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陋俗之扎纸人

更新时间:2019-07-30 23:13:22

陋俗之扎纸人 连载中

陋俗之扎纸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雁风 分类:灵异 主角:康老三林三 人气:

《陋俗之扎纸人》作者:雁风,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康老三林三,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我叫林三,拜了纸扎匠老余做了师父,刚入门时,师父就告诉我,做纸扎一行有禁忌:纸人画眼不点睛,纸马立足不扬鬃,人笑马叫皆不听,若是不记阎王请。空气潮冷,带着一丝诡异……外边正刮着狂风,哗哗作响,伴随着阴风吹进了屋里。扣扣!呼呼!寿衣铺里,往窗外看去,昏黄的灯光下,一张白色的人脸悄然趴在窗户的玻璃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像是一个点睛的纸人新娘,正往屋子里看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胖子一脸乐呵呵表情,调侃道,“哪有死人?我说林三你这家伙,为了寿衣店生意,在店铺里,不会天天盼着别人死吧?” 呸! 我啐了一口,无语道,“胡说八道什么,没死人的话,那就奇怪了!” 罗胖子问道,“什么奇怪!” 我没有回话,康老三离开前,脸上横肉颤动,不忘撂下一句狠话,纸糊新娘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泄漏,否则我那寿衣店真要关门大吉了。 寿衣店有意外的话,哪天师父回来,我肯定会被狠狠修理一顿。 回到小店,继续赶工“纸糊新娘”,扎一般的纸人,我可以轻车熟路完成,只是康老三有明确要求,纸新娘和照片,最起码要有五分像,增加了难度。 晚饭时间,好心的罗建带着一袋煮粉过来,看着我专心扎纸,道,“不见你小子去吃完饭,原来有生意上门,难怪中午时,你问镇上是不是死人?” 我坐在里边,道,“罗胖子,有事?” 寿衣店,都是摆放祭祖用的香烛纸钱,摆有花圈,以及祭奠出葬的鬼房子、纸人,加上这里光线有些昏暗,罗胖子怕染上不详晦气,一般不会上门。 啊? 罗胖子鬼叫一声,差点绊倒在地,稳了稳身体,望着这里的布置道,“林三,你寿衣店的格局应该改一改了,怎么看都像一个祭奠灵台。” 我无语道,“那是你太胖了。” 罗胖子弯下腰,打量着一旁的纸人,好奇问道,“这颜色好怪,怎么童男都是红色,童女都是绿色?” 我道,“这是纸扎一行的规矩,你没听说过童男绿女的说法吗?”这个古老的捞阴门行业,规矩禁讳很多,讲究更是多不胜数,可不是糊个纸来糊弄生人的那般表象。 罗胖子走过来,坐在一旁,道,“有一个最新的八卦消息,我们小镇上,的确有人死了!” 呃? 我问道,“怎么没听说?” 罗胖子回道,“因为秘不发丧,所以知道的人很少。” 我诧异道,“怎么可能秘不发丧,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作为死者的家属,最基本也要做一场法事渡魂的?” 罗胖子压低了声音,“因为死的是一个少年,康老大的儿子,还不到十五岁,按照我们本地的规矩,少年亡,不发丧,这点你忘记了?” 这一代民俗,确实有这个规矩。 我问道,“康老二的儿子,没听说有什么大病?怎么就少年夭折了?” 罗胖子挪了挪身体,走近两步,神神叨叨念道,“林三,听说康老二的儿子,是被几头疯狗活生生咬死的?而且,连内脏都被疯狗抢食一空,死得很惨。” 我身体一颤,不由想起昨晚那个贴在窗上的人脸,一阵后怕,“罗胖子,你在胡编乱造吧?疯狗会咬人,没听说疯狗还吃人肉的?” 罗胖子道,“事情就是这么邪乎,死人的地方,就在康家承包的一座山上。” 我道,“那处养鸡场?” 罗胖子道,“是的,据说那个周末,康华从学校回来,吃过晚饭后,天也昏暗下来,就跟着康老二上山,想着周末帮一下忙,没想到,那个阴暗夜晚,山上饲养的几条看门犬,平时温顺,那晚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全部发疯了,一头头眼睛发红,见人就咬,最后将正在睡觉的康华咬死了,那个房间,血流一地,各种恶心肠子心肝都被扯出来……”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传开? 看着我怀疑的神色,罗胖子又道,“更诡异的是,康华肚子里的内脏被疯狗撕咬的时候,他喉咙里还有气,躺在血泊中,抓着地板,发出凄厉哀嚎,不断在那喊救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许久后才咽气。” 我道,“养鸡场有几个工人,他们都不搭救?” 罗胖子道,“不清楚,或许那些疯狗太可怕,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妄动,只能听着少年康华在一声声哀嚎中,惨死断气。” 我道,“怪不得康老三,让我赶做一个纸糊新娘,看来是要秘密发丧。” 这一次,康老三没有要“四平八稳”的一套服务,也就是指四匹纸马,八抬大轿,外要金童玉女作陪。 不过也好,这种“四平八稳”的大生意,要“伐马走孝”,需要亲自上门,我可不想去那种发丧晦气的地方。 不多时,罗胖子离开了,天色越来越昏暗,冷意更浓,吃了晚饭,直接二楼爬上床闷被子睡觉,这一夜,胡思乱想,睡得很不好。 第二天,在中午的时候,提前完成了纸糊新娘。 装好其余的一些香烛纸钱,以及一些花圈灯物品,坐在店里等着,夜色再一次昏暗下来,街道另一头,康老三才赶了过来,他开着一辆老旧的三轮车,没有多说话,装好货物,急匆匆就开车离开。 我看得清楚,在三轮车的前后,贴着好几张符,是一种辟邪的黄纸符。今天这康老三,眉头紧锁,一脸丧相,今晚是今夜给夭折少年发丧了? 康家,一代三兄弟,小镇上家喻户晓的一户家庭。 名声很广,不是他们有钱,也不是有势,而是因为他们一家人的运势都很差。 康老三从小就是一个混混,前些年一个晚上,喝得醉醺醺的康老三,回家时误入一个野林子,听说那夜他挣扎爬上一个坟包,只是坟包一下字坍塌了,他直接掉进里边的棺材板上,没把他吓个半死,回来后腿上莫名生了一个脓包,差点要了他的命。 康老二更可怜,在一个乌云密布的夜晚,跑去一个村寨挖坟盗宝,无意吸入一些坟里淤积的尸气,整个人神志不清,浑浑噩噩,据说康老二疯的时候很可怕,在康家人睡觉时,就蹲在床头看着他们睡觉,眼睛瞪得贼亮,要么就是白天蹲在墙角,嘴里嘿嘿两声,谁见了都头皮发毛。 现在康老大的儿子夭折,被几条疯狗活生生咬死,人肉都被啃食了一半。 我曾经听人说过,好像是康家的祖坟风水问题?祖宗不安宁,迁怒到后人? 也有传言说康家的老宅闹鬼,众说芸芸。 至于真假,没人知道,毕竟那是康家自己的事情,是福是祸不关己。 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尿意来袭,爬起身奔向厕所,走出房门,从厕所走回,却听到外边有小孩子打闹的声音。 走过去往下一看,借着暗淡的月光,看到楼下是几个熊孩子在打架,这种事情,我看到却是会心笑,我小时候和小伙伴玩,也会因为点点小事,就玩急眼了,站在窗户前,我喊了句,都住手,那几个穿红衣服的小孩子就真的住手了,然后都瞪着眼睛看着我。 几秒后,熊孩子又闹成一团,甚至压塌了寿衣店门前那株新栽种的小桃树。 站在二楼,又喊了两声,没人理我。 那株桃树,据师父老头说,是镇店宝树,千万不能折断,我穿上衣服,连忙大步走下楼,打开一楼的灯,只是在推开门的刹那,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整个人犹如醍醐灌顶般,瞬间就清醒了。 眼前的情景,吓得我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哪里有小孩子打架?这里只有几个残破不完整的小纸人,摇摇曳曳,飘摇挂在树杈上。 这些半成品的小纸人,我白天丢在门口垃圾桶的。 现在半夜阴冷的时辰,每家每户都熄灯睡觉了,哪里会有熊孩子在街道上打架? 我感觉到阵阵强烈的尿意,因为有月亮的天空,却是被忽然出现大片大片的乌云遮蔽,风也随之刮起,风吹在我的脸上,那种感觉就像是刀子在脸上刮来刮去一样。 “噗!” 就在这时,我感受到肩膀有人拍了下,就是这轻轻拍,让我直接瘫坐在地,吓得大叫,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啊! 我吓得闭上眼睛胡乱的喊着,双手挡在脸前,我都不知道自己喊了多久,反应过来,原来是一个屋里花圈被冷风吹倒,无意压在我肩头上了。 “这两天怎么尽是恐怖怪事?难道我违反捞阴门什么禁忌了?”我喃喃说道,接着扶起花圈摆正,走到门口,要关门回去睡觉。 “咚咚!” 就在这时,远处的转角街口,罗胖子家那间粉店位置,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处于好奇,我探出头往那边望去。 “咯吱咯吱!” 一阵破木板摇曳的响音,正感觉浑身阴冷时,就看到百米外街口,飘来一顶红色轿子。 左摇右摆。 还有一缕缕祭祖香烟在萦绕! 阴风中,仿佛从黄泉路抬出的一顶鬼轿子? 四个木讷的抬轿夫,有笑容,比哭还难看的笑,走起路来机械僵硬,犹如四个丧尸傀儡在走路,顺着街道凝望,红色轿子的摇摆幅度,很飘很轻,轿里应该是空的。 四个不像人的人,三更半夜抬着一顶红色轿子,诡异无比的画面。 冥婚? 脑子里,浮起这一种念想,不然的话,谁会三更半夜去抬新娘,那不是有病吗? 下意识的动作,我双手合拢木门,人站在当中,只露出一个头颅在外,红色新娘轿子又近了一些,借助微弱灯光打量,发现抬轿的人,左边居然是康老三。 在他右边是小六子,康老三的一个小跟班,也是不务正业的混混。 脑满肠肥的康老三,喘着急气,脸色涨红着,浮现一条条青筋,两颗眼珠子外凸,仿佛使出了全身气力,整个人突显一丝狰狞。 “咯吱!” 摇晃的一顶红轿骤然停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