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宋未蚁贼

更新时间:2020-11-18 00:44:55

宋未蚁贼 连载中

宋未蚁贼

来源:落初 作者:水中云影 分类:历史 主角:张弘范陈远 人气:

水中云影新书《宋未蚁贼》由水中云影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弘范陈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入宋未,面对蒙元的血淋淋屠刀怎么办?是屈下膝盖当奴隶,还是拿起刀来拼命?陈远本想找出第三条路出来,却无奈发现无路可走。好不客易重活一世,当汉奸也太可耻了!种田吧,种田才是王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北方或是一片冰封,三月的江南之地虽然还是偶有凉意,但天气已渐暖和了起来,山野已是一片片绿意,间或一些早早开放的红白山花,甚是好看。

开春以来,风和日丽,今年又将是个好年景,低矮的丘林之间,一垄垄的田地间,零星散布着一块块垅田里,已有农夫驱赶着水牛翻耕着去冬的稻茬。开春之后,将稻茬、杂草翻入泥中,沤烂之后,即能去虫,又能肥田,一点疏复不得。

黑沉的泥土随着犁铧一块块地犁起,翻转,整齐地倒在一边。路边不远的村庄,炊烟袅袅升起,一群群幼童在村舍边快乐地玩耍着,一副太平安祥地样子。

田间的稻花还不见踪影,但不妨一位骑着马上的少年愉快地吟诵着嫁轩居士的田园名遍。

少年约十三、四岁,一袭紫衣,身下骑碰着一匹棕红色的儿马,见这江南的春景兴致十分昂然。

少年身后,是一行十余人的队伍。夹杂着几匹马一乘小轿,几个壮实的汉子,黑衣襟短打扮,虎背雄腰,腰中挎着短刀,手中拿着哨棍。有的背上还背着长弓,冷峻着眼光不时地四处打量着。队伍后是五六个挑夫,挑着不多的物品。看情形应是一家贵人还乡。

信州在江南东路的甚有名气。自行朝定都临安以来,信州东临两浙,南接福建路,西毗江西路。从临安东经信州信江前往鄱阳湖入江,前往江陵;或进入赣江,再经赣州岭南古道前往广东南路;或由信州铅山经武夷山崇安分水关进入福建路;实是行朝勾连东西南北的交通要道。

而且,信州以“近在畿辅,东舟西车,蜂午错出,势便就近”,号称贤俊所聚,义理之宅,聚集了不少名学大儒,如吕本中、曾几、韩元吉、辛幼安等。一行人前往的铅山,就是理学上著名的鹅湖之会所的鹅湖书院与稼轩居士所居地。

“爹,爹。前面就到稼轩居士的居住了吧。”

少年吟诵完一首《西江月》,手轻拉缰绳,侧过身来,向身旁一个绸衣文士笑道。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仆急忙上前,拉往缰绳,少女干脆丢过手上缰绳,任由老仆牵着缓缓前行,

“嗯。快到了吧。”

中年文士点了点头。看着周围满眼的春景和面前兴致勃勃地少年,一收满脸的忧色,和颜说道,文士心中却不由一痛。哎,这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啊。

“九哥,前面是鹅湖了,稼轩居士所居瓢泉还有好些路呢。过了鹅湖,再走十余里路就到河口了。从河口前行三十余里就到了县城永坪,瓢泉离永坪不远。当年,稼轩居士常来住与信州府与铅山之间,倒是走得是咱们脚下这条路。”牵马的老仆在前面笑着道。

“哦,也不远啊。过些日子就去瓢泉看看。”少年眼中一亮,喜道。

“九哥可要去鹅湖书院看看,书院就在前头。”老仆问道。

“不去。书院有什么看的。”少年摇了摇头道,也不知是厌憎书院的求学生涯还是不喜理学的枯燥。

“快些走吧。到河口再歇息,再前往永坪,早些去,也好早些安置下来。七哥他们可能都到河口了。”中年文士淡淡道。

“七哥他们乘船顺流而下当然快了。”

“让你坐船,你偏要走山路,走累了吧。”中年文士有些怜爱地抱怨道。

“呵呵,坐船哪有这一路好春景可看。”少年笑道。

“好吧,好吧,随你。到时一身骨头痛可不要在你阿娘面前叫苦。”中年文士没好气道。

“是啊。九哥,你还是下马坐轿子吧。轿子更平稳些。”老仆指了面两个汉子抬着的小轿劝道。

“才不呢。轿子闷得慌,哪有我阿娇背上舒服。”少年两腿轻轻一靠马腹,身下马脚步放快向前,老仆一个不防,被扯得一个趔趄。少年又收回缰绳,一阵轻笑声中,催马快步向前。

中年人不由摇了摇头,对这个有些刁蛮的女儿是又爱又怜。看看前头活沷可爱的女儿,又看看这春意盎然山野,心中却不由传来一阵阵的无言的痛苦。

去年,朝廷改元德佑,但国势是愈加败坏。德佑,德佑,听着好听,但又何曾获得天上庇佑。

自理宗端平元年,灭金之后,蒙古就以大宋背盟为借口分两路侵宋。战争持续七年,以蒙古大汗蒙哥命丧钓鱼台告一段落。

蒙哥身死,蒙古发生汗位之争,蒙人收兵北返。可惜朝中奸佞当道,贾似道擅权网罗亲信,极力打击陷害有功将领,致使民心相悖,将士离心,战备松弛。大宋白白坐失强兵固边大好时机。

忽必烈在平定阿里不哥,争夺到汗位之后,就积极准备南下。经过几年的战争准备,蒙元具备了进行大规模战争的条件。忽必烈听取叛将刘整向蒙元进献攻宋方略,即下决心,实施中间突破,以重兵围攻襄樊。

经五年围困,襄阳、樊城外援断绝,终于在咸淳九年十月,被蒙元先破樊城。樊城一破,襄阳孤城难守。在蒙元的诱降和军事压力下,襄阳知府吕文焕举城投降。

元军突破襄樊,朝野大震,朝廷只得调整部署,把战略防御重点退移至长江一线,但有识之士都明白,江南大地,在经历一百五十余年,继女真人的兵锋之后,又将遭遇蒙元马蹄的践踏。

果然,襄阳之战后,去岁,蒙元大汗忽必烈更增兵10万,乘胜大举攻宋。

蒙元以驻蜀元军进攻两川要地,以阻川蜀宋军东援;命合丹、刘整行淮西枢密院,博罗欢为淮东都元帅,分别进攻两淮,牵制宋军,配合主力攻宋;命荆湖行省左丞相伯颜、平章政事阿术率军20万为攻宋主力,自襄阳顺汉水入长江,直取临安。

伯颜与阿述九月沿汉水入长江,十月破沙洋、阿城,十二月攻占鄂州,所向披縻。

去年春,伯颜以右丞阿里海牙领兵4万镇守鄂州。自率10余万大军,令降将吕文焕为先锋,以战抚兼施之策,沿江东进。因沿江诸州郡多系吕氏旧部,元军所至皆纷纷归降。

二月,贾似道奉命督师13万,战舰2500艘,于元军战于丁家洲。因将帅各怀异志,临阵先遁,诸军一触即溃,宋军精锐损失殆尽。三月,元军至建康,大宋官员非降即逃。饶州、宁国府、广德军、溧阳、常州等地纷纷归降。

朝廷之中,度宗崩沮,新帝继位后面临的就是蒙元的大军直逼临安城下,朝廷已无兵无险可守,亡国只在旦夕。

这脚下的信州,虽尚未招至蒙元兵锋,或许州中派出的乞降使者也在前往抚州或江州的路上了吧。想到这,中年文士不由苦笑连连。这也是他便服悄悄南下的原因。

中年文士名叫赵孟臣,字石山,本是赵宋边远宗亲,但自靖康年间,金兵南下,赵宗宗室四散,赵孟臣祖上也前来江南定居,经过几代人的苦心经营,置办得好些产业。

蒙元南下,作为赵宋宗室,本应以身询国,但未对着一对可人的一对儿女,又不由柔肠百转,只好携妻带子,前来颇为偏远的信州铅山安置。准备安置好妻女,再前往临安勤王。但看着前面不知忧愁的女儿,想想前途未卜的命运,不由忧从中来。

“主人,前面就到河口了。”一行人行走甚速,二十余里路一会就到了,一个黑衣壮汉拔马上前道。

“哦。到河口找个店铺打尖,会合夫人后立即前往永坪。”赵孟臣抬头看了看,沉声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