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九州乱世之桀骜少年臣

更新时间:2020-10-18 05:56:20

九州乱世之桀骜少年臣 连载中

九州乱世之桀骜少年臣

来源:落初 作者:小金懒懒 分类:历史 主角:李隋 人气:

经典小说《九州乱世之桀骜少年臣》由小金懒懒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乱世,不一样的江湖侠义,不一样的绕指柔情。在这里你或许能看到春秋战国的纵横谋略,阴阳兵法,秦汉的铁血强权,皇图霸业,唐宋的四夷俱服,万邦来朝,元明的弯刀杀戮,天下布武,兵仙帅神的兵法韬略,军阵战法,枭雄明主的御人之术,尔虞我诈,江湖侠义的潇洒快哉,恩怨情仇,却最终也付之一培黄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青云环腰一拦,猛地一下子抱住黑影,顿时感觉怀里的黑影一股腥味扑面而来,绿油油的眼睛在黑夜里散发着嗜人的精光,猩红的舌头不停的留着作呕的痰液。

李青云不敢怠慢,右手一把拽住黑影,腰身微屈,借助腰部助力,猛地将黑影扔了出去。

神情一定,李青云这才注意到,这黑影好似是一只狼。

一人一兽,就这样开始对峙了起来,显然,这只‘狼’也发现了眼前这个少年不好对付,这才没发动进攻,只是警惕的打量着,时不时低吼两声。

“叮铃!”

李青云耳畔响起了铃铛声,声音是从眼前这只‘狼’身上传出来的,循声而望,凝神注视,狼脖子处的铃铛,让李青云有些诧异。

“金铃虎纹犬!”

李青云忍不住惊呼起来。

李青云注意到,眼前这只狼身上布满了一道道类似虎纹的斑纹,突然想起来,眼前这只狼是北辽细犬。

市井传言,北辽有三宝,骏马,细犬,海东青。

北辽的铁血骏马,虎纹细犬,还有被女真人视为祖先的海东青,这三种皆是九州贵族趋之若鹜的宝贝。

整个大唐王府也就只有三郡主有一头北辽细犬,难道刚才那个叫声是小郡主,那自己偷学武学之事,怕是瞒不住了。

就在李青云权衡利弊时,身后一个调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青云扭头望去,一袭白色身形从树后闪了出来,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惹得李青云心头一颤,朱红色的嘴唇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李青云痴痴不言,竟是出神。

“嗷呜!”

那道黑影再次扑了过来,金铃虎纹犬后背上的针刺皮毛纷纷竖起,显然是发现了李青云的破绽,立马袭来。

李青云猝不及防下,直接被扑倒在地,猩红的利齿直接咬向了脖颈处,这要是咬中了,必死无疑。

“金铃!住手!”

辽东细犬之所以有名,不光是凶猛善斗,更主要的是通人性,非常听主人的命令。

接到指令的虎纹细犬,迟疑片刻,还是猛地跳起一旁,嘴里却呜呜个不停,警惕的望着地上这个狼狈不堪的家伙。

李青云一骨碌爬了起来,半跪在地上,右手紧握匕首,语气愈发阴冷道:“小的拜见郡主大人。”

那身影竟娇噗一声笑出来,嘴里一股愠怒中带着醋意的言道:“你就知道你家郡主,难道这么快就把你的救命恩人给忘了。”

李青云缓缓抬起额头,森冷的眸子如鹰一般锐利,当望向眼前之人时,森冷如冰的眼眸顿时消融不见,嘴唇微动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那道身影跳了下来,径直走到李青云面前,伸出葱白如玉的手掌,轻言道:“我叫观音婢,你叫什么?”

李青云收神猛定,孑然起身,将匕首插回腰间,那张阴郁的脸庞,又恢复了冷峻,语气颇为冷峻道:“在下就是个小厮,小姐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小的的名字只会辱没了小姐的名声。”

“你!”观音婢没想到李青云这样说话,当下被这话怼的说不出话来,白皙的脸庞上尽是桃花羞色,胸口起伏不停,狠狠的跺着地面。

李青云收拾完毕,扭头冷眼望着观音婢,眉头一皱,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转身向密林深处走去。

观音婢望着这个没情趣的家伙,气的嘴巴撅的老高,一脸的委屈,大家闺秀养成的姿态,再次让观音婢只是狠狠的跺了几脚。

望着眼前的背影,观音婢清澈双眼里温柔的笑意愈发浓重,两弯似蹙非蹙的笼烟眉抖动着,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林中,观音婢才叹了一口气,嘴角上扬,脸上漾着温柔的笑,喃喃自语道:“与众不同的家伙,我记住你了。”

月明星稀,树影婆娑。

仓囚盘松上,李青云伏躺于上,眼神凝视着星空,不停的消化着今日偷学的东西,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犬吠声袭来,由远而近。

李青云身形一顿,躲在一具树干其后,借着稀疏的树干,循声望去。

一人一犬,一前一后,奔跑在密林里,显然那人第一次进密林,武士服的裙摆,衣袖皆是被伸长的树枝勾破,狼狈不堪。

那犬吠声便是从这里传来。

“莫不是观音婢?”

想想也是,这深更半夜的,一个女孩子还傻乎乎的出现在这盛唐河密林内,除了观音婢还能有谁。

李青云担心有事,心里越发不安,凝神注视,右手缓缓拔出匕首,入眼底之中,除了这一人一犬,身后似乎还有微摆的疏影。

“敌暗我亦暗,敌不明,我不动,敌明,我亦不动!”

这是李青云自小熟知的道理,此时的李青云尽可能的隐藏自己的身形,连呼吸也故意放慢了。

“哎呀!”

一声娇羞急呼,观音婢脚下一滑,直挺挺的摔倒在地,这世家小姐就是不一样,摔倒了不赶紧爬起来,反而先擦脸上的泥土。

就在这时,那几个紧随身后的黑影露了出来,只见是四五个穿着皮毛貂裘的家伙走了过来,当头一人一脸的粗犷之色,黑乎乎的脸上,尽是如针刺般的胡须,一双细长的眼睛里,闪烁着淫邪的精光。

那人缓缓的摘下帽子,露出乌黑色的头皮,脑袋后挂着一根细长的金钱鼠尾辫,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其余几人低头施礼向四周走去。

李青云被这身打扮惊了一下,不自觉心头一震,心里暗暗想到:“金钱鼠尾辫,这莫不是后金鞑子。”

李青云自幼在王府长大,见识,阅历自然也是非普通人能比,无意间,听一个老奴讲过,在大唐的北面,也就是北辽之地,生活着一群野蛮人,茹毛饮血,杀人如麻,其装扮最有标志性的莫过于头顶着金钱鼠尾辫了。

前几年,这群鞑子突然雄起了,还建国称王了,几乎年年与大唐交战,时不时的还越过边关,进入关内抢掠。

“可这里是长安啊,大唐的王都,难不成,后金鞑子又一次越过边关,跑到内陆来了,还杀到了此处。”

李青云的疑问愈发凝重了。

看着眼前这个黑乎乎的野蛮人,观音婢心里愈发害怕,刚要起身逃跑,便因脚腕处的刺骨之疼再次趴在地上,嘴里光是喊着:“救命。”

李青云听到呼救,心里愈发着急,虽想要救观音婢,可此时树下这个后金鞑子可不是好惹的,李青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敌得过,而且那后金鞑子一个个皆是悍不畏死的野蛮人,这个明显是个头目,自己的几斤几两要是正面对抗,估计是必死无疑,更何况还有几个鞑子就在四周,必须做到一击必杀才行。

观音婢秀目紧闭,上天无门时,突觉有些不对,这才睁开眼睛,眼前一幕,更是吓得惊呼一声。

只见那个鞑子的脖颈处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半截刀刃露了出来。

还没等观音婢反应过来,身后一强有力的手臂突然抱住自己,本能的开口惊呼,还没等出声,便被狠狠的捂住了嘴,熟悉的声音在耳畔轻响:“不想死就别出声。”

观音婢知道是谁,急忙重重的点了点头。

李青云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到没惊动四周的鞑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松开了手。

观音婢梨花带雨,转身望着眼前的人,一股委屈之色猛地涌上了心头,双手不自觉的向前一拦,紧紧地抱着眼前的人。

李青云也被这突兀惊了一下,眼前的情形实在不适合当下的风景,李青云急忙推开观音婢,走到那具尸体前。

跪在地上的那个鞑子早就没了生命的迹象,李青云还是不放心的连捅数刀,这才决定离开,就在离开之时,李青云无意间撇了一眼鞑子脱下的衣甲堆上,一团明黄色的物件引起了他的注意。

李青云也没细瞧,直接塞进了怀里,拉住已经花容失色的观音婢悄悄离开。

就在不远处,几个鞑子来回踱步,时不时的往身后的林子瞅一眼。

“没声了,这么快就结束了。”一个鞑子突然开口道,言语间尽皆是嬉笑之意。

就这不经意的一句话,顿时让一旁的鞑子心头一惊,忍不住惊呼道:“主子爷,坏了,出事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