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草

更新时间:2020-09-10 07:44:47

明草 连载中

明草

来源:落初 作者:再次等候 分类:历史 主角:秦白连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再次等候原创的历史小说《明草》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白连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那一年,荒唐天子刚亲政那一年,名相名将渐凋零那一年,歌舞升平四海平那一年,繁花似锦大明朝那一年,无敌舰队扬帆起那一年,战国风云乱东瀛重生那一年,与一群草根在这最灿烂而又最黑暗的时代挣扎。或沉沦一秋枯败;或燃起熊熊野火(上海网络作家协会会员,第一批网络文学专业职称获得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贺老三已经眉开眼笑,一笔生意做成。肉铺开在城外,虽说门摊银和其他进贡常例少些,但生意同样差了许多。然而当他刚伸手想要拿钱,就见秦白迅速的把那一小吊铜钱一收,而且还把刚买的肉塞身后李敢手里。贺老三就有点糊涂:“白二,你明抢啊?”

“明抢?”秦白脸一板,“明抢的是你吧?贺老三,别以为我不识数,一斤肉满打满算20文,一小吊就是两斤半,你就给我两斤三两?”

明朝的一斤等于十六两,足足就少了整五两。贺老三却神情自若,抠了抠鼻子:“你自己看看你的钱,那几个私铸的劣钱就不说了,还混了三枚铁钱?以为是俺占便宜吗?俺觉得还吃亏呢。”

秦白连忙拿出那串铜钱,细细一看,顿时无语,还真的混有三枚铁钱。这年代的流通货币就是白银和铜钱。但质量却参差不齐,币值更是混乱。朝廷铸造的根本就不够用。因此历朝历代的铜钱都能流通,这还算好的,还有不少民间私铸铜钱。

然而不管是哪种铜钱,起码都含有一定量的铜,可铁钱就根本不值钱了,基本都是从五代十国和宋朝时期流通下来的。放在现代,那就是文物,但在这时,那就是废铁一块。

“呵呵。”秦白有些不好意思,笑骂,“贺老三,你还长着一对狗眼哈?”他心中暗骂今天出殡的那户人家,表面上出手挺大方,实际上却在玩小心眼,自己平白无故的就少了三文。

城里的富贵人家都喜欢攀比,尤其是红白喜事的时候。今天秦白和李敢就被介绍到这样一场白事中,扮演孝子孝孙,并且打杂干活一整天,这才每人得到了一小吊的赏钱。

见秦白把钱往自己面前一推,这回贺老三就动作飞速的收到柜台下。嘴里还在客气:“那边几根大骨要不要?送你了,算作今天的添头。”

“要,为啥不要。”秦白可不会客气。穿越后,他一直有计划的为自己几个在补营养。本身就是发育的关键期,更不说还要经常动拳头抢活。然而其他荤腥太贵,根本就买不起,因此经常到贺老三这里拿没人要的大骨,熬成骨头汤,也算是某种开荤。

其实处的时间久了,发觉贺老三这人还很不错。有时候几文钱就能拿一、两根大骨,甚至没钱的时候还能赊账。贺老三还是挺看重邻居之间的情谊的。

不过心中这么想,嘴里依然不饶人,秦白继续笑骂:“你那大骨确实好,干干净净的连根肉丝都找不到。”

“哼,那是俺刀功一流。”贺老三反而得意的自吹自擂。

“呵呵。”一边笑,秦白一边脱下孝衣,“这两件衣物都给你,你瞧瞧还能换什么?”

“再给你一副肝吧!”

“就一副肝?贺老三,今天你打劫上瘾了吧?”

“你这衣服晦气,谁会要啊?”

“一身全麻料子,送当铺怎么也能当百来文吧?”

“百来文?白二,你今天抬棺抬傻了吧?送当铺最多每件十文,拢共才二十文。”

“二十就二十,这副腰子也给我,诶,大肠我也要。”

“小王八犊子,你还真抢啊?诶,还敢抢我烟沫子?”

“哈哈哈……”

……

当离开肉铺的时候,秦白和李敢只剩下了贴身的单衣。这几个月的补营养和锻炼明显起了效果,李敢个头已经窜了一截,用现代计算应该超过了一米七,在这年代已经算是高个。秦白的身材更为高大,超过了一米八,还练出了满身肌肉。不过想到三弟那个一米九的魁梧身材,而且胃口惊人,秦白就忍不住笑了。也就是寻常所说的“傻大个”是也。应该说,这两兄弟的遗传都不错,儿时的营养底子同样打得好,因此短短几个月内,就见到很好的效果。

提着买回来的东西,李敢已经满面笑容:“白二哥,这都能吃好几天了。快回家,让英子也高兴高兴。”

英子就是李敢娶得那个小媳妇,几个人一起长大,关系和兄妹没什么两样。可秦白的脸色却慢慢平静:“你先回家,我先到仇爷那里交数。那些银子你先带回家藏好。”

“这么急?”李敢有些糊涂,“不能缓几天吗?还有还有,白二哥,这回俺们该交多少?”

“给一小吊吧。”摸出一张丧事中顺来的纸钱,放入贺老三那里抢来的旱烟烟沫子,卷了个喇叭口,秦白拿出火镰点上,美美的吸了一口。

“啊?”李敢明显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秦白微微一笑:“早交晚交都要交,放家里也生不出小钱。而且今天的活就是仇爷介绍的,别看这次咱们吃亏,以后这样的活可能就会多。”

“可是白事的脚钱行价一天三十文,交数也是三七开,这样不会太多了吗?”

“你以为仇爷打听不到今天给了五十文?还有高子在堆场抗包,咱俩没活干的时候也会去,虽说是给堆场抽头,但仇爷那边就不要意思意思?”

“那……好吧!都听你白二哥的。”

……

虽然秦白自己都不很乐意交数,但如今就是这样的世道,暂时只能随波逐流。

仇爷名叫仇波,他是掖县衙门里的一个白役。明朝衙门里的正式衙役并不多,分为皂班、快班、民壮和捕班四班,再加上门卫、狱卒、仵作等人员,正式编制的一般都不超过80人。

毫无疑问,几万户人家、十几万人口的县,区区这些人手肯定不够,于是另外就有了大量的“临时工”——帮役和白役,甚至人数高达几千,而这些帮役和白役衙门是不支付薪酬的,他们的收入就来源于各种陋规。

对外人来说,帮役和白役似乎看上去差不多,都是临时工,干的也是差不多的活。然而真正了解内情的才知道,两者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一般来说,一个正式的衙役就有着几个到十几个的帮役,而这些帮役穿着与衙役差不多的制服,就像现代许多协管员和保安的服装与警察相似一样,起码不细看是挺吓人的。因此帮役在许多时候就等同于衙役,在“临时工”之中档次就比较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