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医圣记

更新时间:2019-03-14 11:01:05

医圣记 已完结

医圣记

来源:落初 作者:董南乡 分类:历史 主角:陈杨之舟 人气:

《医圣记》为董南乡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中医名家穿越古代,成了落魄门第的少爷,是个读书人。  兄长读书掏空了家底,为了生计,就从赤脚大夫做起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璟给伯祖父拜寿之后,伯祖父微微笑了一笑,然后就问起陈璟的诊断和用药。

陈璟给三叔用的法子,并非他原创,而是明代《名医类案》里的一个记载验方。

像三叔那样的暴泄,很难遇到一次。

中医的发展,和其他技艺一样,也是慢慢累积。累积不够,有些病就是看不准,这跟医术高低没有关系。就像登山,没有一步步的攀爬,是到不了顶峰的。

陈璟所接受的教育,是在前人积累的基础上,所以他等于站在了山峰。而这个时代、整个时代的医学,都在半山腰。

等伯祖父问起用药的原因,虽然他们不通医理,陈璟还是一一解释。

“……三叔那病,就是个肠道失调。

小肠有泌别清浊的功能。人饮食,至肠胃时,小肠将水谷中的‘清’分出来,再由脾脏输布全身,而将‘浊’的部分下注大肠;大肠再将水分吸收,剩下的成了大便,排除体外,水分则渗入膀胱从尿排出。

三叔那暴泄,清浊不分,全部走大肠,故而暴泄不止。我用的车前子,Xing味甘寒,入肾、膀胱,有利尿的作用。只要小便通利,水湿不走大肠,清浊自分,暴泄就自止了。”陈璟道。

等他说完,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愣了一瞬。

“就这样简单?”陈二老爷错愕。

陈璟用的方法很简单,不通医理的人也明白:他就是用车前子利尿,用利尿来治疗暴泄。

那么可怕的暴泄,几乎要了陈三老爷的病,陈璟只是用利尿的方法…….

这若不是治好了,谁也不会相信这番说辞的。

怪不得治病之前,陈璟一直不解释他的用药,只说先试试。这等解释,没有事实,是很难叫人信服的。他一旦说出来,大家定然要笑话陈璟大胆狂妄,妄想用这种方法治好暴泄。

偏偏他治好了!

这……

就算事实摆在面前,陈二老爷都觉得难以置信。

“治病就是这么回事。”陈璟笑笑,“用药如用兵,贵在精而不在多。只要对症,再平淡简单的药也能出奇制胜。”

听到这话,屋子里又是一静。

一直站着的陈七腿都酸了。但是听到这话,他还是翻了下白眼,心想看把你小子狂妄的。“治病就是那么回事”,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这种傲视医学的态度,真的很欠抽啊!

天下闻名的大夫,才敢这样说话呢!

你陈璟不过偶然运气好,治好了一例,就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央及有奇才……”陈大老爷呵呵笑了,赞赏陈璟。他和陈二老爷一样,心里颇为震撼,对这种方法仍是觉得奇怪。

还真的治好了。

唉,原来治病也有捷径啊。

陈璟这小子,是怎么找到这捷径的?

“好了,你们都去吧。”伯祖父最后开口,“外头还有宾客,老大你带着访里去待客;老二还去三房,看看情况,老三那两个儿子一点用也顶不上,你去坐镇,免得他们妇人孩子的,乱了套。”

被点名的陈大老爷、陈二老爷和陈二陈瑛都道是,转身要走。

陈七就慌了:我呢我呢?不让我走吗?

他连连给父亲和二哥使眼色。

陈大老爷想说点什么,给老太爷求个情,却被陈二拉了下,阻止了陈大老爷的求饶。

老太爷虽然不管事,却对子弟颇严,最讨厌儿子们护着孙儿。

等几个人出去,老太爷又对陈七道:“末人,你先去西次间稍坐,我还有话问你。”

陈七都要哭了。

什么有话问?您留着单独责骂我吧。

骂完之后,估计又要被禁足了!

他也不敢违逆老太爷,低低道了声是,乖乖去了西次间等候。

松鹤堂的正厅,就只剩下陈璟和陈老太爷。

“央及,你坐下。”老太爷道。

陈璟从进来就一直站着说话。伯祖父和伯父们面前,轮不到陈璟坐着答话。直到众人都散去,老太爷才免了虚礼,让陈璟坐下。

“是。”陈璟就依言,坐在了方才二伯坐的位置上。

老太爷已经八十,偏瘦,鬓角花白如雪染。他精神矍铄,满面红光,看上去比他实际年纪小十来岁。

别说古代,就是后世医学那么发达,在八十岁能有这等健朗,也是非常难得。

比如大伯父,今年六十二,看着还不如老太爷有精神。

老太爷眸光炯炯。

顿了顿,老太爷才说:“央及学了医术!是哪位高人指点的?”他的语气非常肯定。

旁人可能以为陈璟是运气好,或者碰巧治好了陈三老爷,老太爷却不这么认为。

活了八十岁,治下这份庞大家业,老太爷的眼光依旧不失年轻时的精明犀利。就像陈璟所言,用药贵在精而不在多。能这么精准对症用药,用药又这般平淡无奇,陈璟的医术,远远高于世人的想象。

炉火纯青的医术,才能做到化简单为神奇。

这等高超医术,不应该出现在陈璟这样十六岁的年轻人身上。

“并没有人指点。”陈璟道,“家里有几本医书,《黄帝内经》《难经》《金匮要略》等,都是兄长买的。念书累了,我也会读来消遣,一来二去,就记得个滚瓜烂熟。”

七弯巷那边有医书,这个陈老太爷知晓。

陈璟的先父母身体很不好。

他先父一开始还算不错的,而后竟倏然消瘦,后来就慢慢靠药罐养着。陈璟的母亲,一连生了七个孩子,却只养活了陈璟和他哥哥陈璋,足见他母亲自身是有大问题的。

父母双双卧床的那些日子,陈璟的大哥陈璋心里也烦躁。大夫说话,时常没个准,陈璋自负聪明过人,就花钱买了药书,自己在家里研读,想自己来医治父母。

可最后,陈璋还没有读出个名堂,他父母就去世了。

父母去世之后,陈璋放下了学医这条路,安心读书,次年就中举。

陈璋是陈氏玉字辈子弟中,最为杰出的。无奈他生在七弯巷,若是生在旌忠巷,没有家里那些琐事烦心,只怕进学更早。

而陈璟说,他随便看看药书,就能背熟,应该不是假话,从他这次出手治病就可以看出。

难道这孩子,比他兄长更有天赋?

怎么听闻从陈璟有点呆头呆脑,不及他哥哥半分聪慧呢?

陈老太爷自诩看人目光精准,却也看不出来陈璟话里的真假。这孩子一派淡然,被陈七刁难不愤怒、治好了老三也不自夸,好似只是做了件随手之事,没有半点假装。

这份荣辱不惊,让见多识广的陈老太爷心里纳罕。

“……原来央及是自学成才。”陈老太爷笑了笑,然后又微露严肃,“学医,算个出身,到底不如读书。自从科举这一制开立一百三十余年,咱们望县,总共出了五十名秀才,二十一名举人,三名进士,算得上声名显赫的。”

一百三十余年前,才有科举……

那这是唐朝吗?

陈璟心里,微微起了点涟漪。

而后,这点涟漪又快速消去。夏氏梁国,夏氏梁国,这个时空在历史上不存在,为什么非要套进自己熟知的历史里去?

他无奈在心底笑了笑。

科举制有了一百三十多年,整个望县出了三名进士,二十一名举人,这的确是高产!

要知道,每三年一次的Chun闱,总共才录取进士五十人。那是全国的参考人数。

望县这个小地方,一百多年能出三位,实属难得。

至于那二十一名举人,其中就有陈璟的哥哥陈璋。

陈璋是陈氏这几百年来,第三个举人。

足见,这科举有多难啊?

偏偏,如此难,大家还趋之若鹜。

陈老太爷现在说这些,陈璟都能预料到,他接下来要劝陈璟不要走歪路,读书才是正道。

果然,陈璟心里想着,陈老太爷已经开口:“你哥哥是陈氏这一百三十余年里,第三位举人。你是个聪颖过人的孩子,也该好好念书,走科考这条路。像医者,虽能救人Xing命,却也只是奇技Yin巧,万事不由己……”

这话,算是谆谆教诲。

他没有多提陈璟哥哥现在的下落。

大概,陈家也不愿意相信陈璟的哥哥去世。陈家还指望这举人能中个进士,给家族添增光彩呢。

陈璟没有当面反驳老太爷。早已分了家,旌忠巷也管不到七弯巷,陈璟念书还是学医,老太爷能建议,不能管束。

所以,陈璟恭从道:“是,孙儿谨记。”

老太爷就很高兴。然后他又道:“……今早你大伯拿了礼单我给瞧,你嫂子送的那扇屏风,价值不菲。你哥哥不在家,你们也该处处节省,不该如此破费的。”

“这是我们的心意,伯祖父的寿诞,我们还只怕送得寒酸了。”陈璟道。

陈老太爷又笑笑。

他没有说帮助陈璟一家人的话。

陈家合族都知道,陈璋娶的那位李氏,最是争强好胜,不肯受人半点恩惠。早就听闻他们日子拮据,结果老太爷的寿宴,李氏送的礼都快赶上大房的了,特别贵重。

那等心高气傲的女人,不能主动去说帮助她,否则就是轻看了她。

“知道你们孝顺。”老太爷道,“时辰也不早,你还没有吃饭。去前头吃了饭,早点回去,免你嫂子挂念。”

陈璟道是。

他从松鹤堂出来,去了趟三房。

三叔已经醒了,精神仍是不好。

拉了那么久,三叔整个人都虚空了。

那碗车前子汤用下去之后,解了两次小便,却已经不拉了。三房众人见陈璟又折身回来,三婶、四嫂、几位堂妹堂兄堂弟等,少不得客气一番。

“煮了车前子就米汤,搁在三叔床前,什么时候渴了就当水喝。今天就别吃东西了,明早起来,煮点米粥,再煮点蔬菜汤。三叔已经好几日没有吃东西,蔬菜汤升胃气,让肠胃能正常运转。吃一两天米粥和蔬菜汤,就可以正常吃饭了,别太油腻,吃些清淡的。”陈璟一一交代。

三房的人听了,认真记下。

然后,四堂兄去抓药了。

“你们都出去吧,我和央及说说话儿。”三叔有气无力,强打起精神。

众女眷就纷纷退出去。

“且卷,你去大厨房,要份饭菜。你央及哥还没有用膳。”三叔又对他的第二个儿子说道。

他的第二子,在陈氏大族里排行第九,名玮,字且卷,今年十三岁。

陈九听了,恭敬道是,转身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陈璟和三叔的时候,三叔半坐在床上,声音虚弱无力气:“央及,今日多谢你……”

陈璟笑笑,道:“要不是三叔相信我,我再好的本事也无计可施。三叔不必谢我,原是一家人,岂有见死不救的?”

三叔欣慰点点头。

他是认定陈璟有大才的,从下棋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孩子将来非池中之物。特别是陈璟这份少年老成,简直叫人咋舌。

陈三老爷快五十的人,都不能如此淡然。

他单独留下陈璟,并非单单道谢。

“今天末人闹得过分,我虽连爬起来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却听得清楚。”三叔叹了口气,“你二伯在场,也没管,你别怪他。你二伯是庶子,素来谨小慎微,不敢多走一步,怕得罪人。等我好了,末人那小子跑不了,三叔替你讨回公道。”

陈璟没想到三叔是单独说些句话。

他笑笑,道:“三叔,您安心养病吧。七哥只是被宠坏了的孩子,我哪里跟他一般见识?”

正说着,陈九端了饭菜来。

陈璟就在三房这边用了膳,然后找到了他的侄儿陈文恭,一起回了七弯巷。

他嫂子问他,今天有什么有趣的事,陈璟没提今天看病的事,只是简单把三叔生病之事说了下。

——*——*——

松鹤堂那边,陈璟走后,陈老太爷把陈七叫进来,问他:“今天在三房,你做了什么好事?”

老太爷语气清冷。

陈七心里就打颤。

他色厉内荏,对下人和兄弟们凶狠,却不敢在老太爷跟前嚣张半分。被老爷子一说,心里就怯了大半,嚅嗫道:“……没……没做什么。他们……他们不相信央及,孙儿还帮着说话了。”

“呵!”老爷子冷笑了下,“你们兄友弟恭,这很好,我也放心了。”

用这种冷嘲的语气,说赞赏的话,叫陈七毛骨悚然。陈七知道老爷子在说反话。

“往日总教导你要和睦兄弟,如今总算有了出息,听进去了。”老太爷继续道,“既这么有出息,不能总荒废了你。从明日起,你就跟着我念书,住在松鹤堂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