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末山河劫

更新时间:2021-10-27 23:02:48

宋末山河劫 已完结

宋末山河劫

来源:落初 作者:荆州勇士 分类:历史 主角:赵与芮赵钺 人气:

经典小说《宋末山河劫》由荆州勇士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与芮赵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宋末年,风雨飘摇,山河破碎。金国朝不保夕,南宋宫闱霍乱不断,蒙古人磨刀霍霍。一瞬醒来,竟身陷囹圄。重回嘉定十三年,附身未来的荣王赵与芮。为把握自己的命运,为挽救破碎的山河。赵与芮,该如何抉择?又该如何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夜,一道黑影蹿出了府邸。

离开了府邸,走到了宽敞的街道上,赵与芮也不得不对临安的繁华惊叹。

南宋临安号称不夜城所言非虚啊。

历朝历代无不实行禁夜令,简直是禁锢人的天性。

而到了宋朝,坊市合一,取消宵禁,夜市未了,早市便开了,中间穿插着鬼市,可谓热闹非凡。

这倒是帮了赵与芮的大忙了,要是还像唐代那种执金吾敲锣打鼓周知百姓禁夜的话。

恐怕任赵与芮百般智谋也难逃官兵的追捕了。

溜出来的赵与芮对临安的情况如同两眼一抹黑,一无所知,这时候便要去联络早早派来刺探情报的顾瑧了。

白日的赵与芮故意装作“土包子”,买了许多物什。

实际上是想在最繁盛的街区寻找顾瑧,果然,遍寻三刻钟左右的时间才得以看见顾瑧的踪影。

当时的赵与芮用手语比出了“今夜”和“此地”的手势。

然后才在余天赐的百般催促下前往了丞相府。

进入闹市之后,脱下了夜行衣,换上了平常的服饰,但也带上了斗笠遮掩面容,以免被丞相的眼线发现。

穿过了数条街道之后,终于来到了和顾瑧约定的地点。

那里有一处茶馆,名为“竹尘紫茶楼”,茶馆内的角落中,顾瑧早已在那里等待。

走的时候,茶馆相送。

来的时候,茶馆相迎。

正所谓最美不过重逢,尤其是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

赵与芮来到了桌前,放下斗笠看向了顾瑧说道:

“顾兄,别来无恙?”

“赵兄,可算来了,你再不来的话,我都想自己动手了。”

“哦?此话何解啊?”

顾瑧喝了口茶水后说道:“赵兄托我办的三件事除了官员们的喜好很杂以外,其他大小事务均已办妥。”

赵与芮摊开一只手:“请指教。”

“首先,临安京城的消息聚集地,当属梦蝶阁。梦蝶阁,消息海,什么传言都从那里发端。”

“梦蝶阁?那不是勾栏么?”

“嗯,但那里只能听曲,品茶,吟诗作赋。”

“店主何人?”

顾瑧答道:“店主据说是一位十六岁女子,唤作苏秋蝶。”

“为何一名十六岁女子便可成为店主呢?”

“因为梦蝶阁全赖秋蝶姑娘撑起来,秋蝶姑娘,绝代风华,秋蝶一舞,舞不醉人人自醉更兼有动人歌喉,歌曲响起,千里雨霁,海鸥齐鸣。”

“……咳咳,说正事说正事。”

“哦,总之,朝堂高官们时常来此地消遣作乐,因此任何消息都能迅速的传开。”

“嗯,那京城大小帮派的分布呢?”

“临安稍靠北部是皇室所在,因而几乎没什么地痞帮派。”

“其他地方,如城西,城南,城东地区各有一大帮派,分别叫做聚义堂,听雪轩,万剑楼。”

“虽说听起来像是江湖帮派,实际上也就是临安的地头蛇,收收保护费,打打架,做做生意罢了。”

“其他的帮派也都是些混混聚集地,从属于这三大帮。”

赵与芮笑道:“顾兄莫要小觑了这些混混的力量,他们和文人、勾栏一样是影响临安舆论的重要力量。”

“嗯,最后你拜托我调查的些许官员的喜好,太过繁杂,但总的来说,武将好酒,文人喜琴棋书画等诸多物什。”

赵与芮点点头:“嗯,与我所料不差,顾兄,接下来我们要做三件事,你先去准备,五日后,我再来和你一起去。”

“哪三件?”

“首先,去摸清三大帮派,哪一家掌控着酒肆,我们就先向他下手。”

“其次,你去接触下梦蝶阁,打探下店主什么时候露面,我们去拜访一番。”

“最后,顾兄,磨练下武艺,少不了打架的。”

“好,你就等我消息吧。”

“嗯。”

交谈的时间很短,不超过一盏茶的时间,两人就相继离开了茶馆。

路上赵与芮也在仔细的盘算着自己的计划。

先拿下掌控着酒肆的帮派,目的自然是为了拉拢一些武将的支持,投其所好。

赵与芮明白,南宋时期的酒,度数都很低,直到几十年后的元代用蒸馏法蒸馏的烧酒度数才能到达五十多度。

武将们好酒是人之常情,毕竟酒能够提升情绪,但低度数的酒效果很差,否则那群武将也不会一坛子一坛子的灌了。

蒸馏法,赵与芮还是知道原理的,所以能够尽快的赶制出来一批酒水。

其次就是梦蝶楼了,梦蝶楼的店主掌控着这个临安的舆论源头,绝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若能与之交好,就能够了解到临安的一举一动。

做任何事都要有情报系统的支撑,梦蝶楼若能拉拢来,那么赵与芮的情报力量将丝毫不逊色于史弥远了。

当然,知易行难,怎么做还得细细的筹谋了。

而且,白天的自己还不能行动,只能呆在府内,就进一步限制了赵与芮。

只能等到史弥远上奏朝廷,册封赵与莒官职,拥有自己的府邸的时候,赵与芮才可以称得上行动自如。

一个时辰之后,赵与芮回到了府邸。

房中,当赵与芮翻进去之后,看到了尚未就寝的兄长。

赵与芮疑惑道:“兄长因何还不安寝?”

“你还没有回来,我不敢睡,万一侍女们来查房,可就大难临头了。”

“唉,难为兄长了,再坚持几天,等到我们有自己的府邸时候,兄长就能安然入睡了。”

赵与莒摇摇头:“这不算什么,只要贤弟平安归来就好。”

“贤弟,你出门后,我苦思良久,些许疑惑,望贤弟教我。”

赵与芮坐在床沿:“兄长请说。”

“我即将步入朝堂,虽然一言一行都要谨小慎微,权衡利弊,但是我又应该做些什么呢?”

赵与莒摊开两手:“拉拢关系,与人交好这些我自然懂,但是贤弟在外冒险,愚兄可不想坐享其成啊。”

赵与芮笑道:“兄长莫要着急,估摸着一两日之后,丞相便会请人做兄长之师,届时还望兄长能说服他。”

“你难道知道我师父会是谁?”

“嗯,八九不离十,应该是当今的名儒郑清之。”

“会不会有危险?”

“应该不会,此人虽会受到权势的诱惑,但他不立异,不私己,虽有私欲,但也是识得大体的人,兄长要把握好度。”

赵与莒笑道:“嗯,这件事我记下了。”

“还有呢?”

赵与芮伸出两根手指:“还有两件事,兄长一定要学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