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汉冠

更新时间:2021-04-04 23:16:21

汉冠 连载中

汉冠

来源:落初 作者:雨落未敢愁 分类:历史 主角:王生小萝莉 人气:

主角叫王生小萝莉的小说是《汉冠》,它的作者是雨落未敢愁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历史系高材生,不小心到了西晋末年。清谈论玄,纵横捭阖。王敦、卫阶、江应元。潘安、贾谧、贾南风。这是理智与荒唐并存的时代。这是一个寒门在高门大族中崛起的故事。.......................作者已有百万字老书《曹魏》,人品有保证,可放心收藏!轻松作,勿较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生将贾虚送到门口,躬身行礼道:“贾兄一路走好,钱,我一定会还回去的。”

贾虚出了大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整理一下已经是全部黏在身上的锦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救命之恩,哥哥择日再报,有事就到洛水畔的燕春楼找我,若是力所能及,哥哥一定帮忙,至于钱的事情,贤弟以后就不用再说了。”

王生眉头一皱,连忙说道:“不还钱?这怎么能行,钱我一定会还的,请贾兄放心。”

贾虚无奈的看了王生一眼,用长辈一般的口气,对着王生语重心长的说道:“郎君啊,你现在虽然是读书人,但也需要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你心性如此单纯,日后是要吃大亏的。”

心性单纯........

你简直是太了解我了!

“贾兄不需要再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钱弟弟一定会还的。”

“唉,我的郎君,你怎地如此固执,罢了罢了,若是你真的还得了钱,就来找哥哥,若还不了钱,我也不会来催债的。”

贾虚摇头说完,就要向外面走去,不料衣服却被王生拉住了。

“贤弟,你这是为何?”

王生把贾虚的钱袋递过去,说道:“这是贾兄的钱袋,我怎么好拿在手上。”

贾虚看着王生手上的钱袋,再看着王生,眼中隐约有泪光浮现。

这是性质何等纯净的人?

居然还记得把我的钱袋拿回来。

贾虚把王生手上的钱袋拿了上来,用力的拍打着王生的肩头,眼睛闪着亮光。

“王家郎君,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日后....”

贾虚这句话还没说完,马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林朝从门口走过来了。

现在贾虚是畏林朝如虎,瞥见林朝过来之后,赶忙狂奔逃跑,话都不敢再说一句了。

贾虚穿过巷口,很快的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了。

贾虚离去之后,王生摇摇头干笑两声,心里郁结的浊气终于是吐出来了。

还好这贾虚好骗,不然自己日后就难在洛阳立足了。

洛阳贾氏,起码在今年,还是横亘洛阳的庞然大物,惹恼了这个庞然大物,以王生现在小胳膊小腿的,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经过王生的一番操作,这贾虚基本上是不会向自己催债了,至于自己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要还钱给贾虚,自然不是王生人傻钱多,而是为了两个字。

养望!

声望,对于这个时代的读书人来说十分重要,这个时代选才用的是九品中正制,风评声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中正官的定品,若是无人望之人,即使你真的有才,最多也是下三品,而若是你风评好,有声望,即使你不是高门,那么中三品还是勉强做得到的。

入乡随俗,王生不得不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而贾虚催债这件事就给了王生一个极好的契机,在诸多宾客面前,王生是狠狠的露了一把脸,在这些人心中,自己的印象怕是不差。

而就是这不差的印象,就是将来的风评,对王生将来定品有很大的用处!

林朝慢步上前,与王生并肩,他侧头看着王生一眼,望着王生俊俏的脸蛋,林朝脸色有些复杂。

“你这小子,真是恩公的后人?”

王生看着林朝一脸异样的目光,拍着胸脯说道:“如假包换,怎么,伯父不信?”

林朝左手扶着剑,拢拉的右肩挺直了一些,他这右肩并非是天生就是拢拉着的,只是为了更好的出剑,所以林朝才一直保持着右肩的拢拉状态。

“恩人耿直,但你小子肚子里的坏水太多了,将来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姑娘呢!”

锵~

林朝把剑拔出来,打趣的对王生说道:“不如现在把你这祸害先除了,免得日后祸害别人。”

王生干笑了两声,对着林朝行了一礼。

“今日之事,多谢伯父援手。”

林朝拍了拍手,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林朝有恩必报,这不过是为报恩罢了。”

林朝看了一下天色,拍了拍王生的肩膀,说道:“过几日我再来看你,若是那子钱家还敢骚扰你,你便到山都县公府邸,只需报上杀人剑的名讳即可。”

说谎这句话,林朝抱着剑也离开了。

杀人剑..

王生轻轻的咀嚼这三个字,看着杀人剑的背影,转身回到祭堂里面。

此时,祭堂因为贾虚的事情,所以显得有些慌乱,甚至有不少来祭拜的人被贾虚吓跑了。

王生跪坐回原位,手上拿起一把黍稷梗放在火盆上面,火舌舔舐着黍稷梗,火势顿时大上了不少。

周围的宾客被王生的之前的一番作为打动,觉得王生心性不错,日后可能会有所成就,因此不少人上前结交。

这些人有的是王毅的生意伙伴,有的是街坊邻居,更多的,自然是亲戚。

当然,除了街坊邻居之外,不论是自己那便宜老爹的生意伙伴还是那些远亲,王生都不是很熟,他们此时上来结交,就是为了混个脸熟。

无论在哪个时代,人脉对于一个人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王生对于想要与自己结交的人,自然是欢迎至极。

所以在短短一刻钟不到,王生就收到了十几个人的善意,其中甚至还有一个叫黄廉的要为王生还债的。

声名就是这么神奇,它虽然不能直接变幻成财物,但却是可以通过自身的声望得到财物,就譬如现在。

当然,黄廉要帮自己还债,王生自然没有答应。

若是自己答应了,首先就是欠了他一个人情,人情难还啊,其次,自己在这件事上获得的声望就会大打折扣,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要黄廉帮自己还债都没有什么好处,反倒是会有一些损失,落人口舌。

尤其是王生觉得自己是穿越人士,纵观穿越的前辈们,都是开挂的一生,自己没道理赚不到钱的。

自己,还有的是时间!

有这个想法的王生,底气自然是要足了不少,倒是让黄廉眼中异彩连连。

---------------------

烈阳西坠,给西边的云朵度上了一层红色,时间已经是到了下午了。

下午的祭堂有些冷清,宾客大多散去了,只剩下王生张氏一身孝服的跪在一旁,林朝祭拜王毅之后,只是说入葬之日,他才会再来,就潇洒离去了。

有时候王生还是挺羡慕林朝的,快剑江湖,但王生知道,以如今的世道,一人一剑,并没有什么用处,他的舞台不在江湖,而是在庙堂!

王生心中想法颇多,但目光却是放在这个小萝莉身上。

小萝莉毕竟还小,跪坐久了之后有些劳累,此刻正躺在王生腿上,嘟着一张嘴,小小的拇指放在嘴中吮吸,眼角还有些泪痕,眉眼间都是十分的讨人怜爱。

张氏一身孝服,眼中红肿,容颜憔悴,此刻抬头看着王生,脸色却有些怪异。

张氏是王毅新娶的一房,王生之前挂念自己的生母,对于张氏其实是有些抗拒的,对待她的态度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若是在在两日前,张氏觉得王生就是一个呆书生。

而且是不知孝道,罔顾礼节的书呆子。

但就在这几日,张氏对于王生却是有了另外的感官。

现在的王生不仅对自己恭敬有加,行事有度,甚至连口齿也伶俐起来了,仿佛突然间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张氏有些怜惜的看着一脸沉静的王生,心里叹息道:“夫君之死让郎君性情大变,以大郎的年纪,日后不知道能不能扛起家中的重担啊,唉!”

张氏摇摇头,心中有些戚戚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