般的光芒。

毒!这是贾诩给戏志才的第一印象,听见贾诩发问,戏志才顿时满腔正义道:“吕布认贼做父,残害忠良,我就是要骂得他无地自容,我这么做有错吗?”

贾诩脸色不改,反问道:“温侯大婚那日,是谁保全了你们的Xing命?你深陷大牢,又是谁不顾一切的来救你?你重伤昏迷,又是谁给你请了洛阳的名医?”

本就孤傲的戏志才被贾诩这三个反问驳得哑口无言,因为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直指那个被自己大骂的男子——吕布。

见戏志才不开腔,贾诩再次问道:“我且问你,乱天下者何人?”

“乱天下者必董卓!”躺在床上的戏志才咬牙切齿道,那模样真是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似乎猜到戏志才会这么说一般,贾诩不给戏志才任何思考的机会,紧紧追问道:“那董卓死后呢?”

戏志才瞪大了眼睛,否定道:“这怎么可能!且不说董卓手握数十万雄兵,单凭吕布在董卓身边,恐怕便无人能伤害董卓分毫。”

没想到戏志才看得还很透彻,贾诩点了点头,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

贾诩脸上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戏志才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以至于失声大呼道:“这不可能!”

“嘎吱!”门带着刺耳声被推开了,准确说是撞开了。

许褚出现在了门口,怀中捧着一大捧的青枣,听说二狗跟着贾诩来了,最高兴的就是许褚这小胖子了。许褚记得二狗喜欢吃枣子,立刻就去温侯府不远的枣树上摘下大量的枣子,然后兴冲冲的就跑来了。结果见门关着,许褚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撞了进来。

又惊又喜的二狗看着许褚,木愣愣道:“许褚,你怎么进来了。”

许褚把怀中的青枣通通递了过去,憨憨的笑道:“喏,全都给你吃。”

二狗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起来。从小就饱受欺辱,以至于被取了二狗这么个懦弱的称呼,除了贾诩,二狗再也不相信会有人真的会对自己好,如今看到许褚一脸的希冀,二狗心里酸酸的。

贾诩见进来的人是许褚,也不呵斥,于对许褚颇有好感的贾诩笑道道:“仲康,能帮忙把门关上吗?”

许褚“哦”了一声,一屁股就把门关上了,蹲在地上挑了两个较大的青枣递给了贾诩,显然许褚也很喜欢这个脸上总是笑呵呵的中年大叔。

贾诩这次倒是没有推却,接过了枣子,看着蹲在地上的许褚和二狗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目露笑意。

枣子在贾诩的手中来回滚动着,贾诩侧过身子又对戏志才说道:“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吧,最好刺杀董卓的除了温侯吕布,还能有谁!”

“董卓跟吕布是父子,又怎么会……”反驳的戏志才突然愣住了,因为一个名字涌上了戏志才的心头,丁原,不也是吕布的义父么!

看出戏志才的立场已经开始瓦解,贾诩趁机道:“董卓一死,最有可能执掌大权的,毫无疑问是作为董卓义子的吕布。”

戏志才也不是愚笨之人,自然知道这一点,只是吕布的为人他并不清楚。

见戏志才犹豫不定,贾诩知道戏志才心中坚定的信念已经开始慢慢瓦解,一抚胡须趁热打铁道:“你再想想,吕布有勇无谋,若你假意投诚吕布,到时你在使用计谋让吕布还政于当今天子,青史留名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贾诩这番话让戏志才怦然心动,心中天人交战的戏志才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面对荣华富贵,我怎么知道吕布是为人鹰犬,还是卧薪尝胆!”

贾诩细眯着的眼睛似乎已经看穿了戏志才的心思,语气中夹杂着阴谋的气息,笑呵呵道:“我们便来赌一赌,如果吕布真的为人鹰犬,我便同你逃离洛阳另寻名主,倘若吕布是卧薪尝胆,你便要口称吕布主公。不过在证实吕布是否忠良之前,你对他必须要有起码的尊重。”

戏志才脸色纠结,却没有丝毫拖拉,谋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一咬牙答应了这场以整个天下为注的赌博。

贾诩哈哈大笑,手中的青枣停止了转动。贾诩拿起枣子咬了一口,面带微笑的走了出去,心情大好。

啃着青枣的二狗看着许褚也呵呵笑了起来,许褚随手掏出根黄瓜,看着二狗冲自己笑了起来,也跟着淳朴的笑了。

饶是聪慧过人的戏志才也被这两个少年的笑容给弄糊涂了,以为他两是在嘲笑自己,恼怒道:“我还没输!”

二狗一见戏志才火了,挠了挠头,倒是直言不讳的说了起来:“我跟着文和大人这么久,从来就没见他跟别人打赌输过。”

戏志才一怔,难道吕布真的是卧薪尝胆?

戏志才看着模样憨厚的小胖子,再次问道,吕布是个什么样的人?

许褚把剩下的半截黄瓜直接塞进了嘴里,很在乎的回答道:“你说吕奉先啊,人很好啊,他还说等我娶亲的时候,要把他的新郎服借给我呢,嘿嘿,嘿嘿嘿……”一想到吕布的承诺,许褚胖嘟嘟的脸上都快笑出花儿来了,原来这贪吃的小胖子一天尽惦记着这个。

被后人称作乱世之儒的贾诩,和策中王者的戏志才,第一次交锋,似乎才刚刚开始,胜负就已经分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