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不二赘婿

更新时间:2021-09-07 10:45:03

不二赘婿 连载中

不二赘婿

来源:落初 作者:干柏 分类:历史 主角:王大春王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不二赘婿》是干柏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大春王,书中主要讲述了:王大春发誓不当上门女婿,结果穿越了,不仅改名王不二,还不当赘婿不行!“那我可以提个条件吗?”“你说。”“第二个孩子跟我姓王可以吗?”“可以。不过第三、第四、第五……个孩子都得跟我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洁此次比武招亲之举,可谓从长计议、心裁自出,非但未经父母知晓,更谈不上应允。

首先,是时间点选取上,白洁选了一个白家权力真空期。恰逢白家老爷陪夫人回京都省亲。大哥白少强刚好有财要保,赴外公干。二哥白少洪,本就一直禁足在家,特别保护,好不容易父母兄长都远行了,第一时间自然是偷偷出了家门,带着妻妾到江安郡旁边的东亭郡游山玩水。真可谓,老虎不在家,招婿我最狂!

其次,是对象选取上,白洁有意一些寒门之子。虽然寒门难出贵子,但只要心性纯良,假以时日培养,将来也不会抹黑白家。本身就是招赘婿,加上白洁本身长得不符合这个时代对美的定义,因为她不胖!当赘婿本来就家门不幸了,还要去赘一个如此没有女人味,只会舞刀弄棒的女人,除了一些泼皮无奈和穷困之子,倒也没有什么人愿意登台打擂。

最后,是结果认定上,白洁声称招失败者!白洁不招获胜者,反而招失败者,这对男人简直就是一种蔑视。一种刺果果的蔑视!招赘婿就算了,你还招手下败将!这不是侮辱是什么?不是蔑视是什么?今天你是我手下败将,明天还是身下败将!因此,就是再技不如人,也没几个人会登台自取其辱。

你们可能会奇怪,那如果是招输了的人,地痞无奈不都上台去了吗?

不会!

因为自擂台摆出来第一天,登台者就必须签下生死状,人打死了,白家概不负责。

这言外之意还不清楚吗?如果你是想浑水摸鱼,趁机捣乱,不好意思,我白洁把你往死里打!

就这样的生死状,旁边还站在江安郡有名的中人姜佩遥在那里中证。

在江安郡,有一说法,姜佩遥中证的事情,谁也不敢浑水摸鱼,翻脸不认,因为他真能把你送到郡府斩断双手、饿死喂狗!

然后,你们就会想,那来一个能打得过白洁的,故意输掉,不就可以顺利入赘了吗?

逻辑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白家武道,江安第一,大周前十。而白洁,据传除了白家老爷,白家无出其右,在江安郡,那更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人,在江安郡本来就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如果大周国真有绝顶高手刚好游历至此,就算实力真在白洁之上,也断不会去故意输掉,丢那样的人。

为什么?

你不要面子啊?!

你都江湖高手了,还要故意输掉擂台去当赘婿?而且要赘的这么一位长得如此不美的女人……

当然,从严谨的角度考虑,如果绝顶高手路过,心血来潮,上台教育一下白洁,既能赢了擂台也能赢了面子,岂不美哉!

吃瓜群众会不干滴!这样的高手会被群众用口水赶下台的。

这叫扰乱比武招亲秩序!影响吃瓜群众看戏!

事实上,如此比武招亲,实际就是白家要谁入赘,最后就能达到让谁入赘的目的!

所以,这个白洁,别看舞刀弄棒,身材不好,可是脑子是好使着呢!

真正的高手,一眼也就看清楚了,断不会去捣这乱。

……

白家老爷也是在陪夫人到京都省亲路上,听到身后追赶上来的白家下人的禀报才知晓此事。

当时便气的一掌把身前的桌子拍得四分五裂!

“如此混账!混账如此!”

“少洪呢?也不知道阻止他妹妹如此胡来!”白家老爷质询前来禀报的下人。

“二……二少爷他,”下人有些哆嗦,“带着少夫人些到东亭郡游玩去了……”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老大人不错,却伤了根本,无法生儿育女。老二从小呵护,却天生不举,寻遍名医,依然无用。

小女儿还趁着自己和夫人外出,在家私自搞什么比武招亲!还特么招失败者!

你们这些后生,不是把我白家的脸丢光丢尽是什么?

我白梦庭但凡还能播撒种子,一定把你们这一个二个不孝儿女,剥皮抽筋,抽筋剥皮!

“请老爷、夫人息怒,”下人抖得更厉害了,“小人还有一事禀报!”

“说!”

“小姐说,小姐说,要多招几个……”下人战战兢兢,就是放到任何时代,也没有哪个女人敢公开说要多招几个……

白梦庭就差一口老血飚出了!!!

“马上调头,回江安郡!”白家夫人张婉凝停下了手中捻动的佛珠。“你快马回去,转告小姐,立即停止!”

一路上,白梦庭都在和张婉凝合计,如何弥补女儿犯下的如此滔天大错!

“也怨不得小洁,”张婉凝说到,“如果不是我们传递出来的压力太大,孩子也不会做出如此伤风败俗之事!”

“都什么时候了,”白梦庭怒斥,“你还在护犊子!”

“如果生气发火能解决问题,那我愿意帮你浇点油,”张婉凝还真有些佛门淡定之气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放下,方能拿起!”

白梦庭本想再说两句,一听到夫人这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言论,什么下、起……马上就蔫了!

关键还是自己下半身不行啊!这才五十出头,还一生习武,谁能想到,人到中年,居然不举了。

所以,为什么虽对白少洪禁足,但一直心中有愧,白梦庭觉得很可能是遗传,是自己的锅!

……

王不二进入客房后,第一件事便是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拧干水,再穿上。

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房间里真的除了一套提前备好的衣服,连一点小食都没有。王不二以为,这不是待客之道。等他日自己成了白家赘婿,一定好好调教一下家风,基本的待客之道还是要有的。

什么瓜子花生八宝粥,啤酒饮料矿泉水……该有的还是得摆上不是?

王不二本想出去转转,看看这个乾坤保行到底有什么乾坤,但想着钟管家那句话,便放弃了。只是躺在床上数羊,等人送来饭食。

在王不二饿得快不行的时候,敲门声终于响了。现在还不是赘婿,所以不能对下人颐指气使,王不二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请进。”

进来一男一女两位下人。

男人拎来一桶热水,女人端上三菜一饭。

“公子,请慢用。”

两位下人便出去了。看到给自己送饭食和热水的下人,王不二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男人就不说了,这女仆人总算腰身正常了些,不像秀秀长得那般腰圆似猪了。

“所以这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啊,”王不二心想,“也只有苗条端庄的下人才有资格给我这个准姑爷端茶倒水走菜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