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一世之功

更新时间:2021-06-08 19:31:54

一世之功 连载中

一世之功

来源:落初 作者:是大方盘 分类:历史 主角:沈凌王氏 人气:

《一世之功》由网络作家是大方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凌王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理科大学学生沈凌因缘际会穿越到明朝伯爵府庶子身上,开始自力更生的科举,出仕,改革的奋斗中。嫡母谋害,兄弟排挤,靠自己改变着一切。嘉靖帝,杨廷和,张璁,严嵩,海瑞,戚继光...沈凌用自己现代的物理知识和“拍马屁”的功夫用自己的角度,调教这大明盛世。同时请正视历史,文中仅代表个人观点,欢迎讨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远伯府,可不想汴京那般平静,下人一个个开始换灯笼时,主院内整个文远伯府的主子们都在这,却出奇的一个下人都没有。

“凌儿,你可想好了,武将不比文臣,你本来功名指日可待,可。”吴氏还要说,可沈景岚听得有些烦了,“你娘也是担心你,你如今的院试没把握?”

“孩儿乡试也可堪一试,只是当今哥哥读书本就远远强于我,我是想乡试过后,就走武将的路子,这样哥哥内有功名,孩儿在军中也站稳了脚,我们文远伯府才能长盛不衰。”沈凌在这世上这几年,漂亮话还是会说上几句的。这次探探口风,真要是从了军,恐怕自己这条小命也就交代在自己这位舅父身上了。

“旁的亲戚妯娌不说,就是仅凭我文远伯府,你只需二十年内得个进士,就算是同进士出身,我也能将你安插进六部,平步青云也未必不行。此事你可要想好。”咱么这位沈老爷听沈凌的话很是受用,本来沈景岚一生的志向就是让文远伯府的门楣光大。本来把希望都落在沈寿身上,可沈寿怎么也是个文臣,说来功勋子弟最看重的还是军中的影响力,如同齐国公府,要说文官有个礼部尚书坐镇,武将更是有一位将军,一位副都督。王府都不一定有人家底气硬。沈凌有这心也好,可功名有起色又想从军,这就有点让沈老爷为难了。

旁人还好说,就是自己这位亲娘啊,“凌儿,可是万万不能去啊。”“什么,边关,你这是做什么啊。”这位亲娘对自己那是没的说,就是过于关心他了,要不是吴氏长相着实艳丽出众,沈景岚也不会将她娶进门来。

“娘,没事,我现在着实谨慎了不少,身家性命还是能保住的。”沈凌只能安抚吴氏。

王氏,确实心里明镜似水,多半与自己那天说的话有关,沈凌从武对他来说自然是好的,永昌伯爵府嫡支一脉好似埋在军中一般,王氏自然是知道军中的情况,现在正是好时候。王氏早就将自己的荣辱和文远伯府绑在了一起,王氏要是放在当时的现在绝对的女强人一个。

“沈家的门楣光复就靠我与二弟了,不过二弟你可不要荒废学业。”沈寿只是客气了几句。

“寿儿所言甚是,保险的法子就是这个了,到时候还需你王家多出力些,我文远伯府定有重谢,还需你们永昌伯府照拂着,至少性命之虞也是有些保障。”

“伯爷说笑了,凌儿也是妾身的孩子,妾身什么时候亏待过他,况且这是我们文远伯府的大计,万万不可出纰漏,等凌儿院试完毕,我就去王家筹划,到是如今凌儿也是到了定亲的年龄,不知伯爷可有中航一的人选?”王氏和沈凌四目一对,沈凌看着王氏,这王氏也真的是言出必行,现在这样,之前的密谈也就顺理成章的到明面里来了。

“哦,我平日在工部坐堂怎么有空闲看这个,不过你得多留心才是,文远伯府历来不看门第,只看贤淑。”沈景岚也很是奇怪,怎么突然提起这事。

“还有,齐国公的姑娘就不要与寿儿说和了。我也是打听过,虽说齐国公府门庭显贵,但是亲事还是看人,那女子都传其任性又肆意妄为,就不用考虑了。”沈景岚想起来说道,那齐国公府的姑娘,可不能取过门来,将来的文远伯夫人可要谨慎一点。不可叫娘家压着。

沈凌一直在看沈寿,可沈寿好像不是在说他一般,丝毫没有表情变化,这个哥哥对女人好像没什么想法,难道。。。想了想之后打了个冷颤,不可能,自己想象力太丰富。

这件事了,吴氏可没给自己好脸色看。

说来想起自己和王氏的密谈,这个大娘子也是个爽快人。

这边沈凌还在若火如荼的开始自己的苦读。永昌伯府上却是热闹非凡。

“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说来我与那齐国公府上的大娘子还是在一所闺学的。”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文远伯府的大娘子王氏。

王氏此时红光满面,根本不想是在别府里,“想来文远伯府到底是省心的人家,瞧着三妹妹这么多年过去了,容貌还是这般好,好像是在画里一样。”永昌伯府大娘子,长相到是比吴氏还强上一些,不说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那也算得上是花容月貌,在这伯府还能保持如此容貌也是让人暗暗有些嫉妒,整个席面上的官眷都是不住地一会看一看她。

“齐国公府高门显贵,要是能说的上这门亲事,永昌伯府定不会忘了妹妹的一片心意。”

王氏正喝着茶,想想自己还不容易求来的亲事就这样被自己的嫂子截胡,心里有些怨气,但是脸上也没有表漏出来,这么多年的伯爵夫人可不是白当的,在这种场面把事情说出来,也算是对娘家和齐国公府有个交代。

本就想让沈寿找个得力的岳家,谁知好不容易和齐国公府说和了,沈景岚却根本不同意,王氏从来不和这位软硬不吃的文远伯废话,这么多年来,沈景岚认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可以让他改变主意。

吴氏和沈寿,沈凌都深知这一点。

本就说和的亲事要是不成了,那不是打齐国公的脸么,还好,王氏庆幸自己没说要给沈寿说亲,正好文远伯自己的哥哥长子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

说出来,这些官眷都会说,王氏嫁出去还净想着自己的娘家,到是王氏根本不可能白卖这个人情。想了想后不急不忙的喝了口茶。

“说来我们家那位庶子也到了年纪,军中还得有人照顾照顾,嫂嫂可莫要推辞。”王氏用余光盯着这位林大娘子的脸。

“这都好说,想来这好事都是妹妹想着咱家,这些事情我去和伯爷说,这也是咱家的孩子,在军中万万不会有事,不说这仕途一帆风顺,至少资历晋升的事不会有什么绊子在。”林大娘子到是想也没想就说了,林大娘子想着本就是举手之劳,何况不说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大忙,就是亲戚妯娌之间,也就帮了,何况有了文远伯大娘子的支持,有些事也好做些。

“你倒是颇为照顾你这位庶子啊,怎么,那吴氏...”林大娘子到是你认为王氏不会有这么好心。为这庶子到处卖人情。

王氏听完,也没马上回答,想了想低着头说道:“咱么这些高门嫡女本就是吃亏的,不仅自己的儿女要帮着筹划,就是那些个庶子庶女也是要帮衬着的,那姨娘本就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还是商籍,也是帮不上什么忙,要不是我为这孩子算着,想来这习武的底子也就荒废了。”

“王大娘子说的是,说来这商籍之女怎么与咱么这些个高门嫡女平起平坐,还不是仗着自己有些姿色,又为府上添了男丁,这姨娘到是命不错,碰上你这么通情达理又贤惠的大娘子,莫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积阴德的好事。”到是文远伯府二房的郑大娘子说了,这句话,说是有感而发倒像是看不惯,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

王氏到是乐了,本就大声说的,就是想让自己的名声保持住贤孝高洁。这里的官眷大都是高门出来的,定然不会反对自己的话。

“郑大嫂嫂这句话说的在理,说来你也是有些过于善良,让姨娘都能让你去说和。”林氏说完又小声的问王氏“你怎么想的,那吴氏你就让她舒舒服服的在伯府待下去。”

“姐姐这话说的,咱不也是没办法吗,我们家官人本来就想着人丁不忘,才早早去了宗人府,把寿儿的爵位稳住了,现在要是我动什么手脚,被官人知道。那...”王氏说这话时,牙齿都在咬着。对吴氏的愤恨也涌上心头。但是声音还是知道分寸的,也是和林氏一样低着,生怕旁人知道他们的对话。

刚才的郑大娘子根本没注意到这边,在刚才王氏那段话之后,想起自己也被这些庶子庶女弄得头疼,就和其他官眷一起谈论怎么“教导”庶子庶女的探讨中去了。

“妹妹要是不嫌弃,我到是有一计,只是要冒一些风险。”林氏双眼冒光,面容顿时有些狰狞,又转瞬即逝。

“不知嫂嫂可有什么良策?”王氏对这个到是很感兴趣。

说罢,林氏立即起身,“想来妹妹还要去太夫人那里问好,日头也不早了,就快快起身吧,我随你去。”说罢也不和其他人多说径自走了出去。

王氏看了看其他人到是没直接出去,望了望日头,余光盯着这些女眷说:“都这时了,也不知道我家凌哥考的怎样了。”

“你家那位庶子不是自小习武吗,你刚才还在为他求,怎么还参加科举?”郑大娘子到是奇怪,怎么一个马上从军的庶子还在参加科举?

王氏这时流露出失望的神情,说道:“我们家这位二郎啊,从小习武,最近几年不知怎地,突然要读书。孩子大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咱么做大人的只管把该做的做了,他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吧。”说完又有些沮丧的望着天空,说着就走出了门。

“要我说,这沈王氏就是太过好心了,一个庶子怎么就不能严加管教了,一会习武,一会又读书,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郑大娘子起了头,也不急着去请安。反倒是让王氏和林大娘子先去了。自己忿忿不平的和其他官眷念叨。

“谁说不是,所以啊,人就不能太善良,你这般掏心掏肺说不定就养出个白眼狼,这沈王氏多好的人,整天为这庶子想着,以后啊,不一定能得什么好”郑大娘子可是刑部尚书的大夫人,别人巴结还赶不上呢,都开始顺着说起来。

“要我说这文远伯府二公子这几年都说开始长进起来了,想来都是道听途说,弃武从文,人言不可信,想来还和以前一样不怎么长进。”一位长相就很刻薄的夫人开始讨论起沈凌外界的名声了。

沈凌这边正在准备院试事宜,这次可就几乎没有复习的时间了,院试,乡试如果顺利,直接就可春闱进行会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