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热血边军一小兵

更新时间:2021-02-27 17:13:28

热血边军一小兵 连载中

热血边军一小兵

来源:落初 作者:文傲wa 分类:历史 主角:熊仁羽卫军 人气:

《热血边军一小兵》是文傲wa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热血边军一小兵》精彩章节节选:卫国战争箭魂再现,少年握劍美人相伴,馬革裹尸沙场征战,惩奸除恶力挽狂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一甲十人,再加上驮马一匹,老军一个,一行十一人、冒着小雨、踩着泥泞,向着三百里以外的兵站而去。

此时的第七甲……除了甲长熊仁,负责做饭的老军老杨头,有展超、李晓、王小三、李铁牛以及五个和他们一样的新兵蛋子。

这一路上,熊仁每回头看一次这群歪瓜裂枣,心就抽动一下,伴随着还有面部稍稍的扭曲。

他的这个样子,在展超眼里就是不自然的恐惧、在李晓眼里就是有些滑稽、在老杨头眼里是不知所谓,李铁牛和王小三则是和其他几人一样,都在着急忙慌的低头赶路,无人注意到熊仁。

这时,走在最后的老杨头,拉着驮马、驾着板车。

这板车上面有一些食物补给、五百支备用羽箭和一小桶火油,做饭用的锅碗瓢盆,以及老杨头的一些“破烂”。

看似老杨头混浊的眼睛,不时地闪过一丝精光,他满脸沟壑仿佛就像是他的掩护一样,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一个辅兵老军,正因如此,老杨头低头驾着板车,几乎没人注意到他。

不过,他的目光总是时不时在李晓附近停留,不知道是何用意!难道说他是发现了什么,或者说李晓本身就有问题!

第七甲要去的烽火台,是整体十座烽火台的第四个,名字叫野泡子。是因为附近有一个大的天然水泡子而得名。并且,在这个大水泡子附近,还有一些被浮萍覆盖的水坑,有的深有一两尺、有的则有一两丈深,如果一不小心陷下去,里面再有淤泥的话,那就离死不远了……

“熊甲长,熊甲长……”一行人在泥泞中跋涉,突然有人呼叫熊仁。

这雨后的稀泥相当黏脚,王小三甩着靴子的泥,满脸懊悔。一边的李铁牛乜着他,看着自己的两个大脚丫子,满心欢喜。

因为出发之前,展超就把靴子脱了,当时甲里的其他人,看得面面相觑,不知道展超是什么意思!一旁的李晓率先反应了过来,旁边的李铁牛有样学样,就连就连熊甲长和老杨头,都把靴子脱了。

剩下的几个家伙,看了看一向以机灵自居的王小三,只见王小三头一扬,有着一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态度,他向前昂首挺胸、大踏步的走去。

可王小三这还没走十几丈,两只靴子就已然看不见了颜色,整个靴子立即变成了泥糊糊了。这也就是李铁牛之前看着王小三,嘲笑他的原因。

“哒哒哒哒”泥泞中,传来马蹄声。

“什么事!”熊甲长一看来人,是营里田营正的传令兵。

“熊甲长,营正命令……从你们甲抽调五个人,帮助大军运送粮草。”

“什么?让我们去运粮!”

“我也不知道,我就听营正说了一耳朵。

现在,前边已经开战了,胡大帅调咱们羽卫军去临时支援运送粮草,我就知道这么多。你赶紧的安排人,我还要通知剩下的三个甲长。”

传令兵说完,给熊仁一拱手,赶紧骑马离开了,泥泞的路上,马儿也走得有些艰难。

“你们五个,赶紧回大营找田营正报道,这才走出了三十几里,还赶趟。

运粮的活完事后,你们就直接赶到野泡子向我报道,都小心点……”熊仁对五个新兵一指。

“是,甲长。”五个新兵行了一礼,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回转。

“别看了,赶紧走吧,还有二百多里地呢!光是翻越那几座山,就够我们受的。

对了,前面那座山有个缺口,时不时有鞑子斥候出现,务必要小心点。”熊仁刚才滑了一跤,手不自然的往脸上一抹,现在,脸上直接来了个铜锤大花脸,看着很有个性。

“不歇着了,连夜赶路,白天过山坳子很不安全。”刚站起来的熊仁,又堪堪的摔了一跤。这憋了一肚子火,怒气值暴增,熊仁这邪火没处撒,让他很是憋闷。

他回过头,先瞅了瞅展超,他是不敢招惹对方的。又看了看李晓,人家才刚来,不能随意对他发脾气。李铁牛为人憨厚,算了……王小三,就是个倒霉蛋,刚刚摔倒才爬起来,老杨头……那身子骨,还是得了吧!

最后,寻思了半天的熊仁,目前觉得只有这匹驮马他可以惹得起,他堪堪走到驮马那,照着马屁股就来了一脚。

驮马一惊,猛地蹽了一个蹶子,使劲往前一蹿,差点把上面赶车的老杨头给摔下来。

“赶紧的……”熊仁黑着一张脏脸,扶住了老杨头,跟在了板车后边。

展超嘴角一翘,走在了最前边,旁边李晓背上呈“×”字型,背着一把长弓、一把短弓,紧紧跟着他。

李铁牛拽了一把差点滑倒的王小三,右手薅住他的脖领子,左手利索的把他的靴子扒下来,手一松、王小三跌进泥坑。

还没等王小三发怒,只见李铁牛一张大牛脸凑了过去,牛眼瞪着他,悄悄的说道:“我有一个预感,我们要想活下去,得听展大哥的……”

“灰律律”的马嘶声响起,熊仁心中一紧,“不好,是鞑子突然、鞑子来了。”

慌乱中,赶紧跑向老杨头,把驮马连带板车、着急忙慌的拉向旁边的草丛中。他看着展超他们还站在路中央,摆着手、低吼道:“你们几个,不要命了,赶紧躲起来。”

“哦。”李铁牛拽着王小三,李晓跟着展超,急忙蹿向了一边。

其实,展超是一点都不害怕的,反倒有些跃跃欲试。

只不过,眼前这一群老老少少,让他暂时收起了杀心,跟着大家躲藏起来。他已经习惯性的摸出了长弓,掏出一枚羽箭,用脑门在箭尖上,轻轻的触碰了一下。

他这一举动,让旁边的李晓看着一呆,这是什么操作,祈祷……还是什么!

李晓貌似有些漫不经心,也没有害怕,本来也想拿出长弓,一看旁边的李铁牛和王小三都在学着展超,正弯弓搭箭。

想了想,李晓把旁边的短弓拿了出来,这短弓除了骑射之外,近距离一二十丈内的杀伤力,比手弩更要猛些。手弩虽然犀利,但是在连续性上和短弓比起来,就差了很远。

李晓知道,李敞将军正拟定把大夏的连发手弩引进到大梁,不过,被宰相罗同等人以此乃大夏军机大事为由,给轻而易举的挡下了。

现在的皇帝诸葛均,几乎对罗同言听计从,此事……不可不说,或许是一种悲哀!

如果权臣出世、力压皇权的话,时间一长,不可避免会出现大问题、大变故!

到时候,生灵涂炭、内耗不断,倒霉的是谁,随意的……可以用小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不得不说,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受苦的永远是劳苦大众,倒霉的永远是普通百姓,可悲可叹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