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腾龙玄血志

更新时间:2021-10-21 23:23:08

腾龙玄血志 连载中

腾龙玄血志

来源:落初 作者:萝魏紫 分类:历史 主角:韩云朱杳迹 人气:

经典小说《腾龙玄血志》由萝魏紫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韩云朱杳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挣扎于国与国的争斗,在无边的连环阴谋中沉浮。英雄的热血顺着剑尖滴落,豪杰的头颅被快马碾做凡尘。于这乱世之中,求取自己的信念,无数闪耀的星星,在大辰帝国的这片土地上,绽放出转瞬即逝却灿烂无比的光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西戎的军阵当中,重重守卫之间,乃是中军大帐。

大帐之内,皇子宇文风照常穿着全套盔甲,站在大辰江山图之前,目光落在高远城上。几名高级军官都全副武装随侍在旁,一声不吭。偶尔有几个传令进帐,在某个军官耳边耳语几句,听了吩咐,又退出帐去,中军大帐内虽然安静,一道道指令却是分毫不差的流将出去,驱动西戎军这只巨兽。

宇文风很喜欢这种感觉。安静,又充满生气。

他的皇兄宇文史就太过喧闹,作战会议如同菜市买菜,大喝小叫,毫无分寸。想到此处,宇文风不禁流露出鄙夷的冷笑。

打破安静的是万夫长宏康:“主上,我部成功劫杀大辰粮草,尽焚。”

这其中曲折风险无比,然而宏康也只是寥寥数语报予一个结果,他深知他的这位年轻主将,简言少语,尤其不喜啰嗦之人,只问结果,不问过程。

倒是宇文风今天兴致很高,转身在帅椅上坐下,少见地给部下们讲起了他的策略。

宇文风生性冷淡,在王子之中又是势弱一方,常年身在军伍,极讲效率。他治军讲究“无问”,属下各军,从来不问缘由,只听命令。高级军官们已经习惯了宇文风各种神奇的战略,只要是主上安排下来的任务,无论如何违法常理,也不会提问,照常执行就好。

“拉德尔,我们此出剑匣关应敌,大胜于断龙滩。若是由剑匣关直取高远城,你部精骑,要花几日?”宇文风开口问道。

“若是全速冲锋,大约十日。”拉德尔稍微计算了一下。

“宏康,你部呢?”

宏康笑着摇了摇头,“我部步卒居多,带有工匠器械,不似拉德尔全军精骑,若是全军进军,恐怕要四十日还多。”

“叶流,你部呢?”宇文风又问。

“五十日。”人称石像,比主将更加少言寡语的万夫长叶流站起回答。见到宏康冲他摇头,又补充道,“我部重甲重兵,护卫主将营帐,行军更慢。”

“高远城军粮还有几日?”宇文风画风一转又问道。

负责谍报的宏康答道,“不出十五日。”

“我知道很多人会问,既然后续粮草已然被我军焚毁,高远城不出五日即将断粮。为何我军仍要此时发力?”宇文风看了一眼属下:“不若围死高远城,不出一月,等饿伏赢城,高远自破,我军唾手得城,也好班师回朝,向我皇兄交差。是不是这个道理?”

见众人鸦雀无声,宇文风加重声音,又问一次,“是不是这个道理?”

后排当中,有个千夫长忍耐不住,低声答了个是,正是宏康的部下之一。宏康正要以眼神制止,已然来不及了。

宇文风摆了摆手:“斩了。”立即有刀斧手上前,拖了千夫长下去,就在大帐正中,一刀砍成两段,血溅当场。剩下的尸首驮了出去,只剩下满地的鲜血。

当场死一般寂静,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看着鞋子,仿佛那是一个绝世美女,百看不厌。

宇文风微微一笑,几步走到中间,也不顾鲜血淋漓,“因为我们不会回去了。”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这是,反了吗?

三日前,宇文风收到国内的机密线报,当今西戎国的国主,卧榻多年的宇文海,寿终病逝,国主死前已然昏迷多时,并没有留下遗诏。

宇文海常年征战在外,开疆扩土,居国不多,皇家仅得三子。皇长子宇文史跟随父王征战多年,掌握西戎大部分兵权,帐下精兵良将颇多,又在国主受伤之后,监国多年,为西戎立下汗马功劳,西戎上下无不震服。可惜宇文史是汉妃之后,根据西戎祖规,不承大统,国主之位,毫无可能。

宇文风乃是纯正西戎血统,可惜母妃娘家是偏远族群,在朝中没有势力,空有一个太子之名,内廷外庭都不甚尊重。最小的王子尚在襁褓之中,左贤王呼延泽别一心想要自己的外孙宇文星继位,拉拢了宇文史排挤次弟。这次出兵,让宇文风以四万之兵,力抗赵云鹏八万精兵,本想借机除掉潜在的对手,没想到被宇文风奇计翻盘,壮大了声势。

呼延泽别借国主葬仪的由头召唤宇文风回国,派出了亲信将领前来替换兵权。宇文风归国,轻则软禁,重则被杀,若是不归,又可扣一个抗命的帽子,也是杀头的死罪。宇文风深知自己进退两难,所以驱兵直取高远城,是要将高远城当个落脚之地,以图将来。是以高远城必须速攻而下,耽搁不得。

“三日之后,孤愿在高远城阁,宴请诸君,”宇文风扫了一眼部属,叫起一名万夫长,“呼延拓,你部健卒颇多,先锋登城。”

见呼延拓浑身一颤,宇文风冷冷道,“城破之时,重重有赏。”

呼延拓乃是呼延泽别族中子弟,此次随军受了密旨,明面上是四军之一,隐隐中带有监视之意,刚才见宇文风挑破了反意,自忖不妙,恨不能立马回到自己军中,保个自身安全。连忙行礼:“是!末将这就回营整顿,为主上着力夺城!”

宇文风冷冷一笑,仿佛看着一只笼中幼兽,“无须如此用命,孤早已传下命令整备,汝可就在此处指挥。来人,预备下二十名传令,替呼延将军联络各处!”

“拉德尔,”宇文风继续下令,浑然不顾呼延拓呆立一边:“撤去北围,任由大辰军退。”

困兽犹烈,宇文风志在高远城,为了尽可能保存实力,没必要血拼夺城。

“是!”行如疾风的西戎万夫长拉德尔大声应答领命而去。

“宏康,”宇文风叫来以智著称的万夫长:“为孤修一封劝降书,今夜之前,广散于城。”

“遵命。”宏康领命退下。还顺便偷偷给呼延拓一个嘲笑的眼神。

“叶流,”宇文风最后叫来和自己同岁,出生母亲族群的年轻万夫长:”你部随时“辅助”呼延部攻城,呼延将军有任何要求,你均可自行定夺,先斩后奏。”

和宇文风眉目之间有几分相似,性格更加冷淡的万夫长叶流看了一眼呼延拓,看得后者脊髓发冷:“定不辱君命。”

呼延拓只能死命攻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